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一四四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44、一四四

感受着臂弯里小丫头的僵硬,世宗皱眉,抬手轻轻拍抚她的脊背,柔声安抚道:“别害怕,只是一些被食物香气吸引来的大型动物,赶走就行,不会有事的。”猎场里早已被清扫过一遍,有危险性的动物都被驱赶或暂时圈养起来,应不会有事。 欧阳慧茹心里很清楚,这一定是江映月捣的鬼,不可能不会有事,但耳边世宗浑厚低沉的安抚声萦绕着,她竟觉得十分安全,身体也渐渐松弛下来,乖巧的点头,仰视世宗的眼里满是信任和依赖。 “呵,没事,有父皇在,不要离开父皇身边就成。”被她这样清澈的眼神凝视着,世宗的心柔软成一片,不由轻笑出声,第一次觉得,护卫一个人,令她感觉安全,竟是那样的让他满足。 前去探看情况的侍卫很快回来了,表情有些紧绷,半跪着禀告道:“回皇上,不知哪儿窜来两头棕熊,它们情绪有些异常,正在向这里硬闯,奴才们控制不住了。”那两头棕熊仿佛饿了几月,眼里都泛着绿光,横冲直撞的,压根阻拦不住。 世宗点头,挥手道:“再去几个人。”围场里竟然会出现棕熊?是禁卫疏忽还是有人特意安排?世宗蹙眉暗忖。 侍卫们又抽拨出一队人马,前去支援,力图把棕熊制服,保证皇上的安全。 故作惊恐,龟缩在角落阴影里的江映月扫视着留下来的五名侍卫,嘴角微微勾起,忖道:是时候了。 突变忽起,一阵破空声传来,从密林里突然冒出十名身穿黑衣的刺客,朝世宗一行人气势汹汹的冲杀过来。 “保护皇上!”侍卫们反应不慢,几乎是刺客冲出来的同时就已经摆好了阵型,将皇上和太子妃围在中间,护的滴水不漏,而江映月也乘他们不注意钻进保护圈,躲在欧阳慧茹身后。 欧阳慧茹一直关注着江映月的动向,见她潜伏在自己身后,心中暗喜。好啊,你自己离的近些,也方便我看着你,抢镜的时机更容易找。 刺客人多势众,侍卫们与之缠斗,慢慢被分散开来,阵型露出了破绽,有两名武功特别高强的刺客隐隐有突破重围的趋势。 世宗表情平静,转脸看向身旁的欧阳慧茹,拍拍她的头顶,柔声吩咐道,“小丫头乖乖待在这里,不要乱动,朕去去就来。”语气傲然,分明不将这群刺客放在眼里。 欧阳慧茹连忙乖巧的点头,待到世宗果真举步要走,又急急去拉他的手,语气担忧的叮嘱道:“父皇小心些!” “呵”这种情况下,世宗竟然觉得心情好极了,绷不住低笑了一声。他捏捏掌心里柔弱无骨的小手,如宣誓般保证道:“放心,朕不会有事,更不会让你有事!”话落,他看向躲在欧阳慧茹身后的江映月,温柔的语气瞬间变为严厉,“好好保护太子妃!” “奴婢遵命!”江映月连忙诚惶诚恐的点头,乖觉的站出来两步,挡在太子妃身前。 世宗见状满意了,抽出腰间的佩刀,嘴角微微一勾,人已瞬间冲入杀场,几乎没给对方眨眼的时间,手起刀落,两颗人头已飞旋着掉入漆黑的草丛。 有世宗的加入,侍卫们顿时轻松不少,气势高涨,令对手渐渐无招架之力。每有刺客离太子妃稍微近了,便立刻被世宗一刀削下头颅,出手狠辣,绝不拖泥带水。 欧阳慧茹苍白着脸,强忍住呕吐的,看着世宗如杀神一样,收割着一条条生命,脸上还带着游走于自家后花园般的轻松笑意。 这样彪悍的人,真的需要她去救吗?她深深感到怀疑。 正在杀手已经屠尽,侍卫们放松的一刻,突变又起,一支箭矢忽而从不远处射来,目标正指人群中的世宗皇帝。 江映月早已走出四五米远,正逐渐接近世宗身边。听见轻微的破空声,她眼神暴亮,嘴里正待喊出一声‘皇上小心’就扑将上去,替世宗挡箭。 然而,她只走出一步,就被一双手拽住衣领,狠狠向后扯去,背后,一直亦步亦趋跟着她的欧阳慧茹借着拉扯她的惯性向世宗狠狠扑去,嘴里大叫着,“父皇小心!” 江映月被扯翻在地,眼看着欧阳慧茹将世宗扑倒。两人在地上翻滚出一段距离,被一根树枝拦住才堪堪停下。 而那暗中射来的箭,‘咚’的一声,松松扎在世宗原本站立之处的树干上,箭尾摇摆了两下,要掉不掉,显然,这箭矢的力道并不重,杀伤力不大。 竟然不用挡箭就成功了?欧阳慧茹翻身坐起,看着树干上那支箭,心里还有些不敢相信她的计划竟然这样顺利。 世宗也随即翻身,睇视着她一脸的惊疑后怕,眉头狠狠皱起,正待说些什么,密林中竟然又接二连三的蹦出更多刺客。 江映月这样的人,心思缜密,性情毒辣,一击不成,自然还有二击,三击,怎么可能轻易就接受失败? 她眼神阴狠,手指微不可见的比划一下,新冒出来的刺客立即分工,一拨拼尽全力和侍卫们缠斗,另一人则举刀,朝世宗杀将过去。 江映月也连忙跟上,随时伺机而动。 