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一五零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50、一五零

要躲开宋浩轩的监控,不学会控制感情和自身好恶是不行的。贺瑾这一年多里只与陆云走得近,并不曾搭理过谁。他那些队员们,除了几个感情特别深厚的,其余人都渐渐靠向了宋浩轩,对他避如蛇蝎。还是宋浩轩见他突破了四级,桀骜的性子有所收敛才再次开始重用他,否则,他和陆云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过。 许久不曾与人如此亲近,乍然看见少年如花般绽放的笑颜,贺瑾眯眼,忽然觉得有些眩晕,干涩的眼眶情不自禁泛出一丝水汽。他连忙低头,将面前摆放的几盘吃食挪到少年手边,哑声道,“吃些东西垫垫肚子。可惜,我现在没有能力给你提供芝士蛋糕了。” 说到这里,他嗓音异常晦涩,但眼底的软弱却迅速消失,被坚毅的光芒所取代,补充道,“不过,以后会有的。”少年就如无尽黑暗中为他亮起的一盏明灯,指引着他一往无前。少年还在,他就无论如何也不会被打趴下。 “好。”视线在几盘吃食上打了个转,龚黎昕微笑低应,用筷子挑起一碟类似于腊肉的东西问道,“这是人肉?” “嗯,一年前宋浩轩一口气杀了两万多平民,割下的肉到现在还没吃完。”贺瑾面无表情的说道。这东西他从来不碰,他虽然外号毒狼,但他知道自己还是个人,不像某些人,早已堕落成了地狱的恶鬼。 龚黎昕虽然并不忌口,但人肉这东西,就算是前世他也从没想过去尝试。看见在座很多人都大口大口的嚼肉,仿若无事,他皱眉,心中觉得极不舒服。这里分明是另一个地宫,到处都充斥着腐烂的恶臭,那些满怀刺探和算计的目光令他戾气翻涌。 “怎么了?不舒服了?”一直关注着少年的情绪,贺瑾温柔的摩挲他顺滑的发丝,低声问道。 “这里的气氛甚是阴暗,无端端令人心烦!”龚黎昕拧眉说道,然后直勾勾的看向贺瑾,开门见山的问,“陆云应该跟你说了吧?你可愿跟我走?” 贺瑾抿唇,半晌不语,末了哑声提醒,“我如果跟了你,你就彻底与宋浩轩对上了,到时想要拿到这消毒剂恐怕会付出很大的代价,你我到最后都讨不了好,还是再看看吧,看过消毒剂的真实药效再说,宋浩轩会让人现场演示。” “他那药剂我不稀罕,我只稀罕你。”龚黎昕摆手,言辞既简单又直白,惹得贺瑾心脏狂跳,嘴角情不自禁上扬。少年真是半点也没变,跟他在一起总是那么轻松愉快。麻木到快要死掉的心瞬间就恢复了生机勃勃。 见贺瑾笑了,碧眼荡漾着一层柔光,软化了他冷硬的脸部线条,龚黎昕也笑了,心中的烦乱平息很多,语焉不详的低语,“你放心,他的药剂也许能够拿捏住别人,却拿捏不住我。我们不缺这种东西。”在场的人很多,他无法详细解释。 贺瑾闻言眸光微闪,定定与他对视一阵,缓缓点头,“那好,我跟你走。宋浩轩料定没人敢走,曾扬言绝不阻挠任何异能者离开,我现在就当众向他请辞,他为了脸面绝对会答应。” “如此甚好。”龚黎昕舒心的笑了,捻了一根地瓜干放进嘴里品尝。 宋浩然一进大厅就被宋浩轩召到身边落座。两人维持着虚假的亲情,相互叙了会儿旧。期间,宋浩然断然拒绝了宋浩轩的招揽,宋浩轩也不在意,继续与这个堂弟谈笑。两人在本家时就是竞争对手的关系,都不喜欢在自己的地盘看见对方的存在,若宋浩然一口答应下来,宋浩轩倒要觉得奇怪了。 看见堂弟频频看向少年和贺瑾,面色越来越难看,还隐隐透着股酸意,宋浩轩勾唇,笑得玩味。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只见贺瑾缓缓站起,躬身说道,“师长,你曾说过,我们其中若有人想离开,你绝不会阻拦,不知道这话还算不算数?” 