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队2

龚父和林茂难得陪小辈看电视,且看得还是动画片,虽说开始时只是单纯的为了满足龚黎昕的愿望,但见龚黎昕看得津津有味,两人也不由得被感染,到最后竟也觉得其乐无穷,心中的沉痛慢慢缓解下来。 这部动画片剧情紧凑,高·潮迭起,也很适合成年人观看,林文博和宋浩然早已抛却了所有杂念,沉浸在古时的刀光剑影里。 龚黎昕抱着大嘴猴公仔,眯缝着眼,窝在宋浩然温暖宽阔的怀中,随着剧情里的各色人物经历着他未曾得见的江湖风雨,感觉既新奇又满足。 宋浩然时而温柔的睇视怀中表情灵动的少年,时而伸手摩挲他乌黑顺滑的发丝,只觉得如果就这样拥着少年到地老天荒,未尝不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林文博瞥向亲密无间的两人,再看向面无表情,气息阴郁的龚香怡,幽深的眼眸暗了暗。此时此刻,他有些嫉妒宋浩然。他也想在心情低落时能有人陪伴在身边,无需说什么甜言蜜语,只要相互拥抱,彼此慰藉就好。但他最需要的那人却并不需要他,近来每每碰上,不是催他购买物资就是说不上两句话便匆忙离开。 他知道世界末日迫在眉睫,龚香怡空间在手,有很多东西需要准备,但也不至于让她忙碌到停下来陪爱人说几句话的时间都没有。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和龚香怡好好谈谈,要不然,两人就真中了一句俗语——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林文博心中的波动,龚香怡完全没有感觉,她强自按下满心的不耐,好不容易等动画片播放完毕,连忙拿起遥控器换到国际新闻台。 优美空灵的片尾曲戛然而止,换成新闻背景中的喧闹嘈杂,龚父等人齐齐皱眉,但到底没说什么,正了正神色等待有关r国的新闻出现。 龚香怡盯着电视机严正以待,完全不知道她的所作所为有多么破坏气氛。她想让家人在末世过得更好,这种想法很对,但却错过了和家人共度最后幸福时光的机会。人生重来的意义不在于变得强大,而在于珍惜曾经拥有。这个道理,她直到很久以后才明白。 电视屏幕上,r国的首相终于出现,在无数摄像机和话筒的簇拥下发表声明,声称r国的核电站保护措施严密,不会因海啸的影响发生核泄漏事故,请其它邻国不必担心。 龚香怡冷笑,声音满是讥讽,“r国人真会粉饰太平。这个时候核电站已经出事了,r国一边秘密抢救,一边在媒体上发表安全声明,为的就是躲避国际社会的谴责。毕竟核污染严重的话影响的不只本国和邻国,连大洋彼岸的很多国家都会受到波及,他们承受不了这个后果。你们看着,等核电站的17名员工猝死,这件事就掩不住了。” 龚父和林茂等人闻言,本来稍微放下的心又高悬起来。龚香怡越言之凿凿,他们的心情就越沉重。在场众人,除了龚香怡迫切希望事故快点发生外,没人喜欢看见灾难和死亡。他们还没经历过炼狱般的末世,血还是温热的,做不到龚香怡那样冷酷无情。 果然,又等了十多分钟,某外国媒体忽然爆出r国核电站员工集体猝死的新闻。新闻中将猝死员工的遗体拍摄的十分清晰,浑勺胀,七窍流血,皮肤大面积青紫,一看就是遭受了极其严重的核辐射所致。 消息一出举世震惊,媒体们闻风而至,无孔不入,又相继爆出好几个发生了核泄漏事故的电站。r国首相短短半小时内接到无数国家元首打来的询问电话,终于意识到事情不能再隐瞒下去,只得立刻公布消息,向世界原子能机构提出救援申请。 盯着屏幕里表情如丧考妣的r国元首,龚香怡嘴角微勾,笑容凉薄。她转头看向面容肃穆的林茂,徐徐开口,“祖父,您现在相信了吗?愿不愿意和龚家合作?” 