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一七一 -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

171、一七一

一年半以后的雾城 这是一座老旧的农家小院,院墙边种着凌霄花,珍珠梅,还有几棵充满诗情画意的垂柳。院中间摆放着一张石桌,桌上摊着几本书和一副未下完的象棋。偶尔有硕大艳丽的蝴蝶在墙边的花丛中翩跹飞舞,如果忽略它们比钢针更加锋利并带有剧毒的口器,这实在是一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画卷。 窦恒双手环胸,斜倚在屋檐下,静静看着阳光中被笼上一层金色薄纱的美丽小院,惯常抿紧的唇角带着一抹微不可见的笑意。朝虚掩的门扉看去,他暗紫色的眼眸溢出一丝温柔,低声问道,“龚黎昕,你泡好了吗?” 门里没有回应,他又叫了几声,这才推门进去。 如他预想的那样,青年竟然又在泡澡中睡着了。他半趴在浴盆边缘,头埋在手臂里,白皙晶莹的肌肤在幽蓝药液的映衬下显得吹弹可破,迷人至极。 窦恒下意识的屏住呼吸,悄无声息的走过去,将青年从浴盆中捞起。本就细腻的肌肤因沾染上了蓝色的药液而更显滑腻,像一尾鱼儿差点脱离自己的臂弯,窦恒连忙调整角度,将青年紧紧抱入怀中,向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慌乱。 好在青年没有摔落地面,也没有被惊醒,窦恒悄悄松了一口气,走出浴室,将青年小心翼翼的放在早已铺好浴巾的床榻上。 拿起搭在床头的另一条浴巾,他开始给青年擦拭身体,动作显得非常熟练。目不斜视的擦完上身和下腹,一直擦到脚趾,他紧绷的神经才略略放松,敢于正视手下的美景。 青年的脚趾圆润可爱,薄亮的指甲上泛着诱人的粉红色,形状优美的狭长脚掌被一双大手握住,古铜色与象牙白交缠在一起,看上去特别相衬也特别美丽。 窦恒的喉结上下滑动,心头忽然涌起一股强烈的渴望。他微微合上眼睑,慢慢的垂头,一寸寸接近青年的脚掌,含住他一根脚趾轻轻的,无限温柔的□几下。上面残留的一丝蓝药从舌尖的味蕾钻入身体,带出一股难耐的燥热。 窦恒的眸色在逐渐加深,几乎快接近黑色,细细舔吻青年的脚趾,脸上带着迷醉和虔诚,似是在用最卑微的姿态膜拜心中至高无上的神明。 “你在干什么?” 旖旎的温情被一道困惑的声音打断,窦恒僵硬的抬头,对上青年澄澈的双眼。 “呵好痒。”不待窦恒回答,青年忽而低笑起来,轻轻抽动被窦恒擒住的脚踝,并翘起脚趾,在窦恒满是胡渣的下巴上摩挲了两下,举止好不亲昵。 看见青年眼里闪动着亮晶晶的顽皮,并无一丝一毫的反感,窦恒僵硬的表情逐渐恢复正常,自然的放开青年的脚踝,拿起床边的一套衣物说道,“我帮你穿衣,免得着凉。” 泡完蓝药,四肢百骸里溢满能量,将能量一丝一缕朝丹田里引导,下腹暖融融的,说不出的舒服。青年慵懒的喟叹一声,半坐起来,伸展四肢让窦恒帮他穿衣。 替青年套上一件宽大的白衬衫,扣上纽扣,指尖滑过青年白皙的胸膛时微微颤抖了两下;替青年套上裤子,瞥见他粉嫩精致的那处,眼神怔忪了几秒。这些反常都被窦恒妥善的隐藏在冷峻的面容下,看不出半点端倪。 青年正在逐渐依赖他,信任他,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近,他心潮澎湃却不敢表露分毫,害怕会被青年察觉进而疏远。但是他相信,日复一日的蚕食,他总有一天会获得青年的心。是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也起了贪念,与青年越亲密便越不能满足于这种不远不近的距离。 正如贺瑾所说,像青年这样的珍宝,即便是死也不能放手。 当然,他心里虽然认同,却绝不会像贺瑾那样肆无忌惮的宣告众人,没见贺瑾被林文博和宋浩然联手排挤到宁城,两三个月才能回来见青年一次吗? 不过,宁城种植着大量的摄魂草,是蓝药的加工基地。青年若要尽快恢复实力,每天的蓝药需求量是十分巨大的,贺瑾虽然忙碌,但能够为心爱的人付出,他甘之如饴。 