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药

罗列完药材名单,小少主当即联系了身边的孩子们,将任务分派下去。 有便利的网络存在,不到半个小时,炼制辟谷丹所需的药材就已全部买齐,只等着药房送货上门。百毒丹所需的上百种毒物也找到了三四十种,其余的毒物在全世界范围内搜索一番,相信也能很快得到消息。 小少主挂断电话,微微松了口气,心思转到学校的化学实验室,眼睛亮了亮。没想到这个世界的炼药工具如此先进完备,有能将温度升高至几千度的高压锅炉,有能将温度降低至零下上百度的液氨瓶,还有淬炼提纯的各种器材数不胜数。有了这些工具,他一天之内至少能炼制几百颗辟谷丹。 两颗辟谷丹能支撑一个月,一年只需24颗,等修炼到了逆脉神功第三重,小少主还能辟谷三月不食,一年也就只要四五颗便足够。之所以炼制这么多,还是为龚家人准备的。至于百毒丹,对于没有内力护体的普通人来说,那就是穿肠毒药,小少主并不敢给家人尝试。 虽然知道龚香怡有空间异能,现在又在大肆购买食物,龚父和宋大哥等人有她供养,无需他操心;况且,辟谷丹味道苦涩难以下咽,在龚香怡搜罗的那些新鲜食物面前着实拿不出手。但世事变化无常,多炼制一点总有备无患。万一龚香怡与他们失散了,或是龚香怡出了什么意外,届时再把丹药拿出来救急。 小少主想到龚香怡出了意外这一截,心情没有丝毫波动。对这个姐姐,他最初也有过期待,但真正相处下来,感觉到对方浓重的敌意,他那点期待立时便烟消云散了,只把她当陌生人看。 处理完药材的事,小少主梳洗干净下楼吃早餐,龚家其他人早就已经出门办事去了。还有十个月世界末日就要爆发,他们得抓紧这一段时间将各项准备工作完善。 对着空荡荡的餐桌,小少主心情有些低落。好不容易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好不容易感受到外界的多姿多彩,阳光和煦,却又要被即将到来的世界末日破坏殆尽。莫非自己命中带煞,注定一生劫难不断? 想到这里,他反而不那么消沉了。若真是如此,他倾力和老天斗上一斗便是,大不了再死一次,他何曾惧过? 清亮的眸子里溢满坚定,小少主抛却杂念,认真享受面前丰盛的早餐。这些美味如今是吃一顿少一顿了,他不能让那些未发生的事影响自己的食欲。 细嚼慢咽的吃完,小少主拿起书包去学校上课。跨进校门,他率先向校长办公室走去,想问学校借用一下大学部的高级实验室。 面对礼数周全,进退有度的龚家小少爷,校长哪里敢拒绝,二话不说就将一间实验室的钥匙交给了他。 小少主诚挚的谢过校长,课也没上,拿着钥匙便进了实验室,将各种实验器材的使用方法和功效一一记在心里,挑出炼药时用得上的放到一边,试着操作了几遍,又打电话通知药房的人将订购的药材直接送到a大附属中学来。 等他将实验室和药材摆弄清楚,正准备开始炼制,却不想一个早上已经过去了。宋浩然来学校接他,在教室扑了个空才循着校长的指示来实验室逮人。 “一早上都不去听课,躲在这里干什么?”敲开实验室的门,看见小孩安安稳稳的站在自己面前,宋浩然紧绷的心情这才放松下来,面上还残留着深深的忧惧。 一个多月的朝夕相处,他对龚黎昕的感情不知不觉间变的深厚,找不见龚黎昕的那一刻,他的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 “我在炼药,没时间去上课。”小少主一手搭在门把上,仰着小脸,眨巴着圆溜溜的猫瞳,老老实实的交待。对最亲近,最信任的宋大哥,他觉得自己没什么好隐瞒的。 “炼药?炼什么药?”宋浩然揉揉他的脑袋,语带诧异的问道。 小少主拉着宋浩然进门,指着桌上的药方,“炼辟谷丹,吃一颗可以顶半个月。” 宋浩然挑眉,拿起药方打眼看过,要笑不笑的开口询问,“这药方你哪里来的?怎么想要炼辟谷丹?真有用吗?” “药方是从《少林易筋经》里面找到的。有用。如果世界末日真的来了,有了这个我们就不用挨饿了。”小少主重重点头,肯定的说道。 他虽然不能暴露自己的来历,可也不屑于说谎。那天翻看龚黎昕留下的武功秘籍,偶尔在《易筋经》里看见过这个药方。虽然有药方,但炼制辟谷丹还需掌握各种药材的投放数量和先后顺序,错一点便功亏于溃。药方虽传承了上千年,炼制手法却早已遗失在了岁月的长河中,难怪现代人只把辟谷丹当做传说。 宋浩然也是个现代人,打死他,他都想不到龚黎昕早已换了个古人芯子,只以为这是龚黎昕好奇心旺盛之下的一次探索。哪个男人小时候不曾向往过这类武林传说。 不过,龚黎昕这幅正儿八经的小模样实在太逗趣了,宋浩然只要对上他严肃的眉眼就忍不住想笑。 看来,昨晚看过《生化危机》,又和我讨论了一番世界末日,他有些受刺激了。