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一五五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55、一五五

事情暂时还没有眉目,林文博和宋浩然离开实验室,下去通知大家加强巡逻,排查一切可疑人员。龚黎昕接过金尚玉递来的数据,一页页翻看。这是一名新生儿的数据。距末世爆发已经过去四年了,这还是基地里第一个诞生的孩子,大家把这个孩子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 “一切指标都很正常,像你说得那样,他的血液也遗传了父母身上的毒素,天生就对丧尸毒有免疫力。”金尚玉见青年眉头微蹙,薄唇紧抿,显然对浏览一大堆数据很是不耐,连忙开口解说。 青年慵懒的依偎在金尚辉的怀里,一页页翻看数据,因为五官伸展而变得狭长上挑的星眸里流转着睿智的光芒,以往的懵懂天真被沉稳内敛所取代。他已经长大了,成为了一名合格的领袖。 听见金尚玉的话,他合上资料,低应一声,嗓音褪去了少年的清亮,变得低沉磁性,带着某种蛊惑人心的魔力。无疑,龚黎昕是上天的宠儿,不管是内在还是外在都足够惹人沉沦。 金尚玉从他魔魅的嗓音中挣脱,好奇的开口,“这些数据跟你当初描述的一模一样,你怎么会对服用百毒丹后的情况那么了解?你不也是初次尝试吗?” “小说上看来的。”龚黎昕睨她一眼,淡淡开口。他当然了解百毒丹的功效,上一世,所有地宫的人都会服用百毒丹,他们全身带毒,走出去人人避如蛇蝎,萧霖就是靠着这些毒人力压所有正派,成为武林霸主。 然而,毒人在当时是灾难般的存在,在末世却是上天的宠儿。他们不惧四处横行的毒虫毒草,甚至连丧尸见了他们也没有狩猎的,只因他们黑色的血液早已失去了鲜血的香甜,勾不起丧尸的食欲,没准儿咬了他们,丧尸还会拉肚子。 因为百毒不侵的体质,宁城人的食物变得越来越丰富,原本碰都不敢碰的变异兽的肉纷纷上了宁城人的餐桌,不过一年时间,个个养得膀大腰圆,身材健壮。走出去,只要一看他们那别样威武的精气神就知道他们是宁城人。宁城养人,这已经变成了全c国幸存者的共识。拜大家所赐,龚黎昕也无需再掩饰自己百毒不侵的体质,终于吃上了阔别已久的肉。如今大家都知道,首领那就是个无肉不欢的主儿,想要讨好首领,请他吃肉是最正确的选择。 每次都是这种敷衍的回答,金尚玉也不好再追问。想起新生儿的营养问题,她皱起了眉头,忧虑的开口,“虽然营养剂已经研制成功了,但是我近来研究发现,营养剂里缺乏促进新生儿大脑发育的各种特殊物质,如果新生儿长期服用营养剂会严重阻碍他们的智力发展,要等到他们的大脑完全发育成熟了才能让他们服用营养剂,这起码得等到他们年满十岁才行。所以,营养剂虽好,却不能完全取代粮食的作用,没有足够的粮食,我们将无法抚育下一代,怎么办?” 本以为研发出营养剂就能拯救全世界,但事实证明,还是她太过乐观天真了。只要一想到未来的人类会退化成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山顶洞人,金尚玉就觉得一阵阵头疼。阻碍人类进化,这与她立志成为生物学家和药剂学家的初衷完全背道而驰。 龚黎昕摆手,淡淡开口,“不要想那么多,总会有解决的办法。末世爆发时你们不也以为自己死定了吗?事实证明,你们不但活下来了,而且活得很好。所以,只管努力吧,不要瞻前顾后。” 青年平稳淡然的嗓音带着抚慰人心的魔力,金尚玉眼底的忧虑消失,连连微笑点头。一旁整理文件的龚香怡听见两人的对话,柔声开口,“不要担心,我有预感,粮食问题很快会得到解决。相信我,我是预言家。”她挤了挤眼睛。 金尚玉被她怪模怪样的表情逗笑了,心情彻底放松下来。由于都有过一段不堪的经历,又都是女人,在龚香怡的刻意亲近下,两人如今是非常好的朋友。 “能不能把你的预言说得更清楚一点。”龚黎昕认真开口。他看得出,龚香怡这话不是单纯的说笑。 “不,还不到时候。如果我预言的太早,很多事也许会出现偏差。再过一段时间吧。”她摆手说道。经过一年的磨合,她和龚黎昕的关系已不像从前那么冷漠。 “嗯。”龚黎昕瞥她一眼,不再追问,拍拍闭眼假寐的金尚辉的头,笑道,“走,去看看小家伙。” 金尚辉立即睁眼,亦步亦趋的跟随在他身后。