慰藉

四人商议了三个多小时,最后决定由龚父和宋浩然负责垄断a省的军事力量,并尽可能多的搜集武器和军备物资,为末世爆发后迅速占领一个安全的军事据点做准备。龚香怡和林文博则负责搜集食物和生活用品,为龚父的军队做好后勤工作。 在末世,有了异能仅够自保,有了军队却可以横扫丧尸,安居一隅。上一世,正是由于龚父在末世爆发后第一时间就将a省的军事力量掌握在了手里才使得龚家人安然存活,并为宋浩然和林文博成为一方霸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重来一次,龚香怡不但要按照老路子走,还要帮助龚父打造出c国最强的军队,建立属于龚家的自由城邦。 几人对着军事地图一番指点,最后选定了a省边界一座新兵训练营作为末世后军队的暂时驻扎点。 该训练营与a省首府仅一江之隔,从首府出来,必定要路过训练营前的跨江大桥,只要将训练营正对大桥的外墙加固筑高,布置上机关枪和炮台,便可杜绝来自a省首府大群丧尸的威胁。若届时守不住大桥,关键时刻炸断桥墩还能从容撤离。 训练营旁修建了一条连接四省边区的高速公路,交通十分便利,周围更是无人居住,避免了丧尸环伺的局面,正是易守难攻的最佳战略军事据点。 再三确定计划没有遗漏,龚父颓然的靠倒在椅背上,紧紧抿成一条直线的嘴角和高高隆起的眉头都在诉说着他的忧虑。他不希望女儿预言的一切成为现实,然而,直觉却告诉他,女儿说的都是真的。 末世之后,人类究竟将走向何方?自登上地球主宰的王位以来,人类绝想不到,有一天,他们将从高高的食物链顶端跌落,成为一群腐尸的食物。那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景象,龚父只略略一想便头皮发麻。 另外的三人也陷入了迷茫当中,房间的气氛十分沉郁。半晌后,龚父长叹一声,离开龚香怡房间,将自己锁进书房沉思。宋浩然见状也无心逗留,别了龚香怡后离开。 路过龚黎昕的房间,看见从门缝中透出的灯光,宋浩然忽然停住脚步,鬼使神差的推开了房门,想好好看他一眼。 龚黎昕此刻正蜷缩在床上,抱着双膝,聚精会神的盯着笔记本电脑观看。笔记本摆放在床上,屏幕背对着房门,宋浩然看不见上面的画面,却能听见音箱中传来的一阵阵惨叫声和野兽的嘶吼声。 他微微皱眉,走到床边挨着龚黎昕坐下,将电脑屏幕朝自己的方向移了移,轻声问道,“黎昕,看什么呢?叫的那么惨?” “生化危机。”小少主指着视频上标注的电影名称说道。正在此时,屏幕上的一群丧尸正张开血盆大口,将一个男人撕扯成碎片吞吃入腹,画面血腥恐怖,惨不忍睹。 刚听闻了众多关于世界末日的消息,宋浩然对这种场景有些敏感。饶是他胆子再大,知道电影里惨绝人寰的情节将变为现实,心里也不免有些焦躁难安。人类凄厉的求救声和丧尸们的低吼声不断刺激着他的耳膜,令他额角抽痛,英挺的浓眉狠狠皱起。 萧霖是个灭绝人性的魔头,最爱以杀人虐尸取乐,小少主对这种血腥场面早就习以为常,竟是看得眼也不眨,眉亦不皱,一派淡定从容。 感觉到宋浩然忽然紧绷的身体,抬眼看见他略带苍白的英俊面容,小少主抿唇,伸出双手将宋浩然抱进怀里,轻轻拍了拍他宽厚的背部,安慰道,“不用怕,这些都是假的。”第一次陪龚父看电视,正巧碰上播放恐怖片,他被银幕上逼真的鬼怪震慑住了,龚父当时就是这样安慰他的,他记得很清楚。 少年小小一个人,却将高大健壮的自己搂在怀里安慰,宋浩然感受着他怀抱中蕴藏的温暖,心中发烫,面上却有些哭笑不得。 “如果这些场景都变成真的,你会害怕吗?”他伸手拂过少年柔软顺滑的额发,低声问道,心中思量着该不该将真相告诉对方。 过早知道这些,让少年背负沉重的恐惧和负担,对他来说是好是坏?宋浩然有些犹豫。 “不怕。”小少主忽略掉宋浩然眼底的挣扎,淡淡开口,“不过一群行将腐朽的死肉而已,杀掉一个少一个,总有杀光的一天,没什么好怕的。到时,世界还会恢复它原本的样子。” 少年仰头朝宋浩然看去,清澈的眼瞳里满是笃定和淡然,精致的眉眼褪去柔和,带上锐利的锋芒,将他强大的内心展露无疑。看着他平静如水却熠熠生辉的小脸,听着他言之凿凿满含坚定的预言,宋浩然内心的焦虑和不安竟一点点淡去,最终化为一声愉悦的低笑。 是啊,人类可以不停繁衍,丧尸却只能腐朽发臭,不正是杀一个少一个吗?就像从溃烂的伤口中割下腐肉,腐肉尽除,伤口总有一天会愈合。虽然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等到那一天,但有了这个信念,宋浩然整个人为之一振。 