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一零六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06、一零六

106、一零六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害怕和谐,所以我把内容放到这里来了。我肖想了很久的3p,写完觉得自己的三观已经完全毁掉了捂脸!另外,因为回老家过年,要拜访亲戚,购置年货,陪伴爸妈,所以写文的时间大大减少,虽然不会停更,但是可能没法双更了,等7号回去上班以后才会恢复周末的双更,请大家见谅啊祝大家新年快乐!么么! ps:正文3282字,作者有话说3368字 龚黎昕眯眼,细细品尝宋浩然口里同样的香味,确定了两人中药的事实,手搭在宋浩然臂上,不知该遵循内心的渴望将他搂住,亦或是遵循礼法将他推开。在他左右为难的时候,宋浩然的大手已钻入了他的小背心,在他胸前的两粒红豆上拉扯拨弄,引得他战栗不止,发出令人血脉贲张的呻-吟。 林文博眼瞳已经熬成了金棕色,反手将房门锁住,一边盯着拥吻中的两人,一边快速脱下身上的衣物。 宋浩然的唇已从少年的嘴上移开,向脖颈,锁骨,红豆,小腹游移膜拜,三两下就剥掉了少年勉强遮体的衣服,最终停在了少年粉嫩可爱的那处,想也不想就轻轻含住,有节奏的允-吸起来。 “啊!”龚黎昕惊叫,手臂一撑,支起上半身,泪眼婆娑的看着埋在自己下-腹的宋浩然,一叠声的摇头哀求他停下。这种最脆弱的地方被柔软温热的口腔包裹住的感觉他从来没感受过,紧绷的神经快要断掉,那处早已高高挺立,蓄势待发,浑身的肌肤都染成了令人着迷的粉色,白皙玉润的脚趾紧紧蜷缩起来,不能自已的扣住身下的床单。 少年这幅情-动后的模样美得令人窒息,林文博见状,下-体肿胀到快要爆炸。他迅速爬,坐到忘情的少年身后,从背部搂住他柔软的身体,擒住他下颚,深深吻住他濡湿嫣红的唇瓣,滚烫粗-壮的那物抵在他背部的股-沟轻轻蠕-动-抽-插,令少年情不自禁的剧烈颤抖起来。 口里精巧可爱的那物随着一次次抖动竟然溢出了几滴泪珠,腥咸滑腻的口感在舌尖上蔓延,令人几欲发狂。宋浩然抬头,用暗红的眼瞳深深睇视少年一眼,转而更加卖力的照顾少年的需求,啃噬,舔-弄,允-吸,撸动,无所不用其极,搅的少年伸长优美的脖颈,高高低低的呻-吟,但那令人羞怯的声音刚涌出喉头便被林文博一一吞吃入腹。 两人一个照顾他上半身,一个照顾他下-半-身,直令他完全没有办法思考,身体完全被情-欲掌控。 停下深吻,看着怀里媚-眼-如-丝,眼梢染成桃粉色,犹挂着一滴滴晶莹泪珠,美得勾魂摄魄的少年,林文博插-入少年股-沟的那物又胀大了几分,金棕色的眼里再无一丝狼残留,唯剩下炙热到令他燃烧的欲-望。 宋浩然的情况比他更糟,这会儿已经一手扶着自己坚-硬的巨-物,在少年粉红色的-穴-口-摩挲,就着顶端分泌的粘液狠狠插-了-进去。 “唔”龚黎昕闷声呜咽,眼角滑落一滴泪珠。这是他今生的头一次,疼痛难耐。好在他是纯阴之体,很快就适应了异物的入侵,并没有受伤,而且,剧烈的疼痛过后,他略略收缩后-穴的肌肉,一阵销-魂-蚀-骨的快-感如电流般窜过他的四肢百骸,令他舒服的想要呻-吟。 感觉到包裹住自己那处的嫩-肉在一圈一圈的蠕-动搅-吸,宋浩然不止眼瞳,连眼眶都红了,差点受不住精-关,立刻就发射出来。这种感觉太过舒爽,他半辈子的忍耐力都用在了这一刻,只为了在少年体内多停留一会儿。