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爹

两人径直朝校门口走去,路上又连续干掉了好几拨丧尸。龚黎昕一脚就能废掉一个,被他踢飞的丧尸虽然死不了,但浑身除了头骨完好,其它部位都裂成碎渣,瘫软在地上吧嗒着下颌骨,其形其状比死更加不堪。 有强悍无匹的龚黎昕开路,王韬像吃了定心丸,拿着斧头跟在后面,对漏网之鱼一阵劈砍,专往它们脑门上招呼。 你杀的不是人,只是一堆死肉!他心里不断重复着龚黎昕的话,劈砍的动作越来越熟练,越来越凶猛。 等两人走到校门口,王韬几乎成了个血人,和清清爽爽,干干净净的龚黎昕站在一起,显得特别狼狈。 “下面我们去哪里?”干掉已经变成丧尸的门卫,躲进狭小的门卫室,王韬低声询问。 “我要回家,我爸爸会派人来接我。”龚黎昕声音平淡,表情却极为坚定。 王韬垂眸,神色黯然,哑声道,“我也想回家,但是我家在市中心,估计那里早就变成了尸山尸海,我父母能不能活着都是未知数。” 人烟稀少的城郊尚且如此混乱,更不用说集中了百分之九十人口的市中心了。那里会变成什么样,王韬压根不敢去想。 “那你暂时跟我回家吧。我爸爸会派兵进城救援民众的,你到时跟着部队一起去。凭你势单力薄,闯进市中心也出不来,更何论带着两个老人。”龚黎昕沉吟片刻,拍着王韬的肩膀说道。 还是个小婴儿时就被萧霖从父母身边抢走,活了十六年,没享受过一天父爱母爱,龚黎昕能够理解王韬对双亲的眷恋。 “嗯,谢谢。”王韬抹去眼角的泪水,感激的朝龚黎昕点头。没想到龚黎昕看上去冷冷清清的,实际上却极为单纯善良,人更是很好相处。能够跟随在龚黎昕身边,王韬深感庆幸。 两人隔着防盗网向外看去,校门口不时有车辆疾驰而过,伴随着车主的哭嚎和尖叫,更有步履蹒跚的丧尸锲而不舍的跟在车辆身后,挥舞着枯瘦的利爪,嗷嗷嘶吼,场面混乱不堪。 “走着出去肯定是不行的,丧尸太多了。”王韬咽了咽口水,艰难的开口,而后看向龚黎昕,眼含希冀,“你有没有车?” “没有。”龚黎昕拧眉看着街道上的乱象,低声答道。 没有代步工具,他还有轻功,离开这里简直轻而易举。但遗憾的是,他自小被幽禁地宫,头脑里丝毫没有东南西北的概念,这里的楼又都是高高大大耸立天际,看着完全没有区别,无人带领,他出门转个弯都找不着回家的路。 简而言之,龚黎昕就是个路痴,完完全全的路痴。 眉头越拧越紧,龚黎昕偏头朝王韬看去,想着用轻功带王韬离开,让他替自己指路的可行性。 王韬没有注意龚黎昕打量的眼神,看着从校园里疾驰过来的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表情由沮丧变为兴奋。 “我们可以打别人的顺风车,你等着,我去拦车。”话落,他冲出门卫室,站在校门口拼命挥手。 不防有人突然冲到路中间,法拉利急摆车头,向旁边避去,车轮摩擦路面,发出刺耳的刮挠声,速度虽然有所减慢,却丝毫没有停车的打算。 “等一等,这是龚首长的儿子,带着他,保证军队会来救援,安全送你们离开。”王韬是个胆大心细的,立刻扯着喉咙朝法拉利嘶喊。 但对方毫不理会,一个漂移,消失在街道拐角。王韬神情沮丧,肩膀颓然的耷拉下来。龚黎昕拍拍他宽阔的背以示安慰,神色淡然依旧。没有车,扛着这个大个子离开也是一样,对他而言丝毫不费劲。 “走吧,我有办法带你离开。”龚黎昕偏头朝王韬看去,语气笃定。 “嗯。”没有质疑,王韬几乎立刻就相信了龚黎昕的话,耷拉下来的肩膀缓缓挺起,神色间的颓然和沮丧逐渐消去。 两人正要举步离开,街角响起发动机的轰鸣声,那辆红色法拉利竟然又倒退着出现,迅速朝两人靠近,车窗打开,一道冰冷至极的男性嗓音响起,“你们谁是龚远航的儿子?” 龚黎昕和王韬俯身朝车内看去。 车里坐着三个人,均为男性。一人十七八岁,穿着华贵时尚,长相虽然英俊,但眉眼之间带着倨傲和骄纵之色,一看就是个高高在上的富家少爷。另外两人二十八·九的样子,俱都体格高壮,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一人在前面开车,一人护着那少爷坐在后排,脸上均带着戒备的神色,明显是少爷的保镖。 问话的正是前排开车的那名保镖。