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一零四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04、一零四

104、一零四 贺瑾一行离开后没两天,鲍隆和康正元先后晋升到了三-级中阶和三-级低阶巅峰。似乎是想要确认自己的领导地位没有动摇,晋级以后,两人准备合办一场盛大的晚宴,邀请各自的得力下属共同庆祝。这是一种炫耀,也是一种示威,不难看出,两人对龚黎昕上次的讽刺耿耿于怀。 林文博、宋浩然、龚黎昕也接到了邀请。谭明远来东区通知三人时,脸上带着些焦虑。 “老大,你晚上注意点,听说鲍隆和康正元想要对付你。”谭明远鼻梁上的刀疤扭曲了一瞬,低声开口,“你上次说完那话,康正元的一名手下转天就向他提出了挑战。那人是二级高阶巅峰,身手了得,康正元没敢应,如今在基地都被传成了笑话,大家背地里都叫康正元软蛋。鲍隆手下也有几个想要蠢蠢欲动,对鲍隆很不服气。这可都是你一句话给挑的,他们两现在肯定非常恨你,说不定今晚就是一场鸿门宴。” “无事,以不变应万变。”想起父亲的教导,龚黎昕现学现卖的说道,忽而又冷了脸色,补充道,“如果他们真的要对付我,大不了把他们全杀掉。这也是形势所迫,爸爸不会怪我的。” “唉龚真是太心软了,要我说,带一帮人直接把他们都砍死!搞什么策反,渗透,挑拨离间之类的忒麻烦!”谭明远心有戚戚焉的说道。 看着两人如出一辙的不耐表情,林文博和宋浩然有些忍俊不禁。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黎昕的手下大多都是性格直爽的暴力分子,温文尔雅,冷静狼的算来算去也只有李东生一个,就连小孙杰也越来越像个暴徒了。 林文博压下快要溢出嘴角的笑意,柔声安抚道,“耐心点,如今不用我们动手,自然有人会按捺不住。等他们斗得两败俱伤的时候我们再出面捡便宜。” “嗯,这可省了我们不少力。”宋浩然附和。几人坐下聊了会儿基地情况和外界局势,在龚黎昕快要听得头昏脑胀的时候,深沉的夜色渐次笼罩了大地,晚宴时间到了。 为了避嫌,谭明远率先赶了过去。宋浩然,林文博,龚黎昕略坐了十多分钟才不紧不慢的朝监狱主楼走去。 走进主楼的大厅时,厅里早已人头攒动,觥筹交错。从城里搜集来的,平时粘都舍不得粘一口的啤酒白酒都被拿了出来,供人随意饮用,另配有酱菜,花生,红薯干等下酒小料,将围成一圈的长桌摆的满满当当。 杯盏的清脆撞击声此起彼伏,浓浓的酒香味扑鼻而来,有人低声调笑,有人行着酒令,这热闹非凡的场面令甫入大厅的三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唉!坐这儿来!”正美滋滋喝着小酒的谭明远看见三人,连忙招手喊道。三人走了过去,在他身边落座。主位上,鲍隆和康正元还没来。 闻了闻面前的酒杯,宋浩然将它移开了点,没有要喝的意思。龚黎昕因为练功的关系,素来是滴酒不沾,林文博也没有酗酒的习惯,更何况是摆了两年多,早就过了保质期的馊酒。 谭明远见三人嫌弃,忙不迭将他们面前的酒杯拢到自己面前,笑嘻嘻的说道,“你们不喝就给我!虽然口感确实差了点,但酒精味还在,老子喝的就是这种热气冲头的快-感!” “都给你!”龚黎昕眉眼微弯,大方的甩手。 在几人言笑晏晏时,鲍隆和康正元终于姗姗来迟。两人看见正垂眸微笑,自得其乐的龚黎昕,眸色都暗了暗,紧绷的面容上透出几丝阴狠。 迅速收起不小心泄露的情绪,鲍隆哈哈一笑,简单说了几句开场白便拍手表示宴会开始。一群穿着暴-露,身材火-辣的女人婀婀娜娜的走进长桌圈出来的空地,随着老旧音箱里播放的舞曲摆动起来。 既然能被关进重刑监狱,可见这些女人原本就不是省油的灯,如今为了生存,自是抛下了所有尊严,只为了博得哪位强者的青眼,好吃上几顿饱饭。她们不遗余力的展示着自己妖-娆的身体,摆出各种各样性-感-火-辣的姿势,最后一件一件脱□上的衣服,在每一个男人面前恣意舞动,媚-眼-如-丝。 当第一个女人脱下上衣,用撩-人-至极的姿态揉-搓自己饱-满-挺-翘的胸-部时,场面就开始沸腾起来,坐在长桌后的男人们大声叫好,连声催促,还有人把手伸进裤-裆,对着这些女人的酮-体-自-慰起来。 