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一零八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08、一零八

108、一零八 龚黎昕一打坐就坐了八个多小时,错过了早餐和午餐。期间,林文博和宋浩然每隔半小时就来他房门前查看一次,心情越来越慌乱。 下午三点,龚黎昕深深吐纳一次,终于从冥想中回神,缓缓睁开了双眼。由于特殊的体质和强悍的恢复力,他身上斑斑驳驳的红痕早已消失不见,菊蕊的红肿也已自愈,停滞在神功第二重巅峰的内力有所增长,随时会突破到第三重。 逆脉神功最终还是离不开采补之道,哪怕已经换了一副得天独厚的纯阴逆脉之体。想到这里,龚黎昕敛眉苦笑,垂头看见自己比往昔更显晶莹玉润的透明肌肤,忽然感到一阵厌恶。 呆坐了半晌,终于从自厌自弃的情绪中抽-离,他脱□上的衣服,走进浴室清洗。一回房就开始打坐,他腹部和大-腿-根上沾染的浊-液都已干涸结块,用水浇淋揉搓了很多遍才弄干净。 搓着搓着,昨晚的欢愉又再次闪现在脑海里,他耳尖微红,连忙摇头将它们甩掉,转身将一大桶冷水倒进浴缸,将自己整个人沉浸在水里,什么都不愿意再想。 肌肤的每一个毛孔都舒张开来,吸收着水里的空气,鼻端的呼吸停止了,心脏的跳动也越来越慢,头脑进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混沌状态,龚黎昕闭眼,就这样浸在浴缸里睡了过去。 又等了两个多小时,眼看晚餐时间也快结束,宋浩然终于熬不住内心的恐慌,一脚将龚黎昕的房门踹开,急匆匆的跑进去。林文博紧跟其后,浅金色的瞳仁里溢出一丝焦灼。 打眼一看,狭窄的房间里没人,宋浩然怔了怔,有些不知所措。林文博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立即冲进浴室,看见浸泡在浴缸里,仿佛已经停止呼吸的少年,他有如五雷轰顶,神魂俱裂,僵硬的立在门边,竟然不敢上前去确认。 宋浩然也跑了过来,朝门里睇去,当即目眦欲裂,狠狠推开林文博,将浑身冰冷的少年捞进怀里,用颤抖的指尖去试探他的鼻息。 “怎么会?怎么可能?”没有感觉到温热的鼻息,宋浩然不敢置信的呢喃,浅红色的眼瞳缓缓流转出鲜血一样的颜色,凄厉的模样令人不敢直视。 “你不是说他不会想不开吗?啊?”转头回望林文博,他面容扭曲,眼眸腥红,活似一只从地狱深渊爬上来的恶鬼。 林文博身体摇晃了一下,没有理会宋浩然的质问,从他怀里接过少年,平放在浴室地板上,用力按压少年的心脏。宋浩然本想伸手去抢夺,看见他的动作,立刻安静下来,满怀希冀的等候在一旁。 “唔”龚黎昕嘤咛一声,微微睁开双眼。因为从不对林文博和宋浩然设防,他的预警机能早已认同了两人的靠近,故而直至两人对他进行类似‘攻击’的行为,他才从混沌中醒来。 “小昕?”林文博正要俯身给他做人工呼吸,听见他这低不可闻的呻-吟,不敢置信的唤道。 “林大哥?”龚黎昕眨了眨眼,迷迷糊糊的喊道。他脸色苍白如纸,呈现半透明的状态,卷翘的睫毛上沾满了水珠,欲落不落,仿似在哭泣,看上去脆弱到了极点。 林文博嗓音干涩的回应,眼眶一热,掉下一滴泪珠,直直落在少年浅得看不出颜色的唇瓣上。 龚黎昕舔一舔唇上温热的液体,很咸,还带着一丝苦涩。这就是眼泪的味道吗?但是,林大哥为什么要哭?不等他想明白,他已经被林文博抱坐在腿上,紧紧拥在怀里,那力道极大,恨不能将两人的身体合二为一。 龚黎昕不适的皱眉,却没有挣扎。和早上醒来的空虚彷徨相比,这种相依相偎的温暖太令他留恋了。 “好了,快把黎昕抱到床上去,他身体都是冰凉的。”宋浩然也从激动中回过神来,眼眶通红,嗓音沙哑。他扯下挂在盥洗架上的一条浴巾,从背后将纤细的少年裹起来,搂进自己怀里。林文博不敢和他争抢,连忙放手。