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一二二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22、一二二

122、一二二 被金尚玉突如其来的开口吸引住了全部心神,龚黎昕扼住金系丧尸咽喉的左手微微放松。就在他闪神的这一瞬间,那丧尸忽然暴起,用尽全身的力量,狠狠朝他心脏掏去。 龚黎昕右手猛地收回,格挡在胸前,护住了心脏,手背却被它锋利的指甲划开一条细长的伤口,黑红色的血液缓缓渗出,滴落在地上。这是自重生以,他第一次受伤流血。 左手猝然收紧,掐得那丧尸喉骨咔嚓作响,右手扣住它的手腕,将之硬生生掰断,龚黎昕怔怔的凝视自己的手背,眼里溢出幽幽的冷光。 察觉到他陡然加深的杀意,金尚玉连滚带爬的赶过来,拽住他的衣袖,哭喊道,“求你别杀他!他是我亲哥哥金尚辉。我,我就是你想要找的小妖!求求你!” 听到最后一句,龚黎昕满心的杀意顷刻间消散,略微放松左手的力道,偏头看向她,徐徐开口,“你果然是小妖!”中午,在金尚玉的笑容下差点合盘托出自己的秘密时,他就有了猜测。这种迷惑人心的能力,除了念力系异能者,谁会有?虽然金尚玉表面看上去是木系,但难保她不会是双系异能的天才。 “你,你早就看出来了?”金尚玉嗫嚅,眼里暗藏恐惧,但见被少年扣住的,奄奄一息的兄长,她不得不硬着头皮与少年周旋。明明长得那么漂亮,眼神也澄澈如水,可一进入战斗状态便似换了个人,眉眼间透着浓郁到化不开的暴戾和邪气,令人不敢逼视。就连兄长都被他打怕了,更何论她?自以为是双系异能的天才,金尚玉向来傲气,今天才知道什么叫做一山还比一山高。 “嗯,中午你想套我话的时候我就猜到了。”龚黎昕点头,扣住金尚辉的手依然没有放开。 金尚玉脸色白了白,心中暗恨自己大意。勉强扯开一抹微笑,她央求道,“你能不能先放开我哥哥,他受了很重的伤,需要治疗。你放心,只要你放过我哥哥,你被他抓破的伤口我可以治,保证不会让你感染丧尸毒。” 龚黎昕略微沉吟,缓缓松手,扬起下颚示意道,“你治吧,我看着。”如果这么重的伤都能恢复如初,爸爸的病肯定有救了。 金尚玉点头,快速擦干脸上纵横交错的泪水,对奄奄一息,连嘶吼都一声比一声低的金尚辉说道,“哥哥,你忍忍,很快就没事了。” 回应她的是金尚辉凶光毕露的竖瞳和毫无异义的低吼。金尚玉深吸口气,小心翼翼的撩起他的衣服,咬着牙将他被打断的肋骨压回胸腔,又将他折断的手骨和腿骨扳正。做完这一串动作,她用袖子擦拭额头密密麻麻的冷汗,右手贴在金尚辉胸前,一股白光由暗到明,渐次笼罩住金尚辉全身。 胸口血肉模糊的大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断掉的手骨和腿骨也长回了原位,不再撑得皮肉鼓出一团。这样的治愈速度和治愈方法堪称奇迹,令龚黎昕看得呆怔,继而心中涌上狂喜。他知道,父亲有救了! 刚痊愈的身体还非常脆弱,浑身无力,金尚辉对着俯首朝自己微笑的金尚玉嘶吼,吼声透出一股无奈又急切的意味儿。 “不急,休息一会儿就能动了。”金尚玉柔声安抚,撩开他散乱的黑发,擦干净他唇角的黑血。 这样一弄,龚黎昕才发现,金尚辉的脸庞保持的非常完整,忽略那满口尖牙和过于苍白的皮肤,他看上去几乎与普通人无异。他大概二十四五岁,俊美的五官偏向阴柔,又因一双金色竖瞳而显出几分兽性,容貌非常吸引人眼球,与金尚玉至少有七八分相似。两人站在一处,没人会怀疑他们的血缘,难怪金尚玉要刻意用长发遮住他的脸,估计是害怕有人联想到他们的关系,拿这一点来掣肘她,对她不利。 “他的身体为什么没有腐烂?还有,他能听懂你的话吗?”蹲□,好奇的用手指戳弄金尚辉冰冷的脸颊,惹来金尚辉一阵不满的低吼,龚黎昕偏头问道。 “我有两种特殊的能力,一是诅咒,一是祝福。将祝福施加在丧尸身上,丧尸的力量会衰弱,施加在人类身上,人类的力量会增幅。而诅咒的力量则相反。我每天都会为哥哥施加诅咒,所以他的身体保存的非常完好,实力也越来越强。我的话他以前听不懂,但进化到四级以后,他已经能听懂一些简单的指令了。”说到这里,金尚玉微笑起来,眼里充满希望。她相信,总有一天,哥哥会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那一开始的时候你怎么没治好他?他变成丧尸后不会伤害你吗?”龚黎昕化身好奇宝宝,不停追问。 “一开始我能力低微,哥哥伤的又太重,想治也治不好。