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一一零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10、一一零

110、一一零 在龚香怡浑浑噩噩的时候,龚黎昕已经听完了医生对于龚父病情的解说,自练武以来便寒暑不侵的身体忽然感觉一阵冰冷,直冷进了骨头里。 上一世他就一直想象着,如果自己有一个父亲,他会不会手把手的教导自己习字练武,会不会对自己嘘寒问暖,会不会在自己犯错时淳淳教诲,循循善诱,而不是像萧霖那样,对他千般打击,万般折磨。这一世,龚父将这些美好的想望一一满足,令他真切的知道了,父爱是多么珍贵,多么温暖,多么厚重的一样东西。然而,这份好不容易偷来的父爱,不足两个年头就要被病魔夺走,一种名为悲恸欲绝的情绪占据了他的大脑,令他忽然间想要哭泣。 眼眶刚刚泛上潮红,龚黎昕就立即仰头,逼回夺眶欲出的眼泪。他不能哭,不能有丝毫的软弱胆怯,更不能惊慌失措,绝望彷徨,令父亲察觉到。 定了定神,他又恢复了惯常的淡定从容,仿佛刚才那一瞬间的脆弱只是个幻觉。看向愁眉不展的军医,他沉声问道,“胃癌该怎么治?需要的药物和设备你尽管开口,我立刻去城里找。” 军医踌躇片刻,为难的开口,“要治疗胃癌,首先需要一些检查设备。医务室有胃镜,但胃镜只能确诊的病情,要定位癌细胞的具体位置和有无扩散,我还需要气钡双重对比造影和ct机。检查设备齐全了,病灶也确认了,还需要准备全套的手术工具,比如手术床,无影灯,呼吸机,监控仪……” 龚黎昕频频点头,认真记下设备名称。 此时,龚香怡终于回过神来,庆幸的开口,“这些设备我都有,不用去找了。”她在末世前就针对龚父的病情准备了相应的医疗设备,就为了防范这一刻的到来。 军医怔楞,却也不多问,面上的忧色有增无减,徐徐开口,“设备有了只是解决了一小部分问题,更难找的还是施行手术的专业医师。我是内科大夫,从没上过手术台,你们将交给我,我也束手无策。切除胃癌是个大手术,医师还不能只找一个,得找一组团队,包括主刀一名,器械师一名,麻醉师一名,助手两名。如今乱世流离,人才凋零,恐怕……”他堪堪顿住,不忍说出令姐弟俩绝望的话。 龚香怡踉跄了一下,差点站立不稳。龚黎昕拧眉,坚定的说道,“难找也要找,先在长蛇岛上寻一遍,长蛇岛上没有,我再去别的基地看看。” “目前只能这样。”军医点头叹息。 话说到这里,三人相对无言,沉痛阴郁的气氛笼罩在他们周身。林文博,宋浩然赶来时,立即闻到了空中弥漫的悲伤味道,呼吸便是一窒。 “龚叔怎么了?”宋浩然嗓音艰涩。 林文博似有所感,面沉如水。 不等军医开口,龚香怡抛下所有骄傲和矜持,扑进林文博的怀里哀哀哭泣,哭泣声很轻很细,却透出无尽的绝望和悲伤。上一世,正是因为林文博的深情抚慰才令她一次次度过了难关,这一世,她情不自禁便想投入这曾经独属于她的,温暖宽阔的胸膛,寻找一丝慰藉。 “文博,爸爸病了,是胃癌。”她死死拽住林文博的衣襟,眼泪透过布料,沾染在林文博胸膛上,带来几分湿润的凉意。 如果是往昔,这份带着无尽悲苦的凉意定能叫林文博心如刀绞,痛不可遏。然而,时过境迁,他低头看着龚香怡梨花带雨的娇俏面庞,只觉得心中一片木然,激不起丝毫涟漪。 他没有推开龚香怡,却也没有用自己的臂膀去拥抱她,只身体僵硬,垂着手,肃着脸,朝军医看去,沉声问道,“龚叔的病是早期还是晚期?有没有得治?” “早晚期只有等到手术中才能确定,但以目前的医疗水平,要治好,很难,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忍了又忍,军医还是决定先给几人打个预防针。末世了,得了癌症,除了等死,没别的办法,除非大罗金仙在世。 一直默默不语的龚黎昕闭了闭眼,强忍住头脑的眩晕。宋浩然立即发现了他的异样,轻轻将他搂进怀里,一下一下顺着他的脊背。 随后赶来的组员们挤在走廊里,不敢上前。这情景,好像出大事了。 “黎昕,香怡,远航醒了,想要见你们。”林老爷子走出病房,招手唤两人过去,又伸手拦住了想要进房探望的林文博和宋浩然,朝两人微微摇了摇头。自己的身体状况,远航如何能够不知道?这会儿恐怕是要交待遗言了。本以为自己会走在他的前面,却没想到……林老爷子佝偻着背,一瞬间苍老了许多。 