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一一七

117、一一七 长蛇岛。 龚黎昕等人离开后的第二天,天气依旧炎热如故,气温高的令人窒息,除了十分耐热的火系异能者,其他人都有些蔫蔫之态,而被驱赶至海滨晒盐场进行劳作的奴隶们则东倒西歪,有很多甚至口吐白沫,昏死在了沙滩上。 看守奴隶的警卫脾气比以往更加暴躁,不停用皮鞭抽打,用军靴踢踹,口里滔滔不绝的谩骂。被鞭子抽得皮开肉绽的奴隶们跌倒在沙砾上,伤口因海盐的刺激剧痛无比,发出凄惨的嚎叫。这是一个人间地狱,活着只能承受无尽的绝望和苦痛,看不见一丝半点的希望和光明,而他们,却连死的权利都没有,只能任人鱼肉。 然而,在一群绝望麻木的奴隶中间,有一个高大的身影隐藏在人后,不着痕迹的躲避着警卫狠狠甩落的皮鞭和拳脚,尽量不让自己受伤。他冷峻的脸庞低垂着,背佝偻着,摆出卑微至极的姿态,然而面向沙地的深邃眼眸中闪烁着坚韧不拔的光芒和负伤野兽一般的疯狂杀意。 咬紧牙关,按捺下心中如潮水般暴涌的杀意,窦恒将手伸进裤兜,用轻柔到不可思议的力量握住一根早已融化变形,用塑料袋仔细包了一层又一层的棒棒糖,皲裂起皮的嘴唇绽开一抹温柔至极的微笑。 只因为心中存着这份念想,所以他一定要活下去,活着才有机会再次看见他,听见他,甚至,亲近他…… 警卫的虐打越来越残暴,奴隶们无处可躲,只能紧紧挨在一起,跪趴在地上默默承受。跪在最外围的几个人已经头破血流,昏死过去,身上看不见一块好肉。几名警卫还不罢休,骂骂咧咧的上去用脚狂踹。 末世的人每时每刻都要面对饥饿和死亡的威胁,道德观念随着时间的推移在逐渐淡薄,性格或多或少都发生了病变。他们的精神世界极度匮乏,暴力和残忍取代了仁慈与悲悯,心中最隐秘最黑暗的欲-望被无限放大,甚至残杀同类成了许多人用以取乐的方式。 而活在最底层的普通人,无疑于活在地狱。然而,他们此时此刻还不知道,真正的地狱,其实并不仅仅如此。 “好了,别打了!省点力气,等会儿还要干活。”一道粗噶的嗓音阻止了警卫的暴行,跪趴在地上的奴隶们纷纷松了口气,但人群中的窦恒面色却忽然紧绷。 来人是鲍隆和康正元,身后还跟随着十几名属下,正用不怀好意的眼光打量着这群衣衫褴褛的奴隶。 “老大,您来了。”几名警卫连忙上前鞠躬行礼。 “嗯,海盐够了吗?”鲍隆略一点头,沉声问道。 “够了。”一名警卫笃定的答道。 “很好。”鲍隆狞笑,看向那群奴隶,挥手道,“把衣服脱了,给我下海洗澡,洗干净点!” 奴隶们一头雾水,可也不敢反抗,乖乖脱下衣服,赤条条的走到海边用海水洗澡。他们不敢入水太深,因为水里有变异食人鱼和搅住人就往海底拖拽的变异海藻。窦恒将衣裤整整齐齐叠好,放在沙滩旁的一块岩石上,背转身去时,眼里闪过一道锋利的冷光,他察觉到了鲍隆等人散发出来的杀意。 鲍隆朝几名警卫看去,指着地上昏死的几个人说道,“把他们衣服扒光,洗干净。” “是。”几名警卫应诺,抬着人走到海水边擦洗,待觉得洗得差不多了,便又抬回来,扔进雪白的海盐场里,然后看向鲍隆,问道,“老大,这就动手?” “赵景已经去报信了,动手吧,龚远航来了正好让他看场好戏!”鲍隆青色的眼珠子闪烁着阴狠的凶光,像一只地狱恶鬼。 窦恒慢慢擦洗着身体,耳朵却仔细聆听鲍隆等人的谈话,听见他们提及龚远航,漆黑深邃的眼眸更加透不见半点光芒。看来,今天鲍隆来海边不仅仅为了杀人,其背后还隐藏着一个针对龚家的阴谋。想到这里,窦恒面容冷肃,双拳不自觉握紧。 一名警卫应诺,抽-出腰间的匕首,狠狠-插-进昏死奴隶的腹部。那奴隶惨叫一声,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人开膛破肚,扒拉出一串大肠小肠,扔到一边,然后腹腔被填满海盐,最终活活痛死,其形其状惨绝人寰,令人不敢目视。 听见他的惨叫,擦澡的奴隶纷纷回头来看,当场吓得呆若木鸡,面无人色。有几个反应快的,知道情况不对,立即朝海水深处逃去,但走了没几步,就被一颗子弹洞穿了后脑,汩汩鲜血将淡蓝色的海水染红了一片。 窦恒眉头一皱,立即起身朝沙滩走去。等血腥味引来成群的食人鱼,再走就迟了,早晚都是一死,他宁愿倾力一搏,也不愿葬身鱼腹。 果然,他刚刚离开海水,就有几个奴隶发出凄厉的惨叫,被蜂拥而来的食人鱼团团围住,一口一口蚕食,不过片刻就成了几具白花花的骨架。前有狼后有虎,奴隶们惊叫连连,有不顾一切朝海水深处游去的,有急急忙忙朝岸上奔逃的,还有呆立原地等死的,场面混乱不堪。 窦恒甫一上岸,就被两名警卫擒住,将他朝雪白的盐场拖去,看来是准备第二个宰他。