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一零七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07、一零七

107、一零七 脆弱的水泥地板经不起两个异能高手的轰击,破开了一个大洞,碎石,墙灰全都掉入了正下方的房间,几道惊叫声令下落中还在打斗的林文博和宋浩然迅速分开,转而查看有没有压伤人。 惊恐的看着被水泥块砸的四分五裂的床榻,曹亚楠心中一阵后怕。这可真是祸从天降啊,幸好她嫌弃床小,施展不开,没和杨晓雪、乐嘉睡在上面,而是在地上打了个地铺,否则这会儿已经变成肉泥了。 用床单将杨晓雪和乐嘉仔细包好,确认没有露出不该露的地方,便宜了从天而降的两个男人,曹亚楠腾地一下跳起来,指着两人开骂,“操-你-大爷!大清早的闹什么?知不知道刚才差点把我们压死?!要打出去打,老子奉陪!” “阿楠!先穿上衣服再说!”乐嘉扶额,无力的提醒道。杨晓雪从裹得严严实实的被单中挣脱,伸出一只光-溜-溜的手臂,捡起地上散乱的衣服扔给她。 曹亚娜垂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还是光着的,也不在意两个男人的目光,接过衣服慢条斯理的穿上,如果不去看她那张-艳-光四射的脸,她大方自然的态度比林文博和宋浩然还像纯爷们儿。 “不好意思,是我们疏忽了!”林文博别开脸道歉,不去看曹亚楠凹-凸-有-致的身材。经她这么一闹,他心中的怒火和不甘已经稍微平息下来。 “抱歉!”宋浩然腥红的眸色逐渐变淡,抿唇说道。 “幸好昨晚我们没睡床,不然今天你们跟鬼去道歉!我说你们不是好兄弟吗?咋反目成仇了?”曹亚楠没好气的开口,似想到什么,摩挲着下颚玩味的上下打量两人,那目光极具穿透性,恨不能将两人的衣服给扒光。 “不关你事。”宋浩然被她猥琐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冷冷瞪视她一眼,大步朝门口走去。 林文博对曹亚楠略一点头,低声说道,“我等会儿会派人来修葺你的房间,对不起,打扰了。” 曹亚楠摆手,眼见两人快要跨出房门,终于忍不住心中八卦的欲-望,扬声问道,“唉,你们是不是因为龚少打起来的?这是情敌正式开战了?” 乐嘉和杨晓雪精神一震,目光炯炯的朝两人看去,眼里闪烁着满满的求知欲。两男争一男,好戏啊! “说了不关你的事!”宋浩然猛地回头,恶声恶气的斥道。林文博也停住脚步,转过身用警告的眼神剜了曹亚楠一眼。 曹亚楠翻了个白眼,啐道,“他-妈-的!明明是两个大男人,偏偏搞得娘了吧唧的!世界都末日了,人类都快灭亡了,你们还扭扭捏捏,争来争去的,烦不烦?矫情不矫情?想要独占龚少可以,要么打动龚少的心,要么把情敌给灭了,既无法打动龚少又灭不掉情敌,你们就只能受着。三个人在一起其实也挺好,有这时间磨叽还不如狠狠去爱,没准儿你们明天就嗝-屁-了!变成鬼以后不觉得冤吗?” “是啊!纠结什么?一起上!我们三个不就过得好好的嘛!”杨晓雪和乐嘉扯着床单站起来,笑眯眯的说道。 两人话音未落,一根犹在震动中的按-摩-棒噗咚一声从床单中掉落,躺在地上嗡嗡嗡的鸣响。乐嘉讪笑,脸色通红的将按-摩-棒踢开。曹亚楠心疼的叫起来,“哎哟,姑奶奶别踢坏了!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找来的!”她边说边将按-摩-棒捡起,关掉开关,爱惜得吹了吹上面沾染的灰尘。 林文博和宋浩然脸色由红转紫,再由紫转黑,面皮抽搐的瞥了三个女人一眼,步伐僵硬的离开。本以为自己的道德底线在末世的摧残下一降再降,快要达到负值,然而刚才的场景再次颠覆了两人的三观。他们没想到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配对,且还能相安无事,和乐融融,不可讳言的,两人心中确实有些触动。 将心头诡异的感觉抛开,想起还躺在床上安睡的龚黎昕,两人无心再战,沉默的往房间走去。 纠缠了一晚上,又是睡在林文博怀里,龚黎昕半点没有往日的高度戒备,直至楼板塌陷的震动声响起才猛然从睡梦中醒来。 低头看着自己下-半-身-的狼藉,感受到-后-穴的酸麻胀痛,他拧起秀气的眉头,缓缓从床上坐起。林大哥和宋大哥没在!他环视房间,清凉如水的眼底蒙上了一层阴霾,眉头蹙得更紧,想要靠卓绝的五感搜寻两人的所在,想了想最终自嘲一笑,放弃了。 起身,光着脚踏上地板,他弯腰,准备捡起随意乱扔的两件衣服。随着他弯腰的举动,微微带着红肿的菊蕊收缩了一下,流出一股浓稠的浊-液,顺着他大-腿-根缓缓滑落,一股浓郁的麝香味在空气中飘散开来。 