金尚玉和龚香怡眼睛一亮,丢下手里的文件也跟着往育婴室跑。 ﹡﹡﹡﹡﹡﹡﹡﹡﹡﹡﹡﹡﹡﹡﹡﹡﹡﹡﹡﹡﹡﹡﹡﹡﹡﹡﹡﹡﹡﹡﹡﹡﹡﹡﹡﹡﹡﹡﹡ 从育婴室出来,龚香怡辞别金尚玉,慢慢往自己房间走去,脸上轻松的笑容被凝重取代。 基地人把一栋五星级酒店当成了宿舍楼,楼里打扫的干干净净,本就富丽堂皇的装修重新焕发出以往的荣光,居住条件可说是全c国最奢侈,最舒适的。如果宁城的生活被外界所知,相信很多幸存者会妒忌的发疯。 打开房门房门再慎重反锁,龚香怡快步走进房间,朝躺在床上翻看一本陈旧小说的男人看去,开门见山的问道,“昨晚入侵实验室的人是你?” 男人抬头,露出儒雅俊秀的脸庞,赫然就是在辽城替龚香怡解过一次围的廖凡。当然,在他看来,他只是与龚香怡有过一面之缘而已,所以,出任务遇险,被龚香怡救下后,他很是紧张戒备了一段时间,直至发现龚香怡是真心实意待他好,他才安心留下,顺便起了探查宁城的别样心思。 但在龚香怡心里,她和廖凡的情谊可不止一面之缘那么简单。这个男人真心恋慕她,甚至为了保护她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所以,看见躺在山林里奄奄一息的男人,她毫不犹豫的将他救下,让他穿上黑色连帽衫,扮作金尚辉的样子连夜带回了宁城。她为了这个男人背叛了自己的家人和伙伴,但这个男人是怎么回报她的? 想到这里,她盯视廖凡的眼底溢出一层薄薄的水雾。 看见龚香怡眼里的水光,大方承认的廖凡心脏抽痛一下,闷声开口,“宋师长救了我爸妈,让他们在末世也能过上安稳日子,我的命早就卖给他了,对不起。” “好,我知道了。既然你有力气走出去,看来伤是好全了,好全了你就赶紧走吧。”龚香怡仰头,将眼泪逼回去,冷声道。 “等夜深了我再走,”廖凡点头,深深看她一眼,哀求道,“我想再吃一顿你做的饭,可以吗?” 龚香怡凝视他良久,最终缓缓点头。算了,就当是偿还她上辈子欠他的债,从此以后形同陌路,两不相干。 想到这里,她走进厨房,从空间里拿出大米,蔬菜和一些猪肉,卷起袖子开始做饭。 虽是住在酒店,但高级套房里都设有厨房,炊具一应俱全,瓦斯炉也还能用,辗转飘荡了三四年,在宁城安定下来后,大家每到晚饭时间都爱往家跑,自己捣腾两个小菜慢慢享受,亦或是做一顿丰盛的,邀请三五好友同聚,日子过得非常安逸。宁城是远离了末世喧嚣的城市,是被灾难遗忘了的一方乐土。闻着空气里飘荡的浓郁菜香,廖凡斜倚在厨房门口,幽深的眸子里溢出一丝眷恋。 他害怕自己再待下去会舍不得离开这座安定平和的城市,也舍不得离开眼前这个温柔善良的女人。 “你们吃了变异兽的肉不怕中毒吗?”似想到什么,他收起眼底的眷恋,好奇的询问。 “谁吃变异兽的肉?这是猪肉,我末世前存下来的。”龚香怡动作一僵,故作平静的回答。 “我不是说这个。”廖凡摆手,盯着龚香怡的背影说道,“我看见隔壁房间的阳台上挂着一只变异狗的尸体,皮已经剥下来了,肉洗得干干净净,不是要吃是要干什么?而且,每到饭点,这楼里都充满了肉香味,如果是猪肉,你们的猪肉储量也太惊人了。” “你想打探些什么?”龚香怡狠狠切下一块猪肉,转身看他,漂亮的脸蛋上满是怒气,“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你吃完饭就赶紧走,不然,我会把你交出去!”她有些后悔带廖凡回来。 “好好好,我不问了。”廖凡垂头认错,摸着鼻子朝客厅走去。在客厅的沙发上落座,他幽深的眼眸划过一道暗芒。 “吃饭了。”将几个家常小菜摆放到客厅的餐桌上,龚香怡板着脸说道。 “你又要去给他送饭?”看见龚香怡手里拿着一个食盒,廖凡皱眉,沉声开口,“你送过去的东西哪一次不是原样带回来?他不领情就算了,你何必?” “不用你管。”龚香怡淡淡开口,径直朝房门走去。一年了,文博并没有如她想象的与曹亚楠走到一起,两人的关系反而没有上一世亲密,文博也没有对别的女人另眼相看,这让她在绝望中又看见了希望。只要坚持下去,她相信自己总有打动文博的一天。 看着女人消失在门后,廖凡狠狠捶桌,深褐色的眼眸闪烁不定。

上一篇   154、一五四

下一篇   156、一五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