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龚少

24、龚少 作者有话要说:这段时间接连看见很多长评,都写的很好很深刻,我很感动,所以今天加更回馈大家对我的支持。另外,算是补上上周的加更吧。明天照常单更,到周末还是会双更,就这样,爱你们!—— “贺大哥,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办?什么时候离开这里?”等贺瑾疲惫的神色恢复过来,龚黎昕有些坐不住了,走到他身边抱膝蹲下,偏头,满怀期待的问道。 “末世来得太突然,估计整个城市的交通都因为车祸和暴涨的车辆被堵死了。除非军方派遣装甲车和拖车一路开道,否则我们走不出去。等一等,看看情况再说。”贺瑾皱眉,声音低沉。 龚黎昕期待的表情黯淡下来,头低垂着,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贺瑾见状心里一阵不适,将他拉到自己身边坐好,轻轻拍着他脊背,柔声安慰道,“不要担心,我一定会安全把你送回去的。” 贺瑾外号‘棺材脸’,态度总是冷冰冰的,很少见他对谁这么和颜悦色,甚至可以称得上温柔小意。吴明诧异的瞟了他几眼,但转而想到龚少救了他的命,吴明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我自己可以保护我自己。”龚黎昕神色依旧黯然,话落,他顿了顿,语气变得慎重,“贺大哥,这里不是久待之地,你们不能总等着军队来救援。再过十四天,这些丧尸会进化,关节柔软,五感灵敏,跑跳,攀爬都不成问题,到时,这三米高的墙头是挡不住它们的。” 从末世前的广播中知道,军方握有大量情报,而且都极为准确。龚黎昕的话立刻引起了其余人的高度重视。 陆云缩了缩脖子,哀嚎起来,“妈呀!丧尸还会进化?那如果军方不来救我们,我们岂不是死定了?” “慌什么?军方不来救我们,我们可以自救。按原定计划,十四天之内把黎昕送回家。军区大院里有一条不对外开放的军用通道,直达驻军大营。那条道绝不会堵,我们就从那里出城。如果运气好,兴许还能和军队在中途碰上。不过,我需要些时间,想想该怎么安全抵达军区大院。”贺瑾沉吟道。 龚黎昕秀气的眉头微微蹙起,张口欲说什么,终是咬着唇瓣,没说出来。 吴明给陆云当了七八年保镖,经历了绑架暗杀无数,最善于察言观色,往往一个眼神,一个小动作,他都能解读出那人的真实想法。 看见龚黎昕犹豫不决的表情,吴明诧异的开口,“龚少,你不会是想单独离开吧?就算你实力超群,那也是很危险的!” 贺瑾的眼力远甚于吴明,闻言立刻转头朝龚黎昕看去,见他果然一脸的去意,怒气勃发的狠狠斥道,“你想死吗?以为身手稍微好点就能上天入地了?外面有多少丧尸你知不知道?六十几万!光是北城郊就有六十几万,每人吐口唾沫也能淹死你!” 陆云也跟着附和,“是啊!不说吐唾沫,光是它们身上那股味儿也能熏死你!”陆少有轻微的洁癖。 王韬抿唇不语,不过看表情也很不赞同龚黎昕的决定。 “我不会单独离开的。”龚黎昕偏头,弱弱开口。他起初想带着王韬离开,让王韬给指路回家。不过后来发现自己只是跃个三米高的墙头都能惹的陆云他们惊讶万分,他就立马打消了念头。 如果带着王韬飞檐走壁的回去,王韬必定拿他当怪物看。他好不容易得到现在的一切:,阳光,家人,朋友。他不想失去,不想显得太异于常人,他现在是龚黎昕了,不再是地宫少主了。 当然,这样的压抑只是暂时的,等异能者陆续出现,他也会一点点展露实力,毕竟,在这个炼狱般的末世,没有实力是活不下去的。 见众人脸上还带着怀疑的神色,龚黎昕垂头,闷闷开口,“我不会单独离开的。我不认识路。” “噗”陆云喷了,打死都没想到龚黎昕会说出这种搞笑的理由。王韬堪堪转脸,掩饰抽搐的嘴角。 吴明与贺瑾面面相觑,而后看向龚黎昕,迟疑的问道,“你是说,你不认识回家的路?” “嗯,”龚黎昕垂眸不看众人表情,点头后低声说道,“我分不清东南西北,而且,每天出门有人接送,不需要认路的。” 幽禁地宫十六年,萧霖严格了他的活动范围。他平时不在寝室就在练功室,练功室还就在寝室的地下,打开暗门就到了,试问他怎么会有方向感。更何况现代大都会的道路比蜘蛛网还复杂,往往连计程车司机都认不全。 吴明低头,强忍笑意。贺瑾见小孩虽然表情严肃,力持镇定,但耳尖已悄悄染上了一层殷红,那副正儿八经,极力掩饰羞赧的模样说不出的可怜可爱,闹的他心头发痒,方才的勃勃怒气早已消失不见。 