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一零二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02、一零二

102、一零二 眼看快要到手的晶核转瞬消失在郑朝河手里,鲍隆和康正元脸上的贪婪之色稍褪,咳了两声,故作姿态的靠回椅背。 郑朝河微笑道,“如今货也验过了,只要二位将当初答应的那一万五千斤粮食交给我,这四枚晶核就是你们的。” “一万五千斤?”座下有人议论纷纷,片刻后,谭明远阴测测的开口,“我们自己的口粮都不够,你们凭什么一开口就要去将近一半?以后我们吃什么?” 鲍隆和康正元也不开口,任由谭明远对上郑朝河,他们显然也觉得一万五千斤太多了点。 “我可以拿出更多的晶核来换,虽然没有三-级中阶的,但三-级低阶,二级高阶在座的每一个人都会有。而且,我们基地的科学精英正在研究抗丧尸毒血清和净化土质和水质的办法,有了进展,我们可以将成果拿出来与众位分享,如果找到了可以食用的新型变异植物,我们也可以将种子送给你们。你们觉得如何?”郑朝河慢条斯理的抛出诱饵。 高级晶核、抗丧尸毒血清、净化土质水质、新型粮食,每一个听起来都无限,令人无法拒绝。此时,不只鲍隆和康正元,就连其他人都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利益更能打动人心的了,郑朝河暗暗观察众人表情,闲适安然的坐在原位,等待他们妥协。 龚父眉目半敛,默默不语,并不参与这些人的交锋,免得他们将主意打到自己的头上。但鲍隆既然叫了他来,自然是想从他身上挖一坨肉下来的,此时已不怀好意的看向他,故作为难的开口,“我这里粮食不多,又养了那么多张嘴,一下拿出一万五千斤恐怕很难,龚那里地多人少,粮食比我充足,不如让他出五千斤,我和康正元各出五千斤,龚,你看如何?”虽是征询的语气,但却透着强硬。 龚父拧眉,面沉如水,冷冷的开口,“不如何。郑先生许的好处虽然很动听,但都太过虚无缥缈,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兑现,不如粮食在手来的心安。” “怎么会是虚无缥缈呢?至少龚需要的晶核我现在就能立刻拿出来,二级高阶到三-级中阶,不管哪一系,只要龚开口,在下如数奉送。”郑朝河适时插嘴。他本来也没想过能轻易将粮食要到手,自然留有讨教还价的余地。 “很抱歉,我是普通人,不需要晶核,只需要口粮。”龚父面无表情的拒绝。 郑朝河意有所指的瞥一眼龚黎昕,打出一张亲情牌,“那贵公子呢?贵公子步伐稳健,目如寒星,应该是位异能者吧?难道龚不为贵公子考虑考虑?” “我亦无需晶核,你不必多言。”龚黎昕睇视郑朝河,俊逸非凡的容颜上露出些睥睨之态,淡淡开口,“靠别人奉送的晶核得到提升的力量就好比空中楼阁,一推就倒。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斗就不会知道怎么运用自身的力量。”话落,他看向鲍隆和康正元,语带轻蔑,“你们信不信,就算你们晋升到了三-级中阶,在实力稍逊你们一筹却身经百战的异能者面前,你们走不了几个来回就会被击杀,更何况对上仅凭直觉就能将异能发挥到极限的高阶丧尸?躲在长蛇岛你们还可以多活两日,走出去,早晚不过是个‘死’字!哼无知鼠辈,目光短浅!与你们无甚好说,告辞了!”话落,他朝早就露出不耐之色的龚父看去。 父子两双双起身,朝面容铁青的鲍隆和康正元略一点头,大步离开。贺瑾笑着摇头,带领眼里流露出热切崇拜的陆云和孟元吉快速跟上。 奶奶的,两年了,龚少说话做事还是那么爽利!陆云骄傲的想到。 原来龚少是这样坚韧不拔,眼界开阔的人,难怪贺哥心心念念了他两年,旁的人一点也看不上!难怪!孟元吉心中感叹。 落到最后的林文博在会客室的门前停步,转过头来淡笑开口,“哦,对了,给你们做一道算术题。一个成年男子一年要消耗粮食六百斤,就算你们把所有普通人都杀光,余下的一万多斤粮食也只够你们三百多人吃上六个月,三千多人肉需要弄一万五千斤海盐腌制,海盐分量不足,在每天37°的平均高温下不出四天就会腐烂。你们自己算算你们手头那点东西够吃多久,有没有那个命等到响翠湾将所有利益兑现。