大厅安静了片刻,然后响起一片议论声。想要进宋家基地可不容易,没有一定的实力人家根本看不上你。如今消毒剂又问世了,多少人挤破头想进去,却还有人想出来,脑子被门挤了吧? 宋浩轩勉强维持住脸上和煦的笑容,说道,“算数。你要去哪里?” “我明天跟龚家去普安县,多谢师长三年来的栽培。”贺瑾抬头直视宋浩轩,狼性的眼眸里闪动着灼灼的光彩。这哪里是那个被踩入泥底,沉默卑微的贺瑾?恍惚间,宋浩轩仿佛又看见了当初那个桀骜不驯,连他都要忌惮三分的毒狼。 原来你一直在耍我!?总有一天,你和你的小情人会哭着跪在我脚边求饶!暗咬牙根,宋浩轩一字一句缓缓开口,“那就祝你们一路平安!” 眼角余光看见龚远航正对着贺瑾微笑点头,表示欢迎,他拿起酒杯,遮掩唇边的冷笑。哼敢和我作对?只希望发布会后你们不要后悔才好! 有几名基地首领看见他的冷笑,连忙低头抹汗。宋师长□残暴,冷血无情,怎么可能会放手下大将离开?龚家基地惨了!也不知他们日后会付出何种代价!? 然而,怀着这样想法的人绝想不到,日后的龚家基地将成为所有人仰望的存在。为了加入龚家,他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经过这段小插曲,厅中又响起了谈笑声。 被龚黎昕和一众属下给狠狠打击了一番,麻志宏出门找了个小情人发泄,觉得气顺了,这才搂着小情人在自己的座位上落座。他虽是罕见的四级高手,但地位比贺瑾还不如,被安排在贺瑾下手。 看见坐在自己隔壁的龚黎昕,他愣了愣,眼里划过一道暗光。而龚黎昕也猛然睁大眼,朝他怀里的少年看去,呢喃道,“方烨?”还真是巧了,方烨竟然没死?他瞬间就想到了存放在李东生空间里的那瓶春-药。快三年了,这下总算找到主了。 “龚黎昕?”看清少年的模样,方烨也低呼出声,然后眼里爆射出嫉妒的光芒。 他虽然是水系异能者,但身手很差,胆子又小,不敢出去猎杀丧尸,也因此一直没法晋级,只能靠出卖色-相为生。如今末世女少男多,基地里的高手也渐渐爱找像他这样长相俊秀的少年发泄。让人玩弄一番还可吃顿饱饭,运气好了被哪位高手看上,长久包养下来日子也能过得很不错。 但他运气不好,摊上的是麻志宏。麻志宏是个双插头,男女不忌,于床-事上还有很多变态的玩法,他根本吃不消。短短三年,他就迅速憔悴下来,青白的脸色透着一股死气,身体也瘦弱不堪,活像只行尸走肉。 然而他身边的龚黎昕却面色粉嫩,发丝乌黑,身材虽然纤瘦却十分匀称,裹在干净整洁的军装里透着一股禁欲的美感。不用问他就知道,龚黎昕过得很好,是他无法想象的好,两人站在一起,那就是天与地的差别。更加令他难受的是,在基地里从未展露过笑颜的毒狼都对他温柔体贴,呵护有加,碧眼里流泻的爱意浓烈到令人心悸。 见龚黎昕盯视自己一眼便漫不经心的移开视线,方烨握拳,面容微微扭曲。不过是投了一个好胎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瞥见龚黎昕平凡的黑色眼瞳,他轻蔑的忖道。 “你们认识?”麻志宏擒住方烨的下颚,低声问道。 “当然认识!”方烨阴沉一笑,凑到麻志宏耳边将龚黎昕嗑-药-色-诱自己姐夫的丑事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引得麻志宏下腹升起一股邪火。没想到看似纯洁无暇的少年骨子里竟然这样放-荡,真是勾到了他的痒处。这下,他更想得到他了! “这种人就爱装,咱让他兴奋起来,看他还装不装得下去!”方烨边说边朝麻志宏的上衣口袋探去,摸出一粒蓝色药丸,捏碎了搀进两人面前的酒杯里。