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一六四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64、一六四

几只五级丧尸的吼叫传出去老远,撞上小镇外的层层山峰,引起一阵诡异的回响,令人听了毛骨悚然。天上明黄色的月亮被一层薄雾笼罩,颜色变得晦暗不明,透出几分不祥的气息。 这是一个恐怖的夜晚,更有可能是一个死亡之夜。 眼看不断有丧尸听见吼声从雾城赶来,杀了一批又上一批,仿佛无穷无尽,大家的抵抗越来越消极,第一道防线岌岌可危。 宋浩然咬牙,抬手蓄积了一个大招,狠狠朝墙下砸去,然后拧开一瓶蓝药迅速喝光。漫天流火咻咻下落,瞬间烧死无数低级丧尸,而高级丧尸的攻击也略微停滞。 金尚辉见状也使出了最新领悟的绝招——刀山剑雨。墙外的土地忽然冒出无数利刃,戳破了丧尸的脚掌,天空中密密麻麻的箭矢如雨般落下,刺穿无数丧尸的脑袋。 两个大招连出,丧尸攻城的力度果然减小很多,眼看就要溃败的危局稍微缓和下来,让大家重重松了口气。 使出大招后有些脱力,金尚辉从贴身的兜里掏出几枚高级金系晶核迅速吞下,转身又投入了击杀丧尸的行列。灵智逐步提高,通过窦恒的解说,他已经明白现在的状况,不杀死这些丧尸,他的小昕就会死,所以他一丝一毫都不能松懈。由于太过专注,他没有注意到宋浩然朝他递来的蓝药。 宋浩然略略勾唇,自然的收回蓝药,转身投入到了杀敌的行列。前线有自己和金尚辉,后防有窦恒与贺瑾,宋浩然头一次觉得,黎昕身边有那么多人环绕未尝不是一件幸事,至少靠他自己,他完全没有把握能够保护好黎昕。 见大家的士气略有提高,他边击杀丧尸边高声喊道,“再坚持一会儿,我之前已经联系了普安县,援军很快就来。” “是!”宁城人高声应诺,大招不要钱的往丧尸堆里抛,反正他们有李东生源源不断供应的蓝药,嗑-药也能把这些丧尸给嗑死!孙甜甜早已奔下墙头,不停石化脚下的土地,防止土系丧尸破土而出。她脚边扔满了喝空的蓝药瓶,大略一数竟有二三十瓶。 有宁城人带动,其他基地的异能者们也士气大振,战局一再胶着。 尸群中的几只五级丧尸没有蓝药可喝,早已发不出大招助攻。见敌方气焰嚣张,它们连忙仰头嘶吼,吼声一道比一道尖利刺耳。音波层层消散在空气中,七八分钟后,不远处的山林中出现了更多的绿色萤火,一大群丧尸正在靠近,而且等级都不低。它们联合散发的威压令人心悸。 “不好,咱们的援军没到,它们的却先到了。快跑吧,再不跑就来不及了!”一名辽城异能者惊恐的喊叫,转身朝墙下奔去。其他辽城人见状,心中也升起退缩之意,边打边退。 “四面八方都是丧尸,你们往哪里跑?不抵抗就是死路一条!”宋浩然大声怒斥。他深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把这些辽城人都杀光,省得他们现在来扰乱军心,害死大家。 然而,人在绝望的时候心智最脆弱,也最容易被蛊惑。听见辽城人的喊话,很多人陡然放弃了抵抗,被攀上墙头的丧尸杀死。防线打开了几个突破口,接二连三有丧尸爬上墙头,攻入城中,循着高级异能者散发的强烈气味往龚黎昕的小院奔去。 宋浩然心急如焚却抽不开身,暗红的眸子几乎变成墨般的漆黑,连眼白都看不见了。他正濒临暴走的边缘。 只要撕破一个缺口,第一道防线很快就溃不成军,墙头上不断有异能者被打落丧尸群,空中防线也被突破,许多风系丧尸呼啸而过,将人掠走吃掉。看见同伴一个个陨落,死状惨烈,深沉的绝望压得众人喘不过气来。 而镇中,龚黎昕的小院前也遭到了几只高级丧尸的围攻。窦恒与贺瑾一直强忍着心中的焦虑,不敢离开小院一步。感觉到几只丧尸的靠近,他们心中一沉,知道前面情况很不乐观。 但龚黎昕还没出关,此时容不得他们多想。快速打了个手势,他们组织院外的高手联合绞杀这些丧尸,自己却留在原地,不敢挪动半步,生怕一个不慎让哪只丧尸钻了空子。好在两人还可以释放远程攻击协助,击杀几只丧尸不是难事,但如果前面的防线被彻底攻破,这所小院早晚会被丧尸潮踏平,情况十分危急。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静静蛰伏在院墙上的金刚藤忽然躁动起来,窸窸窣窣的离开院墙,朝四周蔓延,仿佛在躲避什么。正与一组组员交手的几只丧尸也忽然停下动作,然后猛然调头四处逃窜。 “黎昕要出关了!”贺瑾转头回望静悄悄的小院,大声喊道。 留守的组员们也感觉到了小院中传来的威压,表情变得十分激动。 这股威压不恐怖,也不沉重,甚至比不上金尚辉五级低阶的排山倒海之势,但它却极为粘稠,以缓慢的速度蔓延开来,所过之处仿佛连空气都液化了,带给人一种无力喘息的感觉。它的威势不是从头顶压来,而是一点一滴,一丝一缕从人的毛细孔渗透进去,钻入心底最深处。那种连灵魂都能撼动的感觉令人不由自主想要臣服。 异能者之间存在着某种特殊的感应力,他们的级别不能完全靠眸□分,却能凭气势来精确鉴别。