略停了几秒,待泄-精的冲动过去,他下-身一挺,快速-抽-插-起来,每一下都用尽了全力,齐-根-而入,直达少年体内最敏感的那一点,引得少年惊叫连连,泪水氤氲。 林文博也没有闲着,舌尖在少年小巧可爱的红豆上打着圈,一手极富技巧的安慰少年挺翘的那处,一手伸入少年早已湿滑不堪的后-穴,用指尖按揉抠挠。 随着他一根食指的加入,宋浩然只觉得本就紧-致的那处更加销-魂起来,挺-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力道越来越大。 高-潮一波接着一波,龚黎昕一声连着一声,嗓音都有些沙哑了,但早已急不可耐的林文博却没有放过他忙碌的小嘴,腰肢一挺,将自己肿-胀-不-堪的那物塞了进去。 龚黎昕泪眼朦胧,凭着本能含住那物的顶端,小舌头在其上的一个孔洞里舔-弄允-吸,撩-拨的林文博粗喘连连,狼尽失。他眯眼低吼,摁住少年的后脑勺大力挺-动腰肢。 龚黎昕被动的接受着嘴里的巨物,心里却没有半点不适或耻辱的感觉,反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满足和悸动。 上一世,面对那些炉鼎,他不想要,谁也不能令他情-动,最后每每都要萧霖给他下药才能迫他就范。可面对宋浩然和林文博的碰触,他明知道不该却管不住自己的身体和心灵,只能任由自己沦陷,毫无保留的将自己交付出去。 也许是因为这两分感情是他借由龚黎昕的身体偷来的,并不属于真正的他,所以他唯恐失去。他偶尔也会心虚彷徨,害怕某一天睁开眼,他又变成了那个一无所有,只能在暗无天日的地宫等待死亡的少主,所以,他几乎在用飞蛾扑火的心情去迎接眼前的这一切,极尽自己所能的去取悦他们,让他们获得快乐。 然而,林文博和宋浩然并不知道少年复杂难言的心情,他们早已迷失了神智,只能像两只发-情的野兽,在少年纤细的身体上宣-泄。 宋浩然低吼一声,终于释放出来,林文博抱着早已发射多次,腹部沾满浊-液的少年往后仰倒,让宋浩然略微疲软的那处退出少年的身体。巨物噗嗤一声滑出,红肿到无法闭合的菊蕊里流泻出一股白色-浊-液,林文博将少年的一只脚掰开,搭在自己臂弯里,蓄势待发的那处就着这股液体的润滑狠狠-插-了进去,疯狂的挺-动起来。 先前快-感的余韵还没消散,更加剧烈更加密集的高-潮却又随之而来,龚黎昕大口大口的呼吸,嗓子早已干涩的叫不出来,只能无力的张张合合,透明的唾液顺着嘴角流到腮边。 宋浩然眯眼,看见他-淫-靡无比,销-魂-蚀-骨的表情,刚软下去的那处再次抬头,精神抖擞。他狠狠噙住少年的檀香小口,疯狂的搅动侵占,放开时扯出长长的银丝。将黏在少年腮边和脖颈的银丝细细舔舐干净,他压在少年身体上,用自己灼热-坚-挺的阳-物摩擦少年濡湿一片的小-腹和大-腿-根,缓解心中叫嚣的欲-望。 三个人交叠在一起,四肢纠缠,不分彼此,空气里飘荡着浓郁的麝香味,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 次日清晨,睁开迷蒙的双眼,还没看清床上的情景,鼻端就先闻到了这股不同寻常的气味,林文博淡金色的眼瞳暗了暗,朝臂弯里双眼紧闭,眉头微蹙,浑身印满红痕的少年看去,见他腹部沾满白色的,早已干涸结块的可疑物体,两腿之间也狼藉一片,他脑子如被重锤敲击了一下,完全没有办法思考。 待这股天旋地转的感觉过去,昨晚荒唐的一幕幕开始在他脑海里回放,少年摇头喊着不要,含住自己的那处,眼角沁出一滴滴泪珠,每想起一幕就令他脸色苍白一分,身体也一寸一寸失去温度,如坠冰窟。 躺在床下的宋浩然-呻-吟一声,也从梦境中清醒过来,缓缓坐起,朝床上相拥的两人看去,然后呆住了。 