胡思乱想的分散着注意力,窦恒终于顺利帮青年扣好了腰间的皮带,额头溢出一层细汗。 正在这时,有节奏的敲门声传来,窦恒连忙走过去开门。 “龚黎昕该喝药了。”金尚玉手里拿着一瓶浓度相当高的蓝药,置于窦恒眼前晃了晃,视线下移,看见他高高撑起的裤裆,促黠的问道,“又泡得睡着了?” 窦恒面无表情的点头,微微侧身对龚黎昕说,“我先走了。” 见青年微笑点头,他立即大步离开。 我靠,越来越闷骚了!金尚玉鄙夷的瞪他一眼,拿着药走进房间。 青年上身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衬衫,形状优美的锁骨从略微敞开的衣领中露出,显得极为性-感;□穿着一条卡其色的休闲裤,光着脚丫子,屈起一条长腿斜倚在床头,俊逸非凡的面容上带着慵懒妖娆的微笑。这种妖娆的风情不是刻意展露,却是浑然天成,随着年岁的增长愈见威力,不知迷醉了多少人。 看见这样的龚黎昕,金尚玉不得不收回对窦恒的鄙视。好吧,其实窦恒很有眼光,天天跟在这样的妖孽身边,如果没受蛊惑那才是不正常的。 “喝吧,这次的浓度比昨天的高。为了给你磨晶核,小辉忙了三天三夜。”金尚玉的语气很酸。 “辛苦小辉了。”龚黎昕笑了,接过蓝药仰头喝下。手筋脚筋断了能续,无形无迹的经脉却是异能无法修复的,好在后来金尚玉发现蓝药里的能量可以滋养经脉增加内力,否则,他就真的要变成废人了。 “如今功力恢复几成了?”见他喝完药,金尚玉低声问道。 青年是全c国幸存者的精神支柱,为了稳定人心,除了身边几个极为亲近的人,没人知道青年为了夺回这一片净土付出了多么巨大的代价。看见青年消瘦了很多,面容显得尤为苍白,金尚玉非常心疼。 “五成,再过半年就能完全恢复。”龚黎昕语气极为轻松,这一点磨难完全无法动摇他坚定的心。 “那就好。”金尚玉放心的点头,笑道,“今天稻谷抢收,大家都去田里帮忙,可热闹了,你要不要去看看?听说三天后还要举行丰收节,我都好久没过过节了!” 末日的人,每一天都有可能是自己活在世上的最后一天,哪里有资格过节?不过现在不同了,在雾城安定下来,他们可以将从前的节日一一捡起,也可以创造新的节日。 “好,出去看看。”龚黎昕眼睛亮了亮,从床上起身。 一望无际的金黄稻田里,微风抚过层层稻浪,送来一阵又一阵浓郁的稻香。金尚玉和龚黎昕前后走在狭窄的田坎上,为眼前的美景迷醉。 稻田里,男人们赤膊上阵,埋头收割着麦穗,女人们绑着头巾,穿着围裙,将割好的稻穗捆扎起来收进粮仓。不远处的粮仓前,有人操纵着机器将稻谷脱穗,然后平摊在空地上晾晒。大家忙的满头大汗,眼角眉梢却都带着满满的喜悦。 这看着哪里像末世?分明是一派喜气洋洋的农忙画卷。 “真好啊!”金尚玉大声感叹,看见田坎边各自抱着一个丫丫学语的小婴儿的龚香怡和林老爷子,连忙颠颠的跑过去。 龚黎昕见了也笑着跟上。 “囡囡会说话了吗?”引逗着龚香怡怀里拿着一根稻穗不停挥舞的可爱小女婴,金尚玉好奇的问。 “还没呢,现在才七个月大,再等两个月就会了。”龚香怡用手指擦去囡囡嘴角的口水,眼里透着浓浓的母爱。 龚黎昕逗着林老爷子怀里的小男婴。小家伙跟林文博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小年纪就已十分英俊了。 “你和浩然什么时候也要一个?基地里不知有多少女人愿意当代孕妈妈呢!咱们基地如今也要学习建国初期的政策,提倡大家多多生孩子。”见青年面露赧然,林老爷促黠一笑,看向金尚玉说道,“铃语那小丫头前几天也怀上了,远航还奖了她一百斤粮食呢!你和李东生也拖得够久了,什么时候喝喜酒?” 金尚玉脸颊通红,瞥见不远处站立的一名风尘仆仆的男子,赶紧拉着龚香怡转移话题,“哎他又来了,这次给你们娘俩儿送了啥好东西?我说你就原谅他吧,末世的孩子父母双全的不知道有多幸福,你不能剥夺孩子幸福的权利啊!” 看见不远处的廖凡,龚香怡脸上的笑容顷刻间消失,抱着孩子立即往家走。 廖凡很幸运,当初被抓以后,龚香怡也同时发现了自己怀孕的事实。不能成为杀害外孙父亲的凶手,龚父最终选择驱逐廖凡。