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一一八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18、一一八

118、一一八 “雷系,是传说中的雷系!”人群中不知是谁发出一声嘶哑的喊叫。 这叫声唤醒了惊骇莫名的鲍隆和康正元,他们顾不上龚远航,也顾不上四处逃跑的奴隶,立即退到人群后面,挥着手大声命令道,“还愣着干嘛?上啊!一起上,杀了他!” 众人回过神来,犹豫了几瞬便一起冲上去,想要将窦恒联合绞杀。这小子竟然是攻击力最为强悍的雷系,而且一触发就是三-级高阶!太-他-妈逆天了!不过,管你如何逆天,我们十几个高手联合还怕制不了你?!众人不约而同的想到。 但想象往往与现实相差甚巨,等他们冲上去的时候,他们才真正领悟到何谓‘天地之威,威不可挡’。 虽然是第一次触发异能,但对从小就被家族训练成一柄杀人利器,战斗的意识早已刻入骨髓的窦恒而言,驾驭一种新的力量简直是轻而易举。他完全不用探索和适应,凭着本能就知道该如何运用自己的能力。手臂伸直,五指虚张,再轻轻一握,一道银白色的闪电由他掌心破空而出,如一条游龙,以锐不可当之势向迎面袭来的十几人扑去。 劈啪作响的电流导入打头一人的身体,复又迅速钻出,联通其他人,在人群中疯狂蔓延。只一道闪电就将所有人击翻在地,冲在最前面的几人被电成了一具具焦黑的尸体,散发出皮肉烤熟后的香味,其他人手脚抽搐,口吐白沫,已经失去了行动力。 龚香怡在窦恒觉醒的那一刻就已经回过神来,连忙召唤三名异能者,将龚父远远抬离,退出窦恒的战圈。龚父还在不停,龚香怡想要带着他离开,却丝毫不敢去碰触,害怕将他弄痛。窦恒还是如上一世那样,被彻底逼疯了,没有文博,没有浩然,也没有龚黎昕,这次谁能阻止他?握住龚父的手不停颤抖,龚香怡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当中。 鲍隆和康正元的恐惧丝毫不比龚香怡少。两人对着通讯器一顿狂吼,召唤埋伏在入口处的属下赶紧带着枪械来救援。此时此刻,他们相当后悔,深恨自己为什么要挑在今天把龚黎昕的人都支走,要知道,他的多都是顶尖高手,联合起来一定杀得了窦恒。等他们斗得两败俱伤,自己轻轻松松就能控制局面。 可惜,千金难买后悔药,万金难买早知道。如今,两人只能自救了。 很少参加战斗,两人的级别虽然不低,但出招却十分生疏,完全不是窦恒的对手。鲍隆手忙脚乱的挥出一道道风刃,往眼瞳不断流转着幽深紫光的窦恒身上招呼。窦恒面无表情的朝两人步步逼近,身体遍布银白色的细小电流。风刃撞上这些电流便砰地一声消散,像打在一面无形的墙上,对窦恒构不成丝毫威胁。 康正元见状,单手覆地,将窦恒脚下的沙滩变成一片流沙,阻止他继续前进。 迈了几步,腿脚就陷入了松软异常的流沙拔不出来,窦恒紫眸幽暗,朝康正元看去。康正元悚然一惊,收回手就要遁逃,但他头顶忽然凭空出现一道闪电,瞬间就将他劈成了一团焦炭。 鲍隆见状再也顾不上战斗,转身就跑。窦恒唇角微勾,扬手就是一道闪电直追鲍隆而去。这道闪电很细,电流也不强,不足以将人劈死,只能让人暂时麻痹。想到此人先前对少年言语上的极尽侮辱,他就不想让此人死得太过痛快。 鲍隆刚刚倒下,他的援军也到了,三十几名异能者看见银色电流中包裹的紫眸男人,呼吸俱都一窒,竟然不敢再上前一步。 “开枪,打死他!”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这群人齐齐端起枪,对准窦恒一顿狂扫。窦恒身上四处乱窜的电流越来越粗壮,越来越灼亮,将他裹成了一个银色的光球,几乎快与悬挂在天际的烈日争辉。子弹击打在光球上,发出乒呤乓啷的金属撞击声。 三十多人扣发扳机的动作不停,但俱都偏过头去,无法直视面前耀花人眼的光球。等子弹告罄,光球也渐渐暗淡下去,露出窦恒冷峻却又充满野性的面容。他下颚微微上扬,一双神秘莫测的紫眸不含一丝半点人类该有的情感,冷冷睨视着这群人,像睨视着一具具死尸。 “快跑!”见本该被打成肉泥的人竟然毫发无伤,有喊一声,然后转头没命的遁逃。像触发了一道机关,呆滞僵硬中的其他人立即四散开来,夺路狂奔。 窦恒挑眉,抬手招来一道道落雷,轰击在这群人身上。一百万伏的高压电流击打在人的身上会产生三千多度的高温,被直接击中的人瞬间就化成了烟灰,被波及的人猝然倒地,浑身焦黑,不过几息,三十多人便被杀得一干二净,徒留下一地看不出人形的尸体。 窦恒敛眉,一步一步踏出流沙。不,那早已不是流沙,而是被他身体的高压电流烤化成玻璃的一层晶体,晶体中镶嵌着满满当当的弹头,在他的踏步下发出咔嚓咔嚓的呻-吟。