同样是少爷毛病,陆云让他恨的咬牙切齿,龚黎昕却让他爱到不行,冷硬的心都柔成了一团。 “以后没有车接车送了,你得自己学会认路知道吗!”贺瑾嘴角上扬,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顿了顿,伸手摸摸略显沮丧的少年的头,安慰道,“不过不急于一时,慢慢来。在这之前,贺大哥会负责把你送回去的。” “嗯,谢谢贺大哥。”贺瑾的真心关爱让龚黎昕恢复了些精神,猫瞳一弯,乖巧的应道。 小孩不动武时,模样柔柔弱弱的,让人止不住的怜惜。众人此刻完全忘记了他之前凌厉的身手,纷纷出口安慰。 就在这当口,被龚黎昕打晕的流浪汉辗转醒来,摸着胀痛的太阳穴缓缓坐起,表情有些迷茫。半晌后,当他忆起昏倒前惊魂的一幕,揪着衣襟凄厉大叫,“诈,诈尸了!杀,杀人了!” “闭嘴!”贺瑾皱眉,转头朝角落里的流浪汉斥道,“再叫就把你扔出去喂丧尸!” 贺瑾长相本就冷峻,再加上他额角的刀疤,浑身掩不住的森然戾气,一看就是个极不好惹的人物。那流浪汉立刻闭嘴,慌忙往墙角缩去,身体抖得像筛糠一样。 原来不是诈尸,是丧尸!那流浪汉弄清楚状况,抖得更厉害了。 陆云见还有比自己更窝囊的人,心里平衡了一点,朝面色淡然的龚黎昕看去,期期艾艾的问道,“龚少,你都不怕吗?我看你杀丧尸跟切菜似地,连眼睛都不眨。”对龚黎昕崇拜到了极点,陆云自然而然对他用上了尊称,再不敢以陆少自居。 吴明与贺瑾却丝毫不觉得奇怪。既然军方早有情报,想必龚远航一定会严加训练自己的儿子,好让他安然在末世活下去。 不等龚黎昕回答,王韬抢先开口,“龚老大说了,丧尸不是人,就是一堆死肉,咱们杀它就跟剁肉没有区别,不用怕!” “剁肉,剁肉……”陆云低声重复多次后神情恍然,击掌道,“可不就是剁肉嘛!怕个球!贺哥,给我弄个称手的武器,我也要杀丧尸,总叫你们保护也不是个事儿!” 骄纵的陆少爷也有奋起的时候,不容易啊!果然有对比才有进步!吴明满脸欣慰,从腰间抽出一支手枪递到他面前,“少爷拿着,里面还有三颗子弹。” 本来弹夹是满的,不过吴明在学校里开了几枪,打死了陆少泡的那个妞儿。当然,也是因为那妞儿突然变了丧尸,想要吃了陆少。后来发现丧尸行动笨重,除了爆头,打哪儿都跟没事似地。吴明立即决定省下子弹,靠着一把军用匕首杀出一条血路。 “就三颗子弹还给我?没别的了?”陆云表情十分嫌弃。 “接着!”贺瑾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朝陆云扔去。他行事谨慎,出门总是随身携带多种武器以防万一。 陆云就是个四体不勤的大少爷,动作慢了一拍,匕首没接住,重重落到地上,沉闷的‘哐当’声在烂尾楼里回响。 贺瑾耳尖动了动,掏出另一把匕首敲击地面,侧耳认真聆听敲击声,半晌后说道,“楼下的排水管道已经铺好了。” 吴明闻言眸子一亮,快速接口道,“咱们可以从排水管道去军区大院!” 陆云,王韬眼含希冀的朝贺瑾看去,只有路痴龚黎昕一脸的懵懂。 贺瑾垂头沉吟片刻,摆手道,“这个办法不可行。地下管道比地上交通复杂几百倍,像迷宫一样。我们现在与军区大院拉开了很大一段距离,如果贸然下去,再出来还不知道绕到哪里,要是越走越远就危险了。除非有张全道图,否则我们走不过去。” 贺瑾的话有如当头浇了瓢冷水,把吴明,陆云,王韬的热情全部熄灭。唯有龚黎昕还是一脸的淡定。 王韬有气无力的耷拉着肩膀,从兜里掏出手机不厌其烦的拨号。 “怎么样?可以打电话了吗?”陆云期待的问道。自从日蚀开始后,手机信号就一直不通,他一路上也打了不下百次。 “不可以。”王韬把手机揣回兜里,头埋进双膝中间,掩饰他泛红的眼眶。他多么希望此时此刻能够听听父母的声音,确定他们平安无事。 陆云闻言神情也有些颓丧,不过依然拿出手机拼命捣腾,心中存了一丝侥幸。 龚黎昕出门时除了一把实验室的钥匙,别的都没带。见王韬拿出手机,他本想借来用一用,见手机没信号,便也闭口不提。 贺瑾和吴明也忍不住拿出手机查看,众人一时间默默无言。龚黎昕安安静静的坐着,不打搅他们,过了片刻,他耳尖一动,轻声说道,“有两个人正朝我们这儿跑过来,估计五分钟之内就到。” 龚黎昕的耳力如何,贺瑾自是清楚,连忙抽出匕首,神情戒备。其他人也立刻打起精神,跟着龚黎昕和贺瑾走到外面查看情况。

上一篇   23、异能

下一篇   25、破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