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一二五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25、一二五

125、一二五 在回程的悍马上,等人木着脸,与身穿黑色宽大连帽衫的金家兄妹挤坐在一起。自从跟了龚黎昕,他们脸上控制表情变化的神经已经因各种神奇事件而彻底崩断了,变成了所谓的面瘫,当然,他们的承受力也在蹭蹭的往上涨,相信再过不久就能做到‘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了。 挨着金尚辉落座的最是僵硬,像一座石雕,几乎连眼珠子都不敢乱转,但他内心的小人却很狂躁,正流着眼泪满地打滚,哀嚎道:妈呀!又来了,又来了!神啊!救救我! “哥哥,别闻了,他不能吃!”也许感受到了几近奔溃的情绪,金尚玉一把将凑在他脖颈处细细嗅闻的金尚辉拉了回来,低声告诫道。 是啊,我的肉是酸的,还有一股土腥味,因为我是土系异能者!扯开嘴角想要说上这么一句,却半点发不出声。但在旁人看来,他却像是在微笑,风仪气度那是一等一的好,令小水三人佩服不已。 金尚辉是头一次被困在这么逼仄的空间里,情绪十分不稳定。金尚玉不忍心给他施加祝福伤害他,又不能给他施加诅咒让他精力更充沛,食欲更旺盛,只得给车内的其他人施加了祝福,避免金尚辉忽然暴起发难。但即便如此,金尚辉对眼前几人依然很感兴趣,时不时要凑过去研究研究。 三岁小孩正是心智初开的时候,难免会有好奇心,这可苦了金尚玉也苦了等人。 这不,金尚辉被金尚玉屡次教训,心情郁躁,忽然偏过头,冲嘶吼一声,并伸出利爪,闪电般划破他的脸颊。眼珠子动了动,木然的坐在原位,任由脸颊缓缓渗出鲜血,心里默数道:第二十九次! 金尚玉虎着脸摁下金尚辉的手,甜甜的对微笑,“刘大哥,对不起啊!”她边说边将手覆上的脸颊,一道白光闪过,恢复如初。若不是有祝福加身,金尚辉就不是简单的抓挠而是直接划破他的喉管。 “没-关-系。”木着脸摇头,说出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僵硬的不得了。 “刘大哥,我这治愈能力你们可得替我保密呀,否则以后你们受伤了我可不帮你们治哟!”金尚玉笑眯眯的补充。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也是赤-裸-裸的利诱。说了,以后受伤就只能等死,不说,以后就有了一个万能医生,等于多了好几条命。等人整齐划一的点头,“一定一定!” 金尚玉满意了,避开哥哥尖利的指甲,小心翼翼的摁压住他蠢蠢欲动的手背,对坐在前排的少年说道,“龚黎昕,我哥哥可能饿了。” “宋大哥停车,我带小辉去猎食。”龚黎昕闻言立即叫停,朝高速桥下的一座小城镇指去。 悍马在路边停稳,狂躁中的金尚辉立即安静下来,金色竖瞳灼灼的看向龚黎昕,规整的坐姿,期待的表情,像足了等待老师号令的小朋友,半点看不出先前的焦虑和暴躁。 “小辉下来,我们去找吃的。”龚黎昕下车,对坐在后排的金尚辉微笑招手。雀跃的嘶吼一声,金尚辉立即闪到车外,跟随在龚黎昕身后。两人脚尖轻点就已跃过高高的护栏,龚黎昕身姿飘渺,凌空朝高速桥下的城镇掠去,金尚辉用锋利的指甲插-入水泥桥墩,快速下滑,不出几分钟,两道身影已相继远去。 “你哥哥被小昕调-教的很好。”林文博斜倚在车门边,嘴里叼着一根自制烟卷,吐出一口白色烟雾幽幽说道。 “是教导,不是调-教!”金尚玉额角的青筋跳了跳。 宋浩然从驾驶座上跳下,目视两人逐渐缩小的背影,言辞犀利,“有事了打一顿,打到怕为止,没事了给颗晶核,逗到欢喜为止,你确定这不是调-教?” “别再说了好吗?再说我会后悔让哥哥跟着龚黎昕。”金尚玉口气哀怨,想到哥哥上一秒被龚黎昕打得奄奄一息,差点死掉,下一秒又被他用几颗晶核逗回去的情景,感觉一阵无力。 “我们特种兵就是这样被调-教出来的,一根大棒加一颗甜枣,黎昕的做法没有错。你不应该后悔,而应该感到庆幸。你没发现吗?你哥哥现在已经学会了战斗时与人配合,学会了听取简单的对话,甚至学会了用其它系的晶核与我们交换金系晶核。他正在成长,而且速度很快。”宋浩然睨一眼金尚玉,想她终究还是年轻,看不出黎昕的苦心。 这一番话引得金尚玉怔楞,止不住的沉思起来。半晌后,她定定看向宋浩然,语气释然中带着感激,“你说得对,跟着龚黎昕是我哥哥的幸运,我想岔了。” 宋浩然摆手,没有说话。林文博弹掉烟卷上多余的烟灰,温声安慰,“你只是太在乎你哥哥了,不忍心见他受到任何伤害。想要孩子成长,最好的办法是放手,让他去经历风雨。