窘境

小少主急急忙忙躲进那人所说的‘洗手间’,反手将门关上,转头看见里面瓷白晶莹、富丽堂皇的装饰,颇有种误入仙境的感觉。他立刻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在地宫了。 对被禁锢了十六年的小少主而言,只要能离了那暗无天日,阴冷潮湿的囚牢,不管身在何处都有如天堂。 他赤着脚,慢慢走到盥洗台前,摸着手底下细腻光滑的瓷盆,微微笑了,一双圆溜溜的猫瞳弯成了月牙状。 待他抬头,面向盥洗台前镶嵌的水银镜,看见里面倒映的龚黎昕的身影,大惊之下立刻退后数步,做出防御的姿态,并反射性的运转内力,准备随时反击。这人扮相怪异,头发半长不短,能无声无息出现在距离自己咫尺之遥的窗口,定是武功高强之辈。 然而,不运转内力还好,这一运转,小少主才惊觉,他丹田里的内力竟几近枯竭,能调动起来的只有一丝半缕,莫说反击,就连自保都难。 心下大骇,小少主面上却半点不露,只紧紧盯视着面前少年的一举一动,试图找出破绽,替自己搏个一线生机。好不容易出了地宫,能够感受到那些炉鼎们所说得春日暖阳,和风煦煦,能够嗅到花之芬芳,木之馥郁,他一定要活着!好好活着! 对面突然出现的少年也退后数步,摆出与他一模一样的姿势,紧紧盯着他没有动作。两人僵持了一阵,小少主见对方眼里没有杀气,也没有主动攻击,稍微卸下防御,拱手道,“在下没有恶意,也不会追问阁下的来意,更不会行阻挠之事,所以阁下大可不必与在下纠缠。” 他一说话,一拱手,对面戒备中的少年竟也同时说话拱手,动作与他别无二致。小少主看在眼里,微微皱起了眉头。对面窗棂后的少年也露出了同样的表情。 小少主本就聪颖绝伦,看见对面人的反应,心里立刻浮现某种猜测。 他强压下心头的惊异,慢慢地,一步一步朝少年走去。对面的少年也逐渐向他靠近。小少主伸手,那少年也伸手,两人的掌心相贴却没有传来人体温热绵软的触感,反而平滑冰凉一片。 原来,眼前不是一个洞开的窗口,却是一面影像极为清晰的镜子!也就是说,这名忽然出现的陌生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小少主自己! 意识到这一点,仿佛触发了某种机关,本来潜伏在龚黎昕脑袋里的记忆如山洪般向小少主袭来。他抱头,痛苦的□一声,慌乱中脚步踉跄的朝一旁倒去,伸手抓扶间碰到了莲蓬头的开关,冰凉的自来水兜头浇淋在他身上,瞬间湿透了衣衫。 小少主颓然的跌落进浴缸,身体佝偻着,蜷曲起长腿,头深深埋入双膝之间,等待剧烈的痛感消退。他一边忍耐着头痛,一边消化着龚黎昕庞大的记忆,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再是原来的地宫少主,而是附体在了别人的身上,这种情况正是志怪话本里所说的‘借尸还魂’。 然而,借尸还魂还不是最令他意外的,更令他感到震惊的是,在运转内力时,他发现这位名叫龚黎昕的少年与他一样也是纯阴之体,不但是纯阴之体,还拥有万年才出一个的逆转经脉。怪不得这少年长相如此阴柔精致,若用这幅身体修炼‘阴逆神功’,他就再也无需吸收那些炉鼎的元阳,修炼速度也会是以往的数倍! 想到这一截,龚黎昕的记忆已经被小少主完全吸收,头痛欲裂的感觉也逐渐消退。小少主启唇,低低笑出声来,欣喜的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再是萧霖修炼逆脉神功的炉鼎了,这个世界也没了什么内家绝学,江湖争斗,他无需再苦练武功挣扎求存。 “呵如此甚好!”小少主,不,应该是龚黎昕低声感叹道,心里说不出是迷茫多一点还是安心多一点,只能埋头,紧紧抱着双膝,平复自己大起大落的心情。 “龚黎昕,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见少年进去许久还没出来,宋浩然走到门边叫唤多次都没有得到回应,心里担忧莫名,只得推门进来查看。发现小小的少年连衣服都没脱,蜷缩在浴缸的角落里,任水流冲刷浇淋,样子说不出的可怜,他心里一紧,连忙上前询问。 “宋……大哥?我没事。”微微抬头,看向面前长相英挺的男人,龚黎昕迟疑的开口,同时在脑海里搜索关于他的记忆。 这人是龚黎昕父亲龚远航的下属,名叫宋浩然,来自京都军界大佬的宋家,因父亲辞世,被新任家主,也就是他的二叔排斥,远远发配到了c国边境。 