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一五三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53、一五三

不知道龚香怡为什么要突然叫住自己,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忽然抱住自己,更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附在自己耳边轻声说‘谢谢’。龚黎昕的表情非常困惑。 “她可能又发疯了,你不要多想。”仿佛会读心术,窦恒适时开口解惑。 “嗯,你说的没错。”龚黎昕释然,加快步伐朝仓房走去。 走得近了,就听见金尚玉充满无奈的声音,“哥哥你乖,龚黎昕很快就回来了,你再耐心等一会儿。来吃颗晶核!” 金尚辉不耐的低吼声随即传来。龚黎昕抿唇微笑,加快了步伐。看见推门而入的少年,金尚辉飞快拂开金尚玉捏着一颗晶核的手,窜到少年身边,长臂一展,将少年紧紧抱在怀里,用脸颊轻轻摩挲他的发顶,眷恋之情溢于言表。 “你可回来了,再不回来这祖宗要闹翻天了!”金尚玉撅嘴抱怨。 龚黎昕轻笑,稍微退离金尚辉的怀抱,踮起脚尖捧住他的脸颊,用额头去碰触他的鼻头,嘴里软软的喊着‘小辉’。他喜欢金尚辉对他全身心的信赖和眷恋,就仿佛天地之间只看得见他一个,也只能依靠他一个。金尚辉是完完全全属于他的,这种感觉让他安心。 感受到少年的喜悦,金尚辉眯眼,伸出舌头去舔舐少年玉白的脸颊。他一直靠吸收晶核为生,口腔里的腥味早已消失,满带毛刺的舌头擦过肌肤时会带来一种酥麻战栗的感觉,惹得龚黎昕低笑闪躲。 金尚辉只觉得少年的肌肤又滑又腻,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馨香,比晶核好吃多了,正是兴起的时候,哪里容得了他闪躲,伸手将他捞进怀里抱牢,舌尖舔过他脸颊又移向眼角,最后停在白玉般的耳廓上细细品尝。 一高大俊美,一纤瘦俊逸的两人搂在一起,虽是单纯的嬉闹,但画面委实温馨动人,弄得金尚玉脸颊涨红,浮想联翩。抹掉嘴角不存在的口水,她笑眯眯的迎上前,语带讨好的开口,“龚少来啦,坐!发布会拍下来没?” “拍下来了,你自己看吧。”龚黎昕把摄像机递给她,自然而然的坐在金尚辉的怀里。 打开摄像机,金尚玉的面容立时严肃万分,有好奇心重的也围拢过来,站在她身后一起观看。窦恒坐到少年身边,对金尚辉充满敌意的嘶吼听而不闻。 视频很短,十分钟不到就播放完毕。金尚玉抬头,却见自家老哥正把龚黎昕搂在怀里,下巴磕在龚黎昕肩上,眯缝着眼假寐,不时偏头,轻嗅龚黎昕的发香,脸上带着沉醉的表情。龚黎昕早已习惯,慵懒的靠在他胸膛,把玩着他锋利的指甲。两人的互动默契又亲昵,好的跟一个人似得,差点没闪瞎金尚玉的眼。 金尚玉嘴角抽了抽,心中暗忖:终于知道林文博和宋浩然为什么一看见哥哥跟龚黎昕在一起就要脸黑了。尼玛这画面太甜蜜!太刺激人了! 察觉到金尚玉诡异的视线,龚黎昕抬眸,瞥她一眼,淡淡问道,“怎么样,有头绪吗?” “没有实物只有视频其实看不出什么。”金尚玉正了正神色,认真回答,见少年挑眉瞪视过来,立即谄媚一笑,“不过幸好龚少你拍摄的很仔细,让我找到一个重大的线索!看见没?”她指着屏幕上那个白大褂,“这人我认识,原来是我们研究所的,我曾经和他共同研发过一个粘着分子的课题,那课题我映像很深刻。