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一六六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66、一六六

白虹收到消息后如何强忍着悲痛和仇恨去普安县交换人质暂且不提。宁城里,龚父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盯着眼前的一沓审讯报告出神。 将审讯报告从头至尾又翻看了一遍,他颓然的靠倒在椅背上,重重叹了口气。关于上次内应的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因为事关宁城安危,大家都积极配合,前后半个月的所见所闻,只要有可疑之处都事无巨细的告诉给调查小组,誓要将那叛徒尽快找出来,还宁城一个安宁。 同舟共济那么多年,大家早已亲如一家,不分彼此。但正因为感情深厚,才越加容不得背叛。这两天,因为叛徒的存在,宁城人之间明显出现了隔阂与猜忌,这种不安定的气氛在基地里扩散,闹得人心惶惶,谣言四起。大家看谁都像叛徒,聚众斗殴事件时有发生,基地秩序从未如此混乱过。 见事态越来越严重,基地高层举行会议后一致决定要把这件事调查到底,并给予背叛者最严厉的惩罚,以警示后人。 如今早已不是法治社会,宁城人自有一套法度,对于背叛者,轻则废去异能,送到实验室做药人,重则鞭挞致死,曝尸三日。手段虽然残忍,却非常适合眼下的局势。正所谓乱世出重典,龚父并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妥。然而,看着眼前的报告,他头一次觉得心力交瘁,无能为力。 为什么这人偏偏是我的女儿?龚香怡?你为什么总要在我稍微对你改观的时候又让我失望?心脏隐隐作痛,龚父捂住胸口沉吟,片刻后对门外的警卫吩咐道,“去,把龚香怡给我叫过来。” 把调查结果报上来是大家对他的信任,他不能辜负这份信任。这件事,他必须给大家一个交待。 “爸爸,叫我来有什么事?”不过几天,龚香怡就瘦了很多,看上去像一个纸片人。亲眼见证了宁城人对背叛者的深切仇恨,她每天忧心忡忡,寝食难安,已经连续三天没睡过觉了。 “这是自卫队队长刚刚交上来的调查报告,你要不要看看?”龚父将面前的一沓资料推到她面前。 龚香怡本就苍白的脸色显得更白了,瞪着那沓资料的眸子中滑过深深的恐慌。她接过资料,快速阅读上面的问询记录,翻开页面的手指在微微颤抖。 看见她的反应,龚父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眸光变得冷肃无比,“直接看第九页和第十页,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临晨一点有人看见你和金尚辉一起从城外回来,而同样的时间里又有人看见金尚辉出现在实验室?跟你在一起的那个人真的是金尚辉吗?嗯?” 龚父的声音越来越严厉,像一把尖刀直接扎进龚香怡的心脏。她缓缓将资料推回父亲案头,哑声道,“爸爸,对不起,人是我带进来的。” “为什么?”龚父拧眉,沉声问道。他真的无法理解女儿的做法,贸贸然带一个陌生人进来,而且,对方还是敌对基地的人,她究竟是怎么想的?被洗脑了吗? “因为未来他会为救我而送命。”龚香怡低头,闷声道。 “又是预言!你究竟还要沉溺在那些虚幻中多久?他是与我们势不两立的辽城人,他有什么立炒着被绑在刑架上,十鞭下去就血肉模糊的龚香怡,宁城人心中的怨愤逐渐平息下来。就凭这个女人的身份,应该可以给她减刑的吧?这样判会不会太狠了?龚少回来会不会生气?人群中已经有人心软,但见大家都没有说话也就保持了沉默。 龚父和林老爷子早就别过头去,不忍再看。龚香怡的每一道闷哼都刺痛着他们的神经,这毕竟是他们从小看到大的孩子。 林文博握拳,暗金色的眼瞳晦暗不明,不知在想些什么。 鞭挞到第二十三下,一名自卫队队员闯进了体育馆,大声喊道,“报告首长,普安县来电话了,龚少他们已经从雾城折返,三天以后回宁城。而且……”他顿了顿,语气变得十分激动,“而且龚少把宋浩轩和郑朝河都杀了,还晋升到了六级。”六级究竟有多强,他想象不出,因为眼下出现的最厉害的丧尸也才五级中阶而已。 听见他的话,观刑的众人激动了,执刑的那人也停下了动作。龚香怡勉力勾了勾嘴角,真心为自己的弟弟高兴。上一世,贺瑾,浩然和文博,二三十个顶尖高手联合才杀掉宋浩轩和郑朝河,弟弟一个人就做到了,真不愧是c国最强者! “快,快把龚小姐解下来。龚少晋级是大喜事,不能触他霉头。反正刑已过半,惩戒的效果也达到了,就算了吧!”一区的区长兴奋过后立即招手叫道,其他人竟没一个表示反对。对龚少的家人,他们总能特别宽容。 执刑的人连忙解下龚香怡,匆匆送往医务室救治。龚父几次摆手想要拒绝,都被林老爷子偷偷拽住了。其实看在龚少的面子上大家早就原谅了龚香怡,如果龚父坚持,他们反而要为难了。生了一个好儿子果然是全家族的福泽啊!如此看来,孙子找这么一个孙媳未尝不是一种幸运,反正曾孙子已经在酝酿中了,林家也快有后了,就随他们去吧。林老爷子抚抚唇上的一字胡,释然的笑了。 林文博按捺下心中的激动和思念,默默退出人群,朝医务室走去。悄无声息的走到龚香怡的病床边,见龚香怡趴在床上,上半身-赤-裸,他一愣,连忙转身回避。 “对不起。”他低声说道,“你还好吧?” “我好歹是五级低阶巅峰的空间异能者,没有那么脆弱。如果我展露真正实力,你们会吓一大跳的。”看见林文博避嫌的举动,龚香怡虚弱一笑,忽然想要对身边的人敞开心扉。 “你果然在隐藏实力。”林文博了然的点头,温声开口,“伤口上过药了吗?会不会痛?” “小玉的药很好用,现在已经不痛了。”龚香怡艰难的摆手,见林文博低沉的嗓音中流露出一丝愧疚,她强打起精神说道,“你不用觉得愧对我,男未婚女未嫁,你有选择的权利。事实上,有错的人一直是我。末世后,我从来没有真正的,全心全意的接纳过你,你应该也感觉到了吧?过去的事已经过去,我们今后都不要再提。我这次犯错不是为了报复你和黎昕,是一时糊涂,你不要想歪了。经过这次,我算看明白了,其实我一直都很幸运。以前,我有位高权重的父亲,从小就对我呵护备至,现在,我有实力超凡的弟弟,看在他的面子上,就算犯了死罪也能轻而易举的被原谅。基地里多少人羡慕我?有这么好的条件,我还折腾什么?以后安安心心过日子得了。”话落,她豁达的笑了笑。 “你能这么想就对了。”林文博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柔声交待道,“别说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去叫医生再来给你看看。” “谢谢。”龚香怡眼眶泛红。林文博的温柔,她有多久没体会到了?她都快忘了。 “对了,黎昕回来以后,你多给他吹吹枕头风,让他不要怪我。我真的知错了。”眼看林文博快要走出医务室,她认真说道。 林文博没有回头,摆了摆手径直离去。看着他洒脱的背影消失在门后,龚香怡喟然长叹,最终勾唇笑了。她要记住这个时刻,从这一刻开始才能算作她真正意义上的重生。

上一篇   165、一六五

下一篇   167、一六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