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变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去外地出差,早上留言的时候留言栏打不到,显示erro,我只能把能打开的回复了,不能打开的因为急着赶车,只得作罢。抱歉啊! 出差两三天就回来,回来以后因为剧情快发展到末世了,所以我准备三更,免得你们心急。这两天可能没办法回复留言,大家见谅啊林茂是个说一不二的人,既然给出了承诺,就一定会做到。林氏商业帝国虽然规模庞大,但主要产业一直被他牢牢抓在手心,他私底下要大动,没人能阻止,甚至没人能发现一丝端倪。 林家毕竟是个百年望族,嫡系旁系,人口众多,并不是人人都和林茂祖孙两一条心,而‘世界末日即将来临’这个消息太过耸人听闻了,其他家族成员绝对不敢拿林家的百年基业去赌这条未经证实的预言。等预言被证实的那刻再动作却又为时太晚。 故而,林茂回到林家后谁也没召见,直接就打电话给自己的会计团队,令他们将林家所有的流动资金秘密整合出来,方便孙子随时取用。 会计团队接到命令时如何惊讶自是不用提,再三确认林老爷子精神状况良好,不是戏言后,团队精英们立即开始核算,整整两周后,一笔天文数字被打到了林文博的私人账户上,而林氏企业也成了个徒有其表的空壳。 林文博一边从各种渠道购买军火,着重购置了很多直升飞机和重型装甲车;一边高调宣布林氏企业即将进军食品行业,向银行贷了一笔巨款,迅速组建了一所粮食加工厂,从全世界范围内大量收购农产品。 龚父和宋浩然这边也丝毫不敢懈怠,不着痕迹的夺取着a省军队的控制权。他们不是没想过将末世的消息发布出去,引起民众的警觉。但试问,谁会相信这种看不见影儿的无稽之谈?届时,上面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罢免他们的职务,派遣一个毫无所知也毫无防备的管理者下来,民众的伤亡会更大,局面会更加难以掌控。 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当中,时间也在一点一滴的流逝,末世来临前的倒数第三个月,被龚香怡戏称为灭世三部曲的‘天变、物变,人变’也走到了第二部曲——物变。 物变就是‘动物变异’。也许是因为动物的身体构造比人类的简单,更容易受到逐渐毒化的大气层影响,比人类更早表现出反常。 有的动物一夜之间毛皮换了颜色,有的动物长出了不该长的翅膀犄角,有的动物短时间内体积暴增。总之,不知不觉间,很多神话故事中才存在的灵兽活生生出现在了现代社会。 这种异常现象引起了科学家们的极大关注,众多电视媒体纷纷推出了探索解密节目,收视率惊人。在沸沸扬扬的热议中,人们丝毫没有察觉到灭顶的灾难正在一步步逼近。 劳累了整整八个月,世界末日近在咫尺,所有准备工作都已就绪,宋浩然,林文博,龚香怡难得给自己放了一天假,待在家里稍事休息,放松紧绷了近一年的神经。人事已尽,以后的一切但看天意了。 这天正好是周末,龚黎昕也不用去学校上课,清晨起床后用过早餐便打开电视机观看各种探秘节目。这些节目设置的非常巧妙,其中疑团遍布,悬念重重,连见多识广的现代人看了都觉欲罢不能,更别提龚黎昕这个‘见识短浅’的古人了。 蜷缩在松软的沙发上,抱着最爱的大嘴猴公仔,他眼眸晶亮,神情专注。 “这么早就在看电视?什么节目?”宋浩然下到客厅,看见自得其乐,表情灵动的小孩,心情止不住的轻松起来,笑着走过去问到。 “宋大哥早!”龚黎昕偏头,眉眼弯弯的问好,指着电视屏幕右下角的标题说道,“猫妖奇谈。很好看!” 此时龚香怡也缓缓踱步下楼,因林文博打来电话,说给她带早餐,她等待中百无聊赖,便也走进客厅坐下看电视。只不过她单独一人窝在角落,离龚黎昕远远的,一张俏脸面无表情,令宋浩然有些不喜。 龚香怡自获得预言和空间能力后性情大变,不但看待世事的价值观越来越凉薄,就连对待亲人和爱人也有些冷酷无情。她时而显露的野心专断和高人一等的优越感都令宋浩然极为反感。人是会变的,特别在经历了重大事故后,但这些变化有好有坏,在宋浩然眼里,龚香怡的改变显然不是件好事。 虽然以前与龚香怡感情更为深厚,但现在的龚黎昕早已超越了龚香怡在宋浩然心目中的地位,况且龚香怡早已是好友林文博的责任,他于情于理都不想管得太宽,便也不再关注对方,将乖巧可爱的小孩一搂,紧紧抱在怀里,安逸的窝在沙发上陪他看电视。 