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找食

26、找食 日蚀发生在早上九点钟左右,众人花了几小时逃到烂尾楼,都有些精疲力尽,随意的躺倒在地上或靠着墙垣休息。 等休息够了,时间都到了下午四点多钟,烈烈的艳阳有西沉的趋势,温度也不似正午那么酷热了。 众人一整天都在疲于奔命,身上早已沾满了黑灰和血迹,显得狼狈不堪。唯有半滴汗都没出的龚黎昕,身上依然还是那么清爽,衣服也洁净如新,被众人衬托的尤为醒目。 这就是实力。像龚少这般,有了高人一等的实力,在末世照样可以活得轻松惬意。众人不约而同的忖道,无形中对龚少更多了几分敬畏。只贺瑾,眉头皱了皱,对两人之间相隔的看不见的距离感到不甘。 丧尸不停在楼外徘回,出不去,众人只能呆呆的坐着,各自想着心事。不知不觉又过了两个小时,眼看快七点了,外面毒辣的太阳早已没入西边的地平线,丝丝凉意趁机从阴影处钻出,气温一下舒适很多。 虽说酷夏时节,人都不大有食欲,但任谁跑了半天,又只吃了一顿简洁的早餐,都得感到□,特别是当气温变得凉爽以后。 楼里不知是谁,肚子发出一声震天响的‘咕咕’声,在空旷的大厅里回荡,惊醒了陷入沉思中的众人。 陆云不打自招,抱着不停叫唤的肚子,面红耳赤的看向贺瑾,支支吾吾的说道,“贺哥,我,我有些饿了。”他好歹谦虚了一下,把‘饿死了’改成了程度较轻的‘有些’。 贺瑾皱眉睇他一眼,没有说话。陆云瞅瞅他冷峻的表情,羞愧的低下头去,他忽然觉得自己就是个吃货,还要加上一个定语,没用的吃货。 “唔,我也饿了。早上只吃了一碗粥。”龚黎昕是个诚实率真的孩子,糯糯的道出心声,适时替陷入尴尬境地的陆少解了围。 “黎昕先忍忍,我在回忆外面街道的布局。”小孩饱含期待的大眼睛巴巴的看着自己,像个嗷嗷待哺的小雀鸟,急需人的照顾和保护,方才那点无形的距离感瞬间消失,令贺瑾失落的心满满涨涨的。他嘴角微不可见的上扬,摸摸小孩的头,柔声解释道。 陆云闻言安心了。只要贺哥不打算饿死自己就好。不过,贺哥平时对自己不是凶神恶煞就是冷冷冰冰,怎么对龚少就那么温柔? 看看乖巧懂事,长相又万分讨喜的龚少,陆云垂头,没脸再比较下去。 “往铁门外的崇文路左拐直行一百米,靠右手边的街道有一排店面,其中第四家是个微型超市,门面不大,但总有些食物卖,我们就上那里。”作为佣兵,探查周围的地形和布局几乎成了刻入骨髓的本能。贺瑾略略一想,脑海中便浮起了这爿地区的平面图。 “好嘞,抄家伙,走吧!”吴明拿起匕首,毫不迟疑的开口。陷入险境,首先要保证的就是健康和体力。因为惧怕危险,所以便呆在原地不动,宁愿忍饥挨饿,那是自寻死路的行为。只有吃饱了,精力充沛了,才有活着逃出去的希望。 “我也去!”陆云见吴明示意自己留下,握紧匕首倔强的开口。 “陆少,外面危险,你还是留下吧。”吴明表情忧虑,他怕陆少出去了吓得腿软,自己还得背着他去再背着他回。 “我不怕!”陆云梗着脖子,面红耳赤,显然也想起了早前被吓得腿软的一幕,心中羞愤。 “让他去,末世了,你难道还想保护他一辈子不成?他总要学会依靠自己!”贺瑾拍拍吴明的肩膀,沉声开口。 “贺哥说得对,靠人人跑,靠树树倒,还是靠自己最好。”陆云忙忙附和,话落,期期艾艾的朝贺瑾看去,不好意思的开口,“就是有一点,贺哥能给我换个武器不?这匕首太短了,我,我有点怕!” 