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一二一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21、一二一

121、一二一 林文博和宋浩然在门口静默了好几分钟才憋着气慢慢走进去。脚下的鲜血淌了一地,还没有完全干涸结块,踩上去柔软的像嫩豆腐一样,深度差点没过他们的脚踝。每当脚踝从血块中抽-出,都会发出一阵吧唧吧唧的声响,狠狠刺痛两人的耳膜,令他们心脏紧缩。 “这些尸体都是人类。”宋浩然弯腰,拨弄一具尸体的手指骨,没有看见黑色的锋利指甲,沉声断定。 “他们都是被丧尸吃光后丢弃在这里的。你看,骨头上有牙印,全身的肌肉都被啃食的很干净,只留下一些脏器。进化到三-级低阶以后,丧尸只吃皮肉,不吃脏器。”林文博指着一具白森森的尸骨说道。 “如此看来,这只四级低阶丧尸肯定在这里盘桓很久了,专等着有人送上门来供它食用。你说,凤凰城有粮这个消息与这只丧尸的出现是巧合还是刻意?”宋浩然摩挲着下颚,看向林文博问道。 “像巧合,也像刻意。”林文博直起身,从怀里掏出一根手帕擦拭勘验尸体的右手。 龚黎昕从两人的对话中听出一些端倪,正拧眉沉思。忽然,他目光如电,朝舱门口看去。迎上他锋利如刀的视线,金尚玉悚然一惊,放下捂住口鼻的手,连连后退。 龚黎昕眯眼,脚尖轻点,人已转瞬到了仓库外间,直直朝金尚玉奔去。金尚玉脸色煞白,转身就跑,没想,龚黎昕擦着她肩膀而过,压根连个正眼也没给她。眼巴巴的看着少年从自己身边掠过,飞身跃上一间仓顶,金尚玉傻眼了。既然不是追自己,他跑什么? 但很快,她的疑惑就得到了解答。只见龚黎昕几个腾挪,从天窗跃入一座仓库,消失不见。仓库里遂即传来拳脚相向的声音,片刻后,一道身影撞破了铁制舱门,擦着地面滑出几丈远,形容极其狼狈。虽然看不清身影的面容,但它闪着寒光的黑色指甲和异常苍白的肌肤都显示,这是一只丧尸。 追出仓库的宋浩然和林文博见状放下心来。 那丧尸虽然被打得很惨,却不知疼痛,稳住身形后立即爬起来便要迎上去再战,但它金色的竖瞳瞥见站立在一旁的宋浩然等人,脚步忽然一转,朝他们攻去。宋浩然迎上前,挥手招来漫天流火。炽烈的火球带着令人恐怖的高温,一个个连续不断的朝这只丧尸砸去。 丧尸左躲右闪,灵巧的避开火球的攻击,不断朝一行人逼近。火球似流星般撞击到地面上,猛然爆开,将地面炸出一个个深坑,其威力堪比数十台火炮。 被炸开的碎石和星火四处飞溅,击打在身上亦会造成重伤。旁观的等人连忙躲到粮仓后,以免被波及。但那丧尸丝毫不惧,全身隐隐散发出一圈金色的光晕,隔绝了流弹的伤害,径直朝宋浩然袭去。 宋浩然的身体也罩上了一层红光,与这只长发散乱,看不清面目的丧尸交手,林文博见机插-入,与他联手。面对丧尸,人类可不奉行公平对抗的原则,更何况这只丧尸半隐在发丝后的金色竖瞳流转着灼人的光芒,颜色妖艳纯正,级别必是四级低阶无疑。不联手,他们死定了。 三-级高阶和四级低阶,虽然只是一阶之差,但在力量上却是一道分水岭,有着不可跨越的鸿沟。即便联合,林文博和宋浩然也只是堪堪与这只丧尸打成了平手。一直在旁观战的龚黎昕抽-出腰间的佩刀,上前几步,做好了随时支援的准备。他本可以独自对付丧尸,但他知道,与强敌对战才能增长实力,林大哥和宋大哥定不希望他插手。他只需一旁站着,确保他们安全无虞就行。 躲在粮仓后的众人见状,高悬的心缓缓落地。两大高手联合,还有龚少压阵,他们就不相信这只丧尸能讨得了好,纯粹是找死呢!金尚玉紧绷的面容却没有丝毫放松,见几人交手间险况频出,她捂住嘴,发出一声低哑的惊呼。 听闻惊呼声,那丧尸耳尖一动,避开林文博挥来的铁拳,竖瞳锁定金尚玉,闪电般朝她袭去。等人吓得四处逃散,唯独金尚玉直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副吓傻了的模样。那丧尸掠起她,快速逃离,竟是不再恋战。 这变故发生的太过突然,林文博和宋浩然都呆住了,惊愕的看着那丧尸远去的背影。 “快追,金尚玉不能死!”龚黎昕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反应过来后立即追击。林文博,宋浩然,等人连忙跟上。 金系丧尸的优势在于无坚不摧的身体,速度并不是它的强项,更何况它肩上还扛了个大活人。