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变

2012年10月13日晚8点,某岛国发生9.5级地震,并引发了特大海啸。数分钟内,排山倒海的巨大浪潮将该岛国十分之一的领土吞没。海啸过处房屋倾颓,死伤无数。消息一出,全世界为之震动。 当晚,林文博看完铺天盖地有关海啸的新闻,心情前所未有的沉重。这次的地震和海啸龚香怡早就预言过。实际上不只这次,上两个月里世界范围内的特大灾害都被她一一言中。到如今,林文博连最后一点侥幸都不敢再有。预言是真的,世界正在经受接二连三的重大灾难,平和的生活在不经意间分崩离析。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浓烈的威士忌,仰头一口喝干,而后正了正神色,决然的推开了林家上一届掌舵人,也就是他祖父林茂的书房。虽然一直帮着龚香怡搜集物资,但是他并没有竭尽全力。身负家主重任,他不能因为一个预言就拿家族的命运开玩笑。 如今预言一点点成真,他知道林家不能再沉寂下去,该拿出破釜沉舟的决心才能在末世爆发后生存下来。给龚父的军队提供全面的后勤保障,彻底与龚家绑在一起是最稳妥的办法,林氏必须有大动作了。 林文博自小失怙,之所以没被如狼似虎的叔伯们倾轧而死,一是因为他能力卓绝,手腕高超,二就是有林家掌舵人林茂的一力维护。林茂对自己孙子自然是信任有加的,不管听见的消息多么荒谬,多么惊悚,他依然秉持了谨慎的态度,决定在见过龚远航和龚香怡之后再做决定。 若龚香怡真能说服他相信那个预言,林氏愿不惜代价,倾尽全力支持龚远航的军队。 翌日,林文博上午依然在林氏坐镇,下午照常去训练营特训。物资要准备,自身也必须强大,如此,才能在末世活下去,并活得好。 只是,想到祖父晚上要拜访龚家,决定林氏命运的一刻马上就要来临,他的心情非常沉重。林氏能有今天的规模,是靠祖父,父亲和自己三代人努力打拼得来的,他不看重林氏的财富,却珍惜自己和父辈们的心血。过了今天,他们所付出的一切都将毁于一旦,林氏的基业将被掏空,虽说是情势所逼,但仍会心痛难舍。 林文博面色阴郁,砸向沙包的拳头更快更狠了。待他发泄完毕,有些精疲力尽时,看向不远处训练场中被一群大兵围攻的龚黎昕,立刻便露了笑意,沉重的心情消失无踪。 宋浩然忙于收拢并掌控a省的军队,不能天天跑来训练营监督,因此特别嘱咐自己的部下要严加训练龚黎昕。 有宋少将的命令,一众下属们精心准备了一张训练表,势必要好好调·教弱不禁风的龚少爷。却不想,他们完全低估了龚少爷的实力。调·教者如今反而变成了被□者,还前仆后继,上赶着让龚少爷调·教,画面实在是滑稽。 龚黎昕本就学武天赋奇高,能参透并修炼鬼神莫测的逆脉神功,学习现代的格斗术于他来说简直是小儿游戏。只一天,他便把各种格斗技巧学的炉火纯青,把训练他的教官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那教官在特种兵训练营是排得上号的高手,败在一个刚学了格斗术仅一天的黄毛小子手里,消息一传开就像捅了马蜂窝,营里的高手倾巢而出,轮番着找龚黎昕比划,又轮番着败北。 当兵的,特别是千锤百炼的特种兵,骨子里都有一种不服输的韧劲。败北了没关系,他们继续再战,见天的找龚黎昕决斗,从一开始的单挑,到现在的群殴,居然没有赢过一回。这些人越挫越勇,挑战龚黎昕就成了军营里的一大盛事,每当有人和龚黎昕打起来,大兵们立刻放下手头的训练,呼朋引伴的围观呐喊。 捡了这么个奇才,这奇才还是龚首长的儿子,未来很可能投身军界,前途无量,训练营的负责人也不管,由他们去。 小少主心性简单,为人处世没有什么高超的手腕,唯‘认真’二字而已,被轮番挑战也不恼,每次都爽快的答应下来,然后耐心陪这些大兵们玩,玩到他们精疲力尽,甘心罢手为止。 不说他快到诡异的步伐和强悍的出拳,单是他无与伦比的耐心和严谨认真的态度就已博得了这些大兵们的好感,也让他们更爱找龚黎昕切磋了。无他,只因龚黎昕每次打完,还会很好心的将对方的破绽和不足指出来,使他们获益良多。 