同去的辽城人都死光了,唯独自己一点事没有,廖凡非常精明,几个月后潜回雾城,发现了大着肚子的龚香怡。 那一刻的喜悦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廖凡抑制住狂奔过去拥抱龚香怡的冲动,当天就偷偷离开雾城,成为了一名流浪佣兵,努力提升着自己的实力,以期能再次获得龚香怡的认同。每隔两个月,不管在哪里,受多重的伤,他都会赶回雾城,在龚父的默认下远远看一眼自己的妻女。 只这一眼,对他而言已是莫大的幸福,足够让他在炼狱般的末世活下去。 龚香怡走得太匆忙,被田坎上的草茎绊了一下,眼看就要摔倒,龚黎昕和金尚玉想要去搀扶已经来不及了。千钧一发之际,她身边忽然出现一堵沙墙,接住她倾倒的身体。有柔软的沙粒保护,母女俩都没有受伤。 不远处的廖凡见状,偷偷松了口气。 龚香怡转头,眼神复杂的看他一眼,慢慢走了。 林老爷子眸色暗了暗,也带着乖孙离开。孩子的皮肤太娇嫩,不能在日头下久晒。况且,他觉得孩子不能没有父亲,该是和远航好好谈谈,让他劝劝香怡的时候了。外面那么危险,指不定哪一天,廖凡就再也不会回来,到时香怡想后悔都来不及。 龚黎昕小心翼翼的抱着小婴儿,将林老爷子送回小院。待安顿好了爷孙两,他又转回了农田,津津有味的看着大家收割稻谷。 “怎么这时候出来?快回去,太阳很晒!” 宋浩然和林文博割完一畦稻田,直起身来就看见田坎上笑盈盈看着他们的俊美青年,立即满脸心疼的走过来。刚开始的时候,黎昕经脉俱毁,一碰就浑身剧痛,比水晶娃娃还易碎。两人着实被他少见的脆弱模样吓住了,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功力恢复了一半,哪有那么脆弱?我也来抢收,给我一把镰刀。”青年一脸的跃跃欲试,说着说着就要学宋浩然和林文博的样儿,赤膊上阵。 “别脱!”宋浩然脸色漆黑,一把擒住青年白皙的手腕。 这两天帮着抢收,看见那些异能者们身上有关于黎昕的纹身,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爱人有多受欢迎。情敌远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多,他彻底焦虑了。 “我们忙完了,回去吧。前几天小玉酿了几坛米酒,很香很甜,你要不要尝尝?”林文博抹去额头的汗水,诱哄道。有了充足的粮食,酒也不再是奢侈品。 “嗯,那回去吧。”说到吃,龚黎昕眼睛都亮了。 宋浩然朝好友递了个赞许的眼神,两人一左一右护在青年身边,慢慢往小院走。 米酒果然很香很甜,但后劲儿也非常足。青年脸颊酡红,慵懒的依偎进林文博怀里,手掌在他汗湿的蜜色胸膛上游移,眼角早已染上了一层诱人的桃粉色,姿态极为撩-人。 宋浩然眼里燃起两簇暗火,从背后拥住青年劲瘦的腰肢,细细密密的舔吻他雪白的后颈。 “你们该陪我练功了!”青年咬着林文博的耳垂,吐出令人疯狂的话语。 房间里热浪翻滚,激战正酣,抵死-缠-绵中的三人谁也没发现窗外有人悄悄的来过,又悄悄的离开。 金尚辉从窗子跃入金尚玉的实验室,走到角落扒开裤头,用指尖轻轻拨弄自己软绵绵的小小辉,虽然他面无表情又一言不发,但微微佝偻着的身形却透出几分沮丧和颓然。 看见他猥琐的举动,金尚玉放下手头的工作,无奈的问道,“你又去偷看龚黎昕做-爱了吧?” 金尚辉低低‘嗯’了一声。他现在已经能说一些简单的语句了。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过来,把这瓶药喝了,坚持不懈的喝上几年,你那儿一定能站起来。哥哥,我很看好你哟,一定要攻下龚黎昕知道吗?”拿着一瓶红色的药水递到自家老哥面前,金尚玉笑眯眯的诱哄。 金尚辉表情懵懂,显然没听明白自家妹妹高深莫测的鼓励。但见妹妹指指自己的小小辉,做了个坚-挺的手势,他恍然大悟,连忙接过药水仰头喝下。 ——全文完

上一篇   170、一七零

下一篇   172、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