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一三零

129一三零- 心中越来越强烈渴望促使龚香怡想要去修补被她砸碎亲情友情和爱情,她垂眸,试图找一个话题加入,半晌后,迟疑开口,“那个,一直想问,赵景为什么要背叛东区?” “赵景?”宋浩然眼里露出疑惑,林文博也挑了挑眉,对这个名字感觉有些熟悉,一时却又想不起来。不怪他们记忆力差,东区那么多人,赵景实力一般,性格懦弱,平时不声不响,根本没人注意他存在。会咬人狗是不会叫,这话委实说得有道理。 “啊,他喜欢宋大哥,还吻了宋大哥,被教训了一顿。”龚黎昕记忆力超群,面露恍然道。 “原来是他。”林文博嗤笑,睨宋浩然一眼,调侃道,“原来是因爱生恨。” 宋浩然黝黑面颊微微泛红,却不是羞,而是怒,时不时舀眼去刺好友,警告他莫要借此挑拨自己和黎昕关系。 林文博眯眼,没再多说,龚父面色纠结开口,“那个赵景是个男吧?” “哈哈,远航,可落伍了。如今这世道,男喜欢男,女喜欢女,关系乱很!”林老爷子朗笑开口。 龚父纠结浓眉舒展开来,喟叹道,“也是,这世道乱象频出,没啥稀奇。老爷子,很前卫啊!”两老凑在一起言笑晏晏,聊起了时下年轻人。见孩子们陪坐榻边,面露疲惫,连忙心疼挥退他们。 龚黎昕走到门边,脚步顿了顿,回头看向龚父,一字一句慎重问道,“爸爸,如果也喜欢男人怎么办?” 林文博和宋浩然齐齐停步,屏住了呼吸,勉强按捺下狂跳心脏,故作轻松看向龚父。 龚父怔楞了好几分钟才回过神来,也慎重回道,“只要觉得高兴,觉得幸福,爸爸不会阻止。在末世,人活得很艰难,每天都在生死存亡间挣扎,如果儿子有幸福快乐可能,愿意用一切去交换。当然,香怡也一样。其他都是虚,爸爸只希望看见们平安快乐一辈子。” 话落,龚父深深睇了一眼面上微露激动宋浩然。就因为赵景吻了浩然,儿子就把人教训了一顿,这情况明显不对。儿子这是在吃醋呢!老姜就是老姜,从只言片语中就察觉了真相,再加上儿子最后提问,他心中三分怀疑瞬间变成了十分笃定。如果儿子喜欢旁人,他或许会犹豫一下,但这对象是他从小看到大,亲如半子宋浩然,他也就释怀了。此次病重,差点就与一双儿女天人永隔,他还有什么想不开? 林老爷子明显和龚父想到了一处,意味深长瞥了宋浩然一眼,却忽略了自家孙子略微黯淡眼神。 林文博不是傻子,龚父能接受浩然,不代表也能接受自己,更何论接受他们三个同时在一起。所以,即便心中苦涩难言,他面上却丝毫不显,嘴角依然带着温雅微笑,只略略垂眸,遮住眼底一闪而逝酸楚。 龚香怡在龚父话落后便羞涩向林文博看去,心中 顿生希望。宋浩然管不了好友那么多,迎上龚父视线,爽朗一笑,这就算是默认了。龚黎昕高悬心缓慢回落,抿了抿粉红唇瓣,笑容腼腆。 养子变儿媳,这转变太惊悚了。龚父额角抽搐,挥手道,“去吧,去吧,让和老爷子清静清静,头疼!” “唉,好生休息,和黎昕晚点再来看。”宋浩然爽快应下,大大方方揽着龚黎昕肩膀离开。终于过了明路,他有种出人头地,春风得意感觉,走路都轻飘飘。 走出医务室所在监舍楼,龚香怡加快步伐,小跑到两人身边,踌躇了片刻后问道,“们,们俩在一起了?” “是啊,有意见吗?”宋浩然将少年往怀里拢了拢,挑眉问道。 “没有。”龚香怡早已习惯了宋浩然面对自己时冷漠疏离态度,启唇微微一笑,真诚开口,“只是想说,祝福们。”一直死心塌地爱着文博弟弟竟和浩然两情相悦,这种转变太过巨大,令她真切感觉到,一直纠结于前世自己有多么愚蠢! “谢谢。”听出她话语里满满祝福之意,宋浩然瞥一眼坠在他们身后,步伐缓慢沉重>好友,垂头,珍而重之亲吻怀中少年额头。见少年漆黑星眸溢出一丝水光,雾蒙蒙看着自己,样子可爱到了极点,他低笑,扣住少年后脑勺,强势攻占他粉嫩唇瓣。 