好了,告辞。” 他风度翩翩的略一躬身,在郑朝河阴冷无比的注视下不紧不慢的离开。 座上众人静默,细细品味龚黎昕的讽刺和林文博的提点,脸上的贪婪消失的一干二净。有实力只比鲍隆和康正元稍逊一筹的下属不怀好意的朝两人看去,思量着若自己对上他们,能不能够像龚少说得那样轻易将两人击杀。越想,心中反叛的念头越是无法遏制。 鲍隆和康正元胸中怒火狂燃,但在这高涨的怒火背后却隐藏着一缕心虚,令他们忐忑难安。他们平日作威作福惯了,晋升的晶核几乎都是属下供奉的,他们很少参加战斗。此时此刻,他们才意识到自己的级别看上去很高,但实际上却只是用来唬人的花架子,中看不中用。沉重的危机感袭上心头,压得两人透不过气来,再没心思与郑朝河讨论粮食问题,匆匆离开。 郑朝河收起脸上闲适的表情,紧跟在两人身后。他就不信,凭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还说服不了这两个蠢货。有危机感才好,晋级对他们而言才更加。 谭明远反复思量着龚少的话,细想龚少以往总是毫不留情的将他们丢入丧尸群的惨无人道的行为,心头浮上一股暖意。为了让他们真正变得强大,龚少费心了。跟了这样的人,果然是他谭明远时来运转,天降横福啊! 站起身,谭明远勾着唇,哼着歌,悠哉悠哉的走了,一看就知道心情十分舒畅。他的属下们也是同样的欢脱表情,引得其余人频频侧目。 贺瑾跟着龚父走了,他们三人的住宿问题自然由龚父安排。但是东区监舍提供给狱警居住的小套房都被人占了,贺瑾一行要么在狱警的办公室打地铺,要么就去住班房。 客人来了让住班房,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龚父也说不出口,想了想,他看向三人,温声询问道,“东区的狱警套房都被人占了,我马上叫人腾三个房间出来,你们先去我办公室稍等片刻。” “哎不用特意给咱们挪地方,咱们跟人凑合一晚就行,哪儿那么娇气!”陆云连忙摆手,大大咧咧的说道。 龚父朗笑起来,拍拍陆云的肩膀,“那行,你们习惯就好。” 虽然陆云有时候很不着调,但心性却是极好的。人活在末世,就彷如活在一个巨大的熔炉,脆弱的生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蒸发掉,所以感情也会比末世前的人更加直接更加激烈。爱要狠狠的爱,恨要狠狠的恨,享乐更得及时。陆云就是这类人中的典范,他在末世过的自得其乐,有滋有味。在陆云身上,龚父看见了一种蓬勃的朝气,心中很是喜欢,至于他好-色那点小毛病便不足为道了。 听见两人的对话,贺瑾眼眸微闪,略带赞许的瞥了陆云一眼。 孟元吉心中正想夸陆云上道,就听见他腆着脸开口,“龚叔,我今晚就跟龚少凑合一间吧?这么久不见,咱晚上要和龚少促夜长谈。” 贺瑾青幽幽如两汪寒潭的眼眸定格在陆云身上,如果他是冰系异能者,陆云这会儿估计已经被冻成冰棍了。 孟元吉嘴角抽搐,抚抚额,连忙开口补救,“那啥,你不是说你还有很多好兄弟在这儿吗?你不去看看他们?” “唉!对了,你不说我都忘了!”陆云想到一出是一出,立马转移了注意力,看向龚父问道,“龚叔,王韬他们住哪儿?我去看看他们。” “我叫人带你们去。”龚父叫来一名士兵给他们带路,等两人走远,他看向儿子,温声道,“你带贺瑾去你房间吧,长途跋涉的,肯定累了。” “龚叔,让贺瑾跟我一间吧。”跟随在龚父身侧的宋浩然再也忍不住了,语气僵硬的开口。林文博抿唇,不发一言,但脸色也没了平时的儒雅淡定,带着些阴沉。 “不用了。”不等贺瑾开口拒绝,龚黎昕摆手,“我想跟贺大哥住一起,两年不见,我有很多话要跟贺大哥说。”话落,他转头看向满面春风的贺瑾,笑道,“走,我带你回房。” 看着两人相携离开的背影,宋浩然脸色黑漆漆一片。林文博双手插兜,边走边闲闲开口,“贺瑾好不容易来一趟,咱们肯定要陪他玩玩。小昕最近刚学会了打拖拉机,咱们晚上邀贺瑾玩通宵。你看怎么样?” “行,我奉陪。”宋浩然笑了,心道奸商果然是奸商,办法就是多!咱们先暂时联手把贺瑾送走再说。

上一篇   101 一零一

下一篇   103、一零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