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破刀

25、破刀 透过铁门的格栅可以看见墙外的丧尸群已经散去,在街道和车流中间漫无目的地蹒跚而行。丧尸们干枯的皮肤开始出现溃烂的现象,斑斑驳驳的创面下是腐朽发黑的血肉,形象比初时更加骇人。 听见哪里传来异常的响动,丧尸们立刻就转头查看,脖颈的关节明显比日蚀刚结束那会儿灵活很多。 “它们果然在进化,头颈的关节已解除了尸僵状态,接下来就是四肢。我们得抓紧时间离开这里,再过几天,这道墙就拦不住它们了。”贺瑾皱眉,沉声说道。 众人闻言俱都露出忧心忡忡的表情。那流浪汉见他们离开,不敢独自呆在楼里,也悄悄跟在后面,听见贺瑾的话,身子又抖了抖。 等了快五分钟,墙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说话声,而后一道身影快速翻上墙头,落到烂尾楼里。不等打头那人站稳,又一道身影翻过来,落到他身边。 这是两个二十出头的青年,身材都很欣长。一个长相普通却很斯文耐看,戴着一副无框眼镜,眸色晦暗中透着精明;一个长相英俊,但略略有些下垂的单眼皮和高挺的鹰钩鼻显得他人有点阴鸷。 两人身上的休闲服都沾满了黑红的血迹,手里俱都握着一把做工精致的唐刀,唐刀上腥臭的黑血还未凝固,正沿着刀刃不停滴落。 如果是以前,两人这幅模样一定会被当做杀人狂魔给抓起来,但在末世就显得极为平常了。 贺瑾远远锁定两人的身影,神色间的戒备并没有丝毫松懈。陆云崇拜的看向龚黎昕,结结巴巴的开口,“龚,龚少,五分钟之前你就听见他们的脚步声了?我靠!神人啊!” 随着陆云的惊叹,吴明和王韬双双对龚黎昕露出敬畏的神色。耳听八方,眼观六路,龚少越来越向他们心目中绝世高手的形象靠拢了。 龚黎昕抿唇,表情淡然,眼神懵懂,不明白这有什么好惊奇的。于他而言,探查方圆百里的动静只是雕虫小技,若不是外面的丧尸太多,脚步声太杂乱,他早应该察觉到有人靠近。 翻墙进来的两人定了定神,很快发现了楼前站立的几人。戴着无框眼镜的斯文青年暗中握紧刀柄,往前走了几步,看见陆云后吃了一惊,叫道,“陆云?你也在这里?” 被人点名,陆云歪着头,朝那人睨去,口气傲慢,“你谁啊?本少认识你吗?” 斯文青年眸色暗了暗,但温和的表情不变。长相英俊的另一名青年却被陆云傲慢的语气给激怒了,冷嘲热讽道,“果然是贵人多忘事,上个月的剑道比赛,你可是顾南的手下败将。” “哦,原来是你啊!”陆云恍然大悟。眼镜斯文男是全国大学生剑术比赛的冠军――顾南,是陆云的师兄,高陆云两届。另外一个是顾南的好友马俊,也是个剑道高手。 两人剑术超群,末日爆发时正好在剑道社练习。听见军方的广播,当即拿了社里珍藏的两把唐刀,一路杀了出来。能安然无恙的抵达烂尾楼暂避,两人确实有几分实力。 “没想到你还活着,真是命大!”马俊瞥了陆云身边的贺瑾和吴明几眼,语带讽刺和轻蔑。对陆云这个二世祖,他看不顺眼很久了,如今末世来临,身份、地位、财富都成了浮云,只有实力才能代表一切。他以前因为陆云的身份可以卑躬屈膝,现在则不然。天知道陆云最大的靠山陆振轩还活没活着?兴许早变成了一具丧尸或被丧尸吞吃入腹了。 马俊冷笑,心里阴暗的忖道。顾南也和他想到了一处,眸子里极快的滑过一抹幸灾乐祸的暗芒。 “你什么意思?咒本少死呢!?”陆云上前两步,气势汹汹的诘问。 顾南此人非常精明,一眼就看出陆云的两个保镖绝不是善茬,连忙开口打圆场,“哪里!我们只是有些惊讶而已,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陆少。大家都是九死一生逃出来的,好不容易捡回条命,又是校友,可见缘分不浅,不要因为一点小事伤了和气。这栋楼这么大,我们只占个角落安顿就好,不会碍着陆少。” 顾南的态度低声下气的,陆云也懒得和他们计较,冷哼一声便不再搭理。都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了,着实无需在两个陌生人身上耗费心力。这楼又不是陆家的,别人要来避难,陆云也做不出把他们赶走送死那种丧尽天良的事。 “原来大家都是校友!那快进来吧。我是高中部的王韬,这是我同班同学龚黎昕,这是贺大哥和吴大哥。两位师兄是……”王韬为人憨厚,自觉到了丧尸遍地的末世,所有的人类都应该是朋友,热情的上前自我介绍。 顾南和马俊顺坡下驴,连忙微笑着自报家门。毕竟陆云这边人多势众,还有两个一看就是练家子的保镖,如果和他们起了冲突,好不容易找到的避难所就呆不下去了。两人怀着这样的想法,姿态立马放低不少。 有王韬和他们搭话,气氛缓和下来。八人回到一楼大厅,分成三拨,各自占据了一处角落休息。 顾南仅扫了那流浪汉一眼就不再关注,视线一直在相貌出众的龚黎昕身上徘徊。见向来鼻孔朝天的陆云都对少年毕恭毕敬,态度殷勤,一口一个‘龚少’的叫着,他眼里滑过一抹精光。 在a大,还有谁能让陆云尊一声‘龚少?顾南垂头沉吟,似确定了什么,拉着马俊走到龚黎昕身边,试探性的开口,“龚同学,你父亲应该会派兵进城救援吧?” “嗯,会来的。”龚黎昕点头,语气笃定。 “那就好。”顾南低应,和马俊快速对视,两人眼里俱都滑过一抹喜色。竟然碰上了龚远航的儿子,跟紧了他,军队肯定会第一时间前来救援,简直太幸运了! 两人强忍住心中的雀跃,眉眼间的傲气又减了几分。陆家虽说是黑道龙头,但到底上不得台面,末世来临,其势力估计都瓦解的差不多了。龚家却不同,手里握有重兵,在这个乱世就是雄霸一方的角色。在龚远航的儿子面前,他们只有逢迎巴结的份儿。 龚黎昕并没有注意两人的表情,眼睛盯住他们手里紧握的唐刀,神情满是探究。 “这把刀能借我看一看吗?”这个世界的人惯爱使用枪支,像唐刀这种古老的冷兵器,他已经许久没见过了。 哪个青葱少年不喜欢把玩刀剑?有机会和龚黎昕拉近关系,顾南立刻将手里的刀递给他,热情的介绍道,“这把唐刀长75寸,切刃,四方锻,手柄镶嵌的是紫金云纹,刀身的钢材经过特殊的热处理,可削铁如泥,刀鞘是黑子鱼皮鞘,是唐刀中的极品。” 龚黎昕边听边点头,指尖在锐利的刀刃上划过。 陆云对顾南和马俊没什么好感,不屑的嘲讽道,“切,说得那么天花烂坠,你们手里能有什么好东西?我看它就是一把破刀!” 贺瑾和吴明仅仅瞟了几眼就看出了两把唐刀的不凡,不过陆少和人呛声,他们是绝不会参与的。王韬则兴匆匆的凑到龚黎昕身边,从他手里拿过刀鞘不停摩挲,眸子里露出艳羡的神色。和这把危险却绚烂至极的唐刀相比,他手里的消防斧简直不堪入目。 顾南听见陆云的嘲讽也不生气,淡淡一笑,说道,“这两把刀是a大建校时林氏集团赠送的,绝对是货真价实的极品。