交吻中两人,一个高大英挺,一个纤细可爱,热情动作,专注表情,配在一起似一副美好画卷,令人无限向往。龚香怡微笑,看向缓步走上前林文博,轻声道,“他们两真配。” 林文博垂眸,不发一言。他想要冲过去分开两人,想要紧紧拥住少年,侵占他红唇,想要大声宣布,他林文博真正爱得人究竟是谁。但是他狼告诉自己,他什么都不能做。别看方才病房里龚叔答应爽快,但如果捎上自己,他一定再也笑不出来。如今龚叔还病着,小昕那突兀一问已经很鲁莽,为了不刺激龚叔,他只有忍。 隐忍了那么久,他早已经习惯,再大不平,再多不甘,只要能和少年一起,他都可以选择无视。藏在裤兜里双拳紧了紧,他故作淡然开口,“吻够了吗?吻够了就走吧。” 恋恋不舍放开少年殷红唇瓣,复又在他唇角连连啄吻几下,宋浩然这才眼含春风得意看向好友,点了点头。三人并肩往东区监舍走去。龚香怡愣愣看着林文博挺拔背影,终于忍不住心中渴望,高声叫道,“文博,有话想跟说。” 林文博脚步一顿,复又继续往前走。宋浩然睇他一眼,劝道,“去吧,总要和她说清楚,让她死了那条心。” 林文博看向少年,见少年点头赞同,脸上并没有不快表情,这才停在原地,等待龚香怡走近。这是两人私事,旁人不好在场,宋浩然和龚黎昕识趣快步离开。 “想要说什么?”见龚香怡涨红着脸,嘴巴开开合合却良久没有说话,林文博皱眉问道。 “文博,上次说分手那是气话,们复合吧。讨厌自私自利,讨厌急功近利,都可以改,会做回原来,不会再让失望。”龚香怡深吸口气,快速说道。话落,她急急抬头,满怀希冀去看林文博表情,期望在他脸上看见温柔和动容。 但是她失望了,林文博俊美脸庞平静淡然,深邃金色眼眸无波无澜,看不出丝毫情绪变化。细细斟酌了一番用词,他终于轻启薄唇,一字一句慎重开口,“香怡,们已经彻底结束了,哪怕变回原来那个龚香怡,这辈子都不可能与在一起。” 他确爱过原来龚香怡,愿意为她遮挡一切风雨,承担一切痛苦。但爱上独立自主,坦率纯真少年以后,他才知道,原来自己以前爱得那么辛苦。原来龚香怡于他而言是个甜蜜负担,但负担就是负担,哪怕给予它一个美好定语,它依旧是负担,总有压垮他,令他感觉疲倦一天。但少年不同,少年坚毅果敢,坦率纯然,他可以与他并肩作战,也可以为他驱逐心中恐惧和黑暗,在不知不觉间,少年早已变成他活下去动力和信念。他曾以为自己对龚香怡已经爱得够深够重,但在爱上少年以后,他才知道什么叫做‘爱逾生命’。这样他,除了少年,此生再也无法接受别人。 龚香怡面色惨白如纸,强忍着揪心疼痛问道,“为什么?是故意气对不对?们分手过那么多次,从来不与计较。” “不是,”林文博摇头,语气严肃而认真,“香怡听好了,不是故意气,不爱了,爱上了别人。” “爱上了别人?爱上了别人……”反复呢喃了许多次,龚香怡神情有些恍惚,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爱上了谁?!”等她反应过来,她眼珠血红,恶狠狠诘问。 看见她狰狞扭曲表情,林文博皱眉,沉声开口,“以后会知道,总之,们没有可能了。”话落,他转身缓缓离开。 龚香怡说了会改,却又马上显了原形,如果让她知道真相,林文博相信她首先会做事就是跑到龚叔面前大闹一场,弄得所有人不得安宁,然后将一切怨恨不甘都加诸在小昕头上。所以,在看见她变脸一瞬,他立即打消了坦白一切念头,就让她慢慢死了这份心,时间是治愈心伤良药,她早晚有一天会放下。 龚香怡瞪视林文博背影,恨不能将他瞪穿一个大洞,直接看进他心里。怎么会不爱了呢?分开短短几个月怎么就会不爱了呢?她不相信!扭曲面容逐渐恢复平静,龚香怡抹掉眼角泪水,眼底闪烁着不甘光芒-

上一篇   129、一二九

下一篇   131 一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