林茂长叹一口气,神色莫测的朝眼里暗含野望和冰冷的龚香怡看去,终于点头道,“我同意。林家愿意出资替军队购买武器装备和粮食,具体事宜你们明天来林氏找文博商量吧。” 话落,他轻轻按揉额角,表情略显疲惫。龚远航上头还有个宋家压着,不能大肆改装军队,不然会被有心人弹劾,失去军队的掌控权。靠林氏从其他渠道购买军火可以规避很多风险。但整装一支近四万人的部队,耗资不是小数目,将林氏所有的流动资金抽空也未必填的满这个坑,届时可能还要做空林氏的账目,套取大量资金出来。这无疑于亲手毁掉林氏的根基,即便是杀伐果断的林老爷子,在给出这个承诺时,心口也不免阵阵绞痛。 林文博知道祖父现在做出的这个决定对林氏而言意味着什么,挪步坐到他身边,伸手揽着他单薄的肩膀,给予他无声的支持和安慰。 龚远航和宋浩然自然清楚林家做出了多么大的牺牲,心里满满都是感激。从今以后,龚家和林家就是不分彼此的一体,在末世守望相助,共同进退。 龚黎昕虽然弄不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可也感觉到了厅里沉郁的气氛,朝宋浩然的怀里略缩了缩,眼眸低垂,乖巧的保持着安静。宋浩然察觉到他的不安,紧了紧圈着他身体的手臂,垂头安抚一笑,眼里溢满温柔。 只有龚香怡丝毫不被众人的低落影响。朝自己的宏伟计划又迈出了一大步,她眼里充斥着勃勃的野心,精神大为振奋。在末世开端就拥有了一支装备精良的部队,这一世,她可以终结所有悲剧,活得恣意痛快。 “祖父,别伤心了,反正到了末世,所有钱财都会变成不值一文的废品,扔了都不可惜。拿它们换取活下来的实力,这笔买卖很划算。”回过神来,见众人俱都沉默不语,龚香怡这才开口安慰。 林茂在意的从来不是钱财,而是林家的百年传承和祖祖辈辈的心血;答应支持龚家,看重的是林家与龚家的多年情谊,而不是做什么‘买卖’。 听了龚香怡的安慰,他不但没觉得舒服,反而对龚香怡多了些反感。沉浮商海一辈子,林茂看人的本事可谓是一流,龚家丫头的语气太过云淡风轻,眼里暗藏的情绪太过凉薄,好似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和野心。这样不安于室的女人,绝不适合做文博的妻子。 婚礼取消了也好,今后是聚是散,就看文博和她的缘分了。林茂心中暗忖,面上却丝毫不显,只对龚香怡淡淡点头,态度有些疏离。 龚父和宋浩然也觉得龚香怡这安慰的话说得有些不地道,让人听了无端端的心冷。龚父皱眉,隐晦的瞪了女儿一眼,以示警告。林文博朝龚香怡看去,眸色晦暗不明,但到底抿紧了薄唇,什么话都没说。 “唔,爸爸,林祖父,你们不饿吗?晚饭早就做好了,随时都可以吃的。”龚黎昕忍了又忍,但肚子里空荡荡的,一直叫唤个不停,再不吃饭,估计全世界都能听见它的抗议。见大家谈完正事,他揪着大嘴猴的耳朵,糯糯开口。 即便饿死,他也不想吃辟谷丹,吃一颗,半个月都不能再和林大哥上街搜寻美食,得不偿失。 少年圆溜溜,水汪汪的眸子清澈见底,丝毫隐藏不了情绪,只差在光洁的额头上标注三个大字——我很饿!再加上他咕咕叫唤的肚皮,努力忍耐却又微露期待的表情,可怜又可爱的样子让人止不住地心疼。 林茂见状立刻从沉痛中抽离,起身拍拍龚黎昕柔软的发顶,笑容慈爱,“看我们这些老头子,只顾着谈事,把小昕给饿着了。少年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一日三餐缺一不可。” 儿子真是个宝,一开口就打破了女儿造成的僵局,龚远航松缓了面色,打趣道,“是啊,他整天就知道吃,何止是一日三餐,晚上还要吃两顿宵夜。”边说,龚远航边抬手示意佣人们摆饭。 父亲一提,龚黎昕也觉得自己有些太能吃了,低垂着脑袋,面露赧然,白皙的脸颊泛着两团红晕,更加讨喜。 