两人的动作小心翼翼,极尽温柔,仿佛害怕一个用力就将少年碰碎一般。 待宋浩然将他轻轻放到床上,林文博立即扯开被单,将他严严实实包好,然后抽-出浴巾,帮他擦干湿漉漉的头发。 早上凄凄惨惨,现下温情脉脉,龚黎昕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他不自在的偏头,悄悄探看林文博和宋浩然憔悴的面容,想要开口询问,却又害怕打碎眼前的美好,薄唇抿了抿,最终选择了沉默。 见他蜷缩成小小的一团,躲在被单里,眉眼低垂,沉默不语,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样,林文博眸色晦暗,忍了又忍,终于哑声开口,“小昕,你如果恨我们,要打要杀都随便你,为什么要自杀?” “啊,自杀?”这话从何说起?龚黎昕抬头,小嘴微张,表情困惑,继而想起自己在浴缸里睡着的事,呐呐的开口解释,“我没有自杀。我刚才是在运行龟息,身体会呈现一种假死状态。” “真的吗?我还以为……”林文博心弦略松,话说到一半又堪堪打住,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他丝毫不敢在龚黎昕面前提及昨晚的事,对龚黎昕而言,那绝对是一场不堪回首的噩梦。 然而,神经粗大的宋浩然却没有他的顾虑,一把将少年搂进怀里,不停亲吻他的发顶,口里激动的低语,“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是我和文博的错,昨晚我们吸了一点变异烟草,情绪失控了。有没有弄伤你?给我们看看。”他边说边去扒拉裹住少年的被子,深红色的眼眸溢满担忧和悔恨。 龚黎昕一时不防,被他拉开了床单,赤-裸-的身体暴露在湿热的空气里,洁白如玉,光滑如新,半点看不出昨晚曾经历过何等惊心动魄的情-事。 “怎么会这样?”林文博皱眉,手指抚上他线条优美的锁骨。他明明记得自己在这里留下了许多爱-痕,因为动作太过狂放,没有一两个星期根本无法消褪。刚才在浴室里神魂俱裂,他没有注意,这会儿才感觉怪异。 宋浩然没他反应快,只死死盯住少年完美精致的酮-体,眸子里难掩痴迷。 龚黎昕眸色暗了暗,连忙拉上被单将自己裹起来,沉吟片刻后坦白道,“我知道昨晚你们中了药,所有的行为都不是出自你们本意。是我自己没有躲开,怪不得你们。我没有受伤,事实上,做这种事不但于我没有坏处,反而十分有益。采补元阳也是我武功的一种方式,采补一次抵得上我两个月,你们无需自责。” 听了这话,宋浩然和林文博的表情有片刻空白,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仿佛过了许久,其实只过了一瞬,宋浩然语气沉沉的开口,“这么阴邪的武功,你从哪里学来的?以后不要练了!” 只要一想到昨晚的种种在黎昕的眼里只是武功的一种方式,自己之于黎昕而言不过是某种道具,但凡是个男人就能取代,他胸口就像被人狠狠捅了一刀,不停滴血。 感受到他话语里的厌恶,龚黎昕咬唇,用力蜷缩自己的身体,恨不能在两人面前消失,灼亮的眼眸迅速黯淡,透出一丝心灰意赖。这个结果,他早就预想过,却没料临到头了,自己会那么难受,难受到无法呼吸。 但他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悄悄吐纳几次,抬起微红的眼眶,淡淡一笑道,“这是逆脉神功,我无意中得来的。我的身体只能这种武功,不它,我就是一个废人。” 他的经脉与常人完全相反,练什么武功都将注定走火入魔而亡,唯有逆脉神功才是为他量身打造的。如今乱世,强悍的力量是他安身立命之本,也是他保护家人朋友的依仗,他不可能半途而废。想到龚父,想到自己的组员,他语气更加坚定,也带上了一丝冷淡,“抱歉,昨晚我该为你们找两个女人的,而不是因一己私心,以身代之。