其实,身边有你哥哥陪伴也是小昕的幸运,这么活泼的小昕我以前从没见过。” 想起少年引逗金尚辉的各种可爱举动,林文博和宋浩然不约而同的低笑。以前的少年也很可爱,但那是一种柔顺乖巧,体贴懂事的可爱,他们说什么,少年都会听从,仿佛不知道何为拒绝。这种态度虽然可人,却带着某种小心翼翼的拘谨和讨好。很多时候,他们都清晰的感觉到,少年心底隐藏着一个他们无法理解也无法进入的精神世界。 他们不欲挖掘少年的秘密,却希望终有一日能完全走进少年的心扉,看进他心灵深处。眼下,因为金尚辉的陪伴,少年正不知不觉暴露出他更多的本性,让他们知道,原来少年也可以如此活泼生动,肆意张扬,狡黠霸道。 他们并不因此感到嫉妒,反而觉得欣慰。他们能够以爱人的姿态陪伴在少年身边,却不能完全取代朋友的位置。金尚辉实力强悍,心思纯白,像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他们不得不承认,少年身边追随了那么多人,金尚辉是与少年最契合的一个,正是因为他的出现,少年脸上的笑容变得鲜活无比,深深触动他们的心灵。只要少年觉得快乐,养一只丧尸又有何妨?相信在长蛇岛,没人敢置喙。 在几人的思绪万千中,龚黎昕带着金尚辉满载而归。两人跃过桥边的钢丝防护栏,朝站在门边的三人走来,金尚辉嘴角残留着一块红白相间的糊状物,像是脑髓,龚黎昕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一排雪白的贝齿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 “很高兴?”林文博伸手环住少年的肩膀,捏捏他脸颊柔声问道。 “嗯,小辉的武艺又有进步,与我配合的很是默契。”龚黎昕点头,从林文博怀里掏出手绢帮金尚辉擦拭嘴角的污渍。 金尚辉主动俯身,让他的动作更加顺手,平时闪烁着兽性凶光的眼眸清澈见底,温顺柔和的不可思议。龚黎昕时不时要与他切磋一番,半点也不留情,次次都把他打到奄奄一息才肯罢手,他早就被打怕了,面对龚黎昕,心中只有臣服,没有抗拒。 也许正是因为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太坏,所以稍微展示一点善意就会换来深重的感激,这就是所谓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俗称抖m。眼下的金尚辉很明显是个斯德哥尔摩重症患者,对龚黎昕黏糊的紧,把金尚玉都甩到了脑后,但凡龚黎昕对他温柔一点,他就兴奋的嗷嗷直叫。如果他有尾巴,这会儿早就甩上天去了。 看着紧紧挨在少年身边,眯眼露出享受表情的哥哥,金尚玉鼻端喷出一股酸气,径直爬上车,重重甩上车门。金尚辉对妹妹幽怨的心情完全没办法体会,他朝宋浩然看去,摊开掌心,将几枚五彩斑斓的晶核递到他面前。 明白他的意思,宋浩然轻笑,从兜里掏出一枚三-级低阶金系晶核放在他掌心,然后拿走一枚二级高阶火系晶核。没有同等级的晶核可以交换,他也不会与金尚辉计较,对方只有三岁孩童的智商,在两天时间里学会物物相易已经算是顶聪明了。 金尚辉呲牙,仿佛在道谢,越过好整以暇看着自己的林文博,将手伸进车里,等待等人与他交换。林文博上次不但不与他交换,反倒拿走了他一枚金系晶核,他当即狂躁起来,与林文博动了手,事后被龚黎昕修理的很惨。这件事在他心上烙了印,短时间内他无法忘记。 四人急忙拿出金系晶核与他交换,没有晶核的就摆摆手,换来他不满的嘶吼和凶狠的瞪视。 “他挺记仇的。”看着金尚辉的所作所为,林文博揽着龚黎昕肩膀,轻笑道。 “我也挺记仇。”龚黎昕语气十分认真。 “嗯,你们性格挺像的,直来直往,不谙世事,难怪合得来。”林文博脸上的笑意更深,亲亲龚黎昕的额头,半拖半抱的将他弄上车。 龚黎昕连忙伸手招呼金尚辉。金尚辉在他身边坐定,摊开掌心,露出委屈又渴望的神色。还有两枚晶核滞销了。 龚黎昕微微一笑,将两枚三-级低阶风系晶核换成三-级高阶金系晶核。金尚辉竖瞳转了转,眼底滑过一道璀璨的流光,用锋利的指甲小心翼翼的碰碰少年粉白的面颊,嘴角向两边咧开,表示自己内心的欢喜。 “哥哥笑了!”坐在林文博身边的金尚玉见状,不敢置信的呢喃,心中的酸涩全都被欣喜若狂所取代。此时此刻,她隐隐意识到,跟随在龚黎昕身边,也许是她这辈子所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上一篇   124、一二四

下一篇   126、一二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