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妖

所谓的‘八尾猫妖’顾名思义就是长了八条尾巴并已修炼成精的老猫。老猫修炼出第二条尾巴后每过八十年就会再长出一条尾巴。直到640年后,长出第九条尾巴时,它便修炼大成,可位列仙班了。 但跻身仙界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当它们长出第九条尾巴时,佛祖为了考验它们,就会让它们去凡界寻找一个有缘人,帮助对方实现一个愿望。等那人愿望得偿,它们的考验就算是通过了,但与此同时,那第九条尾巴也会自行脱落,它们会从九尾仙兽再次沦落为八尾猫妖。如此,再过八十年,等它们再长出第九条尾巴时,它们还得去寻找一个有缘人,实现那人的愿望,而后第九尾再次脱落,年年岁岁,周而复始。 电视屏幕上,科学家们没能找到那只野猫长出三条尾巴的原因,无果之下,只能用神话故事中的‘八尾猫妖’来穿凿附会,主持人正声情并茂的讲述着有关‘猫妖’的各种传说。 龚黎昕听着‘八尾猫妖’的故事,眉头一点点紧皱,揽着他的宋浩然也觉得有些残酷,感叹道,“那佛祖不是存心耍八尾猫妖吗?实现别人的愿望,第九条尾巴就会脱落,那八尾猫妖岂不是永生永世都长不出第九条尾巴,永生永世都要被困在凡间?” “只是传说而已,你何必较真?”林文博乜他一眼,淡然开口。 “是啊,世界上根本没有鬼神,人们编造这种故事,只是为了在虚幻中寻找一些生活的希望而已。”龚香怡勾唇,脸上带笑,笑意却丝毫没有浸入眼底。 “人活着,有希望总是好的。”宋浩然眸色莫测的瞥了龚香怡一眼。话落,他顿了顿,语气中带着点儿兴味,问道,“如果让你们碰见刚长出第九条尾巴的猫妖,你们会许什么愿望?” “自然是让我变强!”龚香怡想也没想就开口答道。经历过末世,她比任何人都知道生存的残酷。没人可以信任,没人可以依靠,唯一能让自己活下去的东西只有实力,高人一等的实力。 林文博隐晦的瞥了龚香怡一眼,眸色略微转暗,沉声开口,“我希望能永远和我爱的人在一起,并保佑他们一生平安幸福。” 龚香怡闻言心中动容,脸上若有似无的冷笑终于染上一点温度。宋浩然笑了笑,揶揄道,“兄弟你文艺了,而且,这好像是两个愿望。”话落,笑容更大,自嘲道,“我的愿望可能有点俗,就是希望世界和平。” 世界和平——这四个字果然很俗,然而,却是当下最迫切需要实现的愿望。三人闻言俱都陷入了沉默,末世即将来临的阴云再次压上心头,沉甸甸的,几欲令人窒息。 “黎昕,说说你会许什么愿望?”好不容易放松一天,又扯到末日的事,宋浩然自知失言,摸摸龚黎昕的脸颊,转移众人的注意力。 “唔,”龚黎昕抿了抿唇,认真的说道,“我的愿望是希望八尾猫妖能长出第九条尾巴,被永生永世禁锢在凡间,太苦了。”他也被人禁锢过,深知失去自由是什么样的滋味。八尾猫妖看似神通广大,来去如风,可它无尽的生命都被困在一个循环的死局中,境况比他的前世更加可悲。如果一句话就能解开这个死局,他何乐而不为? 少年的嗓音软软糯糯,清澈见底,少年的愿望无欲无求,至真至纯,话音未落却已令宋浩然等人心中巨震,客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原来,佛祖的考验并不是戏言,也不是死局。只要八尾猫妖足够幸运,遇见一个纯真无邪,愿意全心为它设想的有缘人,得到这样一个愿望,它自然能够长出第九条尾巴。想必,在遇见这样的人后,即便为凡人实现了无数愿望,掉落了无数根尾巴,八尾猫妖积累的怨气都能够一夕消散。 佛祖考验的不光是猫妖的心境,也同时在考验人心。能够许下这种愿望的人,其无欲无求,纯真无垢的性情可见一斑。 宋浩然心中千回百转,低头俯视怀里表情严肃认真的少年,忽然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和少年相比,他们是多么自私,多么虚伪?这样纯真美好的孩子正该被人宠着护着,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而不是在末世里挣扎求存,受尽磨难。 想到这里,宋浩然忽然有种痛入心扉的感觉。他暗自咬牙,用力收紧手臂,将少年狠狠嵌入自己的胸膛,生怕下一刻就再也触摸不到对方。此时此刻,他心中升起一股执念——如果能够留住怀中的美好,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林文博看向龚黎昕的眼神也完全变了,暗藏着深深的震撼。