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一三二

132一三二 世宗弃了马,带着侍卫们无声无息潜进四周灌木从,一双鹰目没有锁定麋鹿身影,反倒直勾勾盯着他正对面,表情肃穆,挽弓待射欧阳慧茹。 对方眉头紧蹙,一双平日里含情带笑美目满满充斥着专注精光,这种专注是对猎物志在必得,带着摄人心魄炫目神采,既令人不敢逼视,又令人不舍移目。 好漂亮眼神!世宗心里暗暗叫好,有这样眼神人,内心一定足够坚韧,对成功渴望也更加强烈。单看太子妃眼神,他就对这次狩猎更加期待起来。 欧阳慧茹持弓手一再收紧,呼吸也越来越浅,直至完全屏住,眼里忽而爆射出一抹精光,扣弦拇指募得松开,早已蓄势待发箭矢极速穿过枝杈间隙,朝正在嚼食麋鹿奔袭而去。 凭着箭矢行进方向,世宗预见到这一箭没有落空。他眼里极快闪过一抹欣赏,转瞬便朝自己马匹奔去,一秒钟内翻身上马,朝麋鹿有可能遁逃方向围堵过去。 轻微破空声响起,麋鹿警觉,撩蹄子想跑,刚一转头,箭矢却已经赶到,本应射在它腹部箭将将插在它屁股上,晃了两晃。 麋鹿痛苦嘶叫一声,朝箭矢射来反方向逃遁,没跑出去多远,一支速度更快,更具杀伤力箭矢迎面而来,似戏耍它一般,明明可以一击毙命,却偏偏不往它身上招呼,只扎在它身前半米处草地上,入土七分,阻断了它遁逃路线。 麋鹿哀叫一声,连忙改换方向,却又每每遇见带着恐吓性,空放过来箭矢,只得朝唯一没有遇见阻碍方向逃去。 见状,世宗收起手里弓,带领侍卫们继续驱赶。 麋鹿遁逃方向正是那片空旷草地,见世宗依计划而行,欧阳慧茹不敢稍做停留,紧追着惊慌失措麋鹿身后,接连放箭。许多箭落了空,却还是有两三支射中目标,但是由于她力道不够,箭矢只浅浅扎进皮肉,留了些血,却并不致命。 她没有气馁,依然一箭接着一箭,动作丝毫不带停滞,微眯眼里闪烁着灼灼野性光芒。 潜伏在麋鹿四周侍卫们也在世宗带领下追击过来,嘴里嚎叫着,以刺激本就惊慌失措麋鹿心智,令它动作变凌乱而迟钝。 麋鹿在这一片狼嚎声中果然方寸大乱,几次都似要跌倒,又险险稳住身形,继续逃命。看见麋鹿越来越显迟钝动作,欧阳慧茹似有所悟,也学着侍卫们样儿,仰头尖啸起来。 她声音清脆悠扬,一声过后,仿佛找到了感觉,又接连叫了几声,高昂声音里充斥着肆意、热血、野性和满满斗志,听在人耳里竟是那样豪气干云,似乎心都要随着这尖啸飞扬起来,冲破云霄。 这样率性而为太子妃前所未见,却正合了女真人生来跌宕不羁性子,侍卫们仿佛受了激励一般,在太子妃引领下叫更为大声,本来静谧山谷被他们喧嚣声惊扰,不断有动物在丛林间奔逃,连树上鸟儿都纷纷扑棱着翅膀飞上高空,盘旋着,久久不敢落下。 眼里倒映着欧阳慧茹火焰般绚烂身影,耳边尽是她和侍卫们高高低低尖啸,那样酣畅淋漓,令人热血沸腾。这情形,彻底震荡了世宗耳目,直震他心头都为之发颤。 分工合作,齐头并进,死守着一个猎物追击到底,不达目誓不罢休,这才是真正围猎,而不是为了加强对女真各部控制不得不举办狩猎游戏。 世宗心里恍惚想着,心头一热,忽然仰天长啸一声,啸声浑厚,直冲云霄,带着浓重杀伐之气。 那麋鹿本就被这群既放箭杀它,又鬼哭狼嚎吓它人弄心神大乱,乍然听见这彷如龙吟一声长啸,心脏都快被震裂了,蹄下一软,绊倒在地。 欧阳慧茹眸子一亮,不失时机补上一箭,正正扎在麋鹿最柔软腹部上,大伤了麋鹿元气。 麋鹿挣扎着起身,再次朝前方逃去,只是,它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欧阳慧茹见世宗一出声就有这样效果,连忙扭头高声喊道:“父皇,叫好!它被吓住了,再多叫两声!” 再多叫两声?皇帝不是让叫,让叫就给叫,人是皇帝啊!跟随在太子妃身后侍卫们听见她大大咧咧豪爽要求,差点从马背上掉下来。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后又暗暗替这个平易近人太子妃担心,生怕她不敬触怒了皇上。 “哈哈,好!”世宗朗笑,豪情顿生,果真对着虚空又长啸两声,惊一众侍卫们差点绝倒,回神后心中顿悟:这是围猎,打到猎物才是正理,哪里来那么多虚礼?