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一五六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56、一五六

走到林文博的房门口时,发现门虚掩着,龚香怡怔了怔,推门进去。 客厅里没有人,光洁的木质地板上凌乱的扔了几件衣服,卧室的床榻也乱糟糟的一团,被褥枕头掉了一地,半点不似林文博干净整洁的脾性。龚香怡见状眉头微蹙,把手里的食盒放到客厅的茶几上,弯腰捡拾到处乱扔的衣服,然后走进卧室整理床榻。 一道暧昧粗重的喘息从虚掩的浴室里传出,龚香怡身体一僵,不敢置信的朝声源看去。她缓缓走近,粗喘和呻-吟越来越清晰,不过一扇薄薄的毛玻璃,她却迟迟不敢推开,仿佛里面关押着一头吃人的恶兽,正亟待将她吞食。 “有人来了。”龚香怡还没进门林文博就听见了脚步声,他附在龚黎昕耳边,咬着他耳垂低声说道。但说归说,他圈住青年腰肢的手却丝毫没有放松,金瞳里熊熊燃烧的爱-欲之火恨不能将怀里的青年焚成灰烬。 “我知道。”青年染上情-欲的嗓音万分性-感,透着些慵懒和随性,“是龚香怡。一年了,她也该知道我们的关系了。你当初不是说,等稳定下来就告诉她和祖父吗?难道你后悔了?” 青年睁大雾气氤氲的水眸,直勾勾的盯着林文博,等待他的回答,修长白皙的双腿盘上他精壮的腰腹,明明是挑-逗的动作,却被他做出了挑衅的意味儿。 下-身的昂-扬被青年的臀缝挤压,林文博粗喘一声,低笑道,“怎么会,现在不用说她也该知道了。”话落,他捧住青年的脸颊,深深吻住他形状优美的薄唇。 玻璃门缓缓被推开,浴缸里,两个男人辗转亲吻,布满水滴的赤-裸-身体紧紧交-缠在一起,油亮的古铜色,莹润的瓷白色,换面极具美感,却深深刺痛了龚香怡的双眼。 “龚黎昕?”看清林文博怀里的青年,龚香怡捂嘴呢喃,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的表情。 龚黎昕变换亲吻的角度,用桃粉色的眼角勾她一眼,却半点没有停下的打算,反而占有性的将林文博的身体箍得更紧,宣示自己的主权。林文博闷哼一声,大掌摁住他的后脑勺,动作狂猛地侵占他口腔的更深处。 呆愣地看着热烈缠-绵中的两人,足足过了几分钟,龚香怡才回过神来,失魂落魄的离开。 “她走了,你们还要弄到什么时候?该吃饭了。”宋浩然从孙甜甜那里拎了今晚的饭菜回来,正好撞见游魂似地龚香怡。将饭菜摆上桌,他走到浴室门口,无奈的提醒忘情的两人。 “马上就来。”恋恋不舍的放开青年殷红欲滴的唇瓣,林文博哑声答道。 两人穿戴整齐出来,宋浩然已经盛好饭,坐在餐桌上等着他们。 “看来,我们两个很有必要去学学做饭,不然每天都要麻烦甜甜,多不好意思。”林文博夹了一块红烧变异巨蟒肉放进龚黎昕碗里。 “我也是这么想。”宋浩然给青年盛了一碗变异田鼠汤,点头道。这些在外人眼里含有剧毒的变异兽肉在宁城却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食物。 龚黎昕埋头吃饭,不作回应。他只有吃得热情,没有烹饪的天赋,他套房里被烧焦的厨房就是最好的证明。 看着一上餐桌就特别专注的青年,林文博和宋浩然启唇微笑,又相继给他夹了几筷子菜,这才顾上自己吃。 “龚香怡可能会把这事捅到龚叔和你祖父那儿,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吃了几口,宋浩然不放心的提醒。 “我知道。吃完饭我就去找祖父和龚叔坦白。”林文博表情不变,淡淡开口。 “祝你好运!”宋浩然拍拍他肩膀。 “你说错了,应该是祝我们好运!”林文博睨他一眼,平静的叙述。 宋浩然噎了噎,埋头吃饭。 ﹡﹡﹡﹡﹡﹡﹡﹡﹡﹡﹡﹡﹡﹡﹡﹡﹡﹡﹡﹡﹡﹡﹡﹡﹡﹡﹡﹡﹡﹡﹡﹡﹡﹡﹡﹡﹡﹡﹡ 龚香怡并不似林文博和宋浩然想象的那样,跑去找龚父和林老爷子做主。她在大楼里晃荡了几圈,失魂落魄的回了房间。 “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看见女人惨白的面色和潮红的眼眶,一直等着她回来共进晚餐的廖凡连忙迎上去,沉声问道。他犹豫了一秒,将女人紧紧抱进怀里,深褐色的眼眸里蓄满凶光。究竟是谁让她变成这幅模样?林文博? 一个人的时候还能强自按捺,一旦有人安慰,积压在心底的悲伤就像开了闸的洪水,尽数流泻。