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一四六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46、一四六

宋浩轩此人野心勃勃,能力出众,要不然也不会从众兄弟中脱颖而出,年纪轻轻就成为宋家的掌权者。末世爆发后宋家人死了个七七八八,唯独他触发了雷火双系异能,一路扶摇直上,成为了一方领主。 野心大实力强的男人骨子里难免有种傲气,而宋浩轩的傲气尤为重,说是自负也不为过。本以为自己是c国异能者中最顶尖的存在,然而一下发现了一名同类,且这人实力还只是略逊自己一筹,很快就有可能追赶上来,他心中不免涌上一股难言的郁躁。 与林文博等人淡淡点头,算是打招呼,他看向窦恒,沉声问道,“你是雷系,雷系丧尸万中无一,没有相应的晶核,你是怎么修炼到四级低阶的?” 隐在众人身后的龚香怡闻言,眸光闪了闪。雷系异能者可以靠吸收大自然落雷的方法提升力量的事还是上辈子宋浩轩自己跟别人说的。他有一次出任务时遇上雷雨天气,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雷系体质的关系,他一连被几道巨型闪电追着劈砍,避无可避之下他只得硬生生扛下,却没想最后因祸得福,雷系异能瞬间提升到了三-级中阶。从那以后他总是挑在雷雨天气出去修炼,等级提升的很快。当时的雷系异能者,全c国就只有他一个,他自然不在乎让别人知道这个秘密。而今,窦恒没死,且实力和他相差无几,足以担当他的对手,他会紧张那是肯定的。 窦恒面无表情的站在龚黎昕身后,眼皮抬也没抬,似是而非的答道,“你怎么修炼,我就怎么修炼。”淡漠的语气显示出,他丝毫没有将对方看在眼里,哪怕对方是个雷火双系的顶尖强者。 宋浩轩脸上温和有礼的笑容不变,只一抹冷光飞快的从眼底划过。这个人,这个基地都将是他霸者之路的绊脚石,虽然他很想将这些人都除去,却没有傻到立即就动手的程度。龚家不是要去普安县吗?普安县离辽城不远,等他将龚家基地的情况都摸清楚了再徐徐图之。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想到这里,他微冷的眸光再次温和起来,面上显出一派大家风范。他太过关注窦恒,自然而然就忽略了站在龚远航身边的俊逸少年,也没有看见这名少年与贺瑾的眼神交流。 甫一下车,龚黎昕就眼巴巴的在人群中搜寻贺瑾的身影,看见贺瑾跟随在宋浩轩身后缓步走来,他眼睛一亮,就想冲到贺瑾身边好好看看他。 贺瑾深邃立体的五官一如往常般冷峻,只嘴角那抹漫不经心的弧度消失了,深青色眼眸中没有了跌宕不羁的光彩,唯留下足以将人冻结的冰冷。第一眼就在人群中搜寻到少年的身影,他浑身覆盖的厚重冰霜略微溶解,嘴角上扬的弧度小之又小,若不细看根本无法发觉。 见少年往自己的方向奔来,他微不可见的摇头,青色眼眸中的拒绝之意那么明显,令龚黎昕马上停住了脚步,神色怔楞的站在原地。 “他既然不想与咱们表现的太过相熟就算了。几年没见,再好的朋友也会生疏,这是人之常情。”林文博拍拍少年的肩膀安抚。对于贺瑾疏离的态度,他乐见其成,他至今也忘不了一年前这个男人看向小昕时那充满侵略性的目光。 “嗯。”龚黎昕拧眉答应,看见贺瑾只略一点头算作回应王韬等人的呼唤,眼眸暗了暗。近三年的时间里,他与贺瑾也只见过一面,最后一年就连电话联系也越来越少,关系变得淡漠疏离是必然的。虽然心里明白,但龚黎昕依然觉得非常失落。无关原主,贺瑾是他魂附异世后结交到的第一个朋友,于他而言有非常特殊的意义。与贺瑾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未曾有一丝一毫的忘记。但很显然,这份鲜活的记忆只有他还珍藏着,在贺瑾的心里却早已褪色。 心脏抽痛了一下,龚黎昕垂眸,不再看向贺瑾,朝林文博的怀里偎去,企图寻找一丝安慰。林文博勾唇,揽住他肩膀轻轻摇晃,像摇晃襁褓中的婴儿,动作那么温柔,无端端的令人安心。龚黎昕很快就从低落的情绪中挣脱出来,抬头对林文博冁然一笑。 亲昵互动中的两人都没有发现贺瑾眼里一闪而过的痛苦之色。 简单的与龚父和宋浩然寒暄片刻,运走两千斤粮食作为过路费,宋浩轩这才命令警卫打开基地大门,让他们进去休整,另外两千斤粮食则要等龚家人安全离开辽城后再交付。宋家基地在进出辽城的国道上都设有关卡,不经过宋浩轩的同意,龚家的队伍是无法通关的。虽然可以强行冲关,但这年头,没有人会把基地力量白白消耗在这种无谓的冲突上。 当然,也因为宋浩轩并不知道龚家人此行的真正目的地,只以为他们要去的是普安县,所以没有经过丝毫犹豫就同意了。普安县规模很小,物资贫乏,离死亡之城宁城非常近,所以,即便那里没有成群丧尸的侵扰,也不会有基地愿意去那里驻扎。