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异能

23、异能 正当贺瑾踮起脚,准备往下跳时,一道清脆悦耳的少年嗓音在不远处响起,“看这里!” 听见猎物发出的声音,饥饿的丧尸们僵硬的回头,尚来不及嚎叫两声震慑对方,一粒粒石子如闪电般袭来,噗噗作响,干净利落地打爆了他们的头。 十几只丧尸同时倒地,大大缓解了贺瑾的危局。贺瑾盯着脚下眉心被开了个小洞的尸体,眸色变幻不定。这样的准头和力度,比刚刚打晕流浪汉又更上了一层楼。本以为那已经是少年的全部实力,没想到他竟还留了一手。不,也可能留了几手。 他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吧?贺瑾不确定的想到。 初级丧尸都是些行尸走肉,既没有异能,也没有思想,只有对新鲜血肉的渴望。所以,他们丝毫不惧龚黎昕凌厉的出招,纷纷掉转头朝他扑围过去。剩下几只锲而不舍的仰头,盯着车厢顶部的贺瑾。不过,他们已经不能对贺瑾构成威胁了。 “愣着干嘛?快跑啊!”贺瑾并没有立刻跳下车厢逃命,而是朝不远处静立在路旁的龚黎昕吼道。 龚黎昕抬脚,没有调头跑掉,反而迎面朝一群丧尸冲过去。贺瑾看见他胆大妄为的动作,心脏骤然紧缩,几乎忘了跳动,头脑更是一片空白。 然而,很快他就傻了眼。只见龚黎昕奔到丧尸群近前,脚尖一点,竟轻松跃上了最前面那只丧尸的头顶,踩着一群丧尸的脑袋,如履平地般飞掠而过,安安稳稳的落到地面,又两三步奔到货车边。 利落的出腿,踢飞依然守在车底的几只丧尸,龚黎昕仰脸,朝贺瑾招手叫道,“贺大哥,快下来。” 贺瑾的表情还维持着先前的目瞪口呆,等下面的小孩又叫了几声,他才堪堪回过神来,恍恍惚惚的跳下车。 “贺大哥,咱们快走吧。”龚黎昕拉拉贺瑾的手腕,示意他跟自己离开。温热绵软的触感从手腕传来,彷如一道细小的电流窜进贺瑾的身体。他立刻醒神,跟在龚黎昕身后朝烂尾楼狂奔。 眼见着猎物从头顶飞过,一群丧尸嗷嗷叫唤,转头朝两人追来。龚黎昕把脚边一具死透了的丧尸高高踢进丧尸群,绊倒了打头的几只。由于关节僵硬,不能弯曲,跌倒的丧尸爬不起来,把后面的几只丧尸也给带倒了。 像多米诺骨牌般,刚才还气势汹汹的丧尸群哗啦啦倒成一片,除了趴在地上嗷嗷乱叫外别无他法,场面非常壮观,却又透着喜感。 贺瑾匆匆回头瞟了几眼,冷硬的嘴角微不可见的上扬,心情也轻快起来,刚才的决绝和悲壮转瞬都成了过眼云烟。和小孩在一起,竟连逃命也能这般轻松惬意,他不可思议的暗忖。 低笑几声,他大步跑到少年身边,两人默契天成,合力干掉了一路上扑来的丧尸,顺利的翻过了墙头。 “你练过内家功夫?”贺瑾背部抵着围墙,喘着粗气问道。 “嗯。”龚黎昕点头低应。 “难怪身手比我还好。我练武二十几年了,可能还比不上你一半。”贺瑾揉揉龚黎昕的头,神色坦然,既没有羡慕,也没有嫉妒。练内家功夫靠得是天赋。天赋出众,两三年就能小有所成,天赋不佳,练上十几二十年也凝不出一丝内力,他羡慕也羡慕不来。 “其实,贺大哥也可以很厉害的。”贺瑾淡然的态度令龚黎昕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他执起贺瑾的手腕,缓缓开口,“贺大哥身体里也有一股气,只是贺大哥不知道怎么用而已。” 刚才在楼外,他拉住贺瑾手腕的时候就探出了贺瑾体内潜伏的一股气脉。这股气脉不像内力,是压缩在丹田里循环滋长的,而是遍布贺瑾的全身,一丝丝浸染着他的奇经八脉。 这正是龚香怡所说的异能。他由于好奇,曾有意无意探查过龚香怡的脉搏,在她体内发现过同样的气。只不过,龚香怡的气明显比贺大哥的浑厚。 “哦?我完全感觉不到。”贺瑾垂眸,试图运气丹田,半晌后身体却没有一丝特殊感觉。 “贺大哥的气不在丹田里,在经脉里。这股气也不叫内力,叫异能。等半个月后,这些丧尸进化了,脑袋里结出晶核,贺大哥可以收集晶核用来。”龚黎昕回忆着龚香怡的话,将实情告诉贺瑾。 贺瑾闻言表情有些微妙,他俯身,直视小孩清澈见底的眼眸,低声问道,“黎昕,军方是不是有能够预知未来的人在,所以你才了解的这么清楚?”除了这个,他实在找不出别的更合理的猜测。 “嗯。”龚黎昕点头,没有多说。 贺瑾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也不再追问,只正了正神色,一双狭长的眼眸紧紧锁定少年的表情,声音有些紧绷的开口,“你把这么重要的情报告诉我,就不怕日后我过河拆桥,对你不利?”谁知道了这么重大的秘密不得藏着掖着?小孩彷如谈天般把这个秘密告诉自己,贺瑾心里五味杂陈。 “这事大家早晚都会知道,告诉你没什么。而且,你变强了也打不过我的。”龚黎昕眨眨眼,给出一个非常实诚的答案。 贺瑾嘴角僵了僵,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他确实不会对小孩不利,他还欠着小孩一条命,哪怕小孩让他去死,他也没有二话。但莫名的,听见小孩的回答,他心头浮起一丝失落。 龚黎昕顿了顿,继续开口,“而且,贺大哥不会对我不利的,贺大哥不是那种人。”他语气笃定是因为他天生对人的善恶就很敏感,知道什么人该避开,什么人可以信任亲近。就像陆云,虽然看着很嚣张,很骄纵,但龚黎昕对他却没有半点恶感,是因为感知到陆云浑身尖刺下掩藏着一颗柔软的心。 贺瑾微怔,继而勾唇笑了,笑容前所未有的轻松愉悦,心底的失落也瞬间消散。龚黎昕信任他就好!这正是他潜意识里等待的答案! 他很庆幸当初自己调转了车头,捡到了面前这个干净剔透的少年。在少年身上,他丝毫看不到世界末日来临的绝望无助,彷徨压抑。反而少年的淡定从容正一点一滴感染着周围的人,带给周围人莫大的希望。 龚黎昕半点不知道贺瑾正因为他简单的一句话而心中发烫,径直越过贺瑾,往楼里走去。没听见贺瑾跟上来的脚步声,他回头望去,却见贺瑾正盯着自己的手掌,好似想透过掌心的皮肉,看穿经脉下潜藏的那股气流。 “这股气是这样调动的。”龚黎昕垂眸想了想,再次回到贺瑾身边,指尖凝聚一丝内力,在贺瑾臂膀上滑动,逼迫着他手臂经脉里的气流往掌心汇聚。 “从肩k到曲泽,再到内关和神门,最终从劳宫涌出。”他缓缓讲解着气流运行的路线,指尖最后停在贺瑾的掌心。当他收回指尖,没了他内力的压制,被强行凝聚起来的一团气流从贺瑾掌心的劳宫穴蜂涌而出。 一股劲风呼啸盘旋着,被贺瑾轻轻托在手里,吹乱了贺瑾的额发。 “贺大哥是风系异能者。”龚黎昕退后两步,漆黑的猫瞳溢满惊奇,眨也不眨的看着贺瑾掌心的小旋风。 贺瑾已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头脑却高速运转,将龚黎昕方才指点的运行路线记在心里。现代人不懂经脉的运行法则,所以,日后的异能者只知道异能是靠精神力调动的,对起战来,消耗的不仅是体力,还有大量的脑力,虽然实力强横却不持久。 贺瑾正是因为龚黎昕的这次指点,调动起异能来比别人快得多,也不耗费精神力,成为了日后的顶尖强者之一。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等掌心的旋风完全消失,虽然只过了短短几十秒,贺瑾却有种浑身脱力的感觉。他摇晃两下,险些跌倒,龚黎昕眼明手快的扶住他的胳膊。 “我怎么了?全身都使不上力!”贺瑾脸色苍白,看着非常疲惫,但眸子里闪烁着亮光,精神很是亢奋。 “你身体里的异能用完了,有些虚脱,休息一阵就好了。”龚黎昕探视完他的脉象后说道。 异能和内力果然有很大不同。内力蓄积在丹田,不停运转滋长,绵绵不绝。异能却是潜伏在经脉里,用完了就只能等待它缓慢凝聚,或寻找晶核补充,人还有一段虚弱期。这样看来,龚香怡口里神通广大的异能者也不过如此,和能够不眠不休连续对战数十日而不力竭的自己相比,远远不及!龚黎昕暗暗忖道。 “黎昕也是异能者吧?”见小孩对异能如此了解,贺瑾笃定的问道。 “唔,算是吧。”龚黎昕模棱两可的答道,下意识的隐藏自己的特异之处。贺瑾见他不愿多谈,也就不再追问,靠在小孩身上喘气。 “贺哥,你没事!太好了!”吴明等人担心不已,刚准备跑出来查看情况,看见立在墙边的两人,惊喜的叫道。 “我早就说了,龚老大一定能把贺大哥救回来的。”王韬走到最后,笑嘻嘻的开口。 “龚黎昕,太谢谢你了!以后你有事,告诉我陆云一声,我陆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身边暗杀绑架不断,贺瑾无数次救过陆云的小命,陆云把他当亲大哥看待,对龚黎昕除了崇拜之外,更多了深深的感激。见贺瑾除了疲惫,身上毫发无伤,他二话不说把瘦小的龚黎昕抱住,拍着胸脯放下豪言。 “不用了,举手之劳。”龚黎昕摇头,表情有些不自在。只是把贺大哥带回来而已,他并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陆云的热情,他有些消受不起。 “好了,有话进去说吧。”贺瑾下意识拉开对龚黎昕动手动脚的陆云,淡淡开口。众人笑着答应,在烂尾楼里找了块干净的地方休息。

上一篇   22、避难

下一篇   24、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