与此同时,心跳的频率也逐渐加快,直至最后一次剧烈的鼓动停息,留下一阵阵心悸的余韵,他才缓缓松开屏住的呼吸,看向被好友拥在怀里的龚黎昕,眼里滑过一丝连自己也没察觉的失落和黯然。 “嗤,虚伪!”龚香怡冰冷的嘲笑打破了客厅里的沉默。她站起身,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瞥了一眼被宋浩然护在怀里的龚黎昕,步履匆忙的离开了客厅。 龚黎昕越是做出一副纯洁可爱的样子,她就越是想将对方撕成碎片。前世被他这幅假象欺骗,落入万劫不复之地,今世,她再也不会重蹈覆辙。只是,没想到浩然竟也会吃他这套,明显和上辈子不同,她内心有些不安,又有些挫败。 “文博,你该好好和香怡谈谈了,你不觉得最近她变了很多吗?”宋浩然强忍怒气,沉声开口,见怀里的小孩只眨了眨一双清澈的大眼睛,表情懵懂,没有一丝一毫的芥蒂,这才稍微缓和了脸上的冷硬。 “我会的。”林文博安抚性的揉揉龚黎昕的发顶,语气有些冷淡,半点没有追出去的意思。 龚香怡的改变,作为她未婚夫的林文博怎么可能没有察觉?但是很多次想要和龚香怡长谈,都被她用各种事由做借口推却。龚香怡是真的忙碌,所以他没有理由责怪她,但想要了解她,贴近她的渴望却一点一滴的消失不见。 不知不觉,龚香怡和林文博正经历着上一世感情由浓转淡的老路,只是这次双方的位置颠倒了而已。可叹龚香怡还费尽心机的想要扭转所有未发生的悲剧,却在一开头就错过了她最该珍惜的东西。 ﹡﹡﹡﹡﹡﹡﹡﹡﹡﹡﹡﹡﹡﹡﹡﹡﹡﹡﹡﹡﹡﹡﹡﹡﹡﹡﹡﹡﹡﹡﹡﹡﹡﹡﹡﹡﹡﹡﹡ 时间依旧在无情的流逝,继‘物变’过后,灭世三部曲的‘人变’终于到来。人类历史上最大型的流行性感冒在全球范围内爆发。据世界卫生组织初步统计,该次流行性感冒至少波及了全球百分之六十五的人口,规模史无前例。 好在这种新型的感冒病毒很脆弱,侵入人体三天后就会被人体白细胞杀死,病也不药而愈,所以造成的危害不大。有专家在媒体上呼吁,若得了感冒,如不是严重到发烧昏迷的,都不用送入医院诊治,以免造成医疗机构拥堵瘫痪。 看见电视上轮番播出的有关流感的新闻,龚父等人的心情一天比一天沉重,同时也深感庆幸,庆幸他们相信了龚香怡的话,并提前为此做好了准备。 龚父派人将部队里患上流感的人都做了详细的登记,好方便日后管理。根据龚香怡的预言,感染过这次流行性感冒的人中,大部分会变成丧尸,少部分会变成异能者,没有任何症状的依然是普通人。 早早将这些兵士登记下来,待到末世来临那天,他也好及时防范,将这些人隔离开,以免新生丧尸伤人,也以免异能者被伤。至于被感染的民众,由于人数太多,又在他管辖范围之外,他无能为力。 龚家团队里,除了龚父,林老爷子和已经获得异能的龚香怡没有出现感冒症状,龚黎昕,宋浩然和林文博都有不同程度的发烧。 这急坏了龚父,儿子发烧的三天里,他愁白了无数头发,人也仿佛老了几十岁。因为女儿曾经预言过,他、儿子、林老爷子都会是普通人,而林文博和宋浩然将会成为异能者。女儿的预言还没错过一次,但如今本该好好的儿子却忽然发起烧,未来不知会变成异能者还是丧尸,这种未知的煎熬使他心力交瘁。 另一边,龚香怡也暗暗诧异。她记得很清楚,上一世龚黎昕没有任何异能,全靠着一张蛊惑人心的漂亮脸蛋才安然的活到末世后期。这一世怎么每到他身上,命运就好像出了偏差?若龚黎昕拥有了异能,自己该怎么办?能否避开他后来的暗算?龚香怡心中惊疑不定。 这次感染并不能说明什么,龚黎昕有可能熬过病毒对身体的侵害,成为万里挑一的异能者,也有可能成为众多丧尸中的一个。当然,成为丧尸的可能性要大得多。想到这里,龚香怡展眉,心中的惊惧如潮水般退去,唇角勾起的弧度既冰冷又瘆人。 宋浩然和林文博明显也考虑到了这个可能性。他们强压下心中的恐惧,努力让自己往好得方面去想,对待发烧中的龚黎昕越加小心翼翼,呵护备至,恨不能对他好一点,再好一点! 实际上,有关龚黎昕被病毒感染这件事只是个阴差阳错的误会。在末世来临前的一个月,百毒丹的最后一种毒物——血玉树蛙终于在巴西找到了。 原料聚齐,龚黎昕立刻着手炼制百毒丹。丹药炼成的那天刚好是病毒大规模爆发的那天,而更加巧合的是,服下百毒丹,用内力催化药性,身体会因为上百种毒素的侵蚀发生高热反应,和丧尸病毒感染的症状极其相似。 误会就这样造成了,以致于后来龚黎昕被认定为异能者,且还是世所罕见的多系异能者,这都是后话。

上一篇   物变

下一篇   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