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一零九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09、一零九

109、一零九 在宴会厅里疯狂玩乐到下半夜,鲍隆才在两个女人的搀扶下回房。本以为打开房门就能看见白白嫩嫩的少年被扒得精光,躺在自己床上,却没想到房间里空荡荡的,连个鬼影都没看见。 鲍隆狂躁的在房里搜寻几遍,高声叫人去把聂荣找来。聂荣就是他派去掳人的那名手下。门外站岗的警卫应声去了。鲍隆吸了不少变异烟草,正是精神最亢奋的时候,边等边将两个女人召到床前,死命的揉搓亵-玩,三个人滚作一团,嗯嗯啊啊的纠缠起来。 一入-欲-海,鲍隆就忘了其它,把两个女人-操-弄的半死不活,昏迷过去,自己往床边一躺,也迷迷糊糊的睡了,完全忘了找聂荣和龚黎昕的事。 直至第二天晌午,鲍隆才从睡梦中醒来,看见躺在床上的两个女人,立马想起了本该陪寝的龚黎昕,连忙叫了警卫来问话。 聂荣都化成灰了,那警卫怎么可能找得到,只得硬着头皮将人无缘无故失踪的消息禀报上去。鲍隆火冒三丈,派了二十几名下属出去,将长蛇岛每一寸地皮都搜了个遍,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倒是还有些狼,知道自己干得是见不得光的事,也没跑到龚黎昕面前去质问。忍了又忍,到第二天傍晚还没找见聂荣,他终于是忍不住了,叫了一名属下去请龚黎昕,说有事相询。 一个基地小头目的儿子,干了就干了,如果龚远航找上自己,自己正好借机把他也杀掉,将龚家的粮食和军火都抢过来。鲍隆嘴里嚼着一块儿人肉,阴测测的暗忖。 当鲍隆的属下去见龚黎昕时,龚黎昕正站在操场边旁观组员们对练,不时点评几句。林文博和宋浩然一左一右的站在他身侧,俱都面上带笑,眼底含情,气氛融洽的诡异。本以为那彤后等待他们的是一道万丈深渊,却没想最后峰回路转,又给了他们一线生机,他们这会儿正暗自庆幸,也没心思彼此较劲,只想着赶紧巩固自己的地位。 “龚少爷,我们老大请你过去商量点事。”那属下上前,口里虽然叫着少爷,眼里却流露出轻蔑鄙夷的神色,俨然已经把龚黎昕看成了一个卑贱的玩物。 龚黎昕转脸朝他看去,漆黑的眼眸亮如寒星,“你们老大?鲍隆?” “是的,龚少爷立刻跟我过去吧。”那人皱眉催促,表情显得极不耐烦。 龚黎昕似想到什么,恍然的点头。鲍隆掳人的事,这人没来,他差点就忘了,既然鲍隆自己要往枪口上撞,他倒是可以把这笔账好好算算,务必让鲍隆知道‘死’这个字有几笔几划。 “好,我跟你去。”想罢,他干脆的答应下来。那名属下见他如此识相,脸上的不耐褪去,抬手示意他跟上。 林文博和宋浩然接收到龚黎昕投来的眼神暗示,心知他想趁着这次机会干掉鲍隆,抢占长蛇岛,眼神一凛,微不可见的点头,转身朝操场上训练的组员们打了个暂停的手势,令他们退下,准备布局。 就在这档口,平时一直跟在龚远航身边的警卫急匆匆的跑过来了,满头满脸的大汗,表情非常焦急。看见正要离开的龚黎昕,连忙抬手大声喊道,“龚少,不好了,出事了。” 龚黎昕脚步一顿,立即转身追问,“我爸爸怎么了?” “首,刚才突然晕倒了,这会儿正在接受检查,军医让我把你和龚小姐都叫过去。”警卫气喘吁吁的说道,干涩的嗓音中透着慌乱。医生既然特别叮嘱要将的家人都找来,可见的病很严重。 龚黎昕显然和他想到了一块儿,脸色苍白如纸,调头就朝医务室跑去。林文博和宋浩然脸色也十分难看,紧跟而上。四下里准备散去的组员们重新聚拢,也朝医务室涌去。龚远航为人刚正不阿,对下属对民众极为爱护,在基地里的威望丝毫不逊于龚黎昕。虽然只是一名普通人,但作为基地的领导者,大家对他却是心服口服,真心拥戴,听说他生病,焉有不担心的道理? 鲍隆的属下见状,脸上露出气急败坏的表情,还当这一幕是龚黎昕为了逃避鲍隆特意演的戏,一把扣住他的肩膀,狠声威胁道,“龚少爷,我劝你还是乖乖跟我走吧,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哪怕龚远航死了,你也得先把我们老大伺候舒服了再说。”话落,他手里红光大盛,扣在龚黎昕肩膀上的手发出骇人的高温。一缕缕黑烟从他掌下冒出,然而,除了布料燃烧的焦臭味,黑烟中并没有夹杂着皮肉被烧炙的异味,少年也没有涕泪横流的惨叫或求饶,俨然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哪怕少年是一名强化系异能者,也不可能抵抗得住自己三-级低阶异火的烘烤,除非他的级别在三-级低阶以上。