推开房门之前,早已分道扬镳的姐弟俩头一回产生了默契,露出最自然,最宜人的微笑,踱步到龚父床前,一左一右的坐定。 “爸爸,你好些了吗?”龚黎昕摸摸龚父不知不觉长满银丝的鬓角,柔声问道。 “好些了。”龚父笑着拉住他葱白的手,握在掌心拍了拍。 龚香怡无法插-入父子两温情脉脉的互动,眼瞳黯淡了一瞬,露出一丝悲戚,又很快收敛起来。 察觉到她不自然的表情,龚父叹息,沉声问道,“我得了什么病?” “胃病,不是很严重,医生说只要注意保养,慢慢会好的。”见龚黎昕粉唇一张一合,憋了半天也没憋出一句谎话,龚香怡连忙救场。 “胃病?”龚父苦笑摆手,“你们不要瞒我了,胃病不可能会,是不是胃癌?”他话落,看见儿女忽然大变的脸色,心中笃定。 “爸爸,你早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为什么要瞒着我们?”龚香怡刚收住的眼泪夺眶而出,拽着龚父的手责问。 “告诉你们有什么用?如今是末世,连得了感冒都吃不上药,哪里还有条件给我治癌症?你们知道了也只是白操心,不如我自己忍着。”龚父爱怜的摩挲女儿的发顶,长叹一气,转头看向眉头紧蹙,面容苍白的儿子,语重心长的接口,“黎昕,爸爸不能陪你多久了,有个要求,不知道当不当说。” “爸爸你说,多少心愿我都满足你。”龚黎昕抿唇,清亮的眼眸氤氲着一层水雾。 “乖!”龚父微笑,拍拍儿子的肩膀,慎重嘱咐,“我的心愿不难,就是希望在我走后,你能够代替我照顾你姐姐。虽然她以前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但是她今后就是你唯一的亲人。你们一个有空间和预知能力,一个是多系异能者,如果齐心合力,一定能在末世好好的活下去,如此,我走了也能放心了。” 龚黎昕睨一眼表情愕然的龚香怡,微微点了点头,实诚的说道,“爸爸,我答应你。与龚香怡齐心合力我做不到,我不相信她,但是我可以保证,只要我活着,就一定不会让她去死。还有,我一定会找人来给你治病,你该睡就睡,该吃就吃,不要胡思乱想。” “好,好……”龚父哑声重复了几遍‘好’字,可见是彻底放心了。儿子的脾性他最清楚,从来是言出必行,行出必果,绝不会欺骗他。 龚香怡捂脸,痛哭失声,大滴大滴的眼泪从她纤长的指缝中溢出,落在雪白的床单上。她知道,没了父亲,龚黎昕一定会保她不死,可也只是不死而已。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关心她的喜怒哀乐,再也不会有人抚慰她的忧愁寂寞,她终于变成了一个真真正正的孤家寡人,独活于世,挣扎求存。想到上一世父亲走后,龚黎昕的艰难处境,她心中的恨意忽然就消散了很多。原来,所有的悲剧,都源于她的冷漠和疏忽,怨不得旁人。 “别哭了,哭得爸爸胃都痛了。”龚父叹气,拍着女儿的头顶,戏谑道。 龚香怡立即止住了哭泣,嗓音沙哑异常,“爸爸,以前是我错了。以后我一定和弟弟好好相处,相扶相持,你放心。” “乖,都乖!”龚父笑容欣慰,抬手说道,“你们出去,把文博和浩然叫进来,我有话和他们交代。” 姐弟俩点头,出门把焦急等待的林文博和宋浩然叫进来。 站在人群拥挤的走廊里,龚黎昕觉得胸腔闷痛,几乎无法呼吸。他排开人群,站在监舍楼外空旷的操场上,仰望被夜色渐次吞没的天空,露出茫然无措的表情。两世以来,他头一次感觉那么无力。 从海滨的晒盐场劳作一天回来的窦恒远远看见少年微红的眼眶和难得一见的脆弱表情,深邃的眼瞳里溢出一丝忧虑。他停步,犹豫着是否要上前安慰。等他终于下定决心,无视警卫抽过来的狠辣皮鞭,朝少年站立的方向踏出一步时,一个女人从建筑物里跑出,拉住了少年低语。 那是少年的姐姐,眼眶红肿,神情悲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窦恒心中五内俱焚,呆呆眺望了一会,终于退后几步,站回一群衣衫褴褛的奴隶当中。他有什么资格上去询问?问清楚了,他又有什么能力帮助少年?想到这里,窦恒心里涌上前所未有的浓烈不甘。

上一篇   109、一零九

下一篇   111、一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