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一五一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51、一五一

龚黎昕指尖微动,浓烈的杀意从他漆黑的眼瞳里流泻,这种杀意伴着外放的真气在大厅里弥漫,压得众人喘不过气来,就连等级最高的宋浩轩都感觉到了某种彻骨的寒意从脚底爬上脊背,令他胆颤。没想到,最不起眼的少年竟是龚家最恐怖的存在,难怪贺瑾愿意跟他走,难怪龚家人对宋家的招揽无动于衷。就连自负的宋浩轩也不得不承认,跟在这样的顶尖高手身边是一种莫大的幸运。 两人对持片刻,眼看宋浩轩忍到极限,就要出招,龚远航连忙开口打断,“黎昕,在你宋哥的地盘不要闹事。”闹大了,所有人都走不了。 杀意顿消,龚黎昕抿唇点头,款步走回原位。龚远航看向宋浩轩,连声说孩子被宠坏了,脾气有些暴躁,请他莫要见怪。 宋浩轩松了一口气,僵笑摆手。全力一击都只伤了对方一层皮肉,若真打起来,他知道自己一定惨败。 宋浩轩的下属们暗暗抹去额头的冷汗,用新的眼光审视龚家一行,轻慢的态度稍微收敛。 “不知道龚少为什么会突然出手?”郑朝河捏紧手里的酒杯,代宋浩轩发问。事儿出了他们也得摆摆姿态,轻易放过丢得是宋家的脸面。 “这东西他下进了我的酒里,你们帮我查查是什么。”龚黎昕五指虚抓,一粒蓝色药丸嘶啦一声破出麻志宏的上衣口袋,飞入他的掌心。这漂亮的一手隔空取物又让在座众人倒吸口气。 看见药丸,郑朝河讪讪闭嘴。麻志宏的德性他了解,既然人家自寻死路,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事实掀开,在场又这么多人作见证,他们确实不占理。 “不过是下药而已,你教训一顿也就行了,何必杀人?”宋浩轩身旁的白虹冷声开口。 “对我们首领下药也是小事吗?不如我给你们首领也下一次药试试?”坐在林老爷子身边一直未开腔的林文博嗤道,金色眼瞳流转着浓浓的煞气。 “这个主意好,宋浩轩若喝下这杯酒,我也让你们杀一次,前提是你们要能杀得了我。”龚黎昕认真点头,捏碎药丸放入贺瑾面前的酒杯,随手一拂,将酒杯拂到宋浩轩面前。 两人隔了十米远,这满满一杯酒隔空送到却半滴也没有洒落,一直面无表情的宋浩轩也绷不住了,惊愕的瞪了瞪眼。这样的身手他见所未见,一时竟猜不出少年的能力系别。而且,这孩子竟是龚家基地的首领,首领被侮辱确实是大事,杀了麻志宏并不为过。眼下这局面,他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真是进退两难。 坐在白虹身旁的一名四级异能高手狠狠拍击桌面,厉声道,“你不要太嚣张,这里是我们的地盘,就算你实力再强,我们也有的是办法让你们有来无回!”话落,他威压外放,浑身被浓浓的杀气萦绕。 谭明远,宋浩然,林文博等人也坐不住了,尽数将收敛的气势放开。两派人马互相对持,但很明显,龚家的实力高出宋家太多,呈现了压倒性的趋势。而其他基地的人早已避坐一旁,不敢开口。他们是局外人,自然看得清楚,宋家人多,龚家实力强,两方打起来谁都讨不了好,最倒霉的还是他们这些被无辜连累的池鱼。 “让我们有来无回?”龚黎昕淡淡开口,语含讥嘲,“那你们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血洗全厅,让你们死无全尸?”话落,他浑身真气暴涌,薄薄的雾气从他体内溢出,衬得他身姿飘渺,宛若神人,而他周边的酒桌和人早已被他的强劲真气推开老远,就连他身下的地板也在这股排山倒海的威压中寸寸碎裂,蛛网般的裂痕在地上蔓延,咔嚓咔嚓的地裂声令人毛骨悚然,屋顶也扑簌簌掉下墙灰,仿佛随时会在少年的气势压迫下崩塌。 这样恐怖的威压,莫说宋家基地的人,就连龚黎昕的组员们也都从未见过。原来龚少一直都在隐藏实力,当他们觉得龚少已经达到某种极限时,龚少又会为他们翻开新的一页,让他们在强者之路上走的更远。众人咬牙挺直脊背,不让自己像宋家人那样狼狈不堪,给龚少丢脸。 龚父和林老爷子悠哉悠哉的坐在座位上,有少年暗中护持,他们根本感觉不到任何压迫。看见两人轻松的模样,在场众人了然,对少年则更加忌惮。就连自己的气势都能掌控到如此自如的程度,这少年简直是妖孽! 噗的几声闷响,受压迫最重的宋浩轩一行相继吐血,面色惨白的趴伏在桌上直不起身,在龚父的眼神暗示下,龚黎昕这才缓缓收了真气,淡淡开口,“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今日之事本就是你们不对,偏你们要咄咄逼人。我本不欲乱开杀戒,还望你们不要逼我。刚才得罪了,见谅。” “哪里。”宋浩轩到底是个人物,擦去嘴角的血迹,沉声开口,“今天确实是我们的人做得不对,该说见谅的是我们才对。