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一一九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19、一一九

119、一一九 凤凰城,龚黎昕一行正走在前往西郊粮仓的路上。有小水做向导,他们少绕了很多弯路,但由于道路被连绵不绝的车海阻断,又不时有丧尸群突袭,他们的速度很慢,三四个小时过去也才走了一半。 “中午了,气温太高,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小时吧?”金尚玉不停抹着脸上的汗水,气喘吁吁的建议。一行人里,除了耐热的龚黎昕和宋浩然,个个都已大汗淋漓,满身污迹,看着十分狼狈。 “在这里休息吧。”宋浩然腾挪跳跃,顺手宰掉几只低级丧尸,推开路边一间理发店的玻璃门说道。 众人连忙跟进,反手关死玻璃门,将两边的门帘拉上,隔绝丧尸的视线。炽烈的阳光被门帘阻拦了大半,投射在身体上时没了滚烫的温度,令众人齐齐松了口气。理发店的空间并不宽敞,原本清洁明亮的装修早已斑驳陈旧,蒙了一层厚厚的灰,空气中带着末世特有的霉变腐烂的臭味。 但众人早已对这种味道习以为常,也无视了地板上的脏污,一屁股坐下,小口小口匀着粗气,防止太过沉重的呼吸引来丧尸的围攻。唯独先前行为浪-荡,身材火辣的女人慵懒无骨的斜倚在墙边,看向地板的眼里带着嫌弃的神色。 “阿健,弄点水给我洗脸,脏死了!”她嗓音略带沙哑,不似一般女子清脆婉转,但听上去却特别性-感-撩-人。 阿健就是那名被门板夹伤的男人,三-级低阶水系,听见她的召唤,心头一热,立即站起,偕同她往后厅的洗头室走去。哗哗的水声传来,其间夹杂着唇舌交缠的咂咂声和女人的娇-吟。而昨晚还-操-着女人的两个男人却仿佛没听见一般,自顾拿出包里的干粮狼吞虎咽。 在末世,人类最在乎的是生命,是力量,是温饱,爱情与忠贞,早就不知被他们丢到哪里去了。 还有半天的路要赶,为了保存体力,两人没有就地野-合的意思,调笑了一阵儿便从后厅转出来。男人表情餍足的坐下,翻开背包寻找食物。女人脸颊潮红,眼波荡漾间满满都是媚态,手里捏着一块儿洗干净的头巾,撅着挺翘的臀部,俯身擦拭灰蒙蒙的地板。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选中了宋浩然身边的一块儿空地,撅起的臀部不停在宋浩然眼前晃荡,动作大了还差点贴到他脸上。宋浩然斜飞入鬓的浓眉皱的死紧,妖异的红瞳充斥着掩也掩不住的憎恶,长腿一伸,狠狠朝女人腿肚子踢去,冷声道,“走开!” 女人惊叫,朝后仰倒,眼看就要摔进宋浩然怀里。不待宋浩然躲开,坐在他身边的龚黎昕动了,长臂一挥,一道掌风就将女人拍飞,擦着地板滑出老远。 看着在女人身下延展的一长块清洁溜溜的地板,金尚玉垂头,肩膀一抽一抽,忍笑忍的很辛苦。对龚黎昕的粗暴直接,她简直太欣赏了。 “你找死吗?!”女人揉着闷痛不已的胸口,面容扭曲的低吼,黑色的瞳仁里滑过一道阴狠的绿光,朝龚黎昕快速逼近,扬手扔出一枚褐色的种子。 龚黎昕淡淡睨她一眼,挥手又是一道掌风,将女人再次打飞,撞到墙上,那枚已经暴出几根藤蔓的种子被他吸入燃着白色焰火的掌心,顷刻间化成了烟灰。 除了宋浩然和林文博,其余人俱都双目圆睁,心中巨颤。风火双系!竟然是风火双系!他们不约而同的在心底呐喊,投向少年的目光中不知不觉带上了敬畏,暗暗庆幸自己没有站出来为女人出头。那女人跪趴在地上,瑟瑟发抖,莫说还击,就连呼吸都不敢太过粗重。她这时才意识到――找死的那个人,一直是她自己。 “离我的宋大哥远一点,我不喜欢。”对上女人畏缩的视线,龚黎昕一字一句,慎重警告。一想到这人差点跌入宋大哥的怀抱,抢占独属于他的位置,他心头就一阵窒闷,说不出的难受。 “呵呵”宋浩然闻言,绷不住低笑起来,长臂一伸,将撅着嘴拧着眉的可爱少年捞入怀里,含住他粉嘟嘟的双唇辗转允-吸,妖异的红瞳充斥着难以言表的温柔缱绻。 少年呆愣一瞬,反应过来后猫瞳微眯,主动环住他的脖颈,张开粉唇毫无保留的接纳他的侵占。交吻的咂咂声不断回响,双眼微闭的两人脸上俱都带着虔诚而又炙热的情感,浓烈到化不开的柔情蜜意在空气里蔓延。这是一个无关情-欲,饱含爱意的吻,美好的画面冲击着众人的眼球,微微触动他们死寂冰冷的心。 跪趴在地上的女人脸上流露出一丝恍然,继而垂头,掩饰眸子里不可遏制的羡慕和嫉妒。有一个倾心相爱之人,在末世是多么难得! 在两人唇舌相触的时候,林文博的流金眼瞳黯淡了一瞬,又很快恢复了原本的璀璨色泽。他敛下眼睑,从背包里拿出几盒压缩饼干和一瓶水,行止间平静淡然,恍若无事。 一开始,他也会心如刀绞,疼痛难当,然而日子久了,这份痛楚慢慢变成了麻木,到最后,麻木竟转变成了习惯。人生苦短,他宁死也不愿退出,便只能这么受着。他想,在自己与小昕亲热时,浩然的感觉肯定也和自己一样,如此,他也就释然了。