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逃命

21、逃命 五人开着车朝军区家属院驶去,一路上遇见不少车祸,好几条街道都变得拥堵不堪,根本过不去。 男人表情沉稳,每每遇见拥堵的马路就立刻调头,绕道而行。但一连改了好几次路线,前往军区家属院的距离越拉越长时,男人锋利的眉眼也不免带上了几丝焦虑。 他目视前方,为了定神,开始和龚黎昕搭话。 “末日来临前,军方在媒体上发布了警告,你父亲早就知道末日的事,应该会有准备吧?”他不关心龚远航是如何知道的,他只关心龚远航有没有应对措施。况且,就算问了,少年也未必会告诉他。 “嗯,我爸爸早就知道了,这一年一直都在做准备。你放心,我爸爸一定会来救人的,他不会放着满城的民众不管。”龚黎昕表情坚定,对父亲的为人十分信任。 男人淡淡点头,不再说话。坐在后座的那名保镖却耐不住了,义愤填膺的开口,“既然他一年前就知道,为什么不早点向民众发布消息,好让民众早有准备?” 富家少爷也露出愤懑之色,唯有王韬,不言不语,安安静静的坐着。龚黎昕是他的偶像,他绝不会非议偶像的父亲。 “说了你们会相信吗?说了这些人就不会变成丧尸了吗?”龚黎昕指指车窗外错落而过的一群群丧尸,秀气的眉头微微蹙起。 世界末日这样的无稽之谈,谁会相信?弄不好父亲还会被这里的皇帝安一个妖言惑众的罪名,然后满门抄斩!对现代法律一窍不通的龚黎昕忧心忡忡的忖道。 说得对,这种荒诞不羁的话谁会相信?如果一年前有人这样告诉自己,自己一定骂他一句‘神经病’!而且,宣扬开来,龚必定会被上头治个扰乱社会稳定的罪名,捋了一砂务。龚家倒霉了,这些人该变丧尸的还是变丧尸,军队没有预先防备,自顾尚且不暇,哪里还会发布通告说前来救援民众? 那名保镖想通了,脸上的怒色褪去,挠挠头,不好意思再开口。陆云鼻孔朝天,重重冷哼一声,但到底没再抱怨什么。都十七八岁了,再骄纵,基本的道理他还是懂的,这是天灾,不是靠一两个人就能抵挡的。 男人转脸,看向眉头紧蹙,为自己父亲忧心不已的少年,脸上冷硬的线条一再舒缓。这么干净的孩子,他平生仅见,对着他,心怎么也硬不起来。 “既然你父亲早就知道,你还来学校干什么?在家等着他来接你不好吗?”男人的声音不似先前的冰冷,略带着点儿关心。 “这里面的原因很复杂,说来话长。总之,是我自己太不谨慎了。”想到龚香怡的隐瞒和自己的莽撞,龚黎昕清亮的眼眸暗沉下来,说话的语气蔫蔫的,头无力耷拉着,露出一小截雪白的脖颈,显得尤为可怜。 男人不再追问,干巴巴的安慰道,“放心,我会安全把你送回去的。”看见少年熠熠生辉的小脸笼罩在一层阴影里,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他无端端觉得心烦。 “谢谢!”虽然不需要别人保护,但是男人话里的诚挚和关心龚黎昕还是感受到了,扬起小脸,朝男人冁然一笑,一双猫瞳微微弯着,干净剔透,灿若星辰。 “不用。”男人嘴角僵硬的上扬,太久没笑,明显有些不习惯。和陆云这种肆意妄为,骄纵任性的大少爷相处久了,面对乖巧懂事的少年,他竟有些应付不来,但心里却是极为舒服的。 “对了,还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名字。我叫王韬,他叫龚黎昕。”又开了一段路,车厢里持续沉默着,气氛有些压抑,王韬终于憋不住开口。 “我叫贺瑾。”男人简洁的答道。“我叫吴明。周吴郑王的吴,明天的明。”另一位保镖刻意解释一番。没办法,他的名字发音有些歧义。 “我叫陆云。你们可以叫我陆少。”陆云昂着头,一副屈尊降贵的表情。 “哦。”对陆云鼻孔朝天的样子有些无语,对他的尊称更加不感冒,王韬觉得颇为无趣,随意敷衍一声后便主动闭嘴。 车厢里再次陷入沉默,眼前宽阔的主干道也渐渐变得拥堵,路前方塞满了首尾相撞的车子,延绵不绝,看不见尽头。道路两边挤满了蹒跚而行的丧尸,缓慢的,僵硬的朝困在车里的人围去。 车辆密密麻麻,挤挤挨挨,连开个门的缝隙都没有。停靠在路边的车主被丧尸们团团围住,关死了车窗不停尖叫,却惹得丧尸们更加激动,枯瘦的爪子不停拍打玻璃,想把他们弄出来生啖。