这样吧,你们余下的过路费我不要了,就当给龚少赔罪。”在别人看不见的角度,他沾了血迹的手指正在微微颤抖,因为恐惧,也因为愤恨。 他的手下也早已收起骨子里的倨傲,脸上显出惊悸和后怕。光凭威压就能重伤他们,在少年面前,他们与蝼蚁有何区别?他们有傲气,却也有自知之明。 瞥一眼宋浩轩明明愤恨不甘却要暗自隐忍的表情,龚黎昕点头,不再说话。体内真气消耗太大,他也有些乏力,不适宜跟这些人继续纠缠,不如见好就收。今天这一出他本就是故意借题发挥,好给这东北平原的各方势力一个警示——龚家不是他们能动的。想要吃掉龚家,也得看看他们有没有那个能力。他不想长蛇岛的变故再次发生。虽然龚家还在宋浩轩的地盘,但经他震慑,宋浩轩绝对不敢正面和龚家对抗,闹到两败俱伤只会给别的基地捡了便宜,他还没那么傻。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徒劳。这句不知从哪本书上看来的话一直深深印刻在龚黎昕的脑海,令他深感赞同。在末世生活可不就是如此,不见这满厅的人,从最初的排斥刺探到现在的战战兢兢,毕恭毕敬,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好处。 毁掉的桌椅被后勤人员抬走,换上新的,麻志宏的尸体也拖了出去,也许被剐了肉成了宋家人的盘中餐,也许被扔到外面喂了丧尸,谁又会去在意?然而,场中却有一个人怔怔的盯着那滩血迹,表情恍若梦中。 就这么死了?折磨了她两辈子的恶魔就这样消失了?龚香怡捂脸,有些不敢相信。 “香怡,怎么了?头疼?”龚父放下酒杯,担忧的问。 “没事,我很好。”龚香怡飞快放下手说道,末了嘴角一弯,低笑起来,越笑越有股痛快淋漓的味道。上一世麻志宏是怎么死的她不知道,甚至不敢开口去问,而这一世,眼睁睁的看着那张丑恶的面孔被一掌拍碎,她觉得纠缠了自己两辈子的梦魇也跟着破碎了!在这一刻,她压在心底的,对龚黎昕的最后一点怨恨终于全部消散。 见女儿很快恢复常态,龚父放下心来,继续与林老爷子喝酒。糟乱的大厅被迅速打扫干净,众人看似谈笑如常,可特意压低的嗓音和面对龚家人时拘谨又敬畏的态度都说明了,他们已经完全接受了龚家进驻东北的事实,也承认了龚家的地位,只不过这地位会不会赶超宋家,他们还需斟酌。 “黎昕这一招杀鸡儆猴用得不错。”林老爷子抿一口小酒,对龚父低声赞道。 “他哪里有那个脑子,八成是人家真的惹到他了,他一时冲动动的手,后面才想着借题发挥。”龚父讪笑,摆手道。 “龚叔,您真了解小昕。”林文博笑睨对面专心吃菜的少年,附和道。 三人相视而笑,气氛轻松惬意,与坐在上首的宋浩轩和宋浩然的剑拔弩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跟了这样的首领,难怪你日子过得不错。”咽下喉头翻涌的气血,宋浩轩沉声开口。 “我的幸运。”宋浩然面无表情的回道。 “不过到底是年纪太轻,行事张狂,有点不懂规矩。但愿他能一直这么嚣张下去,不要有被打落尘埃的一天。”宋浩轩冷笑。 “不会的,论起张狂,他比不上堂哥。”宋浩然语气平淡的叙述。 宋浩轩咬牙,最终选择了沉默。再争下去,他今天就输得太难看了。自出生以来,他从未觉得如此挫败过,‘龚黎昕’这三个字被他狠狠记在了心底。而他那些手下们则不时偷眼打量云淡风轻的少年,抚着闷痛不已,明显内伤了的胸口,眼里满是惊惧。如此一来,厅中作为主人,本该最活跃的一方反倒成了最沉默的一方,气氛显得十分微妙。 “宋师长,今天是强力消毒剂的发布会,我们还是快点进入正题吧。”规模仅次于宋家基地的惠城基地首领开口打破了这微妙的氛围,也让沉寂的众人再次沸腾起来。 “可以。”宋浩轩点头,朝身后两名警卫招手道,“把人带上来。” 警卫点头出厅,很快便推了一个巨大的铁笼进来,铁笼中间设有一道栅栏,将两端关押的奴隶和丧尸隔离开来。那一级丧尸的手脚和脖子都被铁链拴住,捆绑在铁笼上,行动范围极其有限。闻见厅里浓郁的人肉味,它兴奋的嘶吼起来,裂开的嘴里滴落一大滩黏滑腥臭的唾液。 警卫将栅栏打开,命令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奴隶向丧尸靠近。那奴隶不敢,但在警卫的呵斥和皮鞭下不得不迈步前进。 眼见那丧尸的利爪真真切切将奴隶的手臂划破,场中众人纷纷起立,屏住呼吸观看后续。接下来,该是见证消毒剂药效的时刻了。 感受到大家的瞩目和重视,宋浩轩内心翻涌的情绪终于稍微平静。相信这场发布会过后,龚家人定会后悔莫及。想到这里,他勾唇冷笑。

上一篇   150、一五零

下一篇   152、一五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