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一零三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03、一零三

103、一零三 狱警的小套房非常简陋,一个卧室,一个浴室,总共才十多平米,再放上桌椅和床榻,空间就显得更加狭小。 贺瑾跟随在龚黎昕身后进房,视线首先朝铺着蓝色印花床单的单人床看去,眉头微挑。 “这是单人宿舍,床都是这么窄,委屈贺大哥今晚和我挤一挤。”龚黎昕循着他视线看去,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没关系,我不委屈。”贺瑾笑着理顺他的额发,柔声开口。 他不但不觉得委屈,还觉得非常满意。床越窄越好,如果窄到黎昕只能睡在他身上那就更好了。想到这里,贺瑾心跳加速,下腹火热,竟有些情难自已。 两人坐下聊着各自的近况,一名水系异能者敲响房门后进来,给浴室的浴缸里注水,好让客人洗漱,又在浴缸旁边的桶里注满水备用。如今水源也受到了污染,基地里的用水都由水系异能者提供,水系异能者的身价一夕之间飞涨,成了人人争抢的重要资源。 待那名水系异能者离开,龚黎昕走进浴室,将手伸进浴缸里,用内力将冷水加热到合适的温度,然后对贺瑾招手道,“贺大哥,快过来洗洗,身上清爽了才好休息。” 看着少年躬身趴伏在浴缸边,臀部圆润挺翘,线条优美,又看见他的t恤滑下一截,露出纤细柔韧,不盈一握的腰肢,贺瑾淡青色的眼眸逐渐转为深青色,心中蠢蠢欲动。 “不如你跟我一块儿洗吧,免得浪费水。”他大步走进去,关上浴室门,嗓音暗哑。 “唉,也好。”龚黎昕略略一想便点头答应。他麻利的脱下上身的t恤,蹙着眉开口,“贺大哥,你这次来怎么不事先告诉我?我都没准备好招待你。” 贺瑾也脱下上衣,捏捏他粉嘟嘟的唇瓣,语带宠溺的说道,“我想给你个惊喜。怎么样?见到我高兴吗?” “高兴。如果你留下不走我就更高兴了。”龚黎昕眉眼一弯,笑眯眯的说道。 “放心,我已经找到摆脱宋浩轩的办法,很快就能离开了。宋浩轩那人阴险毒辣,掌控欲强,我现在在响翠湾有几分势力,他要么会想办法牢牢控制住我,要么就会彻底毁掉我。我倒是不怕他,但是我手底下还有很多兄弟,得保证他们不被牵连。”贺瑾在浴缸旁边的马桶上坐下,眸色深沉的注视着眼前的少年。 龚黎昕兀自脱下迷彩裤,口里抱怨,“爸爸现在也不让我杀鲍隆和康正元,害怕会连累普通人。真麻烦!” 贺瑾轻笑,笑声低沉浑厚,暗藏着几缕火热的欲-望。他稍稍变换一下坐姿,眯眼看着脱得只剩下一条小的少年,徐徐开口,“不用你动手,你今天说的那些话一定会引起不少野心家的权欲,内斗很快就要开始了,你们只要等待时机,做螳螂背后的那只黄雀就行。这年头,谁都想做一做‘乱世枭雄,割据一方’的美梦。” 他嗓音越来越低沉,越来越沙哑,直至彻底消声。因为少年已经脱掉最后一层束缚,将自己精致诱-人的白皙-酮-体毫无保留的展露在他面前,吸引了他全部心神。 察觉到背后灼热的视线,龚黎昕回头,奇怪的问道,“贺大哥,你怎么不脱裤子?不洗了吗?” “洗。”贺瑾哑声回答,从马桶上站起,将长裤和一块儿脱下。这种鸳-鸯-共-浴的大好机会他怎么可能错过? 早已肿-胀-不堪,青筋遍布的紫红色-巨-物从裤头里跳脱出来,上下晃动,尺寸大的惊人。龚黎昕眨眨眼,忍不住朝他那处看去,已经完全发育成熟的身体竟然微微情-动。 在少年氤氲着水汽的眸光注视下,贺瑾的那处越发坚-硬-肿-胀,顶端缓缓吐出几滴透明的露珠,画面-淫-靡-至极。龚黎昕耳尖泛红,飞快的移开目光。贺瑾却恍若无事,一步一步朝少年走去,俯□,手指轻轻碰触少年虽不大,却形状完美,尤为粉嫩精致的那处,嗓音沙哑的调笑,“黎昕,你十八岁了吧?这里怎么还光-溜-溜的没长-耻-毛?”不过真的很美!他心中暗暗补充到。 龚黎昕耳尖红的似要滴血,抿抿湿润的唇瓣,故作镇定的开口,“这是天生的,我也没办法。”他边说边用手捂住那处,阻挡贺瑾的视线。面对那些炉鼎时,他从没有过这种羞于见人的感觉,心中不由暗自纳罕。 “这么说来我还没发现,黎昕浑身上下都没有一根汗毛,连胡子都没长。”见他害羞,贺瑾眼里溢出一丝笑意,从背后环住他的身体,吐着热气在他耳边低语,一双带着粗糙茧子的大掌上下在他-光-裸-的手臂,腰腹,大-腿等处游移,挑-逗的动作似有意似无意,在他身上点燃一簇簇火苗。 贺瑾可不像宋浩然和林文博那样守规矩。他本来就肆意妄为,骨子里带着邪性,好不容易与心心念念的少年相聚,自是用尽手段去引-诱,去争取。 “贺大哥,不要摸了。”龚黎昕拉住贺瑾四处点火的大手,语带哀求的嘟囔,莹白如玉的身体泛出一层浅浅的粉红,绵软无力的依偎在贺瑾怀里轻轻颤抖。 