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一五八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58、一五八

宁城,窗外的瓢泼大雨和阵阵雷声吵得人心烦。赶走油盐不进的宋浩然,龚父按揉眉心,对门外等待的儿子叫到,“进来吧。” 与宋浩然交换一个眼神,龚黎昕踱步进房,掩上房门,走到父亲面前的单人沙发上坐下。 龚父没有说话,静静打量自己的儿子。儿子长大了,眉眼逐渐拉长,原本的猫瞳变成了微微上挑的凤目,高鼻薄唇,面如傅粉,与他母亲有七分相像,却比他母亲更加艳丽夺目。这种超脱性别的美足以令任何人心动。 难怪儿子引得浩然和文博为他沉沦,宁愿彼此分享也不愿离开儿子。还有基地里那些儿子的支持者们,十个里面有八-九个在肩上或背部纹了自家儿子的头像,各种文字的爱语附在其下,看得人眼晕。 想到这里,龚父的头开始痛起来。 对上儿子平静的眼神,他嘴张了张又闭上,因为他知道,不管自己对儿子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儿子早已成长为一名合格的领袖,他坚定不移的心智不会因任何人而动摇。 其实,这事若发生在别人身上,龚父必不会觉得有什么大不了。如今世道不同了,三五人结伴过活的家庭比比皆是。就在前两个月,四个男人为争当新出生的小婴儿的父亲还打了起来,小婴儿的母亲也闹不明白究竟谁是,最后只得依靠dna鉴定。鉴定还没开始,四个男人却又当场和解,愿意同时担任小婴儿的父亲。 这件事被基地传为一则笑谈,逗得龚父一阵大笑,如今再看,他却笑不出来了,原来自己儿子和那个女人相比也是不遑多让啊!但他不介意,并不代表林老爷子也不介意。新生儿出生以后,林老爷子就越加渴盼林文博能娶妻生子,延续林家的血脉,让他有生之年能抱上曾孙。如今,这个梦想被自家儿子破碎了,作为父亲,他需要给林老爷子一个交待。 “黎昕,你去接管普安县的销售站吧,明天一早就走,这一段时间就不要回来了。”龚父斟酌了半晌,徐徐开口。为今之计,他只能想到隔离这一个办法。 龚黎昕愣了愣,片刻后点头道,“好,那我先回去准备了。”他眉头微蹙,对龚父略一点头,沉默的离开房间。 “龚叔怎么说?”宋浩然掐灭手里的香烟,沉声问道。他没想到林老爷子的反应会那样激烈,不但关了文博禁闭,还让龚叔出面对黎昕施压。 “我被发配了,明天一早就去普安县。”龚黎昕淡淡开口。他的心情非常平静,没有焦灼,没有担忧,因为他相信林大哥对他的感情不会受时间和空间的阻隔。 “我和你一起去。”宋浩然微微一笑,将青年搂入怀中啄吻他的唇瓣,将自己的安慰无声传递过去。 “现在可不是亲热的时候。”贺瑾冒雨来到指挥部,对廊下站立的两人说道,“巡逻队出事了,有外人潜入,打昏了三个队员,偷走了他们身上的药剂。” “走,去看看。”龚黎昕立即退出宋浩然的怀抱,当先朝医务室走去。 医务室里,三名队员正在接受军医的检查,金尚玉也闻讯赶来,正在询问他们具体的情况。三人频频摇头,没有提供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龚少。”看见龚黎昕,大家纷纷开口打招呼,三名伤员还想下地请罪,被龚黎昕抬手阻止了。 “他们身上的蓝液和蓝药被偷了,还有一瓶初版驱藤剂。”金尚玉拧眉开口,似想起什么,她眉头很快松开,补充道,“不过没关系,没有你这样的高手在,这些药剂是无法复制的。让他们对着几瓶药水憋屈去吧!哈哈”话落,她幸灾乐祸的笑了两声,语气里的轻松快意驱走了三名巡逻队员心里的不安。 “嗯。”龚黎昕点头,对跟来的几名异能小组的组长说道,“这人不可能自己摸进来,绝对是有人带他进来的,你们下去查一查。我宁城竟然有人吃里扒外,不可原谅!” “是!”组长们应诺,眼底划过凶狠之色。 见几名组长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善,贺瑾坦然的耸肩道,“我就不参与你们的调查了。这是我的房间钥匙,你们可以从我的房间搜起。还有,我最近的行踪你们尽可以去问我的组员,看看我有没有可疑之处。三十四个人,不可能个个都替我遮掩。”话落,他将钥匙扔给三组组长。 见贺瑾碧眼澄澈,神情坦荡,组长们眼中的不善略有收敛,向龚黎昕告辞后鱼贯而出。 “把抗毒剂的所有资料都销毁。”目送属下们消失在雨幕中,龚黎昕冷声开口,“我要抗毒剂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宁城人,外人永远无法窥探夺取!就连我族都有貌合神离之人,更何况外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抗毒剂流落在外,我宁城人的优势必将耗损殆尽,处境危矣。” “是。”