窦恒双目圆睁,眼瞳遍布血丝,奋力挣扎起来,反手一拳将一名警卫打翻,又屈起膝盖,狠狠顶入另一名警卫的下腹,两人顷刻间就被他击倒,昏死在盐场边缘。 其他警卫见状,齐齐掏出手枪,对准窦恒就要射击。 “住手!”千钧一发之际,龚远航及时赶到,阻止了他们的动作。他脸色苍白如纸,一手捂住胃部,一手被赵景搀扶着,步履艰难的朝鲍隆一行走来。两人身后,龚香怡带着三名异能者匆匆追赶过来,表情十分焦急。 “你来了。”鲍隆看向龚远航,狞笑道。 “不要杀他们,我拿粮食和你换他们的命,说吧,你要多少?”走到近前,龚远航喘着粗气问道,额头布满大滴大滴的冷汗。 几名警卫收了枪,反手将窦恒打翻在地,将他的头死死摁进沙砾。窦恒拼命仰起头,嗓音嘶哑的朝龚远航喊道,“快走!” “走?来不及了!”鲍隆冷笑,逼近龚远航,低声说道,“你死了,你的粮食就是我的,为什么要拿这些人和你换?那样我岂不是很吃亏?” 龚香怡匆匆赶至,大喝道,“鲍隆,你敢!我弟弟回来了不会放过你的!” “是,我是不敢。”鲍隆举起双手,做出一副怕怕的表情,忽而又狰狞了面孔,狠声道,“龚远航,你生的好儿子,竟然是四系四级低阶的顶尖高手!骗得我好苦!有他在,我们谁敢惹你?不过很可惜,他现在不在!听说他很孝顺,你说,如果我抓了你,他回来以后能拿我怎样?” 说到这里,鲍隆仿佛很得意,仰天大笑起来。 “你怎么知道的?”龚远航容色大变,哑声问道。儿子的实力一直是东区的秘密,应该不会外泄才是。 “哼,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对你儿子忠心耿耿,也有例外不是?”鲍隆更加得意了,朝赵景伸出手。赵景微微一笑,甩开龚远航,偎进鲍隆的怀里。 “赵景?原来你是故意把鲍隆要杀人的消息透露给我的。那么,我儿子的手下们呢?是不是都被你支出长蛇岛了?”龚远航久居上位,略略一想就把前后关节想了个通透。难怪发生这么大的动静都不见有人过来阻止。 “你说对了,你们的人都被我支走了,我还在门口布置了机关枪和火炮,等他们回来就统统把他们轰成渣,谁叫他们想要杀我呢?我只好先下手为强!至于你儿子,呵呵”鲍隆舔唇,表情yin邪无比,一字一句道,“有你在我手上,我还怕他不乖乖听话吗?我先把他手筋脚筋都挑断,然后-干-他三天三夜,再让我所有的手下轮着骑他,让他成为我们的-泄-欲-工具,他那水灵灵的身子,粉嫩嫩的屁-眼-干起来一定很爽,哈哈哈” 鲍隆的话粗俗无比,不堪入耳,勾起了龚香怡上一世的噩梦。她眼睛通红,面容扭曲,尖叫一声冲上前,抡起巴掌就朝鲍隆甩去。鲍隆推开怀里的赵景,上前擒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入怀里上下摸索,阴测测的开口,“当然,我也不会忘了你这个美人的,虽然长的不如你弟弟漂亮,但是身材挺好,有料!以后你们姐弟俩就一块儿伺候我!” “混蛋,你放开我!”龚香怡猛力挣扎,同时控制不住生理上的排斥反应,脸色一白,恶心欲吐。龚远航连忙上前想要救回女儿,被同来的一名异能者拉住,另外两名上前想要与鲍隆动手,被鲍隆的手下团团围住,拖住了脚步。 龚远航胸口剧烈起伏,身子摇晃几下,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翻到在沙滩上。龚香怡见状忘了挣扎,凄厉的大喊着“爸爸!”,嗓音撕心裂肺。 纠缠中的一群人都没有注意到,在鲍隆说‘挑断手筋脚筋,干-他三天三夜’这几句话时,被摁在沙砾中的窦恒的表情有多么可怕。一股毁天灭地的杀意涌上窦恒的心间,冲击着他的四肢百骸和头脑。他做梦都想要守护的人,这群人怎么敢?! 眼睁睁的看着龚远航喷出一口鲜血,四散的血雾绽开在他幽深的眼眸中,将他漆黑的眼瞳染成了红色,红色一点点化开,最终变成了晦暗不明的深紫。 闭了闭眼,窦恒握拳,一股强劲的电流破体而出,将压制他的几名警卫瞬间电成几具焦黑的尸体。高压电特有的劈啪声立即吸引了众人的注意,众人停下动作,转头朝窦恒看去,对上他深紫色的眼瞳和时而闪出银白电火花的高大身躯,脸上齐齐露出骇然的神色—— 作者有话要说:昨晚电热毯短路,睡着睡着把我烧醒了,被子一掀,明火就呼呼的冒,再晚上那么几分钟,我就变成一坨焦炭了。哎呀妈呀,受惊不小!而且毒烟吸多了,整天都头痛想吐。大家晚上睡觉千万别整晚开电热毯!血淋淋的教训这是!

上一篇   116、一一六

下一篇   118、一一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