他表情愕然,一会儿看看床上,一会儿看看自己狼藉的下-体,半天回不过神来。林文博静静盯着他,见他浅红色的眼瞳逐渐变深,这才低声开口,“有话去你房间说,小昕被我们折腾了一晚,让他好好休息。” 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胳膊从少年的后颈-抽-出,温柔的拍抚嘤咛一声,似有转醒迹象的少年的脊背,见他眉头舒展,再次安静下来,林文博这才下床,匆匆套上衣服,去宋浩然的房间准备长谈。 宋浩然的房间就在林文博隔壁。两人下-身的耻-毛沾满了-浊-液,早已凝结成块,很不舒服。故而两人进房后什么话也没说,先是打理好自身的狼藉,也趁着这空挡好好梳理烦乱的心情。 待打理干净,两人一个坐在床沿,一个坐在椅子上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半晌后,还是宋浩然沉不住气,重重锤击一下床沿,狠声问道,“昨晚你应该还有一点狼吧?为什么不停下来?” “为什么要我停下?”林文博冷笑,语气不再平静,“是我先抱到小昕的,他应该是我的!” “你先抱到又如何?最先得到他身体的人是我!你退出吧,忘了昨晚的一切。”昨晚的每一个细节都清晰的印刻在脑海里,折磨着宋浩然脆弱的神经。他眸色通红,语气中压抑着深沉的痛苦。他没想到自己和好友竟然会对心爱的少年做出那样的事,简直禽兽不如。 “从小到大,总是我让着你,凭什么?小昕是我的命!我绝不会退让,除非我死!”林文博豁得站起,揪着宋浩然的衣襟一字一句狠声开口。这是他头一次在好友面前失去惯常的冷静。 “哼,同样的话我也回敬给你!想要我放弃黎昕,除非从我尸体上踩过去。”宋浩然眼眸腥红,话音未落已大力挥出一拳,将林文博的脸颊打偏。 林文博抹去嘴角的一丝血迹,手臂覆上一层金属的流光,用实打实的‘铁拳’回击过去,宋浩然不甘示弱,拳头轰的一声燃起汹汹的烈焰,迎上前。两人很快在狭窄的房间里战成一团,互不相让,脆弱的墙壁和地板因两人肆无忌惮的发力而爆开条条裂缝,墙灰扑簌簌直往下落。 战了十几分钟,只闻轰的一声巨响,地板被林文博的铁拳打穿一个大洞,两人脚下一沉,往下面的房间掉落,几道震破云霄的惊叫声先后响起,林文博和宋浩然这才稍微恢复狼,不约而同的暗忖:糟糕!该不会压到人了吧?—— 欧阳慧茹对着十米外的箭靶练的极为欢畅,一箭接一箭的射出,不带停歇,看似出手利索,实则箭箭脱靶,惨不忍睹。 世宗实在看不下去了,负手,大步上前,走到近前开口说道:“箭可不是这样射的!” 乍闻世宗低沉浑厚的声音响起,欧阳慧茹等人一惊,齐齐转头朝他看去。 “儿媳见过父皇,父皇万安。”欧阳慧茹带着众人行礼,手中依然紧紧拽着自己的弓,脸上的表情还残留着方才箭箭脱靶时的挫败,看着委屈极了。 世宗莞尔,伸手虚扶她一下,“太子妃起来吧,”待欧阳慧茹起身,他继续接口道:“射箭可不是你那样射的。双脚叉开,身体绷直,左手持弓,右手拉弦,右手拇指扣弦,食指搭在拇指上,轻抬箭尾,瞄准靶心后松开弓弦既可。你照着做试试。” 欧阳慧茹并没有别人见到世宗时的战战兢兢,大方直视他深邃的眼眸,非常老实的回答道:“可是,骑射师傅也是这样教儿媳的,儿媳也依言照着做的,但就是射不中箭靶。” 你那样也叫照着做?一副中看不中用的样儿!想罢,世宗再次低笑起来,转头朝随侍命令道:“拿朕的弓来。” 两名随侍躬身应诺,朝不远处的器械库跑去,很快就抬来一把体型巨大,造型古朴的牛角弓。从随侍们吃力的表情和缓慢的步伐来看,这把弓相当沉重。 欧阳慧茹睁圆一双美目,眸子亮晶晶的盯着这把弓感叹道:“原来这把弓是父皇的啊!