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避难

22、避难 几人躲在车底,眼睛盯住被丧尸团团围住的烂尾楼,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让它们那么感兴趣。 “里面有人,好像遇见麻烦了。”龚黎昕凑近贺瑾耳边,悄声说道。 温热的气息刮挠着贺瑾的耳廓,鼻端传来少年身上若有似无的独特香味,贺瑾半边脸都酥麻了,不自在的抿唇,用眼神询问:你怎么知道? 龚黎昕指指耳朵,表示是自己听见的。 很快,答案就揭晓了。只听隐隐的尖叫色从烂尾楼里传来,满带惊恐和绝望。很显然,里面有个活人,正是他发出的响动吸引了众多丧尸。丧尸的听力非常敏锐,几乎立刻就察觉了。 贺瑾朝龚黎昕看去,眼含诧异。这孩子的耳力竟然和野兽般的丧尸不相上下!他不知道的是,龚黎昕的耳力,这些丧尸们拍马也比不上。 尖叫声越来越近,很快,一个满身脏污,衣衫褴褛的男人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他跌跌撞撞的朝铁门跑过来,身后紧跟着一只同样衣衫褴褛的丧尸。很明显,这两人原本是居住在烂尾楼里的流浪汉,其中一人变异了,另外一人就成了他的盘中餐。 流浪汉本想攀着铁门的格栅爬出来,拼命跑到近前,看见铁门外围满了丧尸,正伸出手,隔空朝他疯狂的抓挠。他发出一声震天响的惊叫,差点跌倒在地。前无生路,后有追兵,流浪汉涕泪横流,腿脚发软,干脆瘫在地上,再也不跑了。 他本身活着也是绝望,倒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新鲜的食物近在咫尺,不时发出惊恐的呜咽声,但墙外的丧尸们看得见,听得着,却偏偏碰不到。有几个趴在铁门最前面的丧尸开始狂性大发,冲瘫软在地的流浪汉嘶吼起来。此起彼伏的吼声又吸引了更多的丧尸朝烂尾楼聚拢。 流浪汉此刻完全沉浸在绝望里,只等着同伴将他吞食,升不起丝毫的反抗意识。 “他再这么哭下去会引来更多的丧尸。等他的同伴撕了他,新鲜血液的味道传开,这栋楼恐怕会被成群的丧尸给淹了。”贺瑾压低嗓音说道。好不容易找到个绝佳的暂避点,就这么废了,他心情着实不好。 趴在另一辆车下,离贺瑾只有几尺距离的吴明闻言面色有些焦虑,低声道,“那我们怎么办?就这么趴在这儿等人来救?”那得趴到何年何月? “有办法,把里面追杀流浪汉的丧尸干掉就行,省得他再吵。”贺瑾面容冷肃,朝趴在另外一边的王韬低声说道,“把你的斧头借我用用。” “唉。”王韬答应一声,擦着地面把斧头滑过去。 贺瑾拿起斧头,一手抚上龚黎昕柔软的发顶,温声叮嘱道,“乖乖趴在这里,我很快回来。” 不待龚黎昕回答,他已快速窜出车底,削掉迎面而来的几个丧尸的脑袋,朝烂尾楼的铁门跑去,待距离拉的足够近,他狠狠将手里的斧头投掷出去。 斧头精准的穿过重重丧尸和铁门的格栅,不偏不倚,深深嵌进楼里那只丧尸的脑门。那丧尸已扑到流浪汉身边,头盖骨咔哒一声响,而后脑袋一翻,重重压在流浪汉的身上,腐臭的黑血溅了流浪汉满头满脸。 “啊啊啊!”流浪汉将死去的丧尸抱了个满怀,盯着他开裂的头颅和头颅里渗出的红红白白的脑浆,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恐惧,凄厉嘶喊起来,喊声直冲云霄。 “妈-的!”没想到杀了丧尸,流浪汉反而叫的更凶了,贺瑾额头的青筋跳了跳,狠狠低咒。 在他身后,一道轻微的破空声传来,一枚石子以同样精准的线路打上了流浪汉的太阳穴。尖叫中的流浪汉眼白一翻,软趴趴的昏倒在地上。 贺瑾讶异的回头,就见龚黎昕站在他身后,正仰着小脸看着他,一双漆黑的瞳仁清澈见底。 “那石子是你扔的?”贺瑾话里满是不可置信。隔了30多米用一粒石子打晕一个大男人,这样的力道和准头说明了什么?说明少年是个不亚于自己的高手。 “嗯。”龚黎昕点点头,丝毫不知道自己的雕虫小技对贺瑾造成的震撼。 “高,高,高手啊!”趴在车底的陆云结结巴巴的开口。吴明也有些膛目结舌。他们总以为贺瑾算得上顶尖高手了,却没想到,看似弱不禁风的龚黎昕却拥有不逊于他的实力,而且,龚黎昕好像还没成年,未来更加不可限量! 碰上龚少是我们的运气!吴明暗暗忖道。 “切,这有什么,龚黎昕用一根树枝就能抽爆丧尸的头,你们真是少见多怪!”王韬低语,一副与有荣焉的表情。 吴明和陆云面面相觑,眼里俱都露出半信半疑的神色。但龚黎昕确实是高手无疑,单从他轻松跃过无数车顶不见半分气喘和刚才小露的那一手,即便没有王韬说的那么夸张,可也相去不远。 车底的三人被龚黎昕的出手给惊住了,仿似吃了定心丸般安稳下来。