当所有女人都脱得光-溜-溜时,场面终于达到了高-潮。鲍隆和康正元首先按捺不住,红着眼,喘着粗气将两个女人拉进怀里,手指伸入她们下-体-抽-插,抠-挠,水声啧啧。两个女人毫不羞怯,大声-浪-叫起来。 在这等-淫-靡画面的刺激下,剩余的女人也被人抓进怀里猥-亵。有性急的直接拉下裤子拉链,掏出坚-硬的物事让女人给自己口-交,甚至有人当场便抽-插-挺-动起来,放-荡-淫-乱的画面不堪入目。 谭明远面色潮红,也有些情-动,但见龚黎昕,宋浩然,林文博三人俱都面无表情,眸子里散发着冰寒之气,他只得死死按捺住,规规矩矩的坐在原位。 “果真无聊!我可以先行离开吗?”类似的宴会上一世萧霖举办的多了,龚黎昕对这种场面早已看得十分腻味,再加之对女人没有丝毫兴趣,他眉头一蹙,低声询问坐在自己身边的林文博。 “好,你先走吧,我和浩然再坐一会儿就离开。”林文博微笑,捏捏少年珠圆玉润的耳垂说道。他刚才还担心少年受到蛊-惑,但见少年眼里清澈澄明,除了不耐还是不耐,半点不见情-动的水光,这才放下高悬的心。 龚黎昕微微点头,也不向鲍隆和康正元告辞,自顾起身离开。 宋浩然见他走了,额头暴凸的青筋这才缓缓平复下来,轻松闲适的靠回椅背,与林文博凑在一起低声交谈。自从两人明悟了对龚黎昕的感情以后,在别人面前就再也提不起半点兴趣,即便面对这种激-情-四-射,群魔乱舞的场景,两人亦能面不改色心不跳,令被刺激的心里都快长毛的谭明远佩服不已。 鲍隆虽然埋首在女人饱-满-硕-大的胸-脯上舔——弄,但眼角余光一直关注着龚黎昕,见他不但没被蛊惑,反而起身就走,连忙向身边一名属下暗暗打了个手势。那名属下会意,紧跟在龚黎昕身后离开。 “龚少,请留步。”两人走到监狱主楼的一处拐角,见周围没人来往,那人连忙开口唤住前方的龚黎昕。 “你有何事?”龚黎昕停步,略略侧身看向来人,白皙精致的脸庞在银色月辉下发出莹润的微光,美的有些虚幻。 那人眼眸闪了闪,心道难怪老大宁愿得罪龚远航也要把这人弄到手,的确是极品! 经历了两年的末世生活,不管男人女人,面容都比实际年龄看上去苍老很多,皮肤也因为日晒雨淋而变得黝黑粗糙,像龚黎昕这样白里透红,水嫩灵动的青葱少年就像掉入了沙砾的珍珠,特别惹眼。 那人看着看着竟有些意动,心道等老大上手了,玩腻了,或许自己可以从他那里把少年要过来。怀着这样的想法,那人肆意的打量龚黎昕修长的身体,同时伸出手朝他脸上摸去。 龚黎昕皱眉躲避,眸光森冷的盯视那人一眼,最终按捺下满心的杀意,转身离开。 “唉,你别走啊!我们老大请你去他房里坐一会儿。”男人嬉笑着开口,动作如电,从兜里掏出一根注射器朝他后颈扎去。 近身战斗的话,其它系别的异能者在强化系异能者面前讨不了任何好处。鲍隆一直以为龚黎昕是强化系,为了神不知鬼不觉,他特意也派了一名强化系异能的下属来掠人,还准备了一支肌肉松弛剂,计划的颇为周详。只可惜,他以为自己掠的是头小白兔,实际上对方却是一头披着兔子皮的霸王龙,他派来的人注定要杯具了。 龚黎昕的动作比那人还快,只胳膊一抬便捏住了他的手腕,稍稍施力,一阵轻微的,令人头皮发麻的咔嚓声传来,那人腕骨断了,手里的注射器应声掉在了地上。 那人已是二级高阶巅峰,自以为一个少年是手到擒来的事,却没想到少年的实力竟然超出他那么多。他先是惊骇,复又张嘴想要惨叫,却被龚黎昕眼明手快的扼住咽喉,轻轻一拧便无声无息的了断了他的生命,前后竟没用上半秒钟。 随意丢开手里死透了的男人,龚黎昕指尖一弹,丢了一枚黄豆大的白色星火到他身上。火焰迅速包裹住尸体,将之焚为一团灰烬。在焰火的照射下,龚黎昕捡起地上的注射器,对准月光查看针筒里淡的液体,复又转眼朝监舍楼的阴影里看去,淡淡问道,“你看够了没有?” 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缓缓走入月光下,露出一张野性十足的面庞。来人赫然是颇受龚黎昕关注的窦恒。龚黎昕早就察觉到了此人的存在,并从他特有的呼吸频率中分辨出了此人的身份。正因为他是窦恒,所以龚黎昕才会任由他从头看到尾,换成别人,早就被杀人灭口了。

上一篇   103、一零三

下一篇   105、一零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