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一一六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16、一一六

116、一一六 想象着少年温暖紧致的小-穴包裹住两条巨龙的情景,林文博和宋浩然身体一热,立即垂头捂鼻,掩饰自己的失态。 小昕(黎昕)怎么能这样口无遮拦?两人心中呻-吟,无奈的暗忖,可看见少年懵懂纯真的表情,却又说不出半句责备的话。 少年还没来得及完全懂事就遭遇了末世,虽然也有一定的是非对错观念,但却非常粗浅,非常稀薄,就好像是被人强塞进他头脑里的一样。一旦他迈过了心里的那道底线就会变得肆无忌惮,随心所欲,从骨子里透出一种邪性。这邪性却又和他纯真的本质丝毫不起冲突,反而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一股魔魅的诱-惑力,令人无法抗拒。 眼下,龚黎昕自与两人水乳-交融且没有招致他们的反感以后就已迈过了心里的那道坎,将这种事看的极其自然,令宋浩然和林文博既喜又忧,真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才好。 等鼻端的痒意过去,宋浩然顶着众人诡异的视线,揽住龚黎昕的肩膀,咬着他耳朵低声说道,“这个太刺激了,你身体会受伤的,不能轻易尝试。” “无妨,我可以承受的。”龚黎昕挠挠被咬的酥麻的耳尖,转头,用清亮的星眸一瞬不瞬的凝视宋浩然,以显示自己的认真。宋浩然垂头,脑袋埋进他温暖的颈窝,无力的呻-吟。 林文博眸色暗沉,压□体的躁动,揉揉少年的额发,温声道,“乖,这事回去以后再说。” “嗯。”龚黎昕抿唇,微微点头。他也只是突发奇想罢了,在没找到小妖之前,他完全没那个心思。 这段让人热血沸腾的对话终于结束了,其余人俱都松了口气。交-媾中的三人明显还没尽兴,挺-动得非常厉害,丝毫没有停下的打算。被门板夹伤的男人缓过气来,砰地一声将门关上,怒视八人沉声问道,“你们是谁?来干什么?老白呢?” “我们只是路过,借宿一晚。老白不小心被我们杀了,真是抱歉。”林文博略一颔首,笑容温雅的致歉,但彬彬有礼的话语中却丝毫不见悔意,仿佛只是顺口打个招呼。 男人怒气勃发,浅蓝色的眼里闪过一道幽幽的冷光,抬手就要出招。虽然对方人多,但实力都不强,只有一个褐色异瞳,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我们只是错手,并不是有意挑衅,有话好好说。”宋浩然上前一步,闪电般扣住那人的脉门,捏得死紧,幽深的瞳孔滑过一道厉芒,眸色由墨黑变成浅红,又由浅红变成正红,最后变成如血的艳红,红得妖异}人。 林文博也微微一笑,抬起下颚睨视那人,漆黑深邃的眼眸渐变成璀璨的流金色泽,衬得他俊美无俦的脸庞仿若神人。 竟,竟然两个都是三-级高阶!?男人眼里的蓝光瞬间黯淡,被灰蒙蒙的恐惧所取代,而更加令他骇然的是,红眼只是简单的擒住他的手腕,他却感觉体内即将爆发的异能被尽数堵死,半点发挥不出来。暗自咬牙,又尝试了几次都不见效果,男人满头大汗,气弱的开口,“行,我们有话好好说,你先放开我。” 宋浩然放手,男人立即退后两步,戒备的神情中暗藏焦虑和恐惧,朝交-媾中的三人投去求救的视线。但是很遗憾,那三个太入迷了,根本没注意这边的情况,而且,林文博和宋浩然是背对他们,他们看不见两人的瞳色变化。 