金尚玉垂头应诺,语气坚定。她对龚黎昕口里的‘我族’两个字感到一阵阵心暖。原来,在龚黎昕眼里,他们早已是一个家族了么?然而,在这个家族里,却有一个出卖族人的败类!想到这里,金尚玉的脸色变得冰冷无比。人类果然是比丧尸更需戒备的生物,人心的险恶永远超乎她的想象。 “那么,我最新研制出来的口服消毒剂也不对外出售了吧?他们爱偷,就让他们来偷好了。”偏头询问,金尚玉脸上恶意昭然。 口服消毒剂——感染了丧尸或异兽毒,只要还保有一丝神智,服下后便会慢慢将毒素排出身体。这是比外用消毒剂更加实用更加神奇的药剂。她本来还准备过两天在普安县的销售站开个发布会,大赚一笔呢,如今看来,只能做压箱底了。 “不对外销售了,除非其他基地尽归我族所有。”龚黎昕一字一句说道。 霸气啊!金尚玉咋舌,对龚黎昕的杀伐果断佩服不已。 若是以前,正直的宋浩然必定头一个站出来反对青年冷酷自私的决定,但如今,受到青年亦正亦邪,随心所欲的性格影响,他也只是略略皱眉,不发一言。而贺瑾则玩味的笑了,无条件支持龚黎昕的任何决定。 ﹡﹡﹡﹡﹡﹡﹡﹡﹡﹡﹡﹡﹡﹡﹡﹡﹡﹡﹡﹡﹡﹡﹡﹡﹡﹡﹡﹡﹡﹡﹡﹡﹡﹡﹡﹡﹡﹡﹡ 翌日,调查依然没有任何结果,但贺瑾的嫌疑总算是被排除了。龚香怡还昏睡在床上,因为首领姐姐的特殊身份,她幸运的躲过了调查,等她醒来时,听闻药剂被盗的消息,心中的慌乱恐惧迅速超越了失-身的痛苦。 从昨天的受害者一下变成了基地的叛徒罪人,龚香怡把房间里廖凡存在的痕迹都清除以后立马病倒了。好在龚黎昕和宋浩然以为她是受了昨天的刺激,对她并没有多加怀疑。看见大伙儿对叛徒的仇恨,本想坦白的龚香怡怯弱的打消了这个念头,躲在房间里不敢出门。 酒店门口,宋浩然与贺瑾全副武装,并肩而立,正等着龚黎昕交待完基地事务后前往普安县。 “位置空了一个,正好由我来取代。”贺瑾眯眼看向宋浩然,语气里满是戏谑和挑衅。这一年里,他被两人联手打压,弄得一点机会也没有。黎昕也长大了,不再像当初那样好拐带,他早就憋屈透了。 “文博是你无法取代的。”宋浩然平静的叙述事实。 “你说的对。”贺瑾眸色黯淡一瞬,复又低笑道,“但是,在黎昕心里,也同样有我贺瑾的位置。我不会放弃的,我是毒狼,狼一生只有一个伴侣。” 宋浩然脸黑了黑,没有答话。 “你们这是要去哪儿?龚黎昕呢?”刚从外面修炼回来,浑身湿透的窦恒问道。 “我们准备跟黎昕去普安县。”不等宋浩然开口,贺瑾抢先回答。 “我跟你们一起去,等我换身衣服。”窦恒边说边大步往房间走去。 看见宋浩然比刚才更黑的脸色,贺瑾笑了,悠悠开口,“你和林文博联手,我和窦恒联手,你说我们谁会赢?” “你很无聊吗?这不是打仗,没有输赢。”宋浩然脸色归于平静。 “是很无聊,所以逗逗你。”贺瑾勾唇,拍拍宋浩然的肩膀说道,“你放心,窦恒绝对不会和我联手的。” “和你联手干什么?”迅速换了一身干净的军装,窦恒带着金尚辉快步走出来。许是两人经常形影不离的跟在龚黎昕左右,相处的时间比较长,关系比旁人来得亲密。 “和我联手抢走黎昕。”贺瑾看向他,表情有些认真。 “龚黎昕不属于任何人,谁也抢不走。”窦恒站定,沉声说道。金尚辉嘴里含着一枚晶核,淡漠的瞥了两人一眼。 争锋相对的两人眸色微变,不再说话。 没过多久,龚黎昕带着几名下属出来,一行人登上了前往普安县的越野车。三楼,林老爷子的房间,林文博正站在落地窗边俯看青年的身影,见青年察觉到自己的目光,仰头微笑,他焦躁的心情立即平静下来。 车队越去越远,林文博转身,对守在门边的林老爷子无奈开口,“祖父,我不会改变心意的。” “我不管你什么心意,我只要你找个女人,给我生个曾孙就好。”林老爷子闭着眼睛缓缓开口,末了,他一字一句补充道,“试管婴儿也可以。我问过小玉了,她能做,宁城的大医院里也有现成的医疗器械,这些女人的资料你看看,选一个代孕妈妈吧。” 黎昕很好,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唯一的一点不足就是没办法生孩子,但跟金尚玉聊过以后,林老爷子终于找到了折中的办法。他也不想让孙子难过,但林家不能绝后。 原来这些资料不是为了逼自己找女人!林文博的心一下落回原位,走到林老爷子身边,蹲在他面前握住他苍老干枯的手,低声道,“祖父,对不起!” “少说这些废话!我看这个女人就很好,身体非常健康,就她了!”林老爷睁开窘窘有神的眼睛,用拐杖点点最上面的一个女人的资料,然后又指向桌上的一个医用烧杯说道,“撸些精-液出来,小玉还在门外等着。这事没办成,你哪儿也别想去!” 听见门外金尚玉满怀戏谑的笑声,林文博面容僵了僵,无奈的拿起烧杯走进浴室。

上一篇   157、一五七

下一篇   159、一五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