我在自己身上施放祝福,他就不敢靠近我,我每天给他施放诅咒,让他感觉非常舒服,久而久之他就习惯跟着我了。”金尚玉简单回答,看向他渗着黑血的手背,说道,“血变黑了,你感染了,我可以帮你治疗。不过,你得答应我,不再伤害我哥哥!” “不用了。”龚黎昕摆手,“我的血本来就是黑色的,有剧毒,丧尸毒也奈何不了我。” 金尚玉闻言眼睛骤然暴亮,想要拽过他手背研究,但想起他恐怖的实力和邪戾的脾性,又堪堪打消这个念头。她眼巴巴的看着少年,哀求道,“请你不要伤害我哥哥!我只有他这一个亲人了!” “我不会动他。”龚黎昕摆手。 金尚玉长吁口气,身体一软,瘫倒在地上。也许少年的骨子里有些弑杀,有些暴戾,还有些邪气,但她看得出,少年的性格其实非常单纯,非常直爽,答应别人的事一定会做到。 “你怎么了?”见她瘫软如泥,翻着白眼大口喘气,像一只濒死的鱼,龚黎昕急了,戳着她肩膀问道。 “别动我,我消耗力量过度,需要休息一会儿。”金尚玉有气无力的说道。 她路上本想迷惑住龚黎昕一行人的心智,将他们引开,以免撞见哥哥。却没想到他们的精神力比她高得多,只稍微用念力触碰林文博和宋浩然的身体,这两人就立即察觉了。而龚黎昕压根就无视了她的念力攻击,让她做了一路白工。后来她又大面积施放祝福,将哥哥和那群下级丧尸暗地驱赶出粮仓,最后为了阻止龚黎昕的追击,又运用了幻术和木系异能。现在,她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龚黎昕闻言放下心来,蹲坐在她身边守护。这女人能够治好父亲,他一定不会让她出事。似想到什么,他面色一凛,眼神不善的看向金尚玉,问道,“我宋大哥和林大哥呢?” “他们没事,被我的幻术困在半路。我是念力系三-级中阶,他们实力比我强,顶多被困二十分钟就能自己走出来。”回避少年锐利的视线,金尚玉赶紧解释。 眼里的冷光消散,龚黎昕满意的颔首。这时,金尚辉已经恢复了元气,快速翻身爬起,绕着金尚玉转圈圈,苍白的面容微露焦虑之色,并不停对龚黎昕低吼。但仿佛被龚黎昕打怕了,他丝毫不敢上前,更不敢主动发起攻击。 “哥哥别慌,我没事。”金尚玉赶紧柔声安慰,待金尚辉平静下来,这才偏头看向龚黎昕,问道,“你来凤凰城找我干什么?” “找你救我爸爸。”龚黎昕老实回答。 “那你找错人了,我只杀人,不救人。”金尚玉语气变冷,表情扭曲,“人类是地球上最恶心的生物,比丧尸更加该死!当初,我也曾经天真过,看见同胞都想救上一救,但他们是怎么回报我的?他们占有我,囚禁我,折磨我,把我当成泄-欲和治病的工具。如果不是为了带我逃出牢笼,哥哥也不会变成今天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这样逆天的能力,的确会遭人觊觎,正是所谓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吧。龚黎昕暗忖,凝视金尚玉半晌后徐徐开口,“救不救可由不得你。我有千百种办法能够逼你答应,你信不信?” 金尚玉脸颊涨红,嘴角抽搐,憋了许久才憋出三个字,“你卑鄙!” 她方才还以为少年会像其他人那样,用‘世界上有坏人也有好人,你应该区别看待,不要陷入不美好的过去无法自拔’等等类似的大道理来游说自己,安慰自己,却没想少年竟然半点也不懂怜香惜玉,张口就是威胁。见鬼!她刚开始怎么会以为这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单纯小少爷呢?明明就是个恶魔!她眼睛肯定被狗-屎糊住了! 随着金尚玉的斥骂,金尚辉也呲牙,对龚黎昕低吼一声。龚黎昕挑眉,淡淡瞥他一眼,作势就要站起,朝他逼近,他立即后退,露出如临大敌的表情。 仿佛觉得他的举动很有趣,龚黎昕站起又蹲下,蹲下又站起,引得金尚辉一僵复又一退,手忙脚乱,惊慌失措。金尚玉看得眼角直抽,心中狠狠骂道:他奶奶的!那是我哥!你当逗狗呢?!不过,未免惹恼这小魔头,她咬咬牙,终究没敢骂出声。 引逗了几次,见金尚辉僵立在原地,丝毫不敢乱动,一双金色竖瞳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仿佛被施了定射,龚黎昕这才心满意足的坐下,嘴角挂着顽皮的微笑,眼睛闪闪发光,暗忖道:金尚玉的哥哥甚是有趣,比萧霖圈养的那些尸傀可爱多了!

上一篇   121、一二一

下一篇   123、一二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