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一二七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27、一二七

127、一二七 众人视线在龚少和那只丧尸身上来回移动,见龚少还好端端站着,那丧尸躺在地上口角带血,亦没有消失,这才缓缓回过神来,忖道:们没有听错,龚少确实养了一只丧尸,还是只四级低阶金系丧尸!龚少这是要干什么?内部大?这跟放只狼进羊群有什么区别?还不准羊群反抗,要不要人活了? 看出众人眼里恐惧、不满和疑惑,龚黎昕扬声解释,“们不用担心,他不吃人肉,吃丧尸晶核。只要们不去招惹他,他亦不会主动攻击,和金尚玉会看好他。” 看好一只四级低阶丧尸?这话要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绝对会被人喷死,但这人是龚少,实力深不可测,言出必行龚少,结果自是不同。虽然不知道金尚玉是谁,但大家只犹豫了半分钟不到就都齐声应诺。 连这等玩火,引狼入室危险行为都能让大家二话不说选择盲从,龚黎昕在基地里号召力和凝聚力可见一斑。有什么样上位者就有什么样下属。对龚少品性和实力心悦臣服,对他组员们亦初次见面就心存好感,四人对视,顿觉这一趟来对了,也许这次他们能真正安定下来。 窦恒身后人马即便心存疑虑,在强权压迫下也不敢多辩驳一句。如今世道以强者为尊,强者说出话,哪怕离经叛道,荒诞不羁,那也是不可违逆天理。 这边厢,龚黎昕在处理金尚辉身份问题,那边厢,金尚玉已经冲到金尚辉身边,抹去他嘴角蜿蜒一线黑血,心中大痛。 “哥哥,没事吧?”见金尚辉眉头紧皱,哀哀低吼,躺在地上爬不起来,她着了慌,小心翼翼摸索他被拍击胸口,运转异能就要替他治疗内伤,待掌心荧光微闪才意识到自己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能力,落入有心人眼里又会招来很多麻烦。她脸色一紧,立即收起异能,淡淡荧光还未来得及逸散就消失不见,无人察觉。 吩咐组员将基地里存在一只四级丧尸消息私下散播出去,以免大家不小心往枪口上撞,见组员们纷纷点头答应,龚黎昕这才踱步到金尚辉身边,俯身问道,“怎么还不起来?” “下这么重手,叫他怎么起来?”金尚玉眼底泛着泪花,气呼呼诘问。明明是那人先出手,凭什么挨打是哥哥?金尚玉怒了,她和龚黎昕一样,也是个护短。 “只是用掌风将他拂开,根本不至于重伤。”龚黎昕拧眉说道。 “都了还不叫重伤?”金尚玉指着金尚辉血迹未干嘴角,嗓音陡然拔高。 “看看。”龚黎昕蹲下-身,掰开金尚辉下颚,用指尖拨弄他苍白薄唇,淡淡开口,“他把嘴角咬破了。” “啊?”金尚玉呆了呆,顺着他手指看去,果然看见嘴唇内侧有一个细小伤口,正缓缓渗着血,再由嘴角溢出。“没受重伤,哥哥怎么会爬不起来?”她脸一红,梗着脖子问道。 龚黎昕看也不看她,拍拍金尚辉脸颊,用诱哄语气说道,“小辉,以后要乖乖,不要随便与人动武,特别是对方人多势众时候。若不打得痛,让记住,日后吃亏是自己。来,给揉揉。” 他边淳淳教诲边将掌心覆上金尚辉胸口,吐出一丝内力替他按揉,来来回回,顺时针逆时针,动作非常娴熟。 金尚辉本来皱成一团俊美面容立即舒展开来,微眯金瞳,定定凝视少年,喉咙发出咕噜噜轻响,似一只憨然乖巧,极力讨好主人大猫。少年掌心非常温暖,抚-弄他身体动作非常温柔,令他感觉很是欢喜,恋恋不舍。