贺瑾闻言,冷峻的脸色舒缓很多,在楼里四处看了看,从堆积的建材里抽出两根长短适中的钢管,一根递到他手里,慎重嘱咐道,“记住,不要浪费体力,见了丧尸直接击打头部。” 待陆云点头应诺,贺瑾把另一根钢管递给身边的龚黎昕,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爱怜的揉揉他顺滑的墨发,换来小孩乖巧可爱的微笑一枚。 五人各自抄着家伙,朝围墙走去。顾南和马俊犹豫了几秒,也立刻跟上。顾南手里还拿着那柄断了半截的唐刀,虽说短了点,破了点,总比没有刃口的钢管强多了。 流浪汉见状也爬起来,刚跑出几步,看见铁门外徘徊的丧尸,脸色一白,又缩回了原先的角落。他选择了挨饿。 走到墙边,正待翻身过去,看见跟来的顾南两人,贺瑾面色冷了冷,说道,“你们找你们的,我们找我们的,各不相干。听清楚了吗?”这两人若打算赖上他们,占他们的便宜,贺瑾绝不会客气。 贺瑾浑身充斥着历尽血腥的煞气,俊脸菱角分明,一道伤疤更添了几分暴戾之相,顾南和马俊脸白了白,立刻低头应道,“听清楚了。” 贺瑾睨视两人一眼,利落的翻墙而过,龚黎昕脚尖轻点,人已到了墙的那头。陆云等人见怪不怪,只顾南和马俊面面相觑,眼里充斥着惊异和震撼,对这五人组更不敢怀有半点叵测的心思。 “黎昕,跟紧我!”知道小孩路痴的毛病,贺瑾牵起他的小手,慎重嘱咐道。 待龚少乖巧的点头,众人立刻朝贺瑾所说的那个小超市狂奔,连路干掉不少扑过来的丧尸。 眼见小超市就在前方五十米处,众人加快速度,龚黎昕却忽然停步,扯扯贺瑾的大手,指着街道对面的一家西式快餐点,眼眸晶亮的开口,“贺大哥,我想吃蛋糕、披萨、焦糖布丁和蜜辣鸡翅!” “我靠!龚少,不是吧,现在不是挑嘴的时候!有一包方便面干嚼就不错了!”陆云瞟了一眼丧尸扎堆的西式快餐店,哇哇叫道。 这家店的食物应该很可口,故而客人众多,隔着透明的橱窗就能看见里面聚满了变成丧尸的食客,由于关节不灵活,打不开推拉门,只能待在店里嗷嗷乱叫。 “杀光它们就行了。”龚黎昕偏头,认真的说道,继而扯了扯贺瑾的大手,清亮的眼眸溢满渴望,语带祈求道,“贺大哥,去吧?” “走!”被小孩殷殷切切的注视,贺瑾只觉得小孩让他上天给采摘漫天的星斗,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两人相视而笑,朝街对面的快餐店疾奔过去。贺瑾不忘转头交待吴明,让他在超市拿了东西后来快餐店汇合。 “靠!贺哥也太宠龚少了吧!想吃什么就给弄什么!店里那么多丧尸他没看见吗?!”陆云在街边踌躇,想着要不要跟过去。如果是我提出这个要求,一定会被贺哥骂到臭头的!陆云酸酸的忖道。 “走吧,他们能搞定!”吴明拉了一把陆云,笃定的说道。 几人兵分两路,各自去找食物。 跑到快餐店近前,龚黎昕毫不犹豫推开干净透明的玻璃门,贺瑾肃着脸,快走两步,抢在他前面保护。 两人虽然刚认识了几小时,但战斗起来默契十足,背靠背,攻击着不停扑上来的丧尸。龚黎昕一钢管便敲爆一个丧尸的头,贺瑾则表情冷酷,眼神阴鸷,手起刀落,削断丧尸的颈部。不到十分钟,两人周围的地面躺满了腥臭的尸体,其间散落着不少头颅,景象可怖至极。 造成这一惨况的两人面色却丝毫不变,一点点清理着店里扎堆的丧尸。贺瑾没有发现的是,不知从何时开始,龚黎昕已经成为了可以让他放心交托后背的人。 