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一零五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05、一零五

105、一零五 窦恒缓缓从阴影里走出,一张棱角分明的面容绷得死紧,没有任何表情,一双漆黑的眼眸定定凝视月辉中发出莹莹白光的清雅少年,目光说不出的专注深邃。 他来了很久,一直笔挺的站立在阴暗的角落里,眺望远处亮着灯光的大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会不自觉的在人群中搜寻少年纤细的身影,寻找少年的所在。距离少年越近,他心中的狂躁不甘才会稍稍平息,就像浸泡在雾气氤氲的温泉中,又像徜徉在浩瀚无边的星空里,这种温暖平和的感觉令他贪恋。 然而,在少年清冽如水的眸光注视下,方才那种安宁的感觉消失的无影无踪,心跳的频率快得令他难以自控。可是,即便如此,他却不希望少年的视线从他身上移开,仿佛他徘徊等待了那么久,就是为了少年此时此刻的注目。 “那应该是肌肉松弛剂。”他仔细观察针筒里液体的颜色,徐徐开口,试图挽回少年的目光。 果然,少年垂下拿着注射器,正对准月光的手,微微偏头朝他看来,清亮的嗓音里带着好奇,“肌肉松弛剂?” “一种用于治疗急慢性软组织挫伤的止痛剂,用量大的话会隔绝大脑皮层和中枢神经对身体的掌控,使人呈现大脑清醒身体却无力的状态。”窦恒娓娓解释,在少年的注视下表情更加紧绷,心跳更加急促。 “哦?那还真是个好东西!”龚黎昕低声赞叹。他知道,这个世界的医学也有很多神奇之处,譬如把人的脑袋打开,把断掉的肢体接上,把停止跳动的心脏换成机器。只可惜,这些科技都在末日发生后一一泯灭了。 窦恒略略抿唇,没有接话。 龚黎昕微笑,将注射器递到他面前,说道,“你看一眼就能道出这种药物的名称和功效,可见非常善于使毒,这个就给你吧,放在我这里是一种浪费。” “谢谢”窦恒干巴巴的道谢,动作略显僵硬的接过注射器。触及少年温热的指尖,他本就急促的心跳又加快了,面容有石化的危险,丝毫不敢让少年看出他心中的异样。 见他表情越来越冷硬,龚黎昕偏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温声补充道,“一个人强大与否,不全看本身的实力,还看他善不善于利用其他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你既善于使用兵器,又善于使用毒药,这是你本身实力的一种表现。把它给你,我并没有看轻你的意思,只是觉得如今乱世,人若想活下去自是要手段尽出,无需拘泥。” 这是在安慰我吗?窦恒垂头思忖,深邃的眼里透出几丝柔光,低声开口,“我知道,谢谢你。还有,今晚的事,我不会告诉别人。” 感受到他话语里的真诚,龚黎昕启唇,笑道,“上次的事你既然没说,这次的事自然也不会说,我相信你。时辰不早,我先走了,再见。”摆摆手,他转身一步一步走进阴影里。 看着少年越走越远,逐渐被夜色吞没的背影,窦恒心里一阵郁躁。他皱眉,捏紧手里的注射器,呆呆站了一会儿,目光触及地上的一滩人形灰堆,忽而松开眉头低笑起来,喃喃自语道,“龚黎昕,你又忘了善后了。” 他用脚将灰堆踢散,直至看不出人形的痕迹,这才勾着唇,怀着满足又愉悦的心情离开。 大厅里场面越加混乱,处处可见交叠缠绕在一起的-赤-裸-身体,处处可闻不堪入耳的-淫-言狎-语,就连一直危襟正坐的谭明远,等自家老大一走,也立刻现了原形,猴急猴急的拉过一名女人。不过身旁有两尊大神在,他好歹还有点羞耻心,将女人拖进楼梯间办事,以免自己丑态毕露。 林文博和宋浩然稳稳当当的坐在椅子上,只脸上云淡风轻的表情早已消散,被不耐和厌憎取代。两人对视一眼,打算再坐几分钟就离开。 谭明远的一名小弟见两人实在无聊,从兜里拿出一袋烟丝和一卷报纸递给两人,神秘兮兮的说道,“这是我自己催熟的烟丝,绝对比普通烟丝够味,你们尝尝。” 被木系异能者催熟的植物因为吸收了大量的异能,总会产生或多或少的变异。无需这人多做介绍,宋浩然和林文博捻起一缕烟丝放到鼻端轻嗅便能感觉到那股直冲鼻头,浓香中带着微醺的独特烟草味。 “果然够味!”宋浩然眼睛一亮,低声赞叹道。