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队1

林文博带着龚黎昕回到家时,林茂也正刚刚跨进龚家的门。龚父,龚香怡,宋浩然早已在客厅等候多时。 “林老,最近可好?”龚父走到门边相迎,态度十分恭敬,他身后的龚香怡和宋浩然连忙上前见礼,不敢怠慢。 如果说龚远航是战场上的将军,那么林茂就是商场上的将军,且手段更为高超,其在政界,在军界,在商界,甚至在黑道都有几分人脉和影响力,令人轻视不得。 “很好,劳你挂念了。”林茂朗笑,虽然白发苍苍,可看着精神健硕,老当益壮。 “祖父,快请进来吧。”龚香怡笑容满面,落落大方的上前搀扶,一副贤惠的孙媳做派。 “好。”林茂点头微笑,伸出另一只手让自家孙子搀扶。本来他对龚香怡私自取消婚礼十分不满,有些看不上这个孙媳,但知道其中竟然隐藏着这样的内情,对龚香怡的成见消去不少。 “这是黎昕吧?许久没见,长高了,也长俊了。”瞥见孙子身旁站立的,气质独特,眉目宛然的少年,林茂笑着问道。 “林祖父好!”龚黎昕上前行礼,眉眼弯弯的样子恁地招人喜欢。 人到老年总会对小辈尤为关爱,特别是像龚黎昕这样长相周正,礼数周全的小辈。仅仅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睛,林茂已看透了少年纯然的本质,连连点头称好,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龚香怡看见林茂对龚黎昕和蔼可亲的态度,面色暗了暗。林茂有多难讨好,曾经做了他一年孙媳的龚香怡知道的一清二楚。前世她花了许多精力才能让林茂稍微认同自己,而龚黎昕仅仅一面就让他赞赏有加,怎能不叫龚香怡心理失衡。 凭着一张完美的面孔和柔弱乖巧的伪装,龚黎昕上一世哄得身边的人为他出生入死,赴汤蹈火,这一世,休想再故技重施!龚香怡咬牙,暗暗忖道。 “祖父,有话我们去书房谈吧?”有了林氏的全力支持,龚家的实力将飞跃好几个台阶,龚香怡不等龚父发话,迫不及待的说道。 听见她的话,本来已经摆好菜肴和餐具的佣人们只得将满桌子杯盘撤掉。 “啊,好。”想着事关重大,龚香怡难免有些心急,林茂并不介意推迟晚餐,在龚远航的带领下步入书房深谈。 看着一行人消失在楼梯拐角,龚黎昕心知吃独食是很失礼的行为,只得强自按下腹内的饥饿,拎着沉重的书包,回到房间换衣服。他挑了一套大嘴猴的便服穿上,打开书包拉链,检查包里用几个玻璃瓶装好的辟谷丹。 玻璃瓶共有五个,每个装有五百颗辟谷丹,总共两千五百颗,足够龚家人吃上二十几年。如果提前吃完,他还可以再搜集药材重新炼制。丹药足够了,他安心不少,准备晚上睡觉前每人发一瓶以防不测。在末世,避免了饥饿,存活的机会将大大增加。 将五个装的满满当当的瓶子一溜儿摆在电脑桌上,龚黎昕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下楼看电视。来到科技发达的现代社会,看电视成了他最大的爱好,没有之一。 蜷缩在绵软舒适的沙发上,龚黎昕一边用遥控器搜索爱看的频道,一边聆听书房内众人的谈话。 时间飞逝,眼看末日一点点逼近,他丝毫不敢懈怠,无论是吃饭,走路,睡觉,上课,训练,他都抓紧一分一秒修炼着内力,如今武功早已突破了逆脉神功第二重,哪怕相隔几公里,若是他想听,龚家的一切响动都在他掌控之内,更何况只是上下楼百米之隔。 书房里,龚香怡也不废话,等林茂坐定便把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消息重新讲了一遍,又把自己的空间异能展示出来。 看见书房里凭空出现的十几袋大米,林茂虽力持镇定,依然狠狠听了一惊。但他征战商海一辈子,浮浮沉沉,大起大落,什么风浪没见识过,自然不可能凭一点儿超能力就相信龚香怡的话。心中千回百转,暗自思量,林茂缄默不语,并没有马上给出承诺。 见他还没下定决心,龚香怡垂头沉吟片刻,脑海中滑过一抹灵光,徐徐开口,“祖父,我的预言能力是真的,你如果不信,我就再预言一则。如果让我说中了,与龚家合作的事希望您能慎重考虑。” “哦?什么预言?”林茂正眼朝龚香怡看去,语气里难掩好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如果龚香怡真能当着他的面使预言成真,他会支持龚家的所有行动。 “r国发生地震和海啸的事您应该知道吧?我预言,今晚9点28分的时候,该国的五所核电站将发生大面积核泄漏事故,当晚死亡17人,核污染面积4万多平方公里,占该国国土面积十分之一。这五所核电站分别是……” 龚香怡皱眉,边回忆边把五所核电站的名称和所在地说出。r国发生的灾难几乎动摇了它的立国根基,波及周边十几个邻国,负面影响非常巨大,全世界争相报道,龚香怡想忘记都难。 再者,正是因为这次大面积的核污染,r国在日蚀发生后,所有异变的新生丧尸直接跳过了初级,进化到了一级。民众还没摸索出对付丧尸的办法就大片大片的被残杀吞食,整个r国被高阶丧尸占领,成为了名符其实的阿鼻地狱。 好在该国是个岛国,丧尸再神通广大也不能渡海而来,即便能来,也仅限于一两只皇者级别的风系丧尸或水系丧尸,在他们刚刚登陆力量枯竭时联合绞杀,危害还不是很大。龚香怡和林文博曾为了收集高阶晶核,在靠近r国海域的沙滩狩猎过渡海而来的皇者丧尸。狩猎中每每谈及该国的惨剧都要唏嘘一番,因此很多细节还历历在目。 听见又一则耸人听闻的预言,书房里众人的心情越加沉重。自2012年年初开始,世界各地大型灾难频生,他们以往并不重视,在龚香怡预警过后才看清,原来,这个世界正在一点点崩塌碎裂,变得面目全非。 林茂定神,看向腕上的手表,沉声道,“现在是9点,还有28分钟。”众人闻言表情俱都有些紧绷。 “祖父,龚叔,我们去客厅吧。这么大的事故发生,新闻一定会立即报道的。”林文博皱眉,声音暗含沉痛。面对接二连三的噩耗,他内心有种不堪重负的感觉。 “好。林老,你先请。”龚父起身,抬手邀请林茂去客厅观看新闻直播。林茂也不推辞,举步下楼,来时轻快的步伐如今却有些迟滞。 客厅里,龚黎昕只听了个开头,见龚香怡还是那番老生常谈便没了兴趣,注意力马上被精彩的动画片吸引。这部动画是3d制作,少见的武侠题材,人物形象完美逼真,把江湖纷争和朝堂风云刻画的入木三分,给人身临其境之感。 龚黎昕仅看了一段就欲罢不能,众人下楼时,他正盘腿而坐,抱了个大嘴猴的公仔,面带微笑的盯着电视屏幕,一副津津有味,乐在其中的样子。 少年眉目如画,姿态慵懒,浑身萦绕着温馨快乐的氛围,乍然一看,只觉得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龚远航和林茂见状,不约而同的缓和了紧绷的面色。宋浩然和林文博则双双眯眼,薄唇不着痕迹的上扬,心底淤积的沉痛和压力被少年明媚的笑容击散。 拥有两世记忆,龚香怡和众人的感受恰恰相反,只觉得此刻安逸自在的龚黎昕十分扎眼,令她倍感厌憎。 她面无表情的上前,半点解释也没有,拿起遥控器便将频道换成了国际新闻台。转身面对林茂等人时又换成了温柔贤淑的样子,温声道,“祖父,爸爸,过来坐着等吧,时间快到了。” 龚黎昕见画面被强行换掉,秀气的眉头拧成一团,粉嫩的薄唇略略上翘,诉说着他的不满。但联系到龚香怡的话,他知道是父亲和林祖父要看新闻,不满的神色立刻消失,夹着大嘴猴起身,礼貌的向两位长辈问好。 林茂颔首,走到龚黎昕身边,爱怜的摸摸他的头,笑道,“急什么,还有二十多分钟,让小昕看完动画片再说。” “嗯,把台换回去吧。”龚父心中暗自庆幸当初对儿子隐瞒了世界末日的事,否则,儿子哪能过得这么快乐?看见儿子恬淡的笑容,他就觉得身心舒畅,压力骤减。 龚香怡垂头握拳,坐在原处一动不动,强忍着不要把心中对龚黎昕的恨意泄露。见她没有反应,宋浩然拿起遥控器,转回少儿卡通频道,待龚父和林茂在主位落定后才揽着龚黎昕坐下。 林文博最近和龚黎昕朝夕相对,有些习惯了陪伴在他身边,撇下垂头看不见表情,周身被阴郁环绕的未婚妻,坐在了龚黎昕另一侧。 两人一左一右,坐定后不约而同的伸手去摩挲龚黎昕柔软的额发,待手掌互相碰上,两人俱都微微一怔,然后相对失笑。 二十分钟足够看完一集动画片,龚黎昕抱着大嘴猴,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视荧幕,眼眸晶亮,神情餍足,丝毫没有注意在自己头顶上演的‘撞车’事件。

上一篇   天变

下一篇   团队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