这种药水如果出自他手,主要成分我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只要给我弄一套仪器,再给我三个月时间,我能做出比这种药水更好的。” “你有把握吗?”龚黎昕问道。 “他不过是我们研究所一个小干事,在国际上根本排不上号,我怎么可能连他都不如?”金尚玉撇嘴,傲娇了。 “那就好。”龚黎昕满意的点头。如今他们刚刚进驻东北,急需在最短的时间内站稳脚跟。宋家不是想要用这种药剂掌控c国吗?那他就站出来和宋家打擂台,免得被c国的大小势力孤立排挤。虽然他们有更好的药剂,但现在他们的实力还不够强大,贸然发布出去只会惹来众人的觊觎。如果宋家联合其它基地围攻龚家,抢夺药方,他也无法力挽狂澜,毕竟双拳难敌四手。等日后他们足够强大了,这些药剂才能公之于众。 想到这里,龚黎昕慎重叮嘱道,“我们现有的几种药剂绝不能流传到外界,你看牢你的实验室,我也会派人加强警戒。” “这个我知道。抗毒剂对人体产生的深远影响还没展现,就算你现在让我发布出去,我也不会同意的。也就你带出来的这群疯子敢尝试!”金尚玉面露忧虑。 她本就不同意大面积使用抗毒剂,只建议龚黎昕找几个志愿者试用,但龚黎昕对这种药的药效非常有把握,直接就宣布了出去。长蛇岛的人又都盲目的信任他,她分发药剂时只不过好心提醒几句,让大家慎用,结果人家根本不听,抢了药剂就跑,好像生怕她不给似地,闹得她相当无力。不过好在至今为止大家都没出现不良反应,听龚黎昕说日后还能正常生儿育女,她这才稍微安心了点。其实,以她严谨的科学态度本做不出这么疯狂,这么冒险的举动,但冥冥之中,她仿佛也被少年的个人魅力所征服,变得盲从起来。这真不是一个好现象! 又简单商议了几句,见时间不早,龚黎昕和衣躺在金尚辉怀里沉沉睡去,徒留下金尚玉面对后脚跟来的林文博和宋浩然的黑脸。 这大概是所谓的兄债妹偿? ﹡﹡﹡﹡﹡﹡﹡﹡﹡﹡﹡﹡﹡﹡﹡﹡﹡﹡﹡﹡﹡﹡﹡﹡﹡﹡﹡﹡﹡﹡﹡﹡﹡﹡﹡﹡﹡﹡﹡ 翌日,龚家人整装待毕,将卡车加满油,在宋家军队的护送下徐徐往普安县开去。 二十多位基地首领站在门口相送,态度说不上热络,但也不冷淡,只看向面容精致的少年时,眼里透着敬畏。今天一大早,少年是四级四系异能者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基地,不排除这是龚家故意放出来的,但少年实力超凡是无可争辩的事实。龚家有实力,宋家有药剂,他们目前还是选择站在宋家这一方,但也不会贸然去得罪龚家。 待车队消失在公路尽头,宋浩轩脸色立即阴沉下来,对身边一名属下低声交待道,“盯牢他们。” 属下垂头应是,带着几名队员暗中跟上龚家的队伍。 车队行进了两个多小时,顺利通过宋家在高速公路出口设置的关卡,驶上了通往普安县的国道。进入普安县,车队缓缓停下,但每辆车却只下来四个人,手里拿着一个大瓶子,将瓶里的液体均匀的喷在车上。 “他们这是干嘛?”贺瑾看向身边的王韬,满脸不解。 “进了宁城你就知道了。来,把这个喷在身上,从头到脚别遗漏,今后每天都要喷一次。还有,洗澡洗衣的水也要掺十滴,千万别忘了!”王韬拿出两个小瓶子,递给贺瑾和陆云,低声说道。 陆云接过瓶子后立即拧开瓶盖,嗅闻里面带着青草香气的淡绿色液体,满脸的困惑。贺瑾却眸色一暗,沉声问道,“你们的真正目的地是宁城?