他低低笑着,反搂住少年消瘦的腰肢,将他摁进自己宽阔的胸膛,下颚摩挲着少年柔软的发顶,表情安详。少年乖顺的依偎在他怀里,一只手轻轻拍打着他的背部,粉色唇瓣挂着一抹浅淡微笑,让人看了舒心无比。 房间里一高大一娇小的两人静静相拥,互相慰藉,画面说不出的美好。 不知在门外站了多久的林文博将视线从虚掩的门缝中收回,慵懒的靠着墙壁,掏出一根香烟点燃。随着烟雾徐徐从口鼻飘散,他紧抿的嘴角略微一勾,无声的笑了。 此刻,他竟然有些羡慕房间里拥抱着龚黎昕的好友。那孩子身上仿佛带着某种魔力,只远远看着他淡定从容的表情便让他心头浮起一种现世安稳的幸福感。这感觉丝丝缕缕,并不多么浓烈深刻,却让他慢慢放下了心中的千斤重担。 这个时候有人安慰真好啊!林文博边暗自感叹边吐出一口香烟,忆起龚香怡急着整理空间物资将他赶出房门的情景,刚刚上扬的嘴角再次抿成直线。 房间里,龚黎昕靠着宋浩然宽阔温暖的胸膛,懒懒的打了个哈欠,眼角沁出两颗泪滴,打湿了他卷翘的睫毛。宋浩然见状,即便再不舍也不得不放开他柔软的身体。 “时间不早了,快睡吧。”他边说边将视频关掉,正待站起身,似想到什么,又转头朝睡眼惺忪的少年慎重嘱咐道,“从明天开始,你每天抽四个小时跟我去军队训练。格斗,射击,攀爬,越野长跑,这些东西你都得练。学校那里我会帮你请假的。看你这小胳膊小腿,遇见危险怎么办!” 宋浩然边说边捏捏龚黎昕的小胳膊,上手的触感又嫩又滑,美好的不可思议,对方光·裸着身体在他面前自渎的画面竟鬼使神差的从他脑海中一闪而过。鼠蹊部窜上一股热流,宋浩然表情僵了僵,立刻离开少年的床榻。 龚黎昕闭着眼糯糯低应,丝毫没有看见他的失态,小胳膊一伸,卷了绵软蓬松的被褥径直睡了。 宋浩然站在床边,怔怔盯着少年恬淡的睡颜发愣。待身体的热度消退,心头怪异的悸动平息,他这才轻手轻脚的关上房门离开。至于世界末日的事,他已打定主意不告诉少年。美好的日子不多了,就让他好好享受这一段幸福时光吧。 宋浩然走出房门,看见夹着香烟斜倚在墙边的林文博,脚步顿了顿,表情有些不自然。但他很快就调整过来,低声说道,“你应该听见了吧?从明天开始,你也要跟我去部队参加训练,真到了末日也能活得久一点。” 虽说龚香怡预言他们会成为异能者,却也不能放心的太早,提高身体素质,学习防身技能总是有好处的。 林文博掐灭烟蒂,点头表示同意。 小少主一夜无梦,第二天醒来,恍惚忆起偷听到世界末日的事,双瞳立刻清澈见底,不见半点初醒的迷蒙。 龚香怡说得话他其实有很多地方听不懂,比如异能,空间,进化之类的。好在他适应力强悍,人又聪明绝顶,一个多月就能熟练的运用五笔打字法,在百度上寻找答案。 弄清楚状况,龚黎昕对末世的印象只两个词就能概括——饥饿,杀戮。 他听见龚香怡预言自己不会有异能,但是也不会变成丧尸。这就好,没有异能,他还有武功,如果能将逆脉神功修炼到第三重,就算是进化丧尸也奈何不了他,而他前世被幽禁在炼狱般的地宫,何曾惧怕过杀戮? 至于饥饿,他以前在地宫时也不曾好好吃过饭,为了节省更多的时间修炼,萧霖总是为他炼制很多辟谷丹,饿了就吃上一粒,后面半个月都无需进食。辟谷丹虽然味道苦涩,但在食物紧缺的末世却很实用,还需买齐了药材炼制几瓶才好。 想到就做,小少主摊开笔记本,将炼制辟谷丹所需的药材一一记下。这个世界的药材名称和他原来世界的药材名称别无二致,只要在网上一搜,都能找到。而且辟谷丹不是名贵丹药,所需的都是些普通材料,很容易找。 记下辟谷丹的药方,小少主大致检查一遍,想到丧尸划破人的皮肤还能将病毒传染,这和萧霖制作的那些尸傀很像。如此,还是把百毒丹也炼制出来,服下后就可百毒不侵了。虽然他可以用内力将毒素逼出,但时刻提防着总不如一劳永逸好。 抿唇,又迅速记下百毒丹的丹方,小少主这回有些为难,只因炼制百毒丹所需都是些珍贵毒物,就算有包罗万象的神奇网络,想要将它们全部找齐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嗯,吩咐别人去做好了。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小少主暗自点头,心安理得的将平时巴结他的那些孩子们指使的团团转。

上一篇   预言

下一篇   炼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