有白酒的浓香和辣味掩盖,药粉的苦涩丝毫尝不出来。麻志宏用这种手段迷-奸了不知多少男女,方烨就是曾经的受害者之一。 龚黎昕状似无意,实际上将两人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缓缓勾起唇角,眼里冷光乍现。 “龚黎昕,听说你和小烨是同学?末世了还能碰见,这就是缘分啊!来,跟咱们喝一杯!这泸州老窖越存越香,是个好东西,平时师长都舍不得拿出来,你别浪费了!”麻志宏笑得风度翩翩,手里拿了一杯酒放到少年面前。 龚黎昕面无表情的朝两人睨去,没有任何动作。贺瑾单手支腮,面露兴味。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麻志宏是个什么东西他了解,但他一点儿也不担心。这暗算的手段太低级了,也只有那些蠢货才会中招,而他的黎昕从来不是蠢货。 “来来来,喝呀!我先干为敬。”麻志宏一口喝干手里的酒,然后拿起龚黎昕面前的酒杯,硬塞进他手里。 龚黎昕面色一寒,手腕一转便将酒尽数泼到他脸上,然后一掌将人拍飞。他虽然不惧毒物,可依然奈何不了春-药之类的药剂,这杯酒,他不能碰,但这个人,他非碰不可! 麻志宏撞翻桌子,蹭着地板滑出老远,捂住胸口半天站不起来,头发和脸上沾满酒液,样子狼狈不堪。 众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一时间竟无人做出反应。然而,少年似乎还觉得不够解气,手里的杯子一扬,便朝麻志宏眉心掷去,凌厉的破空声在静谧的大厅里响起,若这一下打实,麻志宏必死无疑。 宋浩轩眼神一暗,抬手挥出一枚火球,将杯子打偏。杯子落到地上四分五裂,里面的白酒呼的一下燃烧起来。 龚黎昕一击未曾得手自是不会放弃,鬼魅般掠到麻志宏身边,五指并拢成刀,亲手来取这人性命。 在自己的地盘上杀人,龚黎昕严重触犯了宋浩轩的底限。他眼里杀气翻涌,也不管在座还有龚家的十几名异能高手,召来一道粗大的闪电狠狠劈在少年手上。 身体一麻,令龚黎昕的动作停顿下来。他拧眉看着有些焦黑的手背,甩甩臂膀,待麻痹的感觉消退,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下一掌将麻志宏的脑袋拍成了肉泥。 “原来这就是被雷劈的感觉。”他扶着受伤的手臂,看向主位的宋浩轩徐徐开口,“你的实力不错。”一击就能打伤自己,龚黎昕心情有些凝重。看来,他的武功再不精进,很快就会被这些异能者赶超。 宋浩轩勉力维持着面容的平静,心中却在颤抖。他的全力一击竟只伤了这少年的一层皮肉,怎么可能?自己公认全c国最顶尖的实力在他口里也不过是‘不错’二字,那么,他又是什么等级? 厅里一片静默,众人全都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少年踢开麻志宏的尸体,云淡风轻的与宋浩轩对持。他眼里有杀气吧?他该不会是想杀宋师长吧?这人疯了吗?不不不,他很明显没疯,被宋师长的雷电劈中就只焦了点皮,他的实力明显在宋师长之上!c国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个妖孽?我们怎么不知道?基地首领们惊骇的忖道。 而方烨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他抬脚想走,却被冷笑的贺瑾死死摁坐回去。

上一篇   149、一四九

下一篇   151、一五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