也姓有一天,小昕会爱上一个,舍弃另一个,但随着时间流逝,对小昕的爱意越加厚重,他已经不期待那样的结局了,甚至有些排斥。其实,现在这样也很好。 等他从沉思中回神,交吻中的两人也依依不舍的分开。他淡淡一笑,递了一块儿饼干到少年唇边,柔声嘱咐,“快抓紧时间吃点东西,下午还要赶路。” “嗯,谢谢林大哥。”龚黎昕一口咬住饼干,温热的小舌在他指尖一卷,舔掉细碎的饼干渣。 林文博金瞳微暗,嘴角微勾,转身拿了一瓶水,送到他唇边,左手还细心的捧住他下颚,以防落下的水珠打湿他的衣襟。见少年含住瓶口,乖乖吞咽,猫瞳一眯,露出舒爽的表情,他低笑几声,用指尖仔细擦拭少年濡湿的唇角,动作说不出的温柔。 他们相处默契,周身暗暗涌动的甜蜜和温情丝毫不比方才那一吻少,令众人频频侧目,对三人的关系心中了然,暗自羡慕。 金尚玉呆呆看着三人,眼神复杂。想到少年风火双系的实力,她眉峰微敛,缓缓垂下头去,脸颊藏入阴影里,让人看不清表情。过了几分钟,见林文博吃完午餐,挪到门帘边守卫,她立即起身,挨着少年坐下,对少年甜甜一笑。 少女的笑容比外间的艳阳更加明媚鲜活,映入龚黎昕的眼帘,竟令他有片刻失神。略略垂眸,避开与少女直视,他抿唇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唉,你真的是风火双系的异能者吗?”金尚玉扯扯他衣袖,明媚的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玉白的脸颊。 “我不是……”异能者。堪堪将快要溢出唇角的最后三个字咽下,龚黎昕转脸,墨如点漆的双眸深深睇视少女一眼,神情莫测。不知着了什么魔,他方才竟差点对少女口吐实言,好在最后一刻他及时清醒了过来。这情况,很不对劲! “我不是风火双系。”暗自运转清心诀,龚黎昕直直看进少女眼底,一字一句道,“我是风、火、冰、强化四系异能者。” 他话音刚落,室内一片静默,咀嚼干粮的咔嚓声停止了,吞咽凉水的咕咚声停止了,众人表情呆滞,齐齐看向他。特别是,一瓶水高举在唇边都忘了喝,全灌进了脖子里,他却仿佛没有知觉一样,只木木的看向少年,瞪大到极限的眼珠子几欲脱出眼眶。 “你,你是四系异能者?”金尚玉有些结巴,揪住少年衣角的手大力握紧,骨节发白,急急问道,“那你是几级?”她语气满带震惊,还夹杂着一丝微不可查的焦虑。 “大概四级中阶吧。”偏头想了想,龚黎昕不确定的说道。 众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金尚玉颓然放开他的衣角,低声呢喃,“四系异能,四级中阶……怎么可能呢?我不相信!” “那我演示给你看吧。”龚黎昕启唇笑道,兴致勃勃的语气,跃跃欲试的表情,俨然一个急于讨女孩子欢心的纯真少年。 听见这话,林文博和宋浩然脸色一沉,双双转头看向他,收到他意有所指的眼神暗示,紧绷的面容松懈下来,若有所思的瞥了金尚玉一眼。 金尚玉僵硬的点头,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少年向上摊开的,瓷白细腻的掌心。其他人也都屏住了呼吸,视线齐齐聚焦过来。不亲眼看见,打死他们,他们也不会相信。 龚黎昕吐出一丝内劲,招了一粒黄豆大的三昧真火在掌心。白色的火焰如垂挂天际的星辰,忽明忽暗,忽上忽下,体积虽然微小,但散发出来的热量瞬间就将理发店内的温度提高了好几度。大滴大滴的汗水从众人额际滑落,离得最近的金尚玉抬手护住头脸,急急后退,以免被余温灼伤。 龚黎昕见状,立即转换,上下飘忽的火焰不动了,逐渐凝固成一枚莲花状的冰晶,室内的温度骤然下降,冻得众人齐齐打了个哆嗦,不自觉依偎在一起取暖。金尚玉护住头脸的双手立即放下,紧紧抱在胸前,牙齿上下碰撞,咯咯作响。 她狼狈的模样似乎取悦了少年,少年五指收拢,碾碎冰晶,店里温度立即回升,细细的晶体伴随着一股微风从少年指缝中溢出,在烈日的照射下荧光点点,美轮美奂。徐徐流风卷着荧光在室内回旋,吹拂在人身上带来几丝清凉,几丝湿意,说不出的舒服。 依偎在一起的众人缓缓分开,脸上带着享受的表情,甚至还有人发出一道悠长的叹息,以表达自己身心的愉悦。 宋浩然和林文博见状,立即撤掉周身隐隐发光的能量膜,微眯双眼,感受室内宜人的温度。嗯,比开了空调还舒服!他们不约而同的忖道。 “强化系异能有点暴力,我就不演示了。”少年清亮的嗓音打破了魔法时刻,惊醒了沉仔的众人。众人看向少年的眼神一变再变,最终由震惊化为畏惧与臣服。 “呵呵”金尚玉无言以对,只能干笑,僵硬的站起身,挪到角落里坐好,头埋进双膝之间,不知在想些什么。 龚黎昕不着痕迹的打量她失魂落魄的身影,与林文博和宋浩然对视时,交换了一个怀疑的眼神。

上一篇   118、一一八

下一篇   87、八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