暴露在外的两人却遇见了麻烦。 贺瑾和龚黎昕先后出手,楼里的动静是平息了,但他们也引起了成群丧尸的注意。丧尸们掉转头,推推搡搡的朝两人扑来,黑漆漆的眼眶几乎要因为难耐的饥饿而燃起两簇火苗。 “我去引开它们,你带着其他人翻墙过去。”贺瑾语速极快的交待,不等龚黎昕答应,已打着呼哨朝远处跑去。爬出车底之前他就计划好了一切。 贺瑾闹出的动静很大,立刻引走了绝大部分丧尸。剩下的一小群晃晃悠悠朝龚黎昕扑来。 龚黎昕无暇多想,脚尖轻点已连续踢出数脚,扫过之处,丧尸头骨爆裂,纷纷倒地。只短短几秒,一堆死肉就七零八落的横躺在他周围,场面委实壮观。 “无,无,无影脚!”陆云再次结巴,对龚黎昕崇拜的无以复加。这就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啊!杀起丧尸来跟砍瓜切菜似地轻松! 吴明脸上也露出骇然之色。虽然比不上贺瑾,但他怎么说也能算个一流高手,要不然也不会被陆振轩派来保护陆家的独苗苗。而刚才龚黎昕的出招,他恁是连影儿都没抓着。如此看来,他和龚黎昕的差距恐怕是天渊之别,很可能连贺哥都不是龚黎昕的对手。 龚远航究竟是怎么训练儿子的?小小年纪不要太厉害!吴明心中感叹。 干掉围拢过来的丧尸,龚黎昕走到几人躲避的车旁,低声道,“现在暂时安全了,你们快翻墙过去吧。” “是,多谢龚少了!”吴明连忙拉着陆云出来,态度毕恭毕敬,再不复当初的随意。看着龚黎昕洁净如新的一身衣服,他心中有些羞愧。原来龚少杀丧尸根本用不着弄脏手,他当初还以为龚少手无缚鸡之力,全靠王韬保护呢,真是有眼无珠! “龚,龚黎昕,谢谢你啊!”陆云不好意思的挠头,看向云淡风轻的少年,眼神十分热切。 “别废话了,快逃命吧你们。”王韬一爬出车底就拉着龚黎昕朝烂尾楼跑去,边跑边回头催促。 龚黎昕抽出被王韬拽着的胳膊,一脚一个踢飞丧尸,清空了一条安全通道,让身后三人毫无阻碍的抵达了烂尾楼,而后纵身一跃,跳上了三米多高的墙头,朝墙根处目瞪口呆的几人伸出手,低声道,“上来吧。” “轻,轻,轻功!”自从看见龚黎昕的连番出手,陆云一直处于结巴当中。 “快点上来。”龚黎昕微微皱眉,朝仰着脸,一副膜拜表情的陆云催促道。 “唉,好!好!谢谢!”陆云回过神来,忙不迭拉住龚黎昕的手,吴明托着他的腰,推了他一把,他非常顺利地上了墙头。 吴明身手本就不差,不用龚黎昕拉拽,一个助跑,在墙垣上踢踏几步就上去了。王韬长的高高大大,足有一米□,是校篮球队的后卫,弹跳能力超强,双手撑住墙头,脚一登也飞快跳了上去。 “你们先进去躲避,我去找贺大哥。”龚黎昕认真交待,正要跃下墙头,似想到什么,又转脸朝吴明嘱咐道,“吴大哥,你把那个流浪汉也拖进去,免得他等会儿醒来大吵大闹,再引来丧尸。” “龚少,这事你让王韬干吧,我和你一起去找贺哥。”吴明摆手,眼里透着深深的焦虑。 “不用了,我很快就能把他带回来。他会没事的,你放心。”龚黎昕摇头说道。五感超绝的他很清楚贺瑾的具体方位,安全带他回来是轻而易举的事,不需要帮手。 “那就劳烦龚少了!您的大恩大德我吴明没齿难忘。”吴明与贺瑾情同手足,见龚少不畏艰险也要去救贺瑾,吴明感激涕零,也不好意思再坚持跟随,免得给他添乱。现在这个冷漠的社会,像龚少这样仗义的人真是太少了。 实际上,龚黎昕就是个简单纯然的性子,谁对他好,谁对他坏,他心里门清,也会适时予以回报。一路上贺瑾对他照顾有加,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救贺瑾回来,于他而言只是举手之劳,委实算不了什么,他转头就会把这事给忘了,不图别人的感恩和报答。 烂尾楼不远处的一个拐角,贺瑾手里拿着一根捡来的钢管,攀爬到一辆大货车的车顶,皱眉看着脚下成群的丧尸,面容冷峻。 丧尸们饥饿成狂,不停摇晃着货车车厢,弄得车子轰隆乱响,左摇右晃。蚂蚁多了都能咬死象,这么多丧尸,掀翻货车是早晚的事。贺瑾杵着沾满黑血的钢管,单膝跪地,大口喘气,脸上却没有丝毫恐惧和绝望。 过惯了刀口舔血的日子,他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不过,要被这些丧尸们吞吃入腹,他实在不甘心,总得拼一拼,多拉几个垫背的才好,就当是造福全人类了。他其实可以杀出一条血路,但丧尸全身剧毒,稍微划破皮肤都会被它们同化,贺瑾没有毫发无伤的把握,深知自己凶多吉少。 紧紧握住手里的钢管,贺瑾微眯狭长的双眼,刀削斧凿的俊颜愈加显得凌厉,直起身子,准备跳下去对这些丧尸大开杀戒。

上一篇   21、逃命

下一篇   23、异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