他一张俊脸刀削斧凿,菱角分明,一道深深的伤疤从他左额滑过,堪堪避开了左眼,没入有型的鬓角,使他本就冷硬的面部线条更显无情。一双笔挺斜飞的浓眉紧紧皱着,浓眉下的眼眸漆黑深邃,令人不敢直视。 即便极力克制,他身上依然渗出丝丝戾气。王韬被他的气势镇住,慌忙避开他的目光,呐呐难言。 比恶魔更加残忍无情的萧霖都不能让龚黎昕感到害怕,这人的一身威势自然影响不到他分毫。他上前一步,礼貌的开口,“我父亲是龚远航,请问你们能载我们一程吗?” “快点上车。”曾远远见过龚黎昕一眼,当时他正站在龚远航身边。男人迅速打量,确定无误后冷声催促道。 “谢谢。”跑车的空间有限,后排塞了三个大男人就挤不出空位了,龚黎昕边道谢边自然的拉开前门,坐到了男人身边,偏头,朝男人淡淡一笑。 少年的笑容虽然很浅,但其中蕴含的感激却极为真诚,一举一动有礼有节,半点不见惊慌忙乱,也不为男人骇人的气势所震摄,和后排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富家少爷相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愧是军人家庭出身的孩子,气度不凡。男人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但见龚黎昕比那少爷更加白皙的肤色和瘦弱的身板,眉头再次皱紧。从后视镜不着痕迹的打量同来的王韬,见他皮肤黝黑,体格健壮,手里的斧头和身上的衣服尽皆沾满浓稠的血迹,明显杀过不少丧尸,这才微微松缓表情。三个人保护两个少爷,勉强够了。 心中思量,男人再次开口,声音低沉浑厚,“你们要去哪里?” “回家。我爸爸会派人去家里接我。”龚黎昕偏头直视男人,认真答道。 回军区大院?男人的头脑高速运转起来。a省是拥兵大省,集合了陆军各色兵种。军区大院也在城郊,距离a大并不远,占地面积宽广,来往人员稀少,防卫设施十分严密,是个相对而言比较安全的地方。 再者,军区大院里有一条特建通道,能够直达驻军大营,专门用来运送装甲车和坦克,如果军队要派兵来城郊救援,一定会从那条道过来,去了龚家肯定能够第一时间得到救援。龚远航好不容易老来得子,总不会放着他的儿子不管不顾的。 就去龚家!男人马上得出结论,扫了一眼龚黎昕,沉声说道,“我们把你安全送回家,届时还望龚首长能投桃报李,派人护送我们回京都。” “这个我不知道,你们见了我爸爸以后得自己和他谈。”龚黎昕偏头,认真的解释,并没有因为急着回家就随意敷衍。 男人闻言深深看了表情坦然的少年一眼,对他又添了几分好感,说话的语气也不似之前那么冷硬,“好,我会自己和他谈。” “龚远航敢不送我!知不知道我爸爸是谁?陆振轩听说过吗?c国的黑道教父,连宋家都要给我爸爸三分面子!”坐在后排的青年缓缓回过神来,听见两人的对话,气势汹汹的开口,态度十分张狂。 “陆云,想活着回去见到你父亲,就给我闭嘴!”男人头也没回,冷声警告到,语气难掩不耐。世界末日了,不管陆家以前如何风光,和拥有一支军队的龚远航相比却是远远不及的。陆云如果惹恼了龚远航的儿子,于他们没有半分好处。 他本是个刀口舔血的佣兵,如不是欠了陆振轩一条命,他绝不会屈尊来给骄纵任性的陆云当保镖。若不是陆云放假了还要赖在学校泡妞,他们早已安全回到京都,根本不会落入此番险境。 想到这里,男人的表情越加冰冷,薄唇狠狠抿成一条直线,泄露了他心底的焦躁。 “陆振轩我没听说过,这和让我爸爸送你们回家有关系吗?”龚黎昕转头,一脸疑惑的问道。 “你……”陆云指着龚黎昕,被噎的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旁边的保镖和王韬齐齐低头,强忍笑意。 开车的男人转头,仔细打量少年的表情,发现他懵懂无辜的神色不似作伪,显然没听明白陆云是在和他‘拼爹’。世上竟然还有这样单纯的孩子,真是难得。男人焦躁的心情平和下来,冷酷的唇线不着痕迹的上扬。

上一篇   搭伴

下一篇   21、逃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