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伴

随着太阳消失在天际,整个地球彻底被黑暗笼罩。这绝不是寻常的日蚀,太阳的光芒被完全遮蔽,连那一圈橙色的光晕也没留下,全球同一时间都能观赏到这一奇景,情况怎么看怎么透着一股诡异。 然而,此时此刻,人们都沉浸在或惊奇或恐慌的情绪里,丝毫意识不到这些反常。 十多分钟后,黑暗依然在持续,且变得越来越浓稠,像流动的液体,萦绕在人的四周,悄无声息的钻入人的毛孔,带来轻微却刺人的寒意。 闹哄哄的教室不知不觉安静下来,不停循环播放的广播声也仿佛被某种东西掐住,变得断断续续,歪歪扭扭,最终沉寂为一片瘆人的沙沙声。 龚黎昕安静的坐在座位上,内力凝聚双眼,将教室里的情景看得一清二楚。 班里绝大多数同学僵直的坐在原位,表情呆滞,瞳孔扩散,眼珠子仿似被碾碎了一般,浑浊,遍布血丝。很快,眼珠里的黑色一点点浸染进眼白,把他们的眼眶变成两个黑黝黝的空洞。 同时,他们的皮肤也在发黄,干枯,萎缩,条条黑紫色的血管和神经暴凸出皮肤表面,就像浑身爬满了蚯蚓,形象极为恶心可怖。任谁看见他们这幅模样,都不敢相信他们上一秒还是人,活生生的人。 日蚀还在持续,这些人身上的变化也在加剧。由于五感超绝,龚黎昕已能隐隐从他们身上闻见尸体的臭味。 他知道,这些人已经死了,死得无声无息,死得猝不及防,此刻安静坐在教室里的仅仅是一具具尸体而已。等日蚀结束,变异彻底完成,这些尸体就会跳起来,生啖周围人的血肉。 班里少数几个清醒的同学见周围安静的诡异,回想广播里的内容,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表情都有些惊惧。 “世界末日要来了,等日蚀结束,这里的绝大多数人都会变成丧尸,你们趁着时间充裕赶快离开吧。”龚黎昕黑暗中依然行动自如,此刻已毫无阻碍的走到了教室门口,转回头来好心提醒道。 “啊,对不起!”坐在他右侧,皮肤黝黑的少年并没有被感染,此刻也已起身,摸索着朝教室门口移动,不想被桌角绊住,跌倒在龚黎昕脚边,手肘狠狠撞了他小腿一下。 有内力护体,龚黎昕丝毫没察觉到疼痛,少年撞过来时不带任何杀气,他也懒得闪躲。反倒是跌倒的少年,只感觉肘尖撞在了铁板上,痛的钻心。 “没事,你们快离开吧。”试着去打开教室灯光,发现没有反应,龚黎昕淡淡开口,再次提醒道。 他的话仿佛打破了魔咒,座位上犹疑不定的同学们立刻起身,摁亮手机屏幕照明,跌跌撞撞的朝教室门口狂奔过去,不小心瞥见周围人的变化,吓得惊叫连连。 龚黎昕避让到一边,等所有人都跑光了,他将教室的窗户和前后门关紧,这才镇定自若,步伐稳健的朝校门口走去。幽禁地宫时,萧霖制造出来的尸傀们比这些丧尸恶心数万倍,他早已见多不怪。 “龚黎昕,你不快点离开,去关门窗干什么?”皮肤黝黑的少年并没有跑远,龚黎昕将一教室的丧尸关死时,他正拿着光线微弱的手机站在一旁观看。 “这些丧尸还在尸僵阶段,关节不能弯曲,行动非常迟滞,锁紧门窗,它们就出不来了。虽然只关死了几十个,但少一个都是少,所有的丧尸总有清理干净的一天。放着它们不管,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死在它们手里。”龚黎昕边走边认真的向少年解释,态度没有丝毫不耐。如不是时间有限,他还想挨个卸掉这些丧尸的头颅。 虽然看不清龚黎昕的表情,但是他平稳的步伐,不快不慢的动作,清亮舒缓的声线都一再说明着对方的淡定从容。在世界末日面前还能做到泰山崩于顶而安之若素的,必定不是寻常人。 少年默默跟在龚黎昕身后,看着他挺直的背影,丝毫不显忙乱的步伐,心一点点平静下来,呐呐开口道,“我能跟你一起走吗?路上有个伴更加安全。” 听见少年的请求,龚黎昕头也不回的说道,“随你。”这人刚刚帮助了他,他并不介意这人跟在身边。 话落,他似想起什么,偏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王韬,帝王的王,韬光养晦的韬。”龚黎昕平时很少与班上人接触,他甚至连身边那些跟班的名字都叫不全,王韬清楚这一点,连忙自报家门,心底却没有半点受辱的感觉。 他此时已被龚黎昕一系列镇定自若的举止给镇住了,跟在龚黎昕身边,他感觉无比安定,对方在他心目中的形象瞬间高大起来,哪里会跟他计较这些。 “嗯。”龚黎昕低应,不再说话,一个人径直走在前面,无需照明,却连一个台阶都没踏错,连一块细小的石子儿都能避开。 王韬本就是个胆大心细,善于思考,善于观察的人,靠着手机的灯光还被绊倒了数次后,他不由得为龚黎昕的夜视能力暗暗心惊,当然,龚黎昕在他心目中高大的形象就更为饱满了。 