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一五七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57、一五七

一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从地面传来,踩着雨水的脆响即便是轰隆隆的雷声也无法掩盖。廖凡有心动手,但顾及上面人太多,他无法一次性解决,只得按捺住性子等待。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这支队伍里有两个人躲入街边的店铺,从怀里掏出用塑料袋裹好的烟卷点燃,开始吞云吐雾。如今天气虽然酷热,但一遇上雷雨,气温就会骤降二十多度,在大雨中巡逻一夜,确实需要偶尔放松一下,暖暖身体,更何况宁城固若金汤,巡逻的任务非常轻松。 巡逻队的队长高声嘱咐两人动作快点,然后带着其他人走了。烟卷的劲道很大,两人很快就觉得冻僵的身体开始发热,舒服极了。他们微微合上眼睑,蹲在店铺前的台阶上,小口小口的品尝,企图让这舒适的感觉停留的再久一点。 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人影从他们身后的地面无声无息的冒出,手一扬便将两人击昏在地。一击得手,廖凡飞快在两人身上翻找,翻出四瓶蓝色药水,他眼睛一亮,立即将东西收入背后的行囊。 这药水他曾远远见宁城人用过几次,有时他们自己喝,喝了以后立即变身斯巴达勇士,悍不可挡,连辽城的高级异能者也奈何不了他们。有时候他们用来泼洒到敌对异能者的身上,一触及药水,那些异能者便瘫软如泥,只能任由他们宰割。他们下手也是狠毒,为防药水流传到外界,竟连被杀死的异能者的尸体都不放过,全部倒上变异蜘蛛的毒液,就地融成一滩腥臭的脓水,让外人查无可查。 宋浩轩好几次派人去抢夺这种神奇的药水都铩羽而归。再强的异能者,碰见这些善于使毒,浑身是毒的普通人也会变得毫无办法。如今,这种药剂就在自己手里,回去以后就能交给基地的药剂师仿制出来,大大提高基地实力。 想到这里,廖凡心情有些激动,忍不住深吸口气,随即脸色一白,屏住了呼吸,只因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摄魂草的花香,虽然香味被雨水冲散很多,但闻得久了依然会使人陷入魔障,然后情不自禁往花田里走去,成为滋养花田的肥料。 加快动作,将两人全身又搜刮了一遍,确定没有当初龚香怡给他用过的那种淡绿色药水,廖凡不敢再耽误,捂着鼻子钻入地底,试图再寻找几个对象下手。他并不知道,金尚玉已经把驱藤剂改良了,制作成香体丸植入宁城人的腋下,香味稳定浓郁,可持续三年时间。如此,就算哪个粗心鬼忘了喷洒药水也不会被金刚藤绞死。 能不能找到还未用完的初版驱藤剂然后安全离开宁城只能看廖凡的运气了。 一边困惑于宁城人百毒不侵的强悍体质,一边在地底寻找猎物,廖凡的运气不错,很快又找到一名落单的警卫,敲昏对方后也让他顺利找到了半瓶还没用完的驱藤剂。潜行到戒备松散的城郊,廖凡不敢在遍布金刚藤根茎的地底多待,发现上面没人便一头钻出地面,拍去耳廓沾染的一些色泽鲜红如血的泥土。 这种泥土富含大量的铁元素,是宁城的一大特色,而金刚藤酷爱这种土质,只有在这种土质中才能生长得极为茂盛,藤蔓也最是强韧,这也是它们只在宁城扎根却不再蔓延到周边城市的原因。一旦土壤中的铁元素被吸收殆尽,藤蔓的强韧程度和活跃性都会大大降低。 廖凡在宁城待了十多天,常常在地底潜行,观察宁城人的生活,然后一次次被彪悍的宁城人震撼。 他们能够在浓郁的摄魂草香中漫步而不被这种香气诱惑;他们能够食用异兽肉而不被毒死;他们就连普通人也能瞬间变身异能者,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到极限;他们徜徉在外界闻之色变的金刚藤中,为这些杀人的植物灌溉施肥,保持土质,让它们生长的更加茂盛。宁城人的特立独行,神秘莫测令廖凡心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绝不会相信人类能在危机四伏的末世活得那般轻松惬意。 然而,现在却不是对宁城人羡慕嫉妒恨的时候,只要带走这些药剂,揭开宁城人的秘密面纱,他们也能过上同样的生活。想到这里,廖凡将药水倾倒在自己身上,用最快的速度往城外飞奔。雨势太大,若不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离开,身上的药剂很快会被冲散,他也会死无葬僧地。 连续在身上倒了四五遍药水,廖凡终于安全的离开宁城。他气喘吁吁的转头回望,试图在一片延绵不绝的绿海中望见那令他怦然心动的身影。半晌后,他狠狠抹去脸上的雨水,咬牙离开。 雷雨夜是宋浩轩修炼的最佳时机,廖凡临晨回到基地时,他刚刚结束一晚上的修炼,正准备入睡,闻听消息,他精神一振,立即接见了廖凡。 等到达实验室时,他的四名得力下属和一群身穿白大褂的科学家已经齐聚,正围拢在一起用各种仪器检测几瓶蓝色药水的成分。 “怎么样,得出结果了没有?”宋浩轩走过去,沉声问道。 “这些药剂的成分都很简单,但是……”为首的一名白大褂为难的顿住。 “但是什么?别告诉我你们做不出来!当年龚家的药剂师只是看了一眼就能将你们的消毒剂改良,你们如果无能,我不会再浪费粮食养着你们。”宋浩轩语气阴狠,视线如刀子般在这些科学家的身上剐过。 一年时间,龚家靠着改良消毒剂彻底在东北站稳了脚跟,如不是龚家极度排外,很少与外界来往,c国的话语权早就被龚家夺走了。 察觉出宋浩轩的杀意,这些科学家的脸色比身上的实验服还白。艰难的咽了咽口水,首席科学家不得不硬着头皮把话说完,“成分都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但是,凭我们的能力却是无法复制的。” “什么意思?”宋浩轩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这些药水制作并不精良,甚至可以说很粗糙。但是它们加工的手法却是我们现有的技术无法达到的。”白大褂推了推鼻头的镜框,举起只用剩几滴的驱藤剂说道,“这个是提纯的金刚藤的汁液,其中没有添加任何成分。但是,我们基地里没有人能把无坚不摧的金刚藤揉碎,榨取里面少得可怜的汁液。” 他话一说完,实验室里诡异的静默,就连宋浩轩也说不出话来了。他如今已是四级高阶的雷火双系异能者,而他的雷火也只能堪堪把金刚藤的叶片烧焦,伤不到这种变态的藤蔓丝毫。若要揉碎这种硬度直逼丧尸晶核的植物,非五级中阶以上的强化系异能者或金系异能者不可。这样的强者,当今世上数来数去也只有龚黎昕一个。 确实,这种药剂暂时是无法复制的,打入宁城的计划不得不搁浅。宋浩轩压下心底的不甘,朝另外四瓶蓝色药水指去,问道,“这些药剂呢?” 拿起其中一瓶色泽较浅的药水,那白大褂继续解说,“这是浓缩提纯的摄魂草的汁液,洒在异能者身上能够瞬间让异能者失去力量。但是,要制作这种药剂就得大量种植摄魂草。摄魂草这种植物不能在基地里种植,甚至不能出现在基地周围,这个不用我过多解释了吧?” 实验室里静得落针可闻。摄魂草的花香带毒,能迷幻人的神智,大批量种植在基地里就等于自寻死路,但如果种植在基地外也同样麻烦。众所周知,摄魂草与丧尸存在着一种诡异的共生关系,但凡有摄魂草的地方就一定会吸引成群的丧尸徘徊。宁城有金刚藤环绕,所以不惧丧尸闻香而来,辽城却不行了,他们如果真那样干,引来丧尸潮围攻是肯定的。 所以,制作一两瓶这种蓝液防身是完全可行的,但要如宁城那样人手配备一瓶却是难如登天。白大褂长长叹了口气,忽而想到什么,朝脸上难掩失望的廖凡看去,问道,“摄魂草的花香带毒,宁城人为什么能大量种植?” “宁城人好像百毒不侵似地,他们不怕摄魂草的毒,也不怕异兽的毒,我发现他们平时甚至以吃异兽肉为生。”廖凡敛眉述说。 众人闻言表情惊骇,特别是白大褂,激动的浑身颤抖,拽住廖凡的衣袖直问是不是真的。廖凡笃定的点头,他激动的咽下一口唾沫,语带颤抖,“如果真是那样,他们基地里的药剂师水平远远在我之上,很有可能已经制作出了抗毒剂。服用了抗毒剂就可以抵御毒虫毒草,也能够杜绝感染丧尸和异兽毒。天啊这个药剂师究竟是谁?天才!绝对是天才!” 一群白大褂齐齐露出向往的表情,宋浩轩等人却沉下脸,眼里暗含阴狠和贪婪。这样逆天的药剂,他们一定要想办法得到,还有那名天才药剂师,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掳来。 “廖凡,你在宁城待了那么久,有没有见过那名药剂师?”宋浩轩转脸朝廖凡看去。 “我只远远见过他的助手,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女孩,他本人却从来没见过。”廖凡摇头。 “十六七岁的女孩?”白大褂沉吟,片刻后惊呼道,“那不是助手,应该是药剂师本人。她叫金尚玉,十四岁就名扬医药学界的天才少女,除了她,我想不到还有谁能够只看一眼就能完美改良我的消毒剂。”其他白大褂也都露出如雷贯耳的表情,纷纷点头附和。 “金尚玉?”宋浩轩咀嚼着这个名字,眼底划过一道暗芒,一个想法逐渐在他脑海里成型。垂眸思量片刻,他看向白大褂,指着另一瓶颜色较深的蓝药问道,“这个就是喝了能让普通人变身异能者的药剂吧?怎么弄出来的?” “应该是将晶核里的能量融入了刚才的蓝液制作而成的。但光是浸泡晶核是无法提取里面的能量的,否则摄魂草也不会放弃丧尸这种能量充沛的食物。我估计,他们应该是将晶核磨成粉末再泡入蓝液,这样才能将里面的能量迅速提取出来。这个也是我们无法做到的。” 宋浩轩沉默,说来说去还是因为他们实力低微。如果他们实力达到龚黎昕那种程度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几瓶药水弄得如此憋屈。 冷笑一声,宋浩轩朝郑朝河挥手道,“去,把其他基地的首领都叫来,他们应该会对宁城的情报和宁城的药剂感兴趣。” 郑朝河勾唇应诺,匆匆去了。

上一篇   156、一五六

下一篇   158、一五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