林文博动作迅速,十分钟后便提着大袋徐记的豆浆和早点进来,看见客厅的众人,连忙招呼他们过去用餐,正要上楼邀请龚父,从佣人那里得知龚父天没亮就去了部队便停住了脚步。 “谢谢林大哥!我一早就吃过了!吃了两笼蒸饺和一碗粥,现在很饱!”龚黎昕扶着宋浩然强健的臂膀直起身朝林文博看去,眉头拧成一团,一手抚着圆溜溜的肚子,表情颇为遗憾。早知道林大哥要带徐记的美味早点过来,他就不吃那么多东西了。 龚黎昕那点小心思都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林文博忍俊不禁,走过去摸摸他柔软的发顶,话里带着深深的笑意,“那真是可惜了,早知道我就给小昕提前打个电话。徐记的早点很难买到,林大哥叫人排了很久的队。” 龚黎昕偏头,秀气的眉毛拧的更紧,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泄露了他内心的挣扎,“唔,其实,我还可以喝一杯豆浆。”肚子应该还可以塞一杯豆浆进去的,徐记的豆浆醇厚甘甜,带着一股大豆的清香,只略略回味一番那种滋味,龚黎昕便幸福的眯眼,伸出粉嫩的小舌舔舐自己的唇瓣。 看见他垂涎的可爱表情,林文博眸光闪了闪,视线在他粉嫩的小舌和莹润绯红的唇瓣上流连几秒,心头彷如被一丝细小的电流击打,酥麻的感觉稍纵即逝。 “好,林大哥给你拿一杯豆浆过来。”见小孩窝在沙发里,眼角余光盯着电视,丝毫没有挪步去餐厅的意思,林文博体贴的开口。 “给我也拿一杯豆浆吧,今天没什么胃口,不想吃太多东西。”宋浩然将心满意足的小孩再次揽进怀里,朝林文博说道。他不是没有胃口,只是抱着小孩的感觉太舒心,他舍不得放开罢了。 龚香怡眼含诧异的朝拥着龚黎昕不放的宋浩然看去,后知后觉的发现,才短短几个月,宋浩然和龚黎昕的感情竟然如此亲密了,萦绕在两人周身的脉脉温情浓郁到令人不容忽视的地步。 然而,令她更加意外的事情还在后面。 林文博眸色晦暗的瞥了亲密无间的两人一眼,薄唇微勾,温声道,“干脆把早餐拎过来吃吧,方便你们看电视。”边说,他边示意佣人把几杯豆浆和各色早点摆放到客厅的大理石桌上。 “文博,客厅不是吃饭的地方!”龚香怡朝林文博侧目,眼里的诧异更甚。未婚夫有多么注重规矩和礼仪她是知道的,在客厅边看电视边吃饭这种话从未婚夫嘴里说出来,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时候了还计较这些?谁都不知道未来还有几天能活,为什么不肆意一点?”林文博挑眉,笑容里带着平日深深压抑在心底的野性和不羁,本来俊美无匹的脸庞变得十分邪气。 “文博说得对!”宋浩然朗笑,伸手拿了两杯热腾腾的豆浆,一杯递给怀里的龚黎昕,一杯自己慢慢喝。 林文博勾唇,走到龚黎昕另一侧坐好,捻了块云片糕慢条斯理的品尝。 龚香怡皱眉,看着坐成一排的三个男人,心头惊疑不定。三人各自吃着东西,没有眼神交流,也没有谈话,却散发着难以言表的默契和亲昵氛围。这和她前世印象里的情景简直是南辕北辙。 也许是自己提前预言了末世,带来了蝴蝶效应。前世,龚黎昕和文博没有被浩然拉进部队特训,所以他们的关系有些冷淡,今世朝夕相处过,感情亲密点是自然。 想罢,龚香怡压下心底的惊疑,拿起一块栗子糕食不知味的吃着。 电视屏幕上,一只体积庞大,毛色斑驳的野猫正被捆绑在ct机上凄厉的叫着,身后三根毛茸茸的尾巴疯狂甩动,泄露了它内心的恐惧。一群身穿白大褂的科学家围着野猫不停打转,眼神灼热的盯着它的尾椎部。 画面有些诡异,林文博咽下口里的食物,转头朝龚黎昕看去,问道,“这东西是猫吗?长了三条尾巴?” “是猫啊!”龚黎昕叼着吸管点头,语气里带着难掩的兴奋和惊奇,“那些科学家说这只猫有可能是传说中的八尾猫妖!” 这些天,龚黎昕有幸见识到了传说中的各种神兽,比如凤凰,翼蛇,九头蛇,九尾狐、火牛等等。 龚香怡闻言快速瞥了龚黎昕一眼,漆黑的瞳仁里暗含讥嘲。这有什么好兴奋惊奇的?不过是些被丧尸病毒感染的变异动物而已。等世界末日来临,变异彻底完成,这些令人津津乐道的神奇生物们都将陷入狂暴,化身为收割生命的妖魔,死在它们尖利爪牙下的人不知凡几,比丧尸更难对付。届时,没人再感叹造物主的神奇,而是狠狠诅咒大自然对人类的报复。

上一篇   团队2

下一篇   猫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