放置食物的保鲜柜和厨房就在店面的最里面,随着丧尸一个个倒下,腐烂的臭味里开始夹杂着一丝丝糕点的醇香。 龚黎昕挺翘的鼻头微动,循着香味朝保鲜柜看去,注意力瞬间被一块黄澄澄,香喷喷的奶油芝士蛋糕吸引。他的后方,一只丧尸正挥舞着利爪,朝他扑去。 “黎昕,小心!”贺瑾冷峻的面容首次出现惊恐的神色。距离小孩太远,救援不及,他双眼充斥着血丝,体内一股气流突然暴增,想也没想便抬手将涌出的气流朝丧尸挥去。 一股犀利的劲风瞬间到达丧尸后脑,噗嗤一声削掉丧尸半个头颅。腥臭的鲜血喷溅而出,龚黎昕立刻闪身避让。 “你眼里只有蛋糕,连命都不要了吗?嗯?”气急败坏走到小孩面前,贺瑾俯身,两手狠狠擒住小孩的肩膀摇晃,严厉呵斥道。他的声音略带嘶哑,暗藏着深深的恐惧,双脚正微不可见的颤抖,急促的心跳直到感觉到小孩身体的温热才逐渐平复下来。 “贺大哥,不要担心,那只丧尸靠近的时候我知道,我可以对付的。”小孩伸手摸摸贺瑾青筋暴突的手背,柔声安慰道。 贺瑾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头埋进小孩的肩窝,冷峻的眼眸里被无力和失落充斥。他想倾尽一切的保护好小孩,到头来发现小孩压根不需要他的保护,他的担忧,恐惧,看起来那么可笑,这让他头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无能为力。 似感觉到了贺瑾低落的心情,龚黎昕抿唇沉吟片刻,小心的伸出手拍抚贺瑾的发顶,温声说道,“贺大哥好厉害!刚才的风刃不但力道十足,连准头也很精确!贺大哥天赋卓绝,勤加的话一定会成为绝世高手的!” 贺瑾闻言,更感无力。这回不但心累,异能消耗完毕的疲惫也随即跟到。他抱住小孩绵软柔韧的身体,等着体力一点点恢复。 龚黎昕知道他正处于异能耗费完毕的虚弱期,乖乖任他抱着,不过双手却没闲着,推开保鲜柜的门,将那块早就看准的芝士蛋糕取出来,大大咬了一口。 “好吃!”他笑眯了眼,把蛋糕凑到贺瑾嘴边,殷切的嘱咐,“贺大哥快吃一口,补充体力。” 小孩清澈的眸子里溢满了对自己的担忧和关爱,保鲜柜投射出的橘黄灯光给小孩如玉的脸庞罩上了一圈光晕,看上去暖融融的,偎贴人心。 贺瑾的无力感迅速褪去,眼里一点一滴凝聚起笑意。 “喏,真的很好吃!”龚黎昕把咬了一口的蛋糕往贺瑾嘴边再次凑近一点。 贺瑾深深睇视小孩一眼,就着小孩吃掉的那个缺口咬下去。浓郁的奶香和滑腻的芝士在嘴里化开,贺瑾眯眼,淡淡说道,“嗯,味道不错。”他嘴角带上了一丝笑意,方才的失落和沮丧早已消散于无形。 “下次小心点知道吗?虽然你很强,但总有防不胜防的时候。”直起身,贺瑾揉乱小孩的额发,慎重嘱咐道。 “嗯。”龚黎昕边咬下一口蛋糕,边乖乖点头答应。 贺瑾从不爱吃甜食,但不知怎得,觉得眼前这块蛋糕无比美味,平时厌弃的滑腻芝士和奶油也被他尝出点不同往日的美妙滋味。也许是因为到了末世,食物难得,所以显得尤为珍贵吧。 他这样想着,拍拍龚黎昕的头说道,“这块蛋糕味道不错,再给我吃一口。” 龚黎昕立刻将蛋糕凑到他嘴边。就着小孩小巧的齿痕,贺瑾吃得津津有味。两人你一口,我一口,惬意的享受着美食。 店里的气氛温馨而快乐,末世的血腥和残酷此刻都变成了苍白无力的背景。

上一篇   25、破刀

下一篇   27、改装