迂腐!还是太子妃通透。 被太子妃和世宗肆意感染,侍卫们也放下心中顾忌,更加卖力围堵那头麋鹿,终于将它赶至那处空旷草地。 草地上,一面倒猎杀正式上演。 侍卫们四面八方散开,替太子妃团团堵住各处逃生之路,太子妃则紧坠在麋鹿身后,逮到空档便射上一箭,箭筒空了,世宗便适时抛过去一筒,示意她再接再厉。 两人打马交错,配合默契无间,只苦了那麋鹿,满身都插满了箭矢,却又箭箭力道太小,要不了它命,它只能无奈跑呀跑,再无奈被射呀射,若它智商再高点,估计它会直接找一棵树撞死也不接受欧阳慧茹这样惨无人道蹂躏。 在草地上跑了无数个来回,依然无法突破包围圈,麋鹿终于奄奄一息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气息逐渐微弱,又抽了两下冷子,终于不甘闭上眼睛,没了声息。可怜它并不是被箭射死,而是失血过多,耗损过度而死。 欧阳慧茹见麋鹿倒地,并没有马上跑过去,直到它断气,这才下马,慢慢靠近,试探性伸脚,踢了踢它后蹄。 世宗迅速下马,几步奔到她身边,将她拉开,语带担忧说道:“小心,有些动物会假死,待走近便发动攻击,极为狡猾。” 欧阳慧茹恍然点头,眼巴巴看向世宗,仿佛在说:那您帮看看? 世宗无奈摇头,眼里却带了几分宠溺,走到麋鹿身边,替她查看,片刻后,他转头,朝一脸期待欧阳慧茹看去,肯定颔首。 欧阳慧茹呼吸一窒,片刻后露出一抹极为灿烂笑容,双手并拢成螺状,打了一个长长呼哨。呼哨声比尖啸声高了两个音阶,极具穿透力,破空后足足传出去老远。 世宗瞪眼,错愕看向她。太子妃不是汉人吗?这呼哨是谁教她?倒是打极为像模像样。 “父皇,怎么了?”见世宗瞪着自己,欧阳慧茹放下手,疑惑问,不待世宗回答,又紧接着开口,“皇祖母说,女真勇士围猎成功后都会齐齐打呼哨庆祝,呼哨声传出去老远,让等待在帐篷里老人,妇女和孩子们听见,他们就知道,今天不但不用挨饿,还会有一顿丰盛晚餐,于是大家都会很开心,还会围着帐篷唱歌跳舞来庆祝。父皇,也来啊,让皇祖母听见,就知道今晚有鹿肉吃了。” 她话那样诚挚,还透着一股子天真烂漫,如清冽泉水洗刷过心灵,带走其上污浊和疲惫。世宗恍然,仿佛又忆起了他年少时在草原上游猎岁月,虽然艰苦,朝不保夕,却没有阴谋,没有杀戮,没有手足相残。那是他一生中最无忧无虑日子。 欧阳慧茹早已一头一脸热汗,汗水打湿了她额发,熏红了她面颊,形容虽然狼狈,却半点无损于她美丽,她就那样定定直视世宗深邃眼眸,脸上满是期待,身上散发着热切而蓬勃光芒,彷如一枚小小太阳,灼烧着世宗双眼。 世宗早已因血腥倾轧而变得冷酷心再次滚烫起来,砰砰跳动着,一声比一声更大。他捂住胸口,微眯起双眸,强自压下心中异样。待到心跳平稳,他深深睇视欧阳慧茹一眼,依她要求,合拢双手,放到嘴边,打了个呼哨。 将心中情感借着这呼哨声释放出去,他气息特别绵长,哨声嘹亮悠扬,在空中飘荡,久久才停歇。 他侍卫们大多数都是从小就跟随在身边旧人,见状,亦心有所感,纷纷效仿,一时间,呼哨声四起,响彻云霄,震动了整个山谷。 山谷里鸟兽四散,围猎众人纷纷转头朝发出声响方向探看,心中万分好奇,究竟是谁敢在皇家猎场内这样肆意?就不怕惊扰了皇上? 营地里,听见嘹亮呼哨声,正闭目养神太后突然睁开双眼,朝山谷望去,面上带着两分恍然。 “方才那声,好似是皇上呢!”伺候了太后许久老嬷嬷轻声回禀道。 太后点头:“恩,皇上好像玩很尽兴,这哨声,多少年没听过了?”太后垂眸思忖,忽而笑了起来,语带浓浓宠溺道:“呵,一定是小茹那鬼灵精,哀家今儿才教了她如何打呼哨,她就学以致用了,还撺掇了皇上一起,真是……”真是令人怀念啊! 太后隐去后半句话,面上笑容宁静而悠远,陷入了对往昔追忆当中,半晌后,从追忆里抽身而出,太后兴致勃勃朝嬷嬷吩咐道:“快,去叫膳房准备好酱料,哀家今晚要烤鹿肉吃。”小茹那丫头是在给她报信呢!她有口福了。

上一篇   131 一三一

下一篇   133 一三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