看着场中眼眸清亮,眉目淡然的少年出手如电,将一个个彪形大汉放倒在地,然后又满带歉意的将大汉们一个个扶起,一一指出他们的不足,让他们感激涕零,恨不能再让少年好生蹂躏几次。那场面实在颇具喜感,林文博跌到谷底的心情缓缓回升,摇头失笑。 “小昕,和我打一场。”等围着龚黎昕的大兵们恋恋不舍的离开,林文博上前说道。看见龚黎昕痛快淋漓的出拳,他也有些技痒。 “不了。”龚黎昕蹙眉,摆手道,“林大哥你打不过我,会受伤的。”林大哥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商人,不像那些大兵们那样耐摔打。 听见他毫不客气的拒绝,林文博没有被看低的恼怒,反而心情大好的笑起来。 几个月的相处,他已经很了解龚黎昕的性格。这孩子简单纯粹,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不会敷衍,也不会随意欺骗。更难得的是他处事淡然,专心享受眼前,不论是幸福还是磨难,他都全心全意的领受,从不自怨自艾的钻牛角尖。 和他在一起,就像怀抱一团小小的光源,不刺眼,不灼热,却散发着淡淡的温暖,极为抚慰人心,那些沉重,阴郁,压力,都会消失无踪。林文博爱极了他现在的样子,每天和他在一起训练,然后共进晚餐是林文博目前最喜欢的活动。两人的感情也在这短短的一个月里突飞猛进。 “打不过也要打,功夫是练出来的,不是看出来的。”林文博笑着说道。 “林大哥说的对。”龚黎昕想了想,点头表示同意,然后严肃的警告道,“那就打一场吧,我不会留手的。” “千万别跟我客气!”林文博失笑,退后两步做出攻防的姿态。 两人很快战到一处,龚黎昕果然像他说得那样,一点也没留情,该出招时就出招,把林文博逼的节节败退,狼狈不堪。一脚将林文博踢出战圈,龚黎昕见好就收,上前拉他起来。 林大哥的身手其实已经很不错了,自己只是比林大哥早学武十六年,又有内力护体,一招一式虽然尽量收敛,但战斗的本能都已刻进了骨子里,赢了林大哥这个普通人实在算不得本事。龚黎昕暗暗忖道。 “你小子果然没有手下留情!”扶着龚黎昕站好,林文博捂着被踢的生疼的肚子,故作没好气道,内里却极为痛快。酣畅淋漓的打了一架,他郁结的心思都解开了。 “对不起。”龚黎昕垂眸,面露愧疚,伸手抚上林文博的腹部,糯糯道,“我帮林大哥揉揉,很快就好了。”话落,他暗暗渡了几丝内力到掌心,手法极富技巧的将林文博腹部有可能堆积起来的瘀血和暗伤揉开。 龚黎昕的手掌细腻光滑,又绵又软,轻轻在自己腹部揉搓,带起几丝灼热的温度,本来疼痛难忍的伤处竟说不出的舒服。林文博眯眼,几欲□出声,又堪堪忍住了。大庭广众之下,他还不想出丑。 “我好多了,不用揉了。”恋恋不舍的移开龚黎昕的小手,林文博笑的宠溺,摸摸他乌黑发亮的额发说道,“时间差不多了,可以回去了。走,林大哥请你吃晚餐。” “好啊!”龚黎昕立刻点头,大眼睛锃亮锃亮,满满都是雀跃。 他这幅样子像极了等待主人投喂的小狗,直看得林文博心中酥软,面上笑意连连。两人各自去宋浩然特批下来的独立浴室洗漱,出了训练营后如往常那样,在市区转悠一圈,寻一家有特色的餐馆吃饭。 龚黎昕看准了一家泰式烧烤店,指着店面招牌上那令人垂涎欲滴的烤肉,大眼睛眨巴眨巴,满含期待的朝林文博看去。 林文博拍拍他的发顶,笑着点头,转动方向盘找地方停车。车子停稳,两人还来不及解开安全带,林文博的手机响了。 接通手机,敛容肃穆的听对方说话,又毕恭毕敬的低应几声,林文博朝眼巴巴瞅着自己的龚黎昕看去,语带歉疚,“小昕,晚餐回家去吃吧。我祖父现在在你家拜访,有重要的事商量。” “好啊。那我们快回去吧,别让祖父久等。”林大哥有正事,自然不能耽误。龚黎昕乖巧的点头,面色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快。 林文博含笑看他一眼,倒车出了停车场,朝龚家驶去,刚刚还轻松无比的心情一点点沉重起来。

上一篇   特训

下一篇   团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