在宋浩轩看来,龚家基地此举是被逼得无法之下的权宜之计,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 车队缓缓开进大门,金家兄妹躲在卡车里,穿着厚重的黑色连帽衫,将头脸遮住。金尚辉乖乖的坐在座位上,脸颊鼓鼓囊囊的,正津津有味的含着一枚晶核,俊美的脸庞带着一丝稚气,若不去看他野兽般的竖瞳和藏在衣袖中的锋利指甲,他与常人一般无二。也因此,宋家基地的警卫只匆匆扫他一眼就让车辆进去了。蓄养一只丧尸,这种疯狂的事也只有金尚玉和龚黎昕才想得出来。 金尚玉趴在卡车的护栏边,从绿色布帘的缝隙往外偷看宋家基地的情况。宋家基地很大,房舍很新,来来去去的人也很多。有人聚在一起聊天,有人在空地上切磋,还有人在屋前洗着一盆衣服,这安逸的景象打眼一看,给人一种末世根本没来过的错觉。 但心清目明的人一看就知道,貌似平和的宋家基地才真正将末世的残酷诠释的淋漓尽致。这些人里没有双鬓斑白的老人,没有天真活泼的儿童,只有身强体壮,面带倨傲的异能者和形容枯槁,表情麻木的妇女,就连身体孱弱的平民男子都被杀得一干二净,留下一部□体健康的作为基地里的奴隶驱使。 听说一年前那些被杀害的平民留下的鲜血将响翠湾的金黄沙漠都染成了深红色,刺眼的红足足过了半月才在一场暴雨的冲刷下淡去。宋浩轩做了鲍隆和康正元想做而没做成的事,也让宋家基地在那场饥荒中保留住了全部实力,以狠绝的手段震慑住了全c国幸存者。 如果是以前,金尚玉绝对会欣赏宋浩轩这样的人物,说不定会愿意放弃离群索居的生活去投靠对方,只因对方绝对容得下哥哥的存在,也会同意喂养哥哥。然而现在,看着空地上生死肉搏的两名异能者和一群围观鼓掌,面露冷漠的群众,她摇了摇头,对宋家基地嗤之以鼻。 “哥哥,幸好咱们遇见了龚黎昕,瞧你现在人模人样的,过得比我还滋润。”摸摸自家老哥的头,金尚玉感叹道。金尚辉瞥她一眼,伸出利爪将她的手拂开,听见少年的名字便有些坐立不安,在空气里嗅嗅少年残留的气味,站起身想要下车寻找。 “唉,别去给龚黎昕添乱,他会生气的。”金尚玉连忙摁住他的肩膀,学着龚黎昕的样子做了个安静的手势,然后露出横眉竖眼的夸张表情。 奇迹般的,金尚辉竟然理解了她的意思,再次坐回原位,掏出少年送给他的蟒皮袋放到鼻端轻嗅,仿佛在回味少年身体散发出来的馨香气息,微眯的金色竖瞳和嘴角浅浅的笑意都在说明他此时此刻的沉醉。 金尚玉扶额,不忍直视这样的哥哥,哀叹道,“艾玛我咋觉得哥哥你自从跟了龚黎昕以后就越来越猥琐了呢?” 缓缓行进的车队旁,龚香怡亦步亦趋的跟随在龚黎昕身后,往基地里走去。她低垂着脑袋,让滑落的发丝遮住娇俏的脸庞。忽然,龚黎昕的黑色军靴消失在她视线里,她心中一惊,连忙加快了脚步。 “小姐,走路可要看路。”抱住撞入自己怀中的龚香怡,一名长相英俊,眉眼间透着戾气的青年男子戏谑的开口。 “放开我。”听见这道熟悉的男声,龚香怡僵住了,继而猛烈挣扎起来。 “呵呵,挺辣的!我喜欢!”下腹被女人的手肘狠狠撞击一下,疼痛的感觉中隐隐带出一股快-感,男人勉强维持的绅士风度瞬间消散,掐住龚香怡的下颚,抬起她的脸,打量的目光中透着-淫-邪和暴戾。 “放手,我是龚远航的女儿。”龚香怡脸色煞白,惊恐的看着男人深蓝色的冷酷双眼,使出全身的力气才吐出这么一句话。是麻志宏,上辈子折磨得她生不如死的麻志宏!他好色的本性一点没变!我该怎么办?此时此刻,龚香怡想要尖声求救,喉咙却似堵了块儿石头,发不出半点声音。 “放开她。”龚黎昕本就没有走远,察觉到龚香怡声音中透出的,浓烈到有如实质的恐惧,他心有所动,回头看去。 “你是谁?”看见踩碎一地阳光,缓缓走来的俊逸少年,男人的喉结上下滑动,哑声问道。少年莹润白皙的肌肤在阳光的照射下几近透明,似一枚无暇的珍珠,诱得他直想一口吞进肚子里! 少年不答,手腕一转便将龚香怡解救出来,淡淡睨视男人一眼,追上前面的林文博和宋浩然。 男人眯眼舔唇,眼里流露出势在必得的暗芒。这样美丽到炫目的少年,别说末世,就连末世前他都不曾遇见过,品尝起来味道绝对非同一般。 紧紧跟在龚黎昕身边,龚香怡逐渐从深沉的恐惧中挣脱出来,颤着声说道,“谢谢。”此时此刻,她觉得安心极了。 “那人你认识?你很怕他?”龚黎昕低声问道。 “不,不认识。”龚香怡垂眸否认。躲过今天就好,等明天出发了,她就安全了。她也想报仇,但压在心底如潮水般涌来的恐惧让她窒息,她除了逃什么都做不到。也许,可以利用龚黎昕去杀了对方。这个想法刚刚涌上心头便被她立即抹除,只因她深知,现在的龚黎昕不是她能操控的。 看见龚香怡眼底一闪而逝的算计,龚黎昕的那点好奇心瞬间消散,淡淡睇她一眼,不再追问。如果龚香怡愿意坦诚布公,他或许会乐意帮忙,但既然对方不信任他,还怀着别样心思,他亦不会上赶着让人利用。

上一篇   145、一四五

下一篇   147、一四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