两人一前一后安静的走着,步伐不快,却比那些惊声尖叫,跌跌撞撞狂奔的人走得更远。 王韬亦步亦趋的跟在龚黎昕身后,头一次痛恨a大占地面积宽广的校园,从教室走到校门口竟然要花二十多分钟。路程还剩一小半,天色已然逐渐放白,烈烈的阳光再次炙烤着大地,带来的却不是光明,而是极致的黑暗。 远处教学楼里,震耳欲聋的惊叫声此起彼伏,连绵不断,其间夹杂着凄厉的呼救和野兽般的嘶吼,只远远听着就能想象到那血腥可怖的情景。 王韬浑身发冷,战栗不止,连忙快步追上龚黎昕与他并肩而行,侧头去看他表情,却见对方精致如玉的小脸没有半分惊恐或慌乱,只有坚定和淡然。 王韬战栗的身体奇迹般平静下来,定了定神,紧紧跟在了龚黎昕身侧,不敢稍离半步。 “有丧尸靠近了,攻击他们的头部。这个你拿着。”走到一处教学楼拐角,龚黎昕耳尖微动,徒手砸开消防栓外的玻璃,取出一把消防斧抛给王韬。 “谢谢。”王韬立马伸手接住,看向龚黎昕,担心的开口,“那你怎么办?要不斧头你拿着,我是校篮球队的,体格比你壮实,也比你能打。”边说,他边把消防斧递了回去,一双眼睛在龚黎昕毫无损伤的白皙手掌打转。 “你拿着吧,我用这个就可以了。”龚黎昕摇头拒绝,走到教学楼旁的花坛边,折了一根柏树枝拿在手里。 王韬瞪眼看着他手里柔软的树枝,满脸的不可思议,正欲张口反对,六个打着赤膊,身穿花短裤的男性丧尸已经绕过了教学楼转角,朝他们僵硬的扑来,两个眼眶虽然黑漆漆的,却能从中感受到它们对血肉无尽的渴望。 这些人明显是大学部的师兄,估计考完试了没来得及回家,赖在寝室睡懒觉,却不想变成了丧尸。还好七月初各大高校都已经放假,剩下高中部的人聚集在教室里期末考,变成丧尸后身体僵硬,行动迟缓,一时半会儿还出不了教室,更下不了楼。校园里三三两两游荡的丧尸基本上都是滞留在校园里的大学部师兄师姐,人数较少,攻击力有限。 王韬紧紧握着消防斧,上前两步挡在龚黎昕身前。和皮肤黝黑,体格高壮的王韬相比,龚黎昕白白嫩嫩的样子一看就是个弱不禁风的少爷。和龚黎昕结伴而行,王韬求的只是心安,并不指望对方能帮多大忙,关键时刻甚至还想保护好对方。 他牙关紧咬,挥舞着斧头义无反顾的朝打头的丧尸劈去,斧头深深嵌进对方的肩胛骨,暗红色的血液四处喷溅,散发出浓烈的腐臭味。那丧尸喉头发出兽类特有的低吼声,对肩部的重伤丝毫不以为意,伸出手去抓挠王韬的头脸。 斧头劈进丧尸的皮肉时,王韬就惨白了面色,握着斧柄的手有些发软。他侧脸,避开喷溅过来的血液,但鼻端的腥臭却一阵阵刺激着他的神经,令他胃部翻涌,几欲作呕。 想象中很简单的事,真正执行起来往往不容易,特别是杀人。 眼看丧尸就要抓破王韬的脸皮,龚黎昕飞起一脚,将它踹开。那丧尸倒飞数丈,重重跌落在地上时全身的骨骼都响起整齐划一的碎裂声,除了头部颈椎还可以晃动,它瘫软如泥,成了名符其实的一堆死肉。 “头部是它们的弱点,攻击头部。”龚黎昕缓声说道,人已越过呆愣中的王韬,朝另外五只丧尸攻去,手里柔软的柏树枝舞得咧咧作响,直取对方头部。 看似一折就断的柏树枝充盈着龚黎昕的内力,已成为了世上最坚韧的武器,击打在丧尸的头部,丧尸立刻轰然倒地,头盖骨上显出一道深深的裂痕,红红白白的脑浆迸溅而出,死的不能再死。只短短几秒,气势汹汹的六名丧尸尽皆折在瘦弱的龚黎昕手里。 一脚就将百来斤的大男人踢飞,全身的骨骼寸寸碎裂,这得需要多大的力量?王韬刚从惊愕中回神,见龚黎昕用一根树枝大杀四方,再次傻了眼。 事实上,龚黎昕不需要任何武器,只一道掌风过去就能把这些丧尸拍成飞灰。但他自小因特殊的体质被萧霖看中,受了很多折磨,天生就知道和别人不同并不是一件好事。所以,他克制了自己的功力,不要让自己太过显眼。也许,等龚香怡预言中的异能强者们相继出现时,他就无需再克制了。 但龚黎昕的内力雄浑无比又极为霸道,对他而言的‘克制’在外人看来依旧足够惊世骇俗。 王韬看着抛掉树枝,淡淡说了声“走吧”的洒脱少年,心里的崇拜之情有如滔滔江水,又有如高山仰止。 世界末日都来临了,出现个把绝世高手也就变得不那么奇怪了。在王韬的眼里,龚黎昕明显就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以柔软的枝条为武器劈开人类坚硬无比的头盖骨,这样凌厉的招式充满了高手风范。 他握紧沾满血迹的消防斧,快速跟上龚黎昕的步伐,越过那根柏树枝时还特意用脚碾磨了两下,确定这是一根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树枝,他眼里狂热的崇拜几乎要溢出眼眶。 跟着龚黎昕,无疑是他此生所做的最明智的决定。

上一篇   末世

下一篇   拼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