龚香怡反搂住廖凡的腰,紧咬的牙关溢出一声声呜咽悲鸣。 “怎么会这样?文博怎么会和龚黎昕在一起?不应该是这样的!”她哽咽道,声音里充满茫然。 因为离得近,廖凡将她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心头一阵绞痛又一阵窃喜,弄得他烦乱不堪。“别哭了。”他温柔的抹去女人脸上的泪水,干涩的开口,“你和他早就分手了不是吗?他和谁在一起都与你无关,你早就应该放下。” 不过,被自己亲弟弟撬了墙角,难怪她深受打击。想到当初只见过一面,超凡脱俗的少年,廖凡不得不承认,凭他的魅力,俘获一个男人为他沉迷并不是难事。 “我放不下。龚黎昕什么都有了,为什么还要抢我的文博?他和浩然才是一对!三个男人在一起算什么?”龚香怡摇头反驳,脸色越加苍白。 “你真是单纯!”廖凡嗤笑开口,“如今是末世,这种结伴关系很平常。他们爱在一起那是他们的自由,林文博早就不是你的了,你醒醒吧。世界上的好男人多得是,不差他一个!” “可我谁都不想要,只要他!”龚香怡推开廖凡,瘫坐在餐桌边,叫喊道。 廖凡闻言,心像针扎一般隐隐作痛,没好气的开口,“你要他他就会是你的?别做梦了!你无法左右他的决定,更无法左右龚黎昕。现在的你拿什么去和龚黎昕比?他要实力有实力,要相貌有相貌,听说性格也相当好,你们两个放在一起,林文博闭着眼也知道要选谁。别想了,过来吃饭,菜都凉了!” 他边说边帮龚香怡盛了一碗饭,把筷子强硬的塞进她手里。 龚香怡细细咀嚼他的话,苦涩地笑了,两行眼泪终于从潮红的眼眶顺流而下。说的是啊,她拿什么去和龚黎昕比呢?与龚黎昕站在一起,谁都会自惭形秽吧?虽然心如刀绞,她却没有一丝一毫想要报复的念头,经过这么多年的相处,她早已看清,龚黎昕于她而言就是一座高峰,她唯有仰望退让,永远无法超越。 想到这里,她抹掉眼泪,手一翻从空间里拿出几瓶尊尼获加威士忌。这是她当初特意为林文博收集的,林文博不爱喝酒,却唯独无法拒绝尊尼获加深邃而细腻的口感。但末世以后,这些东西林文博却半分也没有动用。如今再存着也没有意义了,她要把它们全都喝光! “来,陪我喝酒!”她把酒瓶重重放到桌上,对廖凡勾手。 “可以,先吃饭再喝酒。”廖凡叹气,夹了许多菜进她碗里。 龚香怡惨然一笑,拂开饭碗,拧开瓶盖直接往嘴里灌酒。廖凡无奈,一把抢过酒瓶,找来两个杯子与她对饮。 半个小时过去了,龚香怡烂醉如泥,瘫软在座位上,被头脑发晕的廖凡抱进怀里,往卧室送去。 “你是不是怪我不能与你同房?我可以的!亲眼看着麻志宏被杀死,我已经什么都不怕了!不信你试试!”勒住正欲离开的廖凡,龚香怡醉眼朦胧的嘟囔,修长的双腿执拗的缠到了他腰上。 廖凡也已微醺,看着身下温香软玉的美人,本就燥热的身体变得滚烫,头一低便堵上了美人的嘴,不让她那些无意识的话再有机会刺痛他的心。一男一女顺势滚作一团,在床上起伏律动,满室的粗喘呻-吟被窗外的雷雨声吞没。 夜半,瓢泼大雨丝毫没有停歇的打算,廖凡听着窗外的一阵阵雷声,垂头看向臂弯里沉睡的女人,脸上带着苦涩的表情。又一道震耳欲聋的雷声传来,廖凡连忙捂住龚香怡的耳朵,将她紧紧搂入怀中。 过了几分钟,雷声止歇,他依依不舍的放手,小心翼翼的将手臂抽出,伏在床边呆看了龚香怡半晌,这才穿上衣服悄然离开。 他是四级中阶土系异能者,不能上天,入地却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融入墙壁,躲过了好几拨巡逻的警卫,他顺利的来到一楼,脚尖轻点便似入水的鱼儿一般潜入了用大理石铸成的光洁地板,从地底走出了大楼。 潜行出老远,由于地底满是金刚藤留下的根系,虽然已经枯死,不会缠人,也失了韧性,但要破开死藤的纠缠一直走到城郊却是一件极其耗费体力的事。更何况城郊处处都是活的金刚藤,地底的根茎也不是吃素的,就算廖凡实力再高也无法活着出城,还需找到龚香怡当初带他回来时给他喷得那种驱藤剂才行。但在龚香怡房间里翻找了许久也没发现类似的药剂,廖凡这才恍然意识到,东西肯定在她的空间里。如此,只有从夜间巡逻的警卫身上下手了。 想到这里,廖凡开始贴着地面潜行,仔细聆听地面传来的动静,寻找合适的对象下手。

上一篇   155、一五五

下一篇   157、一五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