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一零一

101、一零一 陆云一再打量龚少纯真的表情,不确定的问道,“你真的开荤了?” “嗯。”龚黎昕微笑,淡淡开口,“虽然说动物都变异了,没有肉吃,但是我的朋友送给我几罐牛肉酱,放在李东生的空间里都不会坏掉。我想开荤了就舀一勺牛肉末拌白面包或米饭吃,味道很好。” 话落,他眨眨眼,认真的接口,“你们好不容易来一次,我也没什么好招待的,就把牛肉酱拿出来给你们也开开荤吧,只剩最后一瓶了,你们全吃完也没有关系。” 他兀自将先前遣退的一名女人叫上前来,让她去东区223监舍找李东生,把牛肉酱拿过来。那女人嘴角抽搐的去了。 陆云已经完全陷入了石化状态,面对龚少这个古人,他如果说破-身或敦伦还行,却偏偏要说现代感十足的开荤,也难怪人家理解错误,与他鸡同鸭讲了半天。龚少还是和两年前一样,忒纯真了!在龚少面前,陆云觉得自己很猥琐,从来没有过的猥琐。 在场众人静默了一瞬,忽然齐齐大笑起来,直笑的前仰后合,眼角的泪都流了出来。奇葩,当真是奇葩!他们还从没见过这样单纯的少年。 鲍隆边笑边将面前的桌子拍的震天响,心里火热难耐。他玩遍了号子里稍有姿色的男人女人,却从没见过这样干净到不可思议的少年,更难得的是还长着一副令人痴迷的相貌。如果让少年褪去脸上的纯真,染上情-欲之色会怎样?想到这里,鲍陇下-身坚硬如铁,将身边的女人抱坐到腿上,隔着裤子暗暗顶-弄了几下,思量着要尽快将少年弄到手。 龚父也忍俊不禁,但心中却泛起了嘀咕,心道儿子是不是太晚熟了点?18岁,该知事了。 林文博、宋浩然、贺瑾心中的绞痛转瞬便消失的一干二净,齐齐垂头隐藏脸上如释重负的表情,恨不能将被笑的耳尖泛红,神情越发懵懂无辜的少年搂进怀里狠狠揉搓疼爱一番。这幅明明有些莫名其妙,手足无措,却又偏偏要故作镇定大方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太招人了! 郑朝河不着痕迹的打量耳尖泛红的少年,心中暗忖:真是难得的表里如一,干净剔透,怪不得贺瑾这样冷血的人会为他疯狂至此。宋将军早就有意遏制贺瑾的势力,这个龚少倒是可以利用起来。 因为龚黎昕闹出的笑话,现场气氛融洽了许多。过了十分钟,先前离开的女人拿着一罐牛肉酱进来,在龚黎昕的示意下给每人都均匀的舀了一勺,摊在洁白的米饭上,看着确实让人食欲大开。 将自己的那份赶进贺瑾碗里,龚黎昕笑眯眯的说道,“贺大哥多吃点。” “乖!”贺瑾心软得一塌糊涂,边爱怜的摩挲少年柔滑的发丝,边朝同来的孟元吉看去,说道,“把那块芝士蛋糕拿出来。” 那是他末世最初在京都的一家蛋糕店的冷藏柜里找到的,虽然已经不如刚出炉时新鲜,但味道还没变。忆起酷爱吃甜食的少年,贺瑾心中酥软,将蛋糕用纸盒小心包起来,存放在孟元吉的空间里一放就是两年,只为了再次见面时拿出来,博得少年一个欣喜的笑容。 孟元吉连忙应诺,翻手招出一个精致的纸盒,小心翼翼的放到少年面前。这块蛋糕存放在他空间里,贺哥不止一次的警告他千万别压坏了,弄得他都不敢在纸盒周围放置物资,白白浪费了一大块空间。这下好了,终于送给正主了,他偷偷吁了口气。 “唉?这块蛋糕是送给龚少的?难怪我求了几百次贺哥都不愿意给。”陆云心理平衡了,两年里因为吃不到这块蛋糕而起的怨念瞬间消散。早知道是送给龚少的,他绝不会开口去要。 龚黎昕抿唇打开纸盒,看见烤的金黄松软,浓香扑鼻的芝士蛋糕,本就亮如星辰的眸子更亮了,欣喜的看向贺瑾,眉眼弯弯的说道,“谢谢贺大哥!” 贺瑾心里说不出的满足,宠溺的揉揉他的发顶,拒绝他递到自己唇边的一勺蛋糕,温声嘱咐他自己吃。龚父,林文博,宋浩然,陆云也连忙摆手,拒绝了少年的投喂。蛋糕本来就小,一人吃一口,他哪里能吃上多少? 看着少年将一勺蛋糕含进嘴里,继而眯起圆溜溜的猫瞳,露出享受至极的可爱表情,贺瑾,林文博,宋浩然三人不约而同的微笑起来,餍足的表情就仿佛自己也吃到了一般。 几人的互动引得桌上众人频频侧目,鲍隆差点拧断怀里女人的腰肢,但想到贺瑾急着去各处募粮,明天就要离开便释然了。他看得出来,贺瑾,林文博,宋浩然三人对龚黎昕的感情都不一般,美人就是美人,忒招人惦记。思及自己很快就要将这样的极品美人吞吃入腹,他眼里溢出-淫-邪的光芒。 没有蛋糕可吃,却有牛肉酱拌饭,味道也不错,众人很快就移开目光,专心享受面前的食物。