是以,龚黎昕一行很快就追赶上来。眼见距离越拉越紧,一行人面前忽然升腾起一层薄雾,几秒钟后薄雾消散,他们脚下踩踏的连绵不绝的车顶竟变成了一条平坦的通途,就像误入了密境,找不到出路,也看不见尽头。 众惊失色,立即停下脚步,神情戒备的四处观望。这是撞见了鬼打墙还是中邪了?心中惊疑不定,一时间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龚黎昕睨见脚下平坦的公路时,只瞳孔微微一缩,追赶的步伐却丝毫不乱。眼睛可以被蒙骗,但耳朵却骗不了人。他还能听见那只丧尸的脚步声就在前方不远处,如果他此时停下来,等那只丧尸跑出这片街区,脚步声融入其它丧尸群,他就再也分辨不出来了,金尚玉也就死定了! 想到这里,龚黎昕闭眼,靠着敏锐的耳力直追过去。他五感超绝,哪怕失去了双眼的引导,该跳跃的车顶,该绕开的灯柱,该转弯的街角都阻拦不了他前进的道路。足足过了十几分钟,直到皮肤传来一阵脱去粘稠液体的轻松感,他才又睁开双眼。脚下的通途果然消失不见,又变回了被车辆堵得水泄不通的公路,而那只丧尸正跃上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墙头,遁入一所植物园里。 植物园的墙头爬满了藤蔓,的叶子簇拥着,郁郁葱葱,无处不在的鲜活绿色给这满目疮痍的末世带来一股生机。但这片绿委实太过醒目,在四周破败不堪的建筑物的衬托下显得非常违和,非常跳脱,就仿佛蘑菇,越是艳丽,越是有毒。 龚黎昕拧眉,毫不犹豫的跃上墙头,哪怕里面再危险,他也不能让金尚玉死。 刚刚在墙那头落地,无数藤蔓就扭动着攀爬上他的身体,将他一圈圈箍住。这种藤蔓不如金刚藤强韧,箍人的力道也不大,但藤上和叶片上的细小绒毛却像有意识般,立即钻入他裸-露在外的皮肤的毛细孔,疯狂的吸取他体内的血液。 感受到血液正在流失,龚黎昕内劲一吐,将周身的藤蔓震断。如果是其他人,在没有内力护体的情况下是无法快速挣脱这种藤蔓的束缚的。而这藤蔓上数不清的细小绒毛却能在几秒钟内吸们的血液。这种变异植物的危险性,丝毫不亚于金刚藤。 向来喜爱替组员们搜集变异植物种子的龚黎昕这次没有停下来研究,而是循着那金系丧尸逃遁的方向直追过去。一路上他又接连遇见了金刚藤,会发射毒针的细小绒花,荆棘藤等变异植物,待他清除一切障碍,追击到植物园一座玻璃温房边,就见金尚玉瘫软在地,而那只金系四级低阶丧尸正伸出尖利的指甲,似要擒住她的肩膀亦或划破她的喉管。 一掌将那丧尸拍飞,撞入玻璃温房,龚黎昕脚尖轻点,鬼魅般飘到表情愕然的金尚玉身边,用掌风将她轻轻送出战圈,转身与从碎玻璃中爬出的金系丧尸战到一处。 没有炫目的异能绝技,两人用强横的身体进行着对抗,拳脚相接的猛烈撞击声不绝于耳,令人听了头皮发麻。一拳就能轰出一个深坑,一脚就能将坚硬的地面踏得四分五裂,不过短短几分钟,整个玻璃温房就在他们的激斗下轰然倒塌。 胸口被闷了一拳,隐隐作痛,龚黎昕却仿佛感知不到似地,唇角微勾,眼睛灼亮,一副极度享受的表情。他越是战意勃发,出手便越是狠辣,逐渐的,那金系丧尸周身覆盖的金色能量膜越来越暗淡,直至完全消失。 又是一拳轰击过来,那金系丧尸避无可避,硬生生扛住。只闻咔嚓一声脆响,它仰倒,胸口凹下去一大块,白森森的肋骨破出胸腔,刺穿衣裳,裸-露在外,形容惨不忍睹。裂开嘴,锋利的牙齿间渗出一丝丝黑血,那丧尸不甘的低吼,支起身体想要再战,又被龚黎昕一脚踢断了腿骨,弯折成不可思议的形状。 利爪在地上刮挠,挠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迹,那金系丧尸边嘶吼边口吐黑血,一寸寸艰难的后挪。它金色的竖瞳闪烁着不甘的凶光,却又掺杂着一丝对眼前人的恐惧。 龚黎昕顿觉无趣,嘴角的笑意隐没,闪到它身边,扼住它的咽喉,五指并拢成刀往它眉心插-去,就要抠出它的晶核。 “不要杀它!它是我哥哥!”千钧一发之际,金尚玉终于开口阻止,高昂尖利的嗓音中带着哭腔,苍白的唇瓣被咬的血迹斑斑,可见方才她隐忍的多么辛苦。 指尖在几欲刺破丧尸眉心时堪堪停住,龚黎昕转头回望,表情愕然。

上一篇   120、一二零

下一篇   122、一二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