林氏集团龚同学应该很熟悉吧?林氏的现任总裁林文博先生好像是你的姐夫。” “嗯,是的。”龚黎昕点头应道。 陆云表情一噎,不敢做声了。诽谤这把刀就等于诽谤龚少的姐夫,他恨不能把自己嘴巴缝起来,省的再胡说八道得罪不该得罪的人。 顾南和马俊面上不显,看见陆云吃瘪的表情,心中却在冷笑。 几人的暗潮汹涌,龚黎昕半点也没注意。他将手里的刀一寸寸查看完毕,而后竖起刀刃,指尖在刀身轻弹了一下。随着‘叮’的一声脆响,刀身当即断成了两截。 “陆云说得对,这把刀不怎么样。虽然做工很精致,但刀身太脆弱,不堪一击。”龚黎昕拿着手里只剩半截的破刀,眉头轻蹙,语气满含失望。 他记得,萧霖也有一把刀,用天玄铁和九九八十一个女童的鲜血铸就,坚不可摧,削铁如泥。这把唐刀和那把相比,简直是天渊之别。 “……” 大楼里安静的落针可闻,众人都被龚少彪悍的出手给震住了。这,这把刀应该是精钢铸就的吧?怎么到了龚少手里跟块嫩豆腐没啥区别? ‘不堪一击’四个大字不停在脑海里盘旋,顾南神情恍惚,捡起地上的半截刀身,用力捏了捏。锋利的刀刃嵌进皮肉,当即划拉开一个长长的伤口! “嘶”顾南痛的倒抽了一口冷气,连忙捂住伤口。现在他可以确定,这把刀的确是精钢铸就的,不是豆腐做的。龚黎昕竟能轻轻用指尖一弹就将它折断,这是什么概念? 绝世高手!这四个大字同时出现在顾南和马俊的脑海里。他们也是练武之人,自然能够看出龚黎昕方才那一指蕴含的威力。如果是弹在人的身上,估计和被子弹击中差不了多少。两人脸色白了白,再看向龚黎昕时,眼里含着深深的敬畏,那点巴结逢迎的小心思瞬间消散了。 龚黎昕此人,不但家世显赫,连实力都高人一等,绝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好相与的!顾南和马俊自惭形愧,只觉得和对方隔得太远,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两人不敢抱怨龚黎昕毁刀的行为,对视一眼,默默退回原来的角落。 “不,不是吧!”陆少又结巴了,瞪眼指着地上的半截刀刃,惊叫道,“弹指神通?这招是弹指神通吧?” 以为自己已经很低调,很克制实力了的龚黎昕表情严肃,摆手认真解释道,“不是弹指神通。不过轻轻一碰罢了,我也没想到会断掉。看来,林大哥家送的也未必都是好东西。”弹指时,他分明只用了一丝内力而已。 “对对!我就说这是把破刀。”陆云抹汗,笑容谄媚,心里的小人虔诚的膜拜着龚少。 王韬看看地上断成两截的唐刀,再看看放在自己身边,身板厚重坚实的消防斧,觉得还是消防斧更好些,怎么说也是龚老大送给他的,而且,应该经得起龚老大弹两下吧? 贺瑾以为龚黎昕身具异能,对他彪悍的行为毫不惊奇,只稍微畅想了一下自己将来变强后是什么样的光景,能不能够和少年并肩而立。莫名的,他对这一点非常在乎。 吴明见贺哥很镇定,若自己大惊小怪就显得太逊了,简直和陆少一个水平,只得生生将脸上惊异的表情压下去。龚远航究竟是怎么养儿子的?喂灵丹妙药长大的吧?能半路捡到龚少,我们走狗屎运了!他暗暗忖道。

上一篇   24、龚少

下一篇   26、找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