缓缓走到放置衣物的岩石边,他先是伸手揉捏裤兜,摸索到兜里糖果的形状,眼底滑过一抹安然,这才将衣服一件一件慢条斯理的穿上,然后向龚香怡几人走去。 看着宛若杀神的窦恒款步朝自己逼近,龚香怡泪流满面,爬起来阻挡在父亲身前。空间除了异能者自己,不能容纳任何活物,她无法将父亲隐藏,只能硬着头皮面对。托着龚父的三名异能者轻轻将他放在沙滩上,毅然决然的上前几步,直直迎向面无表情的窦恒。如果龚少回来,知道他们护不了,他们还有什么面目活着? 但出人意料的,窦恒深紫色的冷酷眼眸竟然溢出一丝温和的光芒,身上的电流由粗到细,继而完全消失。他摊手,示意自己没有攻击的意图,用略带嘶哑的低沉嗓音说道,“我不会伤害你们,先带龚回去吧,他需要医治。” 漫天的杀气瞬间消散于无形,令龚香怡等人呆愣当场,久久回不过神来。窦恒不是应该陷入疯狂,然后血洗长蛇岛吗?这,这是什么情况?龚香怡眨眼,头脑一片混沌。她不知道的是,上一世的窦恒失去了尊严,折断了傲骨,活着于他而言只是无穷无尽的绝望,所以他最终抛弃了一切,选择与世人同归于尽。然而这辈子,因为龚黎昕的介入,他尊严依旧,傲骨铮铮,心中有了生的信念和希望,也有了要守护的人,自然想要好好活下去。 等龚香怡惊醒过来,转头回望,却见窦恒已经小心翼翼的抱起龚父,步履平稳而快速的朝岛上奔去。她连忙丢开满心的疑惑,快步跟上。 站在悬崖上将整个战斗过程看得分明,鲍隆和康正元其余的手下没人敢去招惹窦恒,他所过之处,人群纷纷退避,奔逃的奴隶也平静下来,站在沙滩边缘观望。眼看快要陷入分崩离析的长蛇岛的局势被眼前这冷峻异常的男人镇住了。 东区监舍的医务室内,军医正在给陷入昏迷的龚父进行急救。人都已经昏过去了,眉头却依然皱的死紧,口里还不时溢出低低的呻-吟,可见痛得十分厉害。军医不得不给他注射了一支杜冷丁,见他眉头逐渐松缓,口角不再溢出血丝,这才抹了一把满头满脸的冷汗。如果出了事,他可没法向龚少交待。 龚香怡全程都陪坐在龚父身边,白皙的面颊被泪水打湿,紧紧拽住龚父的手,一分一秒也不敢松开。 医务室外,窦恒眉眼低垂,右掌摊开,面无表情的把玩着一枚银白色的光球。光球十分明亮,灼人眼目,不断发出噼啪的电击声,其内蕴涵的庞大能量就算是毫无异能的林老爷子也感受得到。 林茂杵着拐杖,容色肃穆,时而看向医务室紧闭的门扉,时而看向静默不语,屹立如松的窦恒,眼波在窦恒深紫色的异瞳上流转,心中暗自纳罕。这人竟是万中无一的雷系异能者,而且,从他幽深纯正的瞳色上看,级别肯定不低。这样的人竟然一直默默无闻,被当做奴隶驱使,老天还真是爱作弄人!不过,他不是东区的人,不知立场如何。 想到这里,林茂和蔼一笑,开口试探,“这位先生,多谢你救了远航。你是?” “窦恒。”窦恒微微抬眸,嗓音低沉沙哑,“不用谢,应该的。”话落,他继续盯着手里的光球出神。 他现在的心情复杂难言,震撼有之,惊讶有之,喜悦有之,但更多的是无与伦比的满足。他曾无数次的想象过,如果自己有能力,该以怎样的姿态站在那人的身边?但想象终究是想象,每当他清醒过来,深沉厚重的无力和不甘便袭上心头,令他几欲窒息。那感觉,就像陷入了无底深渊,永远没有出头之日。然而眼下,所有的臆想都变成了现实,他真真切切的拥有了力量,可以守护少年,也守护少年所要守护的一切。 想到这里,窦恒勾唇,冰冷的紫色眼眸渐次染上一层柔光,如霜雪初化。他猛地握紧右手,银白色的灼亮光球嘶的一声窜入他体内,消散于无形。 看见他对异能炉火纯青的掌控力,林茂微眯的双眼溢出一丝惊愕,细细咀嚼他那句‘应该的’,暗觉这人对东区没有恶意,稍稍放下高悬的心。 医务室紧闭的门扉轻轻打开,憔悴不堪的龚香怡带着满脸泪痕走出,与林老爷子关切的视线对上,立即擦掉眼泪,低声道,“林祖父不要担心,爸爸没事,胃出血止住了,现在已经睡下,您进去看看他吧。” 林茂点头,轻手轻脚的走进去。 龚香怡看向窦恒,被泪水浸透的眼里满带感激,躬身说道,“谢谢你救了我爸爸。” “龚黎昕也救过我。”虽然救下的不是他的性命,却是他重愈性命的尊严。 窦恒话落,略一点头,转身离开,迎面碰上匆匆回转的谭明远和王韬等人,脚步未有停顿,从这群异能高手中间走过。他身上溢出几丝淡淡的威压,不多,却足够令人心惊胆战。谭明远等人不自觉的让开一条通道,傻愣愣的目视他如帝王般穿行而过。 看着窦恒高大挺拔的背影,龚香怡忽而启唇,露出一抹释然的微笑。世事循环,皆有因果。这场命运的剧变却原来是弟弟种下的善果,如此,她能否期待弟弟带着小妖平安归来?

上一篇   117一一七

下一篇   119、一一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