男男交-合这种事确实有违伦常,我不该污了你们,以后我自然会离你们远远的,再不出现在你们眼前,你们大可放心。” 话落,他朝后仰倒,背对两人闷声说道,“你们出去吧。” 少年这一段话先是隐隐透出对两人的特殊情谊,后又流露出决裂的意思,而且还很是坚定。宋浩然先是惊喜交加,复又彻底懵了,心情大起大落,懊悔不已,深恨自己嘴巴太贱,有心挽回,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林文博比他反应快得多,浅金色的瞳仁灼亮的几乎要燃烧起来,侧躺在床上,把倔强背对自己的少年用力搂进怀里,温柔的在他耳畔低语,“小昕说的是什么话?只要相爱,男人跟男人照样能在一起,管它什么纲理伦常,眼下不时兴那一套。再说,昨晚我们那不叫交-合,叫做-爱,因为我心里爱着小昕,所以才想与小昕做那事,没有谁污了谁的说法,相反,我觉得非常快乐。以后小昕如果想要,随时都可以来找我,我不需要女人,我只需要小昕。” 他边说边在少年的耳畔细细密密的啄吻,复又含住少年圆润可爱的耳垂轻轻允吸,见少年耳尖迅速染上绯红的色彩,似要滴血,黯淡的眼眸也再次变得清亮澄澈,他眉头微蹙,心疼不已。他没想到,小昕竟然独自背负着这样一个惊世骇俗的秘密。这种武功,确实有些阴邪,但那又如何呢?他不仅不觉得反感,还得为此感谢上天,若不是小昕阴差阳错修习了这种,恐怕在末世之初就回不来了吧,现在更不可能好端端的躺在他怀里。 想到这里,他搂住少年的力道又大了几分,心中一阵后怕。 龚黎昕乖巧的依偎在林文博臂弯里,侧头悄悄睨他一眼,低声问道,“林大哥真的不厌恶我,不觉得我阴邪?” “不会,我爱你还来不及!”林文博见他明明在乎却又要强作无谓,小心翼翼的模样看着可怜可爱到了极点,心里早已软的一塌糊涂,擒住他的下颚,在他唇上虔诚的印下一吻。 龚黎昕眉头舒展,露了一抹浅淡笑意,伸出小舌笨拙的舔舔林文博的嘴唇,又似受惊般很快收回。这种纯真无邪的挑-逗最是令人难以抗拒,引得林文博身体僵硬,眸色变暗,好半晌回不过神。 宋浩然早已看的双眼通红,见状,再也按捺不住,上前将好友粗鲁的挤开,拍着少年的脊背,哑声说道,“黎昕,刚才是我不会说话,你不要怪我。有武功防身是好事,你一定要继续练下去。如果以后还需要双修,你可以来找我,随传随到。”话落,他挑衅的瞪了面色漆黑的好友一眼。 处处慢了好友一拍,他总算明悟:自己不会说话,也不够细心,如果还要端着一些无谓的底限和节操,他就彻底输了。如今是末世,生存才是人类该考虑的首要问题,在生命随时随地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他们实在没有雪月的资格,更谈不上争风吃醋,玩弄浪漫。爱上谁,只管不顾一切,放手一搏,临到生命终结,可以自诩此生无悔无憾也就足够了。正如曹亚楠所说,想要独占黎昕可以,除非打动黎昕或把情敌给灭了,但这两点他目前都做不到,如此,他只能接受暂时的三人行。谁退后一步谁就输,而他,一丝一毫也输不起! 林文博接收到他挑衅的眼神,阴沉的脸色没有变本加厉,反而云开雾散,淡淡一笑,温声开口,“好了,小昕饿了一天了,别闹他,让他去吃饭。” 这个理由太正当了,宋浩然完全找不到反驳的余地,只得勉强压下对少年的渴望,拉他起床吃饭。 早上醒来心灰意赖,这会儿却温馨快乐的像做梦一样,龚黎昕被两人拉起,伺候着穿衣,神情十分恍惚,心里有无数个年头在飞舞,最后竟莫名其妙的拐到了林文博所说的‘做-爱’上去,脸颊微热,暗暗忖道:怪不得昨晚的滋味那般美妙,与往昔大不相同,原是因为爱么?如此,以后倒可以多尝试几次。

上一篇   107、一零七

下一篇   109、一零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