那里危险,不能进去!” “你管那么多干嘛?让你们怎么做就怎么做,少啰嗦!”谭明远跟贺瑾不熟,边往身上喷着药水边呵斥道。王韬拐他一肘子,示意他闭嘴。 贺瑾和陆云对他恶劣的态度不以为意。在宋家的三年,他们早就学会了隐忍和面对各种刁难算计。再者,他们并不认为这些人对他们警惕的态度有什么不对,若这些人立即就热心的接纳了他们,他们反而会觉得不安。待以后相处的日子久了,贺瑾和陆云相信,他们会交到很多朋友,因为他们看得出来,这些人貌似凶神恶煞,但性情都很率真,估计都是受了龚黎昕的影响。 车队渐渐驶入宁城地界,贺瑾掀开卡车篷布朝前方看去,看见铺天盖地的绿色藤蔓,顿觉头皮发麻。离了上千米远,那种植物散发出来的香味和动物腐烂后散发的臭味混合在一起,不可阻挡的钻入众人的鼻孔。 香甜中带着腐臭,这是宁城特有的味道,也是死亡的味道。 距离那片绿海越近,贺瑾握住车栏杆的手便越发用力,骨节都开始发白。陆云也吓得浑身僵硬,缩在座位上一动不动。这时,仿佛感应到了他们的不安,龚黎昕从前面开路的悍马里钻出,几个跳跃便窜入贺瑾所在的卡车,挤到他们身边,轻拍贺瑾的手背,安抚道,“别担心,静静坐着就好。” 看见少年淡定从容的微笑,贺瑾莞尔,忽得放松紧绷的身体,将他拉到身边坐好,默默等待。有龚少在,陆云也似吃了定心丸,苍白的脸色逐渐恢复正常。 很快,奇迹就发生了,当车队逼近时,那绿色的海洋自动分开一条通道,让他们毫无阻碍的过去。这情景就如摩西分海,深深震撼了贺瑾和陆云,就连早已知晓内情的谭明远等人也睁大了眼,挤到车边往外看,嘴里啧啧称奇。 车队在藤蔓的海洋中前进,陆云收起脸上的震惊,拉扯贺瑾的衣袖,低声感叹道,“贺哥,我有预感,你那些不肯离开辽城的兄弟们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贺瑾朝身旁的龚黎昕看去,笑而不语。 宁城里到处都是金刚藤的藤蔓,放眼看去全是郁郁葱葱的绿色。龚黎昕带着队员们在城里四处查探,先摸索到几株大型金刚藤的主干,用冰火掌摧毁,余下的枝叶收集起来制作驱藤剂,清出一个街区供大家居住。 满城的藤蔓要全靠龚黎昕一个人清除至少需要三四个月的时间,好在他们已经安全进了宁城,宁城里的粮仓又满满当当的,足够他们吃上几年,他们并不着急。至于外围的藤蔓,那是宁城的天然屏障,可以杜绝一切势力的打探和骚扰,龚黎昕自然不会去动,不但不动,还撒了许多种子下去,叫罗大海催熟,让它们长得更加密集茂盛。 接到探子回来禀报的消息,宋浩轩的脸色跟宁城一样绿。进了宁城?龚家竟然稳稳当当的进了宁城?他们怎么做到的?这个谜团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将搅得他坐如针毡,夜不能寐。 其它基地首领接到消息后也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能够把死亡之城据为己有,他们还是低估了龚家的实力。自此,龚家基地变成了c国最神秘莫测的势力,在c国拥有了最超然的地位。谈起龚家,所有人都一脸的向往和敬畏,态度远比对待宋家更为慎重,特别是当龚家也开始销售药效更好,价格更公道的消毒剂之后。

上一篇   152、一五二

下一篇   154、一五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