早早建立起危机感未尝不是好事。 宋浩然心中暗忖,俯身拍拍龚黎昕的肩膀,夸赞道,“嗯,如果世界末日真的爆发,这个药确实非常管用。你炼出来了记得给宋大哥几瓶。” 虽然知道这些丹药都是子虚乌有的东西,宋浩然却不忍心打击龚黎昕的积极性。况且,他觉得和认真严肃却又可爱到极点的龚黎昕相处是一种享受。末日即将来临的那种危机感和沉重感总会被小孩清澈淡然的眸光打散。 “好,我本来就准备给宋大哥炼的。”小少主笑眯眯的点头。 听见这句理所当然的回答,宋浩然冷硬的心防被彻底融化,越看面前乖巧的小孩越觉得舒心,揽住他的肩膀,把他摁进怀里好一番揉搓,直到小孩有些晕晕乎乎了才恋恋不舍得放开。 “好了,药改天再炼,当务之急是把你这小身板练练。”边说,宋浩然边拉着龚黎昕离开实验室,朝城郊的特种兵训练营驶去。 末世一天天临近,他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提高龚黎昕的身体素质,让龚黎昕具备自保的能力。 两人抵达训练营时,林文博已穿着一套野战服等候在训练场边了。脱下西装,他一改平日的温文尔雅,俊逸非凡的五官中透着慵懒和野性。 小少主跳下车,跑到他身边上下打量,眼眸亮晶晶的,晃得林文博眼晕。龚黎昕热切的眼神林文博见得多了,以往都觉得恶心厌烦,此时却丁点反感都没有,还面带微笑任他打量个够。只因龚黎昕的眼睛太清澈了,没有一丝一毫的污浊和阴霾,令他想讨厌都讨厌不起来。 宋浩然见林文博一来就吸引走了小孩的所有注意力,不知怎得,心中有些烦闷。他停好车,快步走到两人中间站定,挡住小孩看向林文博的视线。 “宋大哥,这套衣服很好看,我有吗?”本就是白纸一张,小少主很快就习惯了现代人的审美和穿着,和所有男孩一样对军装情有独钟。 “当然有,早就给你准备好了。去更衣室穿上,我们立刻开始训练。”原来是眼馋军装!宋浩然心中莫名的烦闷一扫而空,带着他走进更衣室,拿出一套崭新的野战服叫他换上。 小少主欣喜的接过制服,走进隔间换好,和林文博开始了惨无人道的操练。当然,惨无人道是对林文博这个儒商而言的,对小少主来说,特种兵的训练都是小菜一碟。 宋浩然本来还准备硬下心肠,无论如何都要逼着龚黎昕将各种野战训练做完,却没想到,龚黎昕摸爬滚打样样在行,完了还参加五公里越野,从头至尾都跑在队伍最前面,到了终点竟是连气也不喘,汗也没出,直看得宋浩然和一干老兵啧啧称奇。 “不愧是龚首长的种!这身体素质,天生当兵王的料啊!”宋浩然的副手感叹道,转脸看见累得快趴下的林文博,暗自摇了摇头。 宋浩然笑着低应,眼睛片刻不离训练场上的少年,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对气息奄奄的好友却是连看也不看。林文博都多大的人了,无需他操心。 等两人结束一天的训练,龚黎昕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而林文博却像丢了半条命似地,走路都有些打颤。 “黎昕,你以前经常训练?”林文博看着龚黎昕精神奕奕的小脸,对他的观感彻底颠覆。龚黎昕一点也不阴沉,一点也不偏执,反而非常独立,非常顽强,完全不似时下娇生惯养的孩子。 “没有,第一次。”小少主摇头,笑眯眯的朝迎上来的宋大哥跑去。 竟然还能跑?!林文博瞪眼看着龚黎昕奔跑的背影,再看看自己打着哆嗦的腿肚子,苦笑起来。果然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黎昕,干得好!比宋大哥当年强多了!”宋浩然展开臂膀揽住朝自己奔来的少年,心情说不出的愉悦。 “其实我有练过的,不算很厉害。”小少主有些赧然,谦虚的摆手。若不是有内力护体,这样高强度的训练他绝对撑不过半小时。宋大哥是半点内力也没有的普通人,却能天天将这些训练坚持下来,宋大哥才是真正的强者。 “你什么时候练过?我怎么不知道?”宋浩然闻言揉揉小孩的头,语带诧异。 “我每天晚上都打坐练功,有内力护体的。”小少主正儿八经的解释。面对宋浩然,他总是有什么说什么,半点都不隐瞒。 然而,宋浩然却将他的大实话当成了开玩笑,揽着他肩膀朗声大笑起来。后脚跟来的林文博也忍俊不禁,心中暗忖:没想到龚黎昕还挺幽默的,这张严肃的小脸讲起笑话来真是怎么看怎么喜感! 小少主不知道自己究竟说了什么让这两人笑的前仰后合,秀气的眉毛微微拧起,大眼睛里满是疑惑,粉唇抿成直线,看起来越发严肃了。

上一篇   慰藉

下一篇   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