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一一五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15、一一五

115、一一五 两年多过去了,酒店里的丧尸都已经涌到外面去寻找食物,徒留下满地干枯的骸骨和空荡荡的,散发着腐臭味和霉味的房间。但即便如此,对末世人而言,有柔软宽大的席梦思可躺,有灰蒙蒙的被褥可盖,已能算得上奢侈的享受。故而,许多异能者出任务的时候都喜欢找一家五星级酒店栖身。 凤凰城的粮仓吸引了许多异能者汇聚,偌大的城市,两拨人能在同一家酒店相遇也算是缘分。但很明显,碰上龚黎昕,这缘分转瞬就变成了孽缘。 龚黎昕循着声音踹开六楼某间客房的房门时,就见一名彪形大汉背对着自己,裤子半退,露出白花花的-屁-股,趴伏在一个女人身上欲行那事。虽然看不见女人的表情,但她正用惊恐却又奇异的带着一□-惑的声音叫着‘不要’。 如果是有经验的林文博和宋浩然先行赶到,听见女人欲拒还迎的声音,他们一定不会阻止,但偏偏遇上了不谙世事的龚黎昕。 龚黎昕快步上前,挥出一道掌风将大汉拍至一旁,俯身去看躺在地上的女人。女人乌发披散,衣衫凌乱,莹白如玉的面颊泛着两团酡红,眉目秀丽淡雅,透着一丝稚气,竟是一个年方二八的小美人。 看见她身上嫩,印着可爱图案的t恤和卡其色的休闲裤,龚黎昕眼底流露出一丝失望又很快隐去。他没有扶起惊慌失措的少女,也没有开口安慰,反而蹲□,凑近少女的脖颈,细细嗅闻她的体味。 少女瞪大眼,看着上一秒还正气凛然的少年转眼就对自己做出这种猥琐的举动,腮侧的酡红蔓延至整个脸庞,身体瑟瑟发抖,也不知是气得还是吓得。她蹬腿偏头,躲避少年的嗅闻,但少年锲而不舍,脑袋跟着她的脖颈转动。这举动明明无礼到了极点,但见他蹙着眉头,表情既纯真又严肃,少女心中的怒火反而一点点熄灭。 随后跟来的林文博和宋浩然看着蹲在地上,像一只小狗一样巴着少女不放的龚黎昕,面色先是一沉,继而想到什么,双双低笑起来,磁性的笑声里满满都是无可奈何的宠溺。 “闻到什么了?”林文博踱步过去,忍笑问道。 “酸酸的汗味。”龚黎昕停下动作,低落的语气里难掩失望。 “不可能一来就让我们找到,还有时间,不要着急。”捏捏少年嘟起的粉唇,林文博柔声安慰。 少女的火气本来已经下去了,听见龚黎昕那句‘酸酸的汗味’,脸颊立马烧的通红,一骨碌爬起,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你这个!我杀了你!” 话落,她朝龚黎昕扔出一粒黄豆大的种子,瞬间催发。这是一株变异荆棘藤,藤上的荆刺硬如钢针,还带有神经毒素,轻轻一触就能让人昏睡三天三夜。在末世,天知道等你睡过去以后会发生些什么事,也许眼睛一闭,这辈子就完了。 少女的手段虽然不毒辣,却也致命,但站在一旁的宋浩然却丝毫没有搭把手的意思,反而面色如常的踱步到被龚黎昕拍飞的大汉身边,查看他的情况。倒是随后赶来的四人露出焦急的神色。 然而,不等他们上前帮忙,林文博和龚黎昕已双双出手,轻轻松松便将疯狂蔓延开来的藤蔓扯了个七零八碎,扔到地上,然后无奈的看向少女,像看着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姑娘。 “原来是木系,那就不可能是了。”眼里蓄满深深的失望,龚黎昕自言自语道。 那少女先是被两人的实力吓得后退几步,看见少年失落的表情,脸上高涨的怒意不自觉松缓下来,竟诡异的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少年的事。 林文博揉揉龚黎昕的头,无声安慰,也不打算计较少女的突然袭击,毕竟是小昕无礼在前。 “这人死了。”见风波平息,宋浩然这才开口。 “怎么会死了?我根本没有用力。”龚黎昕皱眉,踱步到大汉身边,仔细查看他的情况。 大汉额角有一道伤痕,是被拍开后撞到床沿所致,眼睛睁着,淡红色的瞳孔收缩成针尖大小,脸上呈现出一幅茫然的表情,就好像在说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一样。 四人连忙围过来查看,见死的竟是一名三-级低阶火系异能者,纷纷为这人默哀。