以为凭着自己团队两个三-级中阶,两个三-级低阶,两个二级高阶巅峰的实力在外界是所向披靡,人人忌惮的,所以在八人进门时,他们只是匆匆扫了一眼就将这些人抛到了脑后,根本不加防备。他们并不认为,在看见自己的异瞳后,这些人还敢动什么歪心思。 所以说,自负是一座坟墓,足以埋葬任何智者,而这几个人还远远谈不上智者。 男人额头的虚汗密密麻麻布了一层,僵硬的站在原地,不敢稍有妄动。他身后的浴室门吱嘎一声打开,一名长相清秀,表情冷峻,穿着一件黑色连帽衫的女人从里面走出,斜倚着门框睇视突如其来的一行人。显然,在浴室里时,她就听见了响动,也大致了解了情况,因此并不显得慌张。 看见女人略显阴沉的气质和附和特征的装扮,龚黎昕眼睛一亮,鬼魅般飘到女人身边。那男人悚然一惊,连忙伸手去拦阻却只抓到一缕残影,表情骇然的回望,却见龚黎昕已扣住了女人的双手,正凑头在女人颈间一寸寸嗅闻。 金尚玉瞪大眼,来来回回打量金眼、红眼和少年,这才明白他们敢找上门来是有依仗的,并不是一时冲动。 女人刚刚上了大号,身上的味道实在不好闻。龚黎昕眉头不断紧皱,呢喃道,“没有香味只有臭味。” 女人苍白的面颊浮上两团红云,咬牙切齿的看向举动猥琐,言辞无礼的少年,却又碍于对方深不可测的实力,不敢轻举妄动。金尚玉见状,心里终于平衡了。 林文博和宋浩然扶额,眼底深处却带着几分纵容的笑意。 “你是什么系的?”确定女人身上没有药香味,龚黎昕不死心的问道。 “关你什么事?”女人咬牙叱问。 “你是什么系的?”龚黎昕极有耐心的再问,只扣住女人的手暗暗发力。 “嘶”女人痛呼,不甘不愿道,“土系,二级高阶巅峰。” 龚黎昕瞥见她眼底偶而闪过的褐色厉芒,心知她没有说谎,失望的松开手,转头朝交-媾中的另一名女人看去。 “她是二级高阶木系,和我一样。”金尚玉十分知机,讨好的开口。 淡淡瞥一眼她谄媚的笑容,龚黎昕抿唇,踱步到房间角落的沙发边缓缓坐下,单薄的身影微微佝偻,显得萧瑟而又无力。林文博和宋浩然大步走到他身边,一左一右的坐下,将他轻轻抱入怀里拍抚,低声安慰道,“不要急,会找到的。”龚黎昕答应一声,用脸颊眷恋的摩挲两人的肩膀,依赖之情溢于言表。 三人之间的气氛太过温情,太过动人,金尚玉呆呆看了良久,好奇的问道,“你们找小妖做什么?” “救人。”林文博睨她一眼,简单回答。 “这世道只有人杀人,哪里还有人救人?”金尚玉眼底的动容瞬间消退,低不可闻的呢喃。似想到什么,她朝等人看去,“你们是从哪边的高速入口进城的?” “从东郊。”老实的回答。 “东郊?那你们应该会碰见那群风系丧尸呀!?”她语气非常愕然,仿佛不明白这些人是怎么活着出来的。 “碰见了。”点头,指指抱在一起的三人,眉飞色舞的描述,“被林文博和宋浩然用两团光球给群灭了。领头的是一只四级低阶风系丧尸,被龚黎昕一掌-插-进脑后,硬生生挖出了晶核。” 金尚玉见他们激动的神情不似作假,脸色白了白,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竖起耳朵旁听的男人和女人用不敢置信的眼神打量被金眼和红眼拥在中间的阴柔少年,心脏突突狂跳,骇然暗忖:毫发无伤的灭掉一只四级低阶风系丧尸,这少年究竟是什么等级? 他们浑身抖了抖,不自觉的靠在一起,寻求支撑。正在这时,交-媾中的三人终于齐齐发出心满意足的低吼,达到了高-潮。 扯过床单草草擦拭下-身的狼藉,两个男人衣服也不穿,绷着浑身鼓胀油亮的肌肉,气势汹汹的走出卧房,沉声问道,“你们什么人?老白呢”刚才只顾着爽,他们什么都没听见,也什么都没看见。 “抱歉,被我们杀了。”林文博亲亲趴在自己肩膀上的龚黎昕的侧脸,这才转头朝两个男人睇去,好整以暇的交叠起修长的双腿,雍容的姿态像一个帝王,气势逼人。宋浩然双手搭在沙发靠背上,坐姿大开大合,扬起下颚,用妖艳的红瞳睨视两人。 两个男人对上他们森冷的视线和妖异的金红双瞳,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嚣张跋扈的气势瞬间萎靡。与这两人纯正的瞳色一比,他们的异瞳就像是水货。 “为什么?”长相粗犷的男人强撑着气势问道,但微带颤抖的声音泄露了他内心的紧张。另一名长相普通的男人则屏声静气,等待金眼和红眼的回答。如果他们有意挑衅,我们该怎么办?打还是不打?打肯定打不赢,怎么办?!他心中暗暗思忖。 “你们先把衣服穿上。”宋浩然没有回答,一手遮住龚黎昕的双眼,不耐的吩咐。 两个男人一愣,而后立即捡起地上散乱的衣物套上,这时,那女人也裹着一张床单,懒洋洋的走出来,看见沙发上一个俊美,一个英挺的金眼和红眼,美目滑过一道亮光。竟然是两个三-级高阶!她拉着床单的手猝然收紧,心脏噗通狂跳。 “你也穿上衣服。”对上女人灼灼的视线,宋浩然眉头皱的更紧,低沉浑厚的嗓音带上了几丝厌恶。 “是。”那女人垂头应诺,露出半拉线条优美的脖颈,而后蹲□捡拾被她扔得到处都是的衣物,略略下滑的床单半掩住她圆润饱满的胸部,中间一道深深的事业线看上去极为诱-人。 “进去穿!”见女人拾起衣服,丢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就要解开床单当场换衣,宋浩然额头青筋跳了跳,恶声恶气的斥道。 那女人美目圆睁,不敢置信的看向金眼和红眼,发现他们深邃的眼眸中不带一丝情-欲,反而闪烁着厌恶的冷光,最终收起那点小心思,走进房间换衣。末世了,女人显得尤为珍贵,特别是身体健康,身怀异能的女人,走到哪里不是人人趋之若鹜?她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冷待,心里气恨难平却又不得不笑脸相对。这是两个顶尖高手,如果能成为他们的女人,以后的日子比现在强上百倍。 金尚玉见状,嘲讽的勾起唇角。这女人见她长得漂亮,一路上狐假虎威仗势欺人,嚣张得很,这下终于踢到铁板了。 等两个男人穿好衣服,宋浩然才放下遮住龚黎昕双眸的手。龚黎昕不适的眨眨眼,指向金尚玉,解释道,“我见你们的同伴正在欺负她,所以上去救助,没想轻轻一推他就死了,真是抱歉。” 凭您的实力,谁能抵挡得住您的‘轻轻一推’啊?等人闻言,嘴角俱都抽搐了一下。 见对方态度良好,本来就不想与金眼和红眼起冲突的两个男人齐齐松了口气,连忙摆手说算了。对方随时都能捏死自己,他们哪里还有心思去计较同伴的死亡?反正他们也换过好几拨同伴了,无所谓。这年头,死人实在是太过稀松平常的事。 凝滞的气氛松缓下来,龚黎昕又说明了来意,获得了五人‘一定帮忙’的承诺,这才满意的颔首,另寻了一间干净的套房安置下来。 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出发后的第二天,长蛇岛就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巨变。

上一篇   115、一一五

下一篇   117一一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