昨晚的一切像一场电影,一帧一帧在他脑海里回放,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清晰可见,就连身体残留的快-感也似过电般流过四肢百骸,令他骨头一酥,涨红了面颊。那样销-魂-蚀-骨,那样心甘情愿,是他从未感受过的无上快乐。 然而,似想到什么,他脸色立刻变得惨白如纸,抓起早就斑驳狼藉的床单,略略擦拭腿-根,快速穿上衣服回到自己房间。 站在浴室的大镜子前查看身上密密麻麻的红痕,他眉头紧蹙,苍白到透明的小脸上满满都是无法言表的忧虑和懊悔。 他虽然从未涉世,可并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上一世,从那些被掳来的炉鼎的反应中他可以猜到,男人与男人交-合是多么不堪,多么令人唾弃的事。那些炉鼎们起初会大骂他下-贱-阴邪,虽然慢慢接受了现状,可最后又会莫名其妙的痛恨他,叱他-淫-荡。 他从来没跟人群接触过,无法理解他们的反复无常,可他也是人,有血有肉的人,也会伤心难过,所以他越来越讨厌这种所谓的双修之法。 上辈子被萧霖控制,他无处可逃,这辈子本想从头来过,干干净净的活着,可又踏错了一步。想到这里,他咬紧下唇,苦涩的暗忖:该怎么办呢?我明明可以推开林大哥和宋大哥,给他们找两个女人,却偏偏没有那么做。他们会怎么想我?会看不起我讨厌我吧? 他无力的耷拉下肩膀,慢慢蜷缩起消瘦的身体,坐在冰凉的浴室地板上。他有些迷茫,有些害怕,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两人。想来,他们也不愿意面对他,所以才会一大早就匆匆离开。 苦笑一声,他将头埋进双膝之间,想要短暂的逃避眼前的现实,可丹田处传来的灼热却不容他继续乱想。这是内力在自行运转增长?足足过了几息,他才意识到这一点。没办法,许久没有双修,两年来内力也迟迟不见增长,他都快忘了这种感觉。 连忙起身,将一块‘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在门外,他反锁房门,盘膝坐到床上,双手置于膝头,掐好法诀,开始心无旁骛的运转内力,巩固新增长的修为。 林文博和宋浩然双双回到房间,看见空荡荡的床榻,心中就是一惊。林文博急忙冲进浴室查看,宋浩然则转头朝龚黎昕的房间跑去。他们太疏忽大意了,怎么能够让少年孤零零的在床上醒来?想起昨晚的一切,他该会有多么伤心害怕,无助彷徨?不约而同的想到这里,两人的心脏阵阵抽痛,简直无法呼吸。 前后脚跑到少年房门前,看见门上挂着的‘请勿打扰’的牌子,宋浩然眼睛通红,抬脚就要踹门。什么归属问题,什么先来后到,什么争风吃醋……全都被他抛到了脑后。他只希望立马见到少年,确认他没有受伤,确认他没有讨厌自己憎恨自己。只要少年一切安好,他什么都可以不去介意。 “别踢!”林文博及时赶到,阻止了宋浩然粗暴的举动,“让他一个人静一静。等他心情平复了我们再同他谈。” “可是我怕他想不开!”宋浩然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嗓音沙哑的不成样子。他们昨晚的所作所为,和-轮-奸有什么两样?任谁都受不了! “小昕会是那种想不开的人吗?他比任何人都要珍惜自己的生命,所以不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举动。我们现在进去,他心烦意乱也听不进我们的解释,还是过一阵儿再来吧。”林文博抹了一把凌乱的额发,坚毅的下颚冒出一层青青的胡渣,形容非常落魄,半点看不出平日那副优雅贵公子的模样。 “那好吧。”宋浩然眼眶发红,犹豫了良久才无力的点头。 “我们走吧,想想待会儿该怎么解释。”林文博拍拍他肩膀,一双流光溢彩的浅金色眼瞳如今变得死气沉沉。 “都这样了我们还怎么解释?妈-的!如果黎昕不肯原谅我,我立即宰了许二那混蛋!”宋浩然跟在林文博身后,浓眉紧皱,表情狂躁。林文博眼眸中也流露出一丝煞气,可更多的是愧疚和懊悔。两人相互扶持着回到房间,再不复之前的争锋相对,剑拔弩张。 罪魁祸首许二躺在床上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揉揉鼻子,翻个身又睡着了—— 作者有话要说:祝大家新年快乐,蛇年大吉,一家人团团圆圆,平平安安!

上一篇   106、一零六

下一篇   108、一零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