但此时此刻,在场的人却没有谁能够确认龚黎昕的真正等级,但可以肯定一点,龚黎昕的实力绝对在六级之上。 没有人敢于想象人类的异能者进化到六级之后是怎样的光景。也许人类的进化会永远止步于五级,毕竟再强大下去,人类已经超脱了凡胎的桎梏,无限趋近于神。而神的领域是禁止凡人踏足的。人类的骄傲已经在丧尸、变异兽和变异植物的联合践踏下所剩无几。他们卑微的活着,绝望的活着,不敢想象光明美好的未来。 然而,在人类不断被当成食物无情猎杀的现在,龚黎昕的出现就像一颗启明星,预示着黑暗很快就会过去,黎明即将到来。他带给宁城人的感觉就和他的名字一样——黎明的光辉! 守在院外的众人已激动的泪流满面。无论什么时候,首领都不会让他们失望,这次危机肯定能够安然度过。 守在镇口的众人迟了几分钟才感觉到这股粘稠慑人的威压,瞬间有种想要跪拜的冲动。而丧失比人类更加敏感,它们停下攻击,弱弱的低吼几声,竟然直接跃下墙头逃了。 几只不停发动远攻的五级丧尸被蜂拥撤回的丧尸群挤得不断后退,差点站立不稳。感觉到空气中的威压,它们瑟缩了几秒,然后仰头更加大声的嘶吼,仿佛在怒斥部下们的贪生怕死。 紧密围在它们身边的四级丧尸群发出此起彼伏的吼声作为回应,推开低级丧尸群,往城墙挤去,看样子是不打算放弃进攻。 宋浩然见状,立即组织大家继续抵抗。就在这个时候,城墙上忽然掠过一道身影。那身影速度奇快,所过之处竟带起一股不小的旋风,转瞬就从墙里落入了墙外的丧尸群。 “黎昕!”看清脚踩丧尸头颅不断朝几只五级丧尸逼近的青年,宋浩然高声叫道。 “是首领!首领晋级成功了!”宁城人欢呼起来,用膜拜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青年飘渺如仙的身影。 而其他基地的异能者早就看呆了,脸上的表情呈现一片空白。只身杀入丧尸群,当今谁有这个胆量?又有谁有这个实力?除了龚黎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他的意图很明显,擒贼先擒王,没有几只五级丧尸的指挥,这些丧尸就是乌合之众,很快就会退败。如此看来,丧尸进化出智慧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它们知道何谓恐惧。 金尚辉看见青年的身影,立即仰头嘶吼,仿佛在呼唤对方。看见对方头也不回的杀入丧尸群,他也毫不犹豫的跳下墙头,追寻青年的身影而去。 两人所过之处俱是一片腥风血雨,阻住他们前路的丧尸纷纷化成了碎片,死状奇惨。众人趴在墙头,看着两条血路在两人脚下延展,密密麻麻的丧尸群转瞬就被清空了一大片,仿佛秋天被收割的稻穗。 几只五级丧尸分别是冰、风、火、水和金系。特别是那只金系丧尸,等级已达到了五级中阶。丧尸群以这五只丧尸为主,而五只丧尸里又以金系丧尸为主,等级区分与军队的将、帅、士卒颇为相似。由此可见,它们的智慧已经进化到了何种程度。 但这一切都不在龚黎昕的考虑范围之内,他只知道,杀光这五只,今天的战局就能扭转。如果是以前,被五只五级丧尸联手对付,他绝对没有胜算。但现在不同了,他已经突破了逆脉神功第三重,实力与之前相比堪称天渊之别,莫说五只五级丧尸,就是再来五只他亦不憷。 他心里自有成算,但趴在墙头观战的众人却都为他捏了一把冷汗。同时对战五只五级丧尸,这是他们不敢想象的。但看见青年一出掌就毙了那只水系五级丧尸,护在那丧尸周围的四级丧尸也纷纷倒地,死了个通透,出手干净利落有如砍瓜切菜,众人这才抹去额头的冷汗,心情激动难言。 亲眼见证人类最强者与最强丧尸的对战,这种机会绝对是千载难逢。 本以为会持续很久的对战,然而,龚黎昕再次让大家认识到了人类究竟可以强悍到什么程度。青年的身影快如闪电,就连那只五级风系丧尸也捕捉不到他的一片衣角。若不是了解内情,看见青年鬼魅般出现又鬼魅般消失,围观的众人一定会误以为他是一名五级空间异能者,懂得瞬移绝技。 强大的力量在极致的速度面前毫无施展的余地,几只丧尸发动的攻击被青年游刃有余的躲开。青年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是杀招。他每出现在哪只丧尸面前,定要用手刀刺穿该丧尸的眉心,毫不客气的取走它的晶核,就连身体坚不可摧的金系丧尸也不能幸免于难。 不过几息,五枚色彩斑斓的晶核便被他握在了掌心。将帅已死,大部分高级丧尸又被金尚辉绞杀,剩下的低级丧尸群龙无首,很快就摄于青年的威压四处散去,隐没入黑暗里。 浑身是血的金尚辉好不容易奔到龚黎昕身边,看见他绽开嘴角,对自己冁然一笑,心脏忽然开始狂跳起来。忽略了青年手中扬起的那枚五级中阶金系晶核,他一把将青年紧紧搂进怀里,苍白冰冷的唇瓣严严实实的贴合在对方温热的唇上。 青年的嘴唇又香又甜,比五级晶核的味道更好,难怪宋和林喜欢这么干!他眯眼暗忖,

上一篇   163、一六三

下一篇   165、一六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