无法用言语表达自己心情,他伸出利爪,勾住少年衣袖不肯放开。 龚黎昕轻笑,继续按揉了两下,然后塞了一枚晶核进他嘴里,摸摸他脸颊道,“好了,快起来。下次再帮揉。” 好似听懂了他话,金尚辉一骨碌爬起,精神抖擞围着少年转圈,时不时低吼一声,虽然无人能听懂,但那漂浮声线中欢欣和讨好却不容人错辨。 两人之间互动那样娴熟亲昵,像做了几百遍一样,这个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哥哥是在撒娇耍赖,金尚玉就愧对她天才少女称号。看着额头上明晃晃刻了六个大字――求爱-抚,求包养哥哥,她嘴角抽搐,表情看似无奈,心底却拼命隐忍着激动。短短两天,哥哥正在飞速成长,行为越来越人性化,让她坚信,终有一天哥哥会恢复正常。对于抢走了哥哥少年,她心底嫉妒越来越少,感激却与日俱增,因为她知道,唯有面前少年才能与哥哥肆无忌惮亲近而不怕被哥哥伤害。没有少年,谁也无法让哥哥过上正常人生活,包括自己。 场中众人,除了林文博,宋浩然,等人,个个都看得目瞪口呆,叹为观止。如不是亲眼所见,他们绝不会相信,人跟丧尸竟然能够这样和谐有爱相处,这画面太他-妈诡异了,简直是挑战他们世界观。窦恒手下本来还心存疑虑和不满,这会儿都彻底放心了。这是丧尸吗?瞧这温顺乖巧样儿,明明是只忠犬! “弟弟,这位是小妖小姐吗?”见龚黎昕带着金家兄妹走近,龚香怡满怀期待询问。 “嗯。”龚黎昕点头,因龚香怡忽然转变称谓而奇怪瞥了她一眼,复又看向金尚玉,问道,“能不能现在去看看爸爸?” “当然。”金尚玉应诺,跟在他身后朝医务室走去,一众组员们随行左右。 窦恒见状,朝龚黎昕略一点头,站在原地目送他走远,深邃紫眸中闪现出一丝渴望,稍纵即逝。他想要替少年分忧解难,与少年并肩而战,所以,在鲍隆和康正元人马投奔他时,他选择了默认。如今,他不再是当初那个弱小如蝼蚁窦恒了,他有能力守护他想要守护人,这样很好。捏紧暗藏在口袋里糖果,待少年背影完全消失在转角,他才挥退手下,缓步离开。 走在医务室路上,谭明远简单将岛上发生事告诉少年,对鲍隆和赵景恨咬牙切齿,并做了深刻自检讨。 等级提升太快,他们有些忘乎所以了,仗着自己实力高强便放松了警惕,忘记了人类是多么阴险狡诈动物。经过这次事件,他们再不敢有丝毫大意,将东区彻底整治了一番,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其实,追根究底也不能怪他们,怪只怪他们受到龚黎昕影响太深。正所谓物似主人型,主子就是个直来直往性子,久而久之他们也跟着变得大大咧咧。这次事件给他们敲响了警钟,至少,顾南,李东生,罗大海等人又重新捡起了被他们扔掉纤细神经,想事情更加周到,当然,还留下了很严重后遗症,那就是看谁都像不怀好意之人,疑心病根深蒂固。 这可苦了四人,也苦了日后想要跟随在龚少身边一众人等。面对地狱式严苛考验,他们差点没有泪奔,但最终都因为对龚少狂热崇拜而坚持了下来。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他们既然没死,人在哪儿?”龚黎昕清亮嗓音略微低沉下来,看似淡然语气中泄露出一股森冷杀意,令谭明远抖了抖,却也令他高悬心缓缓落地。看样子,龚少是不欲追究他们失职了。 “在窦恒手上,们跟他要人他没答应,说是等回来。”谭明远皱眉,语气有些不虞,“估计他是想拿这两个人做筹码跟咱要物资和粮食。” “无妨,能给们就给,拿爸爸做要挟,要他们生不如死!”