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训

有龚黎昕的小玩笑作为调剂,林文博和宋浩然心情大好。等两人收了笑意,不但一天的劳累烟消云散,还颇有种身心舒畅的感觉。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龚黎昕这么有趣,这么好相处呢?林文博看着和宋浩然相携走在前面的少年,心中对他的芥蒂渐渐消失,反而好感与日俱增。 经过两个月的观察,他不得不承认,龚黎昕对他的喜欢确实无关爱情。自两人谈心过后,龚黎昕眼里的热切就已完全泯灭,取而代之的是清澈和坦然。和这样的龚黎昕在一起,他觉得很放松,很舒服。 其实,男人之间的感情建立起来很容易。短短几个小时的共苦,两人的关系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八月末九月初,正是秋老虎肆掠的时节,红彤彤的太阳斜斜挂在西天,将落未落,可散发的热度依然惊人。三人经过大半天的摸爬滚打,早已风尘仆仆,汗流浃背,去更衣室拿了换洗衣服便迫不及待跑到训练营的公共澡堂冲凉。 澡堂里人很多,看见宋少将进来,纷纷上前打招呼,还有几人加快了动作,给三人让出空位。 “累了一天了,赶快冲个热水澡解乏。冲完宋大哥请你吃晚饭。你上次不是说很喜欢牛排吗?我们就去吃西餐。”找人借了个桶,把龚黎昕的干净衣服放好,摆到一边方便他洗完换穿,宋浩然温声说道。 “好!谢谢宋大哥。”听见有好吃的,小少主眼睛亮了亮。他那掩饰不住的垂涎表情逗得宋浩然低笑,也不嫌脏,上前将他汗湿的额发揉乱。 林文博看着两人和谐有爱的相处,眼里飞快滑过一丝羡慕。说来也奇怪,他以前对龚黎昕避之唯恐不及,但现在对龚黎昕却是好感倍增,特别喜欢看他严肃认真却又淡定从容的样子。只可惜自那天谈话过后,龚黎昕好像留下了心结,对他客套生疏的很,远不及对好友那般亲密。 林文博皱眉,压下心底的失落,快速脱掉脏污的野战服,打开莲蓬头冲凉。那边宋浩然也脱掉了军装,露出他被晒成古铜色的健康肌肤。 两人都一百八十多公分,体格健壮,肌肉匀称,中间夹了个白白嫩嫩,猫咪似地龚黎昕,画面看上去颇具喜感却又十分和谐。 因为是特种兵训练营,能进来的人身体素质都是百里挑一的,往浴室里打眼看去,个个都是彪形大汉,突然冒出一个瘦小的少年便似鸡立鹤群般显眼。 特别是这少年不但肌肤莹润白皙,一张巴掌大的瓜子脸还生的十分精致,想不让人注意都难。俗话说的好——当兵过三年,母猪赛貂蝉。见不着女人,来了这么个俊秀的少年,虽然没有猥琐之意,浴室里的大兵们还是忍不住频频朝他看去。 小少主幽禁地宫,被萧霖折磨了十六年,早已练就了泰山崩顶而面不改色的过人定力。虽然察觉到众人的瞩目,却丝毫不以为意,兀自淋着蒸腾的热水擦澡,一双猫瞳微微眯缝着,专心享受的表情十分可爱,也十分惹眼。 他身旁的宋浩然就没那么淡定了。少年的肌肤瓷白细腻,在水流的冲刷下泛着莹润的光泽,看着就像味道最醇厚的牛奶,让人想贴近了舔上一口。少年的身体虽然在发育当中,下身却十分光洁,竟没长一根耻毛,那处粉嫩干净,漂亮的不可思议。少年时不时转身冲洗,圆润挺翘的臀部便正对着宋浩然,白嫩嫩俏生生的,晃得他口干舌燥,呼吸困难。 不由自主的,那天少年在会所里自渎的画面再次浮上他的脑海,连少年软糯动听的□声都仿佛近在耳边。 宋浩然有些懊恼,深恨自己为什么总会想起那天的情景,想忘都忘不掉。但更让他感觉尴尬的是身体的反应,竟然下腹发热,微微抬起头来。 他心中一惊,再无心洗下去,将澡帕围在腰间匆忙出了浴室,转身的时候才发现浴室里还有很多人盯着小孩的身体发愣。 该死!早知如此,就该动用特权要一间单独的浴室。宋浩然拧眉,心情烦躁,拉下浴巾覆在小孩湿漉漉的身体上,沉声叮嘱道,“动作快点,部队里洗的都是战斗澡,哪能像你这么慢条斯理的。我洗好了,在外边等你们。” 小少主点头应诺,立刻加快了速度。林文博见状也草草打一遍香皂,将泡沫冲洗干净。等两人换好衣服出门时,宋浩然已经恢复了常态,正抽着烟,坐在一辆军用悍马里等着他们,看见清清爽爽的龚黎昕时,眸光闪烁了一下,薄唇抿得有些紧。 小少主自觉的爬上副驾驶座,丝毫没有发现宋浩然略显僵硬的表情,依然是那副乖巧懂事,淡定从容的样子。