宋浩然看得心痒难耐,把小孩揽进怀里好一顿揉搓,把他本就粉红的脸颊硬是揉成了绯红,像打了两团胭脂。龚父和林茂见状齐齐失笑,而后朝餐厅移步。林文博路过两人时把好友拉开,将晕乎乎的龚黎昕带出魔掌,见他面颊粉嫩可人,自己也忍不住摸了两下,暗暗为手上滑腻温热的触感着迷。 龚香怡被父亲狠瞪一眼,这才后知后觉的想到,林茂等人不像她,经历过末世,能把财富,权利,地位看得很淡。掏空林氏的根基,对他们而言等同于亲手杀死自己的骨肉,那种痛苦可以直达心扉。但是,这又如何呢?用林氏换来生存下去的保障,等到了末世,林祖父就不会再怪她,反而会感激她的。 这样一想,龚香怡心头刚刚浮起的愧疚很快就消散。但到底说错了话,惹了林茂不快,龚香怡席间频频给他布菜,态度殷勤。 “嗯,吴大厨做的红烧狮子头味道还是那么正宗。”两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气氛和乐融融,林茂的心情转好,笑着感叹道。 龚黎昕闻言也夹了块狮子头,咬下一口细细咀嚼,大眼睛一弯,笑的十分满足。林祖父的口味和他很接近,他也觉得这道菜很好吃。 林文博和宋浩然见他埋头专心进食,显然是饿着了,各自在桌上夹了他平时爱吃的菜,满满堆放在他碗里,不时温声嘱咐他多吃一点。几个月下来,两人对龚黎昕的感情早已超越手足,相处起来亲密无间。 龚香怡一心想讨好‘金主’林祖父,见他语带怀念和惋惜,自然明白他的想法,连忙接口道,“祖父爱吃的话我叫厨师多做一些放在我那里,反正不会坏,到时您想吃了,我随时拿出来。对了,我记得您还爱吃麦氏的杏仁酥,改天我买上几大箱子存起来,不愁日后吃不着。” 眸子一转,龚香怡又数了好几样食物出来,俱都是龚父,林文博,宋浩然等人平时最爱吃的。只说把这些东西一次买上很多,以后想吃就吃,没有遗憾。 她的本意是想逗众人开心,殊不知,她眉飞色舞,兴致勃勃的模样与众人的忧惧反差太大,看着令人反感。林茂微笑颔首,一副认真聆听的表情,但眼里的温度却越来越冰冷,就连龚远航,笑容也有些勉强。 林文博皱眉,温文尔雅的脸上连一丝笑容都挂不住了。龚香怡谈起世界末日时半点没有常人该有的恐惧,不安,迷茫和哀戚,反而踌躇满志,野心勃勃。看见她这幅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林文博就感觉心中生寒。龚香怡是温柔善良的,现在这个冷心冷肺的女人他都快不认识了。 龚黎昕一边默默吃饭一边留心听龚香怡说话。她每数出一样美食,龚黎昕的表情就黯然一分。龚香怡有一个类似乾坤袋的空间,好吃的好玩的要多少买多少,存放在空间里一辈子都花用不尽,自己那些辟谷丹,在这些好物面前还真是拿不出手。 算了吧,等父亲他们实在需要时,我再把丹药拿出来。姐姐这么积极,我如果现在送,她指不定以为我是在跟她争宠,这样不好!龚黎昕暗暗忖道,打消了送众人辟谷丹的念头。 宋浩然在龚香怡开口的时候面色就有些不耐,等她说完,冷冷问道,“你怎么没想着给黎昕买东西?他爱吃什么你知道吗?” 龚香怡最近对黎昕非常冷淡,现在竟然直接把黎昕给忽略了,这令宋浩然很不满。而龚香怡谈起末世时那副兴致盎然的样子则更加令他厌恶。他深知,只有心灵黑暗的人才会喜欢灾难。 “啊,黎昕爱吃焦糖布丁嘛,这个我当然知道,会给他买的。”龚香怡脸色微变,急忙开口补救。 宋浩然意味深长的瞥她一眼,转脸看向对着自己笑得十分乖巧可爱的龚黎昕,脸色立刻柔和下来,一连夹了几大筷子菜进他碗里,温声劝他再多吃点。 龚父也面带不虞的朝龚香怡摇头,示意她闭嘴。龚香怡立刻低头吃饭,不再多言,餐桌上终于清静了。

上一篇   团队1

下一篇   物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