他没什么不良习惯,平时就爱抽个烟,对方又是黎昕的小弟,他半点没有防备,捻起烟丝放到裁剪成合适大小的报纸上,卷成了一根烟卷叼在嘴里。 林文博也有烟瘾,虽然有两年多没有碰烟,但那股馥郁的香味还镌刻在他骨子里,令他难以忘怀。不过他不似宋浩然那般急不可耐,而是瞥一眼主位上的鲍隆和康正元,低声提醒道,“这样的好东西你可不能独享,省得被人看见找你麻烦。” “嗯,该进贡的都进贡了,你放心抽吧。”那人卷好烟丝,朝宋浩然扬了扬,说道,“宋少将,借个火。” 宋浩然指尖冒出一缕火苗,先把自己的烟卷点燃,再将手指伸到那人面前。那人凑上去接火,笑嘻嘻的说道,“呵呵,人肉打火机,以前咱只在动画片里见过。” 林文博低笑,也卷好烟卷抽了起来。三人慵懒的靠坐在椅背上吞云吐雾,顺便观赏活-春-宫,但不知怎么的,林文博和宋浩然本来无动于衷的身体竟然微微发起热来,而且这热度有逐渐升高的趋势。 两人目光迷离,面色泛红,额头开始冒出大滴大滴的汗水。谭明远办完事进来时,看见的就是他们越来越难耐的脸色。 “哎!你们抽了许二的烟啦?”瞥见两人手里的半截烟蒂,谭明远没好气的朝许二,也就是送烟丝的那人瞪了一眼。 “怎么了?这烟丝有毒?”林文博也朝许二瞪去,但见对方如常的面色和无辜的表情,又迅速打消了心中的杀意。 “不是有毒,是后劲很大,像吸海-洛-因一样!特别是对第一次尝试的人来说。”谭明远抢过两人的烟蒂在桌上杵灭,迟疑的开口,“你们是不是觉得身体特别热?是不是觉得精神特别亢奋?我说,你们要想今晚好过的话,要么就在这里找两个女人发泄,要么就赶紧回去自己解决。” “妈-的!许二你怎么不早说?”宋浩然额角青筋直冒,恶狠狠的叱问。 “我不是看你们无聊,想给你们提提神,让你们也下场乐呵乐呵嘛!”许二摊手,表情更加无辜了。 林文博扶额,强忍住下-腹火烧般的-欲-望,擒住宋浩然的胳膊说道,“走吧,赶紧回去。” 宋浩然点头,又狠狠瞪了许二一眼,与林文博大步离开。 看着两人匆忙离开的背影,谭明远扬手挽留,“你们别走呀!就地解决了多好!”见两人对自己丝毫不加理会,谭明远坐下来,抿了一口小酒,感叹道,“唉,两个死心眼!凭龚少的本事,你们回去也压不住人家,何必自找苦吃呢?这些女人虽然连龚少一根头发丝儿都比不上,但好歹容易下口呀!真是太不会为自己划算了!” 听见他的感叹,许二愕然的瞪大眼,指着离去的两人,结结巴巴的问道,“老,老大,你是说他们想要龚少?” 想起龚少捏死三-级中阶丧尸跟捏死蚂蚁似地,许二咽了咽口水,心中对两人竖起了大拇指,赞两人一声勇气可嘉。 林文博和宋浩然强忍住下-腹的肿-胀-抽-痛,快步走回东区监舍。好不容易爬上二楼,两人早已汗流浃背,气喘如牛,漆黑的眼瞳双双异变成了深金色和深红色,在夜幕中发出灼亮的光芒,似两只野兽。 林文博自制力比宋浩然略好,倚在楼梯间的扶手上稍事休息便一步一挪的走到自己房门口,掏出钥匙开门,心中暗自思量着洗手间里储备的水够不够他冲一夜凉水澡。 咔哒一声,门锁被打开,他正准备推门进房,住在走廊另一头的龚黎昕听见响动后开门出来了,穿着一条轻薄短小的平角裤和一件纯白色小背心,俏生生的站在他侧手边,偏头问道,“林大哥,你们怎么了?脸色很难看!” 视线黏在他白皙修长的双-腿和挺翘圆润的臀-部上拔不下来,林文博眸色加深,重重喘了一口粗气,忽然长臂一伸,将少年搂进怀里抱好,然后急切的踢开房门,大步走进去,将少年扔在床上死死压住,含着他粉嫩的薄唇疯狂的允-吸起来。这一吻他肖想了许久,几乎夜夜都会梦见,其中蕴含的渴望深的足以令他窒息。 “唔”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龚黎昕便被林文博高超的吻技弄得头晕目眩,手脚发软,同时也闻见了他口腔里残留的一丝独特香味。林大哥莫不是中了春-药?他恍恍惚惚的想到,本欲推开对方的动作也因为这个想法而顿住了。 但是他不动,林文博也很快被人推开,眼帘中映入宋浩然那张刀削斧凿,透着一股疯狂和浓烈情-欲的脸。龚黎昕略略抬起上身,正要询问两人因由又再次被宋浩然压倒,噙住了薄唇辗-转-啃-噬。

上一篇   104、一零四

下一篇   106、一零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