吃到一半,鲍隆表情神秘的开口,“贺先生,郑先生,我这里还有最后一道菜,包你们以前没有吃过。” 话落,他朝门边的女人招手。那女人点头,出了门去,很快就端了一盘浓香四溢的红烧肉上来,放在郑朝河与贺瑾之间的桌面上。看见这道菜,许多人的眸光都闪了闪,露出恶心欲吐的表情,当然,也有一小部分人垂涎欲滴,食指大动。 贺瑾和龚黎昕齐齐放下碗筷,森冷的面色如出一辙。坐在他们对面的龚父等人面无表情,但细看就能发现他们微闪的眸光中暗藏滔天的怒火。 陆云对着这盘红烧肉狂流口水,迫不及待的伸出筷子去夹,却被孟元吉大力擒住了手腕。陆云迟疑的缩回手,低声问道,“怎么啦?有毒?” 孟元吉狠狠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郑朝河淡然一笑,夹了一坨肥瘦均匀的肉块放进嘴里细细品尝,待咽下后真诚的赞道,“肥而不腻,瘦而不柴,不错!看来,鲍先生的大厨烹饪两脚羊很有一手。” 鲍隆抚掌朗笑,伸手大块大块的夹取,放进嘴里津津有味的咀嚼,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对郑朝河说道,“看来郑先生和我是一路人!哈哈,痛快!这两脚羊也是肉,是肉就可以吃!管他那么多干嘛?来来来,你们都吃!”他边说边朝桌上的众人招手。 鲍隆今天是故意借郑朝河来敲打提点属下。粮食无法种植,那三千多奴隶也就没用了,但光是杀了可不行,还得将他们最后一点剩余价值榨取干净。为了顺利实施心中的计划,他要把所有人都拉下水。 康正元犹豫了一瞬,拿起筷子默默开吃,间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如今他势微,不敢和鲍隆正面对抗,况且,他觉得鲍隆的杀人储肉计划听起来不错,人肉的味道确实很好,吃得多了也就习惯了,和猪牛羊肉没有差别。 陆陆续续的,有一部分人开始朝那盘红烧肉伸手。吃进嘴里以后,有人眼睛一亮,有人面色苍白,有人俯□呕吐。但不管他们反映如何,他们都用自己的行动表达了对鲍隆的支持。 鲍隆看向坚决不动筷的龚父等人,表情阴冷,又看向老神在在,双手环胸一动不动的谭明远等人,眼里流露出一丝诧异,继而凶光毕现。这是有了二心了吗?他咬牙,阴狠的暗忖。 陆云被这些人诡异的举动弄得有些莫名其妙,拉拉孟元吉的衣袖,低声问道,“两脚羊是什么东西?新型变异兽?” 孟元吉面容扭曲了一瞬,哑声开口,“你没读过书吗?两脚羊就是人,他们吃得是人肉!” 陆云的喉咙仿佛被人掐住了一样,脸色由惨白变成青紫,看向吃得津津有味的郑朝河,露出厌恶至极的表情。没想到啊,这人看着斯斯文文,竟然是个人面兽心,猪狗不如的东西!他心中的厌憎无论如何也压制不住。 郑朝河并不在乎陆云等人对他的看法,他只要顺利完成宋将军交给他的任务就行。吃人肉,他私底下和宋将军早已尝试过,非常时期非常手段,没有粮食,为了活下去,任何能够入口的东西他们都愿意尝试。鲍隆和康正元虽然愚蠢,但心性够狠,难怪可以在末世安然的活下来,并当上基地头领。 想罢,郑朝河拿起桌边摆放的一张纸巾,动作优雅的擦拭嘴角,徐徐开口,“这一餐很丰盛,很可口,多谢鲍先生的盛情款待。我们时间不多,明天一早还要去别的基地募粮,不知上次电话里提的条件鲍先生和康先生考虑好了没有?” 鲍隆和康正元对视一眼,齐声问道,“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将东西先给我们看看?交易之前总得让我们验货吧?” 这便是答应了?郑朝河心中暗喜,手一翻拿出两个黑色的天鹅绒珠宝盒,将盒子放在桌上打开,略略推上前让两人看清楚。 盒子里各自放着两枚三-级中阶晶核,左边的是土系,右边的是风系,在黑色天鹅绒的映衬下显得流光溢彩,璀璨夺目,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三-级中阶晶核,而且一出手就是四枚,足够令这些人眼红心跳。 鲍隆和康正元浑浊的瞳仁忽然暴亮,流露出难以遮掩的贪婪目光,情不自禁朝珠宝盒伸出手去,却被郑朝河抢先一步,啪的一声盖上盒盖,收进了空间里。

上一篇   100 一百

下一篇   102、一零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