在宋浩然的视线忍不砖过来时便对着他冁然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他的轻松自然很快感染了宋浩然,令他纠结的心情平复下去,冷硬的脸部线条也变得柔和。 将只吸到一半的香烟扔掉,宋浩然发动车子,朝市区最有名的西餐厅驶去。三人挑了个采光好的位置,各自点了爱吃的食物。小少主虽然有心尝试更多的美味,但碍于看不懂菜单,只得照着上一次的经验点了牛排和甜点。 等宋浩然的法式烤扇贝和林文博的芝士三文鱼端上来的时候,小少主鼻头不着痕迹的耸动了一下,暗自吸了口食物的香气。 垂涎别人的食物是很失礼的行为!他默默告诫自己,而后正了神色,认认真真的将自己的黑椒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然后放进嘴里细细咀嚼。但是,吃过一次的美食毕竟比不上未曾品尝的美食吸引力大。他进食的表情看似专注,一双晶亮的大眼却时不时朝宋浩然的碗碟瞟去。 小少主本就是一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孩子,丝毫藏不住心事,他自以为掩饰的很好,殊不知那吃着碗里,盯着锅里的小表情早被宋浩然和林文博尽收眼底。 两人心头暗自发笑,宋浩然没能坚持多久,最终还是败在了龚黎昕那双溢满渴望的大眼睛下,抬头,抿了抿嘴角按捺下笑意,温声道,“黎昕,想不想尝尝我的扇贝?” 小少主漆黑的眼睛骤然被点亮,但依然矜持的问道,“可以吗?” “当然可以,来尝尝。”宋浩然憋不住低笑两声,叉了一块鲜香味美的烤扇贝递到小少主唇边。 扇贝肉质细腻,烧烤后闻起来有股独特的香味。小少主力持镇定,但挺翘的鼻头依然不争气的轻嗅了两下,口里的唾液大量分泌,来不及细想,身体已先于头脑,啊呜一口将扇贝吞吃入腹,眼睛一眯,露出满足无比的表情。 这幅模样,怎么看都像被人投食的小狗,可爱的无法形容。宋浩然内心悸动,呼吸有些凌乱,视线黏在龚黎昕不停蠕动的粉唇上便收不回来了。 一旁的林文博也抵挡不住龚黎昕这么纯真无伪的做派,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嘴角的笑意加深。 嗯,好像和龚黎昕一块儿吃饭,胃口总是会好一点。想起上次两人吃西餐的情景,林文博好笑的忖道。 小少主细细品味着口里的美食,心中十分满足,暗自感叹道:宋大哥真好,有好东西都不忘和我分享! 来而不往非礼也。小少主的礼数向来十分周全,觉得自己也应该把食物分出来给宋大哥尝尝,于是叉起一块切的四四方方的牛排,认认真真将浓郁的蒜香黑椒酱涂抹均匀,递到宋浩然嘴边,期待的开口,“我的牛排也很好吃,宋大哥吃一口。” 宋浩然怔了怔,而后迅速将牛排吃进嘴里,见小孩偏头看着自己,一脸的欢喜,不知怎得,竟从咸香的牛排里吃出了丝丝甜味。 两人你来我往的互相喂食,亲密无间的样子让林文博再次诧异了一下。看来,好友对龚黎昕不是一般的喜欢。若不是亲眼看见,他实在想象不出以好友那铁血冷硬的脾气,竟也会做出喂食这种柔情的事。 不过,投喂龚黎昕确实很有乐趣,单是对方专注于食物的模样便足够赏心悦目,令人胃口大开。林文博心中触动,将自己的三文鱼也贡献了一份。三人的晚餐用得和乐融融。 等三人觉得心满意足了,买单离开餐厅时已过了两个多小时。回到龚家,龚父和龚香怡已经用过饭,正坐在餐厅里谈论搜集物资的事。 看见相携进来的三人,龚香怡立刻闭口不谈,眼神在龚黎昕身上停滞几秒,暗含讽刺。 经历了前世,她当然知道龚黎昕这个时候就觊觎上了林文博。但林文博性向正常,根本不会喜欢男人,龚黎昕所有的算计都将是一场空。这个时候她无需防备两人的相处,由他们去就是了,左不过龚黎昕自取其辱而已。她真正的情敌要到末世后期才会出现,她用不着急。 而且,经过两个月的观察,龚黎昕平时除了上课就没干别的事,吃了睡睡了吃,半点忧患意识都没有。她已经可以肯定,龚黎昕虽然性格有些反常,却绝不是重生回来的。这样就好,她到时轻易就能甩开他,任他这辈子自生自灭。

上一篇   炼药

下一篇   天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