宋浩然的父亲对龚远航有提携之恩,两人是生死之交。龚远航怕宋浩然被他二叔迫害,不惜冒着得罪宋家的危险将他接到身边,并着力栽培。如今,宋浩然只二十六岁,却凭着自己的努力和龚远航的支持坐到了少将的高位,亦是龚远航内定的继承自己a省军区首长的不二人选。 这人与龚家关系极为亲密,虽然时常待在军队,在龚家却拥有自己的房间,没有任务的时候必回龚家小住。龚远航俨然把他当亲生儿子看待。 原来的龚黎昕对夺走自己父爱的宋浩然极其厌恶,一年到头几乎不与宋浩然说话。龚远航作为军区首长,在家也是一派军队作风,对自己柔弱敏感的小儿子十分严厉,龚黎昕对他敬畏有余,亲近不足。而龚黎昕的姐姐龚香怡虽然活泼善良,对他关爱有加,却大了他九岁,代沟严重,且姐弟俩分别是龚远航先后两任妻子所生,虽说是同父异母,到底在血缘上隔了一层,并不容易亲密。又加上龚黎昕十岁那年母亲病逝,自此更加养成了沉默寡言,偏激执拗的性子。 在龚家,龚黎昕就是个透明的存在,不喜亲近别人,也拒绝别人的亲近,像现在这样软软糯糯,乖乖巧巧的叫一声‘宋大哥’,对宋浩然而言还是破天荒头一遭。 少年轻薄的白衬衫早已湿透,隐隐显出底下的肉色,胸前两点红樱被冷水刺激的站立起来,粉嫩嫩,颤巍巍的,撩人的紧。一双大而圆的猫瞳被水浸润的清亮无比,长而卷翘的睫毛沾着几颗水珠,欲落不落的样子特别引人怜爱。再加上他发出的,如小兽迷失在丛林的软糯呼唤声,这场景,美好的令人眩晕。 宋浩然眸色微暗,简直不敢拿正眼去看浴缸中像个水之妖精般的少年,只得撇开视线,在原地踌躇。 莲蓬头一直大开着,冰冷的水持续冲刷着少年的脊背,激起无数晶莹的飞沫,飘落到宋浩然卷起袖子的手臂上,令他感觉微凉。 “该死,药效刚过就洗冷水澡,你是想生病吗?”宋浩然眉头一皱,这才发现少年的脸色极为苍白,显然被冻得不轻,口里边严厉的诘问边关了水龙头,扯过浴架上的大毛巾,将少年包裹住,打横抱出洗手间,轻轻放到床上。 至于方才心头的那点悸动,宋浩然自然而然便忽略过去了。少年长相雌雄莫辩,面对这等旖旎风景,任谁来也会被打动,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理所当然的忖道。 “谢谢宋大哥。”男人的口气虽然严厉,但是话语里的关心龚黎昕还是听得出来的。这一世有家人,有朋友,有人关心爱护自己,这感觉比头一次吃到桂花糕还甜,龚黎昕乖巧的道谢,一双大眼微微一弯,表情说不出的可爱。 宋浩然心头再次萌动了一下,不知不觉软下语气,喟叹道,“不用谢,今后别这么折腾自己了。” 他边说边拎起浴巾的一角,替少年擦拭还滴着水的头发,瞥见他浴巾下露出的湿衬衫,再次叹气道,“你自己擦头发,我出去给你买件换洗的衣服,一会儿就回来。不要随便乱跑,听见了吗?” “听见了。谢谢宋大哥。”龚黎昕乖巧的点头应诺。 萧霖虽然收养了他,给予他少主之位,对他却并不是很好,平常动则打骂,且下手极重。久而久之,为了保护自己,他早已学会了顺从。不同的是,对萧霖的顺从是被迫,对这人的顺从却是心甘情愿。这人是真心关爱自己,善于感受别人情绪的龚黎昕毫不怀疑这一点。 原来,只要主动和少年交流沟通,少年并不如表现出来的那么阴沉。平日我们匆匆来去,各自忙碌,对少年的关心太少,根本不了解他才会产生误解。这幅简单纯净,乖巧可爱的样子才是他的真面目吧?若不是今天陷入无助,想要了解真正的他还挺不容易! 宋浩然心里暗忖,对于自己在军中锻炼出的毒辣眼光和精准的判断力很有自信。他可以肯定,龚黎昕现在的样子绝不是装的,而是他的本性,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是伪装不了的。 被大浴巾包裹的少年盘坐在床上,仅露出湿漉漉的脑袋,仰着小脸,满眼依赖的看着自己。这幅模样在宋浩然眼里怎么看怎么顺眼,心也软的一塌糊涂,忍不住俯身,捏捏少年嫩白的脸颊,安慰道,“乖!等着宋大哥,宋大哥马上就回来。” 其实,掀开阴沉的保护色,龚黎昕还是非常可爱的!有这么一个弟弟感觉不赖!走出房门,宋浩然嘴角一勾,愉悦的忖道。

上一篇   重生

下一篇   现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