好好的一个高手,就这样折了!谁叫你命不好,偏要碰上龚少,人可是一掌能拍死四级低阶丧尸的主儿! “可能龚少你一时情急,没有控制好力道。”小水客观的分析。林文博和宋浩然微微点头,表示同意。 龚黎昕不语,回头朝少女看去,面露狐疑。他对自己力量的运用已至臻境,怎么可能发生没掌控好力道这种事? 那少女被他锐利的视线盯得面色煞白,略略后退几步,咬唇揪住自己散乱的衣襟,仿佛害怕他做出不轨的举动一般,样子既柔弱又可怜。 龚黎昕深深睇视她一眼,终于移开视线。少女松了口气,语带讨好的开口,“你们可能惹上麻烦了。这人的五个同伴也在酒店里,其中有两个三-级中阶的高手,一个风系,一个金系,很不好对付。” “你和他们不是一起的?”宋浩然问道。 “不是,我的同伴在路上碰见一群风系丧尸的伏击,都死了,我躲进下水道才逃过一劫,被这些人捡到。如果我不是女人,他们也不会带上我。”少女面露哀戚,看向龚黎昕飞快补充道,“我叫金尚玉,刚才谢谢你。” 听她说到风系丧尸的伏击,众人齐齐露出同情的神色。能从那群高级风系丧尸手里逃生,这女孩也算是命大了。龚黎昕的脑回路明显和他们不在同一个频道,面无表情的催促道,“走吧,去找那五个人,其中有两个女人。” “你怎么知道有两个是女人?”少女诧异的问道。而且,为什么你对女人那么感兴趣?这么漂亮的少年,怎么看也不像是-色-魔啊!少女眼角抽搐的暗忖。 “我们在找一个女人,一个姓名不详,容貌不详,年龄不详,外号小妖,性格阴沉孤僻,爱穿黑色连帽衫,身上带有药香味的念力系的女人。你见过吗?”宋浩然问道。 “没见过。”金尚玉眼角抽搐的更厉害了,连连摆手。就凭这样的条件你们还想找到人?做梦呢吧! “真的没见过吗?你再好好想想。”林文博视线锐利如刀,紧紧盯着少女的表情不放。他总感觉少女的眼神有些飘忽,像是在躲避什么。当然,就凭少女是木系异能者这一点,他并没有怀疑少女的身份。 “这,好像是有那么一个人。”金尚玉被盯得冷汗直冒,不得不吞吞吐吐的开口,“你们等会儿自己判断吧。” 听见她的暗示,龚黎昕的步伐加快,循着五人发出声响的房间走去。 “唉,他怎么知道那五个人在619房间?”见少年的路线准确无误,金尚玉好奇的问道。 “听见的。”宋浩然双手插兜,简单解释,却令金尚玉更加困惑。她怎么什么都没听见? 走到619房门口,龚黎昕停步,朝金尚玉看去,温和有礼的说道,“麻烦你叫门。” “唉,好。”金尚玉应诺,边敲门边颤着声说是我,心里哀嚎:这群疯子,只有一个三-级低阶土系异能者也敢找上门来叫板,真是不要命了! 门咔哒一声打开,一名上身□的男人伸出头来,看见门外站立的八人,面色一变就要关门,却被龚黎昕眼疾手快,撑住了门框。 男人被挤在门板后,痛苦的呻-吟一声,龚黎昕领着众人堂而皇之的走进去。这是一间高级套房,有一个客厅,两个卧室。其中一个卧室的门大敞着,两个精壮的男人浑身赤果的站在门边,中间夹着一个女人。女人上半身依偎在其中一个男人怀里,双手箍紧那人的脖子,与那人忘情交吻,修长的双腿盘在另一个男人腰间,身子悬空,前后两个小-穴被两根狰狞的巨物侵占,猛烈的夹击,还不停有-淫-水被巨物从穴-口中带出,将地毯打湿了一片。 不知是太过沉迷以致于无法自拔,亦或是对自己的实力太过自信,两个男人淡淡瞥了进门的八人一眼,动作没有停顿,反而更加剧烈,直撞得女人前颠后倒,摇摇欲坠。 高高低低的尖叫声从女人的喉咙里溢出,浓郁的麝香味扑面而来,令人血脉贲张。甫进门的众人,除了龚黎昕,个个都僵在原地,视线黏在交-媾中的三人身上半点移不开。 这情景,太刺激人了。 龚黎昕眼里没有丝毫情-欲,用审视的目光观察着三人的动作,片刻后看向林文博和宋浩然,语气极为认真的说道,“原来三个人还可以这样做,以后我们试试吧。” 本就心有触动的林文博和宋浩然闻言身体更加僵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金尚玉等人差点石化当场,咔嚓咔嚓转回头,愕然的看向神情自若的少年,心中呐喊:强人啊!今天咱总算知道啥叫‘人不可貌相’了!

上一篇   114、一一四

下一篇   116、一一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