见杀手还未消停,有一人直直朝他们冲过来,举刀便砍,欧阳慧茹小脸一白,想也没想就扑到世宗身上,将他紧紧抱住,心里哀嚎:以为躲过一箭,原来还要挡刀!?算了,豁出去了! 世宗正要站起身迎敌,没想到被欧阳慧茹一扑,又坐了回去,只能看着那杀手举刀冲过来,急的目眦欲裂。 刀刃未至,刀风已然袭来,欧阳慧茹脊背发冷,额头冒出密密麻麻一层冷汗。 世宗紧张的心情比她更甚,眼看着刀锋朝小丫头身上劈去,他心脏都停止了跳动,这一刀未落,却仿佛已然劈在了他的心头,生生将他的心脏劈成两半,痛不可遏! “不!”他内里暴喝一声,将将在刀刃离欧阳慧茹的脊背仅有几寸时徒手捉住,虎口被锋利的刀刃劈开,鲜血顺着他手腕流下,滴落在欧阳慧茹的背上。 感觉到背部温热,却没有疼痛,欧阳慧茹偏头,正与闪着寒光的刀刃相对,一阵战栗从她心头浮起。 世宗这样巨力的人,迎上这刀锋都手背青筋暴凸,显是十分吃力,可见来人武功之高应不逊于他,若这一刀落实了,她就不只受伤而已,而是一分两半,死无全尸。 意识到方才与死神擦肩而过,欧阳慧茹浑身颤抖,眼里浮起一层水气。她现在非常害怕,可以说害怕到了极点。 世宗咬牙,拼命架住手里的刀,不让刀刃接近怀里人一分一毫。 那杀手也正暗暗施力,甚至用上双手去压制刀柄。 挡在世宗身后的树枝承受不了这样大的压力,发出噼啪的断裂声,断裂声响起,世宗背后一沉,身子往下一掉,又堪堪停住,他这才发现,背后就是湖泊,他们被树枝拦住,悬空靠在一个土坡上。 背后没有着力点,世宗的身子一寸寸往下掉,刀锋也一点点接近小丫头的后背,他皱眉,不顾深深嵌入虎口的刀刃,将刀捉的更紧,只等着侍卫们分·身前来救援。 然而,再次加入战局的杀手武功比之前那波更强,侍卫们分·身乏术,每每想要过来救援,又被缠住,情况十分危急。 世宗咬牙,一手捉刀,一手将怀里的小丫头搂的更紧。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放手,不能眼看着她受到伤害。 树枝又断了几根,两人往下掉,刀也跟着下沉,正在这时,一阵利器扎进肉里的‘噗嗤’声传来,那满脸凶狠的杀手忽然松了刀,软软的倒下了,满脸都是不敢置信的表情。 世宗扔掉刀,皱眉朝杀手倒下的方向看去,只见江映月握着一把短刃站在那处,满手鲜血,表情惊惶的看着他们,沙哑着嗓子问道:“皇上,太子妃,您们没事吧?” 世宗点头,神情放松。欧阳慧茹则瞪大了双眼,定定看着手染鲜血的江映月,眼神渐渐幽深。 江映月还是成功了!救了世宗皇帝,也救了太子妃!这功劳,可比原剧更大了,这次,叫她如何抵挡她上位的步伐? 这样想着,绝望和挫败突然袭来,欧阳慧茹埋进世宗怀里,不想面对眼前这个满手鲜血的女人。 世宗低头,狠狠睇视做鸵鸟状的欧阳慧茹一眼,正要起身,身后的树枝突然断裂,他心头暗叹,第一时间将人死死按进自己怀里,搂的密不透风,顺着土坡的倾斜度滚落下去,噗通一声掉进湖里,浸了个透心凉。 “父皇,我不会水。”欧阳慧茹在水里扑腾着,急急叫道,连自称都忘了。 世宗抿唇,搂住越滑越远,直往深水区掉的小丫头,大力挥臂,将她拖回岸边,不待她喘口气,便恶狠狠质问道:“朕不是叫你好好呆着吗?你跑过来干什么?恩?” “儿媳……儿媳想救您。”欧阳慧茹呛咳两声,心虚的答道。 今儿,她不但累世宗替她挡刀,还让江映月顺利救驾,这与她原本的计划简直南辕北辙。她心头的挫败,笔墨难以形容。 “救朕?你若不扑过来,朕同样避得开那暗箭。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差点让人劈成了两半?你心里在想些什么?朕根本无需你来救!”世宗钳住她瘦弱的肩膀,用严厉的语气掩饰着自己的后怕。他平生第一次品尝害怕的滋味,却是在小丫头身上,这感觉,他永生难忘,绝不想再尝试第二次。 欧阳慧茹恍然,是啊,她在干什么?世宗哪里需要她来救?江映月挡箭,杀手们见计划成功,自然会立即撤离,哪怕世宗不需要,江映月救驾的功劳依然能够坐实。 同样的事,她做来就不一样了。杀手不会顾及她的生死,自然不会对她手下留情,她扑挡上去,只能是自寻死路,何况,人根本不需要她扑挡,她这一闹,反而是给世宗添乱。 江映月有金手指,怎么做,事情都能圆满,而她,一个不慎,分分钟都能丧命,炮灰和女主,就是有着这样的天壤之别。 想到这里,刀锋接近脊背的寒意又重新窜上心头,再加之被世宗狠狠嫌弃,欧阳慧茹浑身颤抖起来,一双美目瞬间被泪水充斥,显得那样空茫无助。

上一篇   143、一四三

下一篇   145、一四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