夹在车流中心的车主见丧尸们过不来,连忙打开天窗,踏着一辆辆车顶逃生。慌乱而沉重的脚步声引来一大群丧尸追随。 平日开阔干净的街道随处可见喷洒的鲜血和一具具被掏空内藏,啃噬的面目全非的尸体。甚至有不少脏器和大肠被甩在路边洁净的橱窗上,或晃悠悠悬挂在两旁的路灯上。 此情此景,大概只能用‘人间炼狱’来形容。 陆云刚恢复正常的脸色立刻变得惨白,牙齿上下磕碰,发出急促的哒哒声,显然是吓得狠了。连见惯了生死的贺瑾和吴明,面色都十分凝重。 王韬反射性的贴在龚黎昕座位的靠背上,仿佛离得他近些就安全些。人口稀少,车流不多的郊区都乱成这样,那市中心是什么境况?有没有人能活着跑出来?王韬感到一阵绝望。 “这条路也走不通了,我们改道。”贺瑾当机立断将车子调头,却不想后面猛然撞来一辆别克suv,将他们卡在了车流里。 “妈-的!”贺瑾低咒,连忙检视身边少年的情况,见他摆手,表示自己没事,这才朝后排的人问道,“你们没受伤吧?” “没有。”三人滚作一团,好不容易爬起来,上下摸索自己身体后答道。 那辆别克suv发动机好像被撞坏了,连打了几次火都没打燃,剧烈的撞击声又引来了一群丧尸,正在缓慢朝两辆车靠近。车主心慌意乱,打开车门就朝反方向狂奔。鲜活的血肉立刻引走了绝大多数丧尸。 “这里不能久待,我们得找个地方暂避。”贺瑾解开安全带,压低嗓音说道。他发现这些丧尸对声音特别敏感。 “那里怎么样?”龚黎昕脸上半点不见惊慌,指着街道前方拐角的一处烂尾楼问道。 那楼建了十几层,不知什么原因停工了,但楼下摆放着很多建材还有几大堆值钱的钢管。未免钢管被盗,楼的四周砌起了三米高的围墙,还设了一道相当结实的铁门,用粗大的链条紧紧锁着。 三米的围墙和铁门着实不高,但要阻住尸僵阶段的丧尸却不是难事。贺瑾赞赏的睇了龚黎昕一眼,点头道,“那里不错,就去那里。” “你们疯了?路两边的人行道挤满了丧尸,路中间又有这么多车拦着,我们怎么跑过去?”陆云尖着嗓子叫道,声音充满惊恐。 “从车顶上跑过去。”龚黎昕指指密密麻麻,几乎铺成一条空中通道的车顶,淡声说道。 “就这么办!”贺瑾一锤定音,看向龚黎昕的眼里含着深深的激赏。这个孩子虽然心性纯然,却绝不胆小怯弱,令他越来越喜欢。 “万一摔下去怎么办?你没看见吗?车流里好些车主都变成丧尸了!脚上被抓一把我们就没命了!”陆云死死巴在吴明身上,说什么也不下车。 “你是想跑过去赌一把,还是想呆在车里等他们来吃你?”贺瑾冰冷的声音里满是不耐,指着窗外越靠越近的丧尸问道。 “他不愿意就算了,我们快走吧。”王韬打开车门,懒得理会骄纵胆小的陆少爷。 “陆少,我背你,不会有事的。”吴明和贺瑾不同,是真正给陆云的父亲陆振轩卖命的忠仆,连忙开口安慰,边说边把陆云拉出车厢,一把背在背上。 陆云见丧尸越靠越近,也不敢再废话了,连忙搂住吴明的脖子,尖声催促道,“还不快跑?!” “要我背你吗?”见吴明背着陆云,平稳的踏上车顶,贺瑾睇视白白嫩嫩,瘦瘦小小的龚黎昕,主动问道。 “不用,我自己能行。”龚黎昕摆手,脚尖一点,已身姿轻盈的跃上了车顶,快速朝前方掠去。 少年的背影飞快跑远,在一辆辆车顶腾挪跳跃,如履平地,姿态优美至极。贺瑾表情诧异,王韬却是满脸的崇拜。两人不再耽误,也连忙举步跟上。 有惊无险的跑到烂尾楼近前,四人却发现,围墙前竟然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丧尸,个个昂着头仰天嘶吼,令人毛骨悚然的吼声里充满了饥饿的味道。 “怎么回事?刚才明明没这么多丧尸的!这下进不去了,贺哥,咱们怎么办?”吴明放下腿脚发软的陆云,气喘吁吁的问道。 “先躲起来,看看情况再说。”贺瑾抬手,示意众人俯身,躲进车底避开成群的丧尸。 三人闻言,各自找了辆车隐蔽。贺瑾揽过龚黎昕瘦弱的肩膀,将他护在怀里,一同滚入车底。这孩子虽然很让人省心,但他就是不自觉的想要去照顾,去保护。这种感觉,对在黑暗中挣扎了半辈子的贺瑾来说很新鲜也很珍贵。

上一篇   拼爹

下一篇   22、避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