龚黎昕摆手,眸光变冷,浓重煞气从他身体中溢出,引得金尚辉有些不安。他低吼一声,用指甲轻轻勾了勾少年衣角,仿佛在安慰,又好像在询问少年怎么了。 龚黎昕立即收起满身煞气,眉眼微弯,摸摸金尚辉发顶安慰,“和小妖进去看爸爸,乖乖等着,们很快就出来。”话落,他拿出一袋色泽深浅不等金系晶核交到金尚辉手里,见金尚辉低吼一声,仿似在答应,然后捏着布袋兴趣盎然把玩,这才放心推开医务室门。 林文博和宋浩然心里酸不行,走过金尚辉时脚步一顿,语气沉沉对谭明远等人吩咐,“看好他,不要让他跑进来,免得吓到龚叔。” “哎,知道了!”谭明远等人答应非常勉强。一只四级低阶金系丧尸啊?分分钟就能把他们全灭,他们拿什么看住人家? 众人流着冷汗,悄悄将金尚辉围在中间,就连神经最大条王韬和曹亚楠也都有些腿脚发软,生怕这只丧尸忽然发难,扑上来咬死自己。等到攻防阵势形成,将金尚辉困在了中间也没见他有什么异常举动,众人才稍稍放松紧绷神经。实际上,金尚辉不但没有异常,反而正常很。他修长身体斜靠在墙壁上,一手拎着用变异巨蟒蟒皮制成布袋,一手时不时伸进去掏一枚晶核塞进嘴里,然后扬起下颚,喉管微微蠕动,看上去就是个闲来无事在享受美味点心普通青年。 五分钟过去,他好像有些吃饱了,张嘴打了个嗝,眼睑半开半合,遮盖住金色竖瞳中流转厉芒,指尖勾着布袋一动不动,仿似快要睡着。这幅毫无防范慵懒模样再配上他过分阴柔俊美脸庞,看上去实在是赏心悦目,令众人缓缓放下高度戒备心。 曹亚楠离金尚辉最近,见状胆子逐渐增大,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他完美侧脸,越看越入迷。这真是丧尸吗?怎么身体一点都没有腐烂? 她越凑越近,恨不得拿手指去戳一戳这人脸。乐嘉和杨晓雪嘴巴开开合合,想要尖声告诫她离远一点,又怕惊醒陷入沉睡丧尸。 正在两人急得挠心挠肺时候,金尚辉猛然睁眼,转头,张口,向曹亚楠低吼一声,锋利牙齿闪烁着寒光,金色竖瞳里没有一丝半点人类该有情感,只有野兽特有狰狞和凶狠。曹亚楠吓得脸色惨白,急急倒退数步,砰地一声撞到背后墙上。 金尚辉正要举步逼近,抓挠她一下,医务室门拉开一条缝,龚黎昕探出头来,蹙眉看着他,葱白指尖抵在粉红唇瓣上,比划了一个噤声动作。这是两人交流时惯用手势,金尚辉早已烂熟于心。 金尚辉不动了,缓缓收回利爪,看向少年时喉咙里发出有节奏咕噜声,下颚一点一点,好像在讨好。龚黎昕微笑,低声说道,“乖,别吵到爸爸。”话落,他轻轻合上房门。 金尚辉继续咕噜了两声,紧绷身体放松下来,靠回墙壁,又恢复了原先慵懒无害模样。 “靠!吓死老子了!”曹亚楠猛拍胸口,心有余悸说道。 小孙杰拉拉身边马俊衣角,脸上带着狂热崇拜,低声赞叹,“龚少好帅!这只丧尸好听他话!比小狗狗还乖!” 马俊拍拍他脑袋,语气非常骄傲,“那当然,收一只boss级别丧尸做小弟,这种惊世骇俗事只有咱龚少才hold住呀!” 什么boss,什么hold小孙杰虽然没听懂,但也知道是好话,连忙重重点头,其他人亦露出心有戚戚焉表情,对自家老大崇拜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这是他们对龚少最深刻印象,而且,这印象一辈子都没有被打破。

上一篇   126、一二六

下一篇   128、一二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