难怪挂的那样高,儿媳是够不着,不然就选它了,用着霸气!” 世宗再次被她逗的莞尔。不知怎得,对着太子妃,他的心情总是非常愉悦。对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那么大方自然,有话说话,从不拐弯抹角,对他的态度也不似别人那般小心翼翼,让他感觉非常轻松。 “就算让你够着,你也拿不动。不说弓弦150石的张力,单是弓本身的重量就有100多斤。你这小胳膊小腿儿可奈何不了。”这把是他惯用的弓,放在器械库里,并没有禁止别人使用,但,除他之外,还从来没人成功拉开过。 世宗说完,瞥见欧阳慧茹当真去揉捏自己细瘦的胳膊,再朝牛角弓比划一下,露出个咋舌的惊叹表情来,他再次忍不住低笑出声。这孩子,心里想什么,脸上丝毫不加掩饰,当真有趣! 三番两次听见世宗低沉的笑声,站在他身后的江映月面上不显,心中却极为惊骇:这是第几次听见完颜不破笑出声来了?她随侍完颜不破身边那么久,还是第一次见他心情这样愉悦。不,好似遇见欧阳慧茹,他的心情就总是很好,笑容也比平常多了许多倍,太后亦然。欧阳慧茹真是好本事! 那边,江映月的危机感逐渐浓重,想着得找机会快点取得世宗的信任;这边,世宗已经轻松的举起弓,扣箭,挽弦,准备击发了。 他眼神专注,表情肃穆,瞄准十米外的箭靶后,忽而放开拉弦的拇指,搭在弦上的箭矢顺势疾射而出,半秒钟后,‘咚’的一声钉在箭靶正中的红色圆点上,又穿靶而过,扎进靶后百米外的一根树干上,徒留空荡荡的箭靶因承受不住箭矢射穿的狂猛力道,剧烈的来回摆动。 围场内静悄悄一片,众人都被世宗迅猛如闪电的一箭给震慑住了,连呼吸都收敛起来,心中惊骇难言。传说中世宗武艺高强,骁勇善战,上了战场宛若杀神,今儿他们终于见识了一把。 不愧是开国皇帝啊!这一手可比那些武侠片靠谱多了!欧阳慧茹心中惊叹,忍不住拍手连连叫好,“射的好!父皇威武!再来一次!” 众人跟着鼓掌叫好,却没人敢像太子妃那般大胆,要求世宗‘再来一次’。 世宗放下弓,朗声一笑,“朕只是给你做的示范。朕的姿势你看清了吗?过来,射一次给朕看。” 欧阳慧茹叫好的声音戛然而止,兴高采烈的表情瞬间转为如丧考妣,耷拉着肩膀,可怜巴巴的讨好道:“儿媳只顾着瞻仰父皇的风采,忘了观摩您的姿势,您再射一次吧?儿媳一定认真学!” 这样坦率而又大胆的话,也就欧阳慧茹这不分尊卑贵贱的现代芯子能说的出来,偏世宗还不以为意,无奈的摇摇头,再次举弓,当真又射了一箭。 箭矢再次穿靶而过,劈开树干上原先那支箭的箭身,取而代之。百步穿杨也莫过于此! “这回可看清了?”世宗转头,语气甚为温和的向欧阳慧茹问道,脸上带着三分无奈,七分宠溺。 欧阳慧茹肯定的点头道:“恩,看清了。” 世宗让开位置,挥手示意她上前。 欧阳慧茹走上前,闭眼,回忆世宗的一举一动,再睁开眼时,身体跟随思维,摆出一个标准的射箭姿势,搭箭,挽弓,放弦,箭矢疾射而出,却再次擦靶而过。 没出错啊!怎么会这样?欧阳慧茹彻底蔫了,持弓的手无力的耷拉下来。 世宗皱眉,拿着一支箭矢走上前,站到她身后,低沉的命令道:“举起弓。” 性-感浑厚的男性嗓音在耳边响起,欧阳慧茹耳尖颤了颤,不自觉举起弓。 世宗俯身,以半抱的姿势,替她将箭矢安在弦上,捏起她扣在拇指上的食指,低声道:“食指不要紧扣拇指,留出足够的空间放置箭尾,扣的紧了,会干扰箭矢的射程和方向。” 欧阳慧茹恍然大悟,连忙照做,还乖巧的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她点头间,简单扎成一束马尾的青丝擦过世宗的下巴,痒痒的,还带着股浓郁却清冽的百合香气。