但是,这可能吗?基地里的三-级中阶,目前还只有鲍隆一个。 那人心弦先是一紧,继而又放松下来,加大了手上的异能输出,打算先废了龚黎昕一只胳膊,挫挫他的锐气再说。只要他还有个人形,向来荤素不忌的鲍隆就能吃得进嘴。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料到,龚黎昕有内力护体,就算五级火系丧尸来了,也未必伤得了他,更何况一个小小的三-级低阶? 龚黎昕心头焦急,恨不能使出轻功,立即飞到父亲身边,偏偏被一只拦路狗缠住,不停在耳边叫唤,叫的人心烦。他情绪越来越狂躁,忽然转脸朝那人睨去,眼里杀意尽显。 纯粹的杀意无遮无掩的倒映在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眸里,干净到了极点,也浓烈到了极点,比世界上最穷凶极恶的暴徒的眼神更加令人胆寒。那人瞳孔剧烈收缩了一瞬,大脑皮层忽然接收到了某种危险的信号,下意识的便想将手收回。 他发现,逐渐围拢过来的人们看他的目光无异于看一个死人。 但不等他动作,龚黎昕已抬起一根食指,朝他眉心点去。一缕白色的星火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灼烂他的皮肉,灼穿他的头骨,钻入他的脑髓。火星继续蔓延,由内而外,由上至下,将他整个人烧成一团灰烬,扑簌簌落到地面,整个过程只在瞬息之间。 龚黎昕拍拍肩膀上被烧穿一个大洞的衣服,似鬼魅般朝医务室掠去,只留下一道残影供人观赏。其余人早已见怪不怪,踩着地上残留的灰烬朝医务室走去。 等这群人走远,地上的灰烬早已凌乱不堪,被风一吹便四处飞散,化为无形,任谁也想不到,在几分钟以前,这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龚少在东区杀了人,消息无论如何也不会传到外面。鲍隆白白等了两夜,还折了两名实力不凡的属下,当真得不偿失。 龚黎昕来到医务室时,龚香怡和林老爷子已经到了,正坐在龚远航的床边。林老爷子眉头深锁,一脸忧色。龚香怡趴伏在床边痛哭流涕,边哭边责怪站在一旁的医生,“我是怎么嘱咐你的?早说过叫你随时注意我爸的身体,他一直胃痛,你竟然都没发现!我养你干什么?简直浪费我的粮食!” “对不起龚小姐,是我疏忽了。”那医生满脸愧色,频频躬陕歉。其实,这也怪不了他,如今是末世,医疗设施极不完善,他只能采取最原始的‘望闻问切’来给人看病,但他又不是学中医的,很多时候只能靠以前的经验来判断。龚父是个要强的人,身体上的不适,他若有意隐瞒,就连龚黎昕都看不出端倪,更何况外人。 “现在不是问责的时候,我爸爸究竟是什么病?该怎么治疗?”龚黎昕清冷的嗓音响起,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黎昕你来啦?过来坐。”看见沉着冷静的龚黎昕,林老爷子明显松了口气,拍拍自己旁边的凳子。 “祖父,你先去歇会儿吧,这里有我。”温声安抚满脸焦虑的林老爷子,龚黎昕朝那名医生看去。 那医生脸色有些紧绷,抬手指向门外,低声道,“龚少,我们去外面谈吧。”他一直就等着龚黎昕过来,龚家的主心骨究竟是谁,他心里很清楚。 龚香怡心里一紧,头脑有些眩晕,暗道果然还是来了吗?虽然晚了两个月,该发生的终究是发生了。那自己每隔一星期给父亲检查身体,每天给他做营养健康的食物究竟有什么意义? 她急忙站起,跟着龚黎昕出门,行到走廊拐角,身体止不住的轻颤,脚步也凌乱不堪。父亲的病重是压在她心头一直不敢诉说的第二个秘密。她怎么能预言自己父亲的死亡?让父亲听了去,没病也会吓出病来,她只能默默的承受,拼命的想要扭转,但迟了两个月,这一幕还是发生了。她想起上一世自己被告之父亲得了胃癌时的情景,太阳穴便如雷击一般剧痛。父亲如果没了,她这辈子该怎么办?文博离她而去,浩然厌她弃她,谁能给她依靠,护她终老? 想到未来颠沛流离,孤苦无依的生活,铺天盖地的绝望便汹涌而至,令龚香怡万念俱灰,如坠冰窟。在这一刻,她忽然就明白了上一世龚黎昕的感觉。为什么他会性情大变,为什么他会自暴自弃,为什么他看不得自己幸福……角色倒置,这些上一世一直困扰她的问题,她统统都明白了。

上一篇   108、一零八

下一篇   110、一一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