这样轻柔似撒娇的小猫儿般的声音引的贺瑾眸色更加暗沉。他狰狞的巨-物霸道的挤进少年两-腿之间,勒紧少年纤细的腰肢,痴迷的感受着掌心滑腻到不可思议的肌肤,咬着少年绯红的耳垂低语,“黎昕,你那儿站起来了。怎么办?”话落,他轻笑一声,用指尖一下一下拨弄少年颤巍巍的那处,引得少年仰头呻-吟,身体更加虚软无力。 “不要弄了!我难受!”龚黎昕惊呼,身体里燃起一股热火,平日压下的欲-求尽皆被贺瑾挑起,令他脑子混沌一片,完全没有办法思考。靠在贺瑾坚壮硕的胸膛大口喘息了一会儿,他伸手朝自己那处摸去,缓缓撸-动起来。 贺瑾正细细密密的啄吻他线条优美的脖颈,看见他的动作,轻轻在他耳垂咬了一口,语带诱-哄的说道,“黎昕,贺大哥帮你弄好不好?保证很舒服。” 龚黎昕浑浑噩噩的点头,被贺瑾抱进浴缸里,分开两腿,面对面盘坐在他腰腹上,下-身紧紧贴在一起。 贺瑾将两人勃-起的物事拢到一处,握在掌心时快时慢的撸-动,并垂头,狠狠吻住少年殷红似血的唇瓣,辗转允-吸,攻城掠地。似觉得不够满足,他另一只手摁住少年的后脑勺,不断加深这一吻,半开半合的深邃眼眸死死盯住少年的脸庞,狂猛的表情恨不能将少年吞吃入腹。 龚黎昕被吻的昏头转向,最脆弱最敏感的那处又被贺瑾完全掌控,只能无力的攀住贺瑾的脖子,不让自己软倒进温热的水里。 痴迷的看着怀里-媚-眼-如丝,美得惊心动魄的少年,贺瑾狂跳的心脏几乎快要爆炸。他意犹未尽的结束一吻,嗓音粗嘎的问道,“黎昕,舒不舒服?” “呜舒服!”龚黎昕诚实的回答。 贺瑾轻笑,眸光微闪的问道,“你平时想要了怎么办?嗯?”边说边加重手上的力道。 “运,运转心法就不会想要了。”龚黎昕仰着头,喘着气,断断续续的开口。 贺瑾嘴角微勾,奖励性的在少年唇上啄了一口,手上动作不停,哑声道,“真乖!那如果非常想要,没办法控制怎么办?” “摸,摸一摸就好了。”快-感一波一波如潮水般袭来,龚黎昕眼角含泪,带着哭音说道。 贺瑾彻底满意了,手上动作加快,低头噙住少年的唇瓣,将他的呻-吟吞吃入腹,开始新一轮的唇舌-交-缠。足足好几分钟,他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低声说道,“虽然现在我很想……但是,我不希望明天醒来让你看见我离开的背影,所以,你再等等,等贺大哥回来,我们就做更快乐的事,比现在舒服一百倍。好不好?” 咬着龚黎昕的耳垂,贺瑾无耻的诱-拐。还没经历过情-事的青涩少年最是容易哄骗,不管黎昕是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只要尝过了那种美妙的滋味就会牢牢记在脑海里,刻入身体里,一辈子无法忘记。既然爱上了,贺瑾不会让自己陷入求而不得的孤苦境地,而是费尽心机,不折手段的去争取少年的心。更何况,少年太招人惦记了,他暂时无法陪伴在少年身边,自然要使用一些非常手段。 “好!”龚黎昕的思维已经完全被-情-欲-操控,恍恍惚惚的应道。他的身体本就需要不时采补元阳,再加上打从心底喜欢贺瑾,自然更加无法抗拒他存心的引-诱。 贺瑾低笑,手段尽出,极富技巧的撸-动起来,将怀里的人和自己一同带上云端。一阵剧烈的电流穿过身体,两人紧紧抱在一起,先后释放出来,粘-稠-滑-腻的液体沾满了两人的腹部,画面-淫-靡-无比。 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来,贺瑾垂头,凝视靠在自己颈窝喘气的少年,爱怜的抚摸他泛着桃粉色泽的勾-人眼梢,神情餍足。 静静相拥了一会儿,见水已经凉透,贺瑾将两人身上的狼藉冲洗干净,抱着依然浑身发软的少年躺回床榻。见少年乖巧的依偎在自己怀里陷入香甜的梦境,贺瑾微笑,细细密密的啄吻他散发着馨香的发顶,闭上眼睛满足的忖道:这一趟没有白来!每晚折磨的我难以安睡的美梦终于实现了。 本想着自己还有一晚上的时间能和心爱的人独处,但等贺瑾睡醒过来,龚黎昕已经悄无声息的出门了。等他带着晚餐回来,身后跟着脸色黑沉的宋浩然和笑容显得分外虚假的林文博。两人拿出扑克,勾得龚黎昕眼睛闪闪发光。 不忍看黎昕失望,贺瑾强忍住心头的不耐,加入了打拖拉机的队伍。玩到半宿,林文博和宋浩然丝毫不肯挪步,最后实在困得不行,干脆直接在龚黎昕房里打了地铺,还以床窄为由硬拉着贺瑾睡地上,无赖行径尽显。 第二天离开时,贺瑾的脸色漆黑无比,阴测测的盯视宋浩然和林文博一眼,一步三回头的爬上直升机。郑朝河也是满脸的憔悴,但眼底却并没有失望之情,估计粮食最终还是要到手了。

上一篇   102、一零二

下一篇   104、一零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