香气缭绕,扑面而来,令人遐思,世宗心神颤动了一下,恍然间发现,太子妃的身体那样馨香柔软,太子妃玉白的食指,还被他捏在手里,柔若无骨,触感好到极致。 他心中微动,幽深的眸子暗沉了一瞬,面上却丝毫不显,极其自然的放开对太子妃的怀抱,退离两步,负手站立,声音略微粗嘎的开口,“若觉得自己已经瞄准靶心了,便立刻松弦,切莫犹豫不决。” 欧阳慧茹颔首,屏住呼吸,瞄准前面的箭靶,待感觉箭头已经指向箭靶的红色圆心时,立刻放开扣弦的拇指,箭‘嗖’的一声奔离弓弦,投入了箭靶的怀抱,扎在大概表示八环的位置上。 欧阳慧茹定睛,再三确认自己没有脱靶,长长吁了口气,回头,眼巴巴的看向世宗,双眸闪闪发亮,额头上明晃晃的标注了三个字――求表扬。 被这样一双清澈见底的眸子殷殷切切的凝视着,世宗心口一松,转眼便抛开了适才怪异的感觉,毫不吝啬的夸奖道:“好!太子妃好悟性!照此下去,不多日就能练出一身好箭术!” 闻听世宗的肯定,欧阳慧茹一扫连日来的挫败,灿然一笑,回头又专注的练起来。 那一笑,十分明媚,十分纯净,宛如花朵绽放般娇艳,令世宗迷了眼,有片刻失神,但他心性坚定,只瞬间就恢复了常态。 将怪异的感觉压进心底,世宗上前几步,站在欧阳慧茹身侧,专心看她练习,偶有失误,便指正一番。 有世宗手把手的教导,欧阳慧茹进步飞速,后面接连几箭都射在了靶上,有一箭甚至快要接近靶心。 看着被自己射的如刺猬般的箭靶,欧阳慧茹自得的暗忖:果然不是姐的问题,是骑射师傅不行。若早像世宗皇帝这样手把手的教,姐的箭术何至于此! 骑射师傅真是冤枉,欧阳慧茹贵为太子妃,给他十个胆儿,他也不敢近身教学,更何论手把手教了? 终于在20多箭之后,有一箭正中靶心,欧阳慧茹停手,略做休息,笑着看向世宗皇帝,语带自得的问道,“父皇,儿媳学的怎样?” 世宗笑容宠溺,颔首道:“不错,进步很快。” 欧阳慧茹眼珠子一转,语气变得极为谄媚,“待儿媳再练上几日,百步穿杨也不无可能,父皇围猎时便带上儿媳一个。父皇箭术了得,随意漏几个猎物给儿媳也尽够了,到时,儿媳鞣了好皮子,给您做件背心。”让我跟吧,不跟着你,怎么抢镜? 百步穿杨?世宗转眼去看欧阳慧茹满是谄媚笑容的小脸,又瞅瞅她的小胳膊小腿儿,朗声大笑起来,边笑边道:“好,难得太子妃有这个孝心,朕便等着太子妃的背心了。” 世宗笑完,越看欧阳慧茹越是喜欢,心中暗忖:幸好你还有些自知之明,只许诺了一件背心,若是许了朕大氅,看你到哪里去弄那许多猎物?性子这般可爱率真,难怪丞相溺爱,若是朕的女儿,朕也得如珠如宝的捧着,护着。不过,做了朕的儿媳,也没差! 欧阳慧茹并没有注意到世宗眼里对她的宠溺,自顾为得了他允诺,可以跟随其左右而暗自欢喜。跟紧了世宗,何愁没有搅乱剧情的机会?至于挡箭,她还得再合计合计,生命宝贵啊,她可没有江映月的金手指。 江映月对世宗的情绪观察入微,自然发现了他对欧阳慧茹日益加深的喜爱。虽然这份喜爱并无碍于她的计划,但她一见欧阳家的人,便会被勾起国破家亡的仇恨,只想亲手毁掉欧阳慧茹,将她狠狠踩在脚下,看她还如何春风得意。 心中暗恨,江映月眸子一暗,忖道:若要为皇弟铺路,助皇弟达成心愿,她唯有借势上位,这势自然就是完颜不破,她得想个法子,尽快取得完颜不破的信任,让完颜不破对她另眼